正文 82.第八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82.第八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是的, 李伯父跟我爸是生意伙伴, 我们读高中时就认识了。不过真正熟识是大学的时候。”

    “你放心,我们两家其实往来很少的, 我之后不会再见他。”

    辛嵘皱了皱眉:“如果是你爸的朋友,你没必要因为我而刻意回避。而且你们两在一个公司,碰面也是少不了的, 正常的交际往来我不会介意。”

    颜斐听到他的话,放心许多。

    “对了,辛嵘, 你要不要看看我以前的照片?”

    辛嵘挑眉:“可以啊。”

    颜斐眼睛一亮, 连忙拉着他的手进了自己房间。

    他献宝似的把自己书柜里珍藏多年的相册全部搬出来。

    辛嵘坐在椅子上, 翻着厚重的相册, 手指忍不住抚摸着上面的旧照片。

    那是大学时的颜斐,身形高挑,眉眼尚且青涩, 唇红齿白, 即使留着一个有些土气的发型,都掩饰不住他精致而秀丽的五官。

    辛嵘想到那个时候的颜斐正跟李察在一起,两人都是一等一的相貌, 估计走到哪里都会惹人围观,心中微微有些酸涩。

    那一段过去,他参与不了, 只能看几张旧照片以供慰藉。

    “你在国外读的大学?”

    辛嵘看着一张照片上的欧式建筑, 有些诧异道。

    “嗯, 我本科是在纽约读的,本来念的商科,不过读到一半转了系,被我爸一顿毒打。”

    辛嵘轻笑一声。

    “伯父看着不像暴脾气的人。”

    颜斐脑袋枕在手臂后,轻叹了一声:“大部分时候我爸都是很温和的,但是在关键的决定上面,如果我踩到了他的底线,他比谁都暴躁。”

    “是吗。”辛嵘合上相册,忽然想到什么,若有所思道:“伯父是不是希望你能继承家业?”

    颜斐点了点头:“算是吧,家里就我这么一个独子,他把期望放我身上也很正常。”

    “不过他最后还是同意你进了演艺圈,不是吗?”辛嵘语气宽慰:“你应该庆幸,你有个这么开明的父亲。”

    颜斐看着他眼底的落寞,察觉到了什么。

    他舔了舔唇,犹豫道:“辛嵘,其实我想,你如果离职后暂时没有满意的去处的话,要不要来我爸这儿……”

    辛嵘果断摇头:“不行,我跟你有这层关系在,于公于私都不好。”

    “我也不是让你来当个空降总经理什么的,因为我爸在投资理财这一块还蛮有管理经验的,而且他人脉也广,如果能让他带你,你肯定能学到很多东西。”

    “当然,我不是你能力不行啊。我只是觉得,如果你想有更好的发展——”

    辛嵘轻声打断他:“我知道你的意思。”

    “颜斐,你不用担心这些,之后的打算我还要想一想。你别急,好吗?再,我都没有正式地跟伯父聊过。”

    颜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好吧,是我太心急了。那我不催你了,你慢慢想。”

    辛嵘笑笑,继续看相册。

    中途,颜母打电话回来,问家里的情况。

    颜斐表示李察已经离开。颜母立刻热切地邀请两人在家里吃饭。

    “你不是跟爸在看音乐会吗?还有时间回来吃饭?”颜斐一脸不解。

    “傻孩子,你爸这不是找个借口嘛。我们就在对面的街上逛呢,我刚买了个挺好看的陶瓷花瓶,正好插那束康乃馨。”

    颜斐满头黑线。

    他问辛嵘要不要在家里吃饭。

    辛嵘点头。

    “那你先让眉煮饭,我再买点菜回去,那孩子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菜?”

    “你做清淡点就好了,他额头有伤,不能吃刺激的东西。”

    “嗯,行,那我买两条鲫鱼煲汤,再买点蔬菜。”

    颜斐挂了电话,朝辛嵘比了个“ok”的手势。

    “搞定,我妈在买菜,马上回来做饭。”

    “我要不要帮忙?”

    辛嵘觉得自己待在房里似乎有些不妥。

    “等他们回来再嘛,别急。”

    “那我去买点水果。”

    辛嵘还是有些坐立不安。

    颜斐把他拽回来,抱进怀里,拍了拍他的胸口:“好了,别紧张,我爸妈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就是吃顿饭而已,待会儿你正好跟我爸聊聊,不好吗?”

    “可是,我毕竟是第一次上门,都没带什么东西。”辛嵘表情忐忑。

    “你把你自己带过来就行了。”颜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按着他往下坐:“乖乖坐着,我再找本相册给你看。”

    半个时后,颜母和颜父到了家。

    辛嵘听到楼下的响动,立刻放下画册。颜斐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笑道:“真跟第一次上门的新媳妇一样。”

    辛嵘瞪了他一眼,整了整衣服,下去迎接两位长辈。

    “伯父,伯母。”

    他下到一楼,见颜母手里提着大包包,连忙上前道:“我帮您提吧。”

    “没事。”颜母喊保姆过来拿东西,自己只拿了个花瓶在手里。

    “你坐吧,不要拘谨。我去厨房准备晚饭,你跟颜斐他爸聊聊。”又喊颜斐:“儿子,帮我把这个花瓶洗一洗,然后把康乃馨插-到里面。”

    “好嘞。”颜斐狗腿地凑上来。

    等颜父在沙发上坐下,辛嵘也有些局促地在一旁落座。

    颜父神情温和,示意他吃桌上的水果。

    “公司最近忙吗?”颜父问他。

    “还好,都是一些常规的事情。”

    颜父点头,他又问了几句,辛嵘一一作答。颜父不想气氛太拘束,特意开了电视,调到财经频道,看今的财经新闻。

    辛嵘端坐着,跟他一起看新闻。

    颜父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辛嵘,见他坐姿笔挺,目光有神,眸中多了几分欣赏。

    他随口谈起制药行业之前的年度大会,问辛嵘对行业前沿的发展趋势有什么看法。

    辛嵘神情从容,分析了研发领域的几大热点,又结合时-政背景阐述了一番自己对行业发展趋势的见解。

    颜父听得有味,频频点头。辛嵘见解独到,分析问题时逻辑严密,一看就是有深厚的专业功底。

    “你在国外留过学?”

    颜父听他提到几个专业词汇时用的都是英文,而且发音非常标准,忍不住问道。

    “嗯,读研的时候在国外。”

    “其实你有这么好的英文功底,又在ys实习过,当初进外企应该挺好的。”颜父真诚道。

    辛嵘轻笑了声:“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吧。”

    “以后?”颜父似乎听出了什么,微微皱眉:“你有辞职的意向?”

    此时,厨房里。

    颜斐被颜母喊进厨房打下手,很是不情愿。

    “妈,我又不怎么会做饭,你让眉帮忙就好了。叫我干嘛!”

    颜母在他额头上敲了一记:“你没看你爸跟那个辛什么聊得正开心嘛,你不要跑过去打扰他们。”

    颜斐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妈,他叫辛嵘,不叫辛什么。”

    “噢,对对,我老忘记他名字。”颜母按了按自己的额头,苦恼道:“你妈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你别见怪。”

    “对了,你这个辛嵘,他爸妈离婚了,他爸现在又躺在icu里?”

    颜斐点了点头。

    “那这孩子家里还挺凄惨的。”

    颜母忽然想到什么,锐利的目光看向颜斐:“你老实告诉我,他额头上的伤到底怎么回事,不会跟别人结了仇,被仇家打的吧?”

    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跟一个连自己的安全都保障不了的人在一起。

    “妈,你想哪儿去了。”颜斐翻了个白眼,无奈道:“好吧,我告诉你怎么回事,但是你千万不要在辛嵘面前表现出来你知道,可以吗?”

    “你快啊。”颜母一脸好奇,忍不住催促他。

    颜斐叹了口气,垂下眼道:“其实,他额头的伤是被他爸用杯子砸的。”

    颜母听到他的话,掩着嘴,不敢置信地轻“啊”了声。

    “那他也不躲?”她简直无法想像,什么样的父亲,竟然会对自己的儿子下这么重的手。

    颜斐摇了摇头:“他爸躺在病床上,他就没躲……”

    “真是个傻孩子。”颜母叹息了声。

    “他家里糟心事挺多的,还有个恶毒的后妈和舅子,给他找不痛快。前段时间那个舅子自作自受,进了监狱,他后妈又开始折腾,还想陷害辛嵘,离间他跟他爸的关系。”

    “还有这事?”颜母听得义愤填膺,忍不住握紧了拳头:“这人也太坏了吧,他爸难道看不出来?”

    “后妈年轻貌美,吹点枕边风他爸就心软了。”颜斐啧啧摇头:“没办法,世风日下啊。”

    “这孩子可真可怜。”颜母完全能够想象辛嵘的处境有多艰难,想到之前他在客厅过分拘谨的样子,她一时有些心酸。

    “行了,你出去吧,你爸一直拉着他聊,那孩子肯定也拘谨,你赶快过去缓和一下气氛。”

    颜斐得了她的命令,如蒙大赦道:“是,老妈!”

    拔腿就往外跑。

    客厅里,颜父跟辛嵘正在下围棋。

    两人专心博弈,完全沉浸在黑白世界中,连颜斐是什么时候走近的都没察觉。

    辛嵘处境危险,几粒关键的棋子被逼到角落,他左手执着黑子,举棋不定。

    颜斐看他额头都沁了层细汗,忍不住抽了张纸巾,帮他擦汗。

    对面的颜父一个轻飘飘的眼神扫过来。

    颜斐讪笑道:“你们下棋,不用管我。”

    “观棋不语。”颜父把玩着盒子里的白棋,神情一派悠闲:“你要是忍不住多嘴,就去厨房帮你妈做饭去。”

    颜斐立刻做了个封口的手势,老老实实在辛嵘身边坐下。

    此时,辛嵘落下了极为关键的一子。

    局势瞬间扭转,这颗棋子不仅解了被逼至角落的黑棋的围,还让白棋的攻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颜父嘴角勾起,不吝啬地夸赞道:“好棋。”

    辛嵘轻呼了口气,搓了搓手心的冷汗。

    一盘围棋下到饭点前都没有结束。

    颜母见三人迟迟不上餐桌,干脆利落地走到颜父身前,拍了拍他的肩。

    “老颜,该吃饭了。”她笑靥如花,语气更是温柔得如同春风。

    然而颜父看到她的笑容,心头却是一凛。

    刚刚夫人喊了他两次,他好像都没理会她,而是全身心都沉浸在棋盘中。她不但不生气,还这么笑盈盈地跟他话,肯定是碍于辛嵘在场,才没有发作。

    “来了来了。”

    颜父心中忐忑不安,拼命朝颜斐使眼色。

    “妈,我帮你端菜。”颜斐是什么人,立刻会意,赶紧去厨房里帮忙端菜。

    辛嵘也要帮忙,被颜父拦住。

    “你是客人,这些事用不着你做。去餐桌那儿坐吧。”

    辛嵘有些忐忑地在餐桌后坐下。

    “辛,我这么叫你,你不介意吧?”颜母放下青菜,笑盈盈道。

    辛嵘连忙站起身,帮她拉开座椅:“您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

    “哈哈,好,那我就叫你辛嵘了。”颜母在他身旁坐下,试探道:“我听颜斐,你家里还有个妹妹?”

    “嗯。”

    “令妹年纪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颜母从就想有个女儿,可惜她身体孱弱,生过颜斐之后就不能再生二胎了,家里只有独子,让她抱憾了很多年。听辛嵘有个妹妹后,她就忍不住想多问几句。

    “她叫辛觅,刚大学毕业没多久。”

    “噢,她现在也在申城吗?”颜母轻轻一笑:“改有空,可以把妹妹叫过来一起吃饭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