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1.第八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81.第八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陆沉订了之前他们常去的一家私房菜馆。

    菜馆在偏郊区的位置, 里面装潢古色古香, 绿树环绕, 桥流水。他们的包厢在一处凉亭里,竹帘制成的帷幔将凉亭跟外界隔绝开来, 保证了良好的隐秘性。

    辛嵘跟颜斐走过鹅卵石铺成的道, 到了写着“听雨轩”的凉亭前。

    陆沉早就在里面等候, 他刚抽完一根烟, 见到辛嵘进来, 立刻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你额头怎么受伤了?”他一眼看到辛嵘额头的伤。

    “跟我爸吵了一架,被杯子砸了。”辛嵘不想多提其中的缘由。

    陆沉眸中划过一丝心疼,忍不住伸手想去摸辛嵘额头的纱布时, 一道凌厉的目光扫过来。

    “陆先生,好久不见。”

    颜斐不露痕迹地抓住他的手,用力跟他握了握。

    陆沉这才注意到颜斐, 他穿得西装革履, 容貌俊美逼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颜先生。”陆沉勉强笑了笑,也用力攥紧他的手:“听你前段时间出了车祸, 没什么事吧?”

    “一个车祸而已,不足挂齿。劳烦陆先生挂心了。”

    辛嵘看两人的手还握在一起, 忍不住拽了拽颜斐的手臂。

    “坐吧, 别站着。”

    颜斐扯了扯嘴角, 松开跟陆沉交握的手掌, 后者几乎在他同时跟他一起松开手。

    妈的, 这个姓陆的手劲还真大!

    颜斐坐下后忍不住暗中摸了摸自己被捏得发红的右手。

    陆沉面色如常地在对面坐下,让服务员泡茶。

    他把菜单递给辛嵘。

    “我点了几个你常吃的菜,你看看有没有别的想吃的?”

    “我都行。”辛嵘接过菜单,顺手递给旁边的颜斐:“你看看要不要加什么菜?”

    “不用了,你吃什么我吃什么就好。”颜斐笑容甜蜜,又把菜单还给服务员。

    陆沉嘴角扯了扯,在心底冷笑一声。

    “伯父最近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他问辛嵘。

    “还是在icu里观察,不过医生应该这几就能转到普通病房,问题不大。”

    “嗯,那就好。”陆沉喝了口茶,又问了几句辛嵘家里的情况,后者一一作答。

    “你提辞职,董事会没为难你吧?”陆沉关心道。

    “还好,李董很理解我。其他几位董事虽然颇有微词,但后面我再跟他们沟通几次,应该就没问题了。”

    陆沉点了点头:“其实几位董事倒无所谓,关键是你爸。等伯父醒了,你要好好想想,怎么跟他这件事,万一又惹得他不高兴,再发病的话就不好了。”

    “这个我有分寸。”

    “那……你再考虑考虑,来陆氏怎么样?”

    颜斐听到“陆氏”两个字,立刻有些警惕地看着陆沉。这个姓陆的怎么这么快就开始帮辛嵘规划之后的去向了?还去他们陆氏,做梦吧!

    辛嵘看着陆沉一脸殷切,无奈地笑了笑:“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去陆氏。你的好意我只能心领,抱歉。”

    “其实我就知道再问一遍,你还是这个答案。”陆沉端着茶杯,笑容无奈:“你肯定有你自己的计划,我就不干涉了。”

    “嗯。”辛嵘见颜斐一直不话,有心想让颜斐跟陆沉谈谈。他借口自己要去洗手间,先离开了凉亭。

    辛嵘一走,凉亭里便只剩颜斐和陆沉对坐着,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发出轻蔑的嗤笑。

    “陆先生,你还真是迫不及待啊,辛嵘还没从辛光离职呢,你就想着把他挖到你们公司去?”

    “我是求贤若渴,诚心邀请。”

    陆沉轻笑了声:“倒是颜先生,辛嵘突然想辞职,是你在背后推波助澜吧?你有没有想过,他这么冒然地出走辛光,会不会对辛光的股价造成影响。这可是辛家的家族企业,他就这么抛下不顾,交给别人,万一继任人能力不行,毁了辛光,这个责任可不是你担得起的。”

    “原来陆先生觉得我有这么大本事?我真是受宠若惊。”颜斐抿了口茶,微微颔首:“我承认,辛嵘的确很喜欢我,不过这是他自己的决定,后续会有什么后果,我相信他也会提前做好准备。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坚定地支持他,当他最坚强的后盾。”

    陆沉“呵”地笑了声。

    “陆先生,我知道你嫉妒。不过有时候呢,人还是要摆正心态。你跟辛嵘当了这么多年朋友,但没有走到一起,肯定是有原因的。陆先生,与其这么花心思对付我,还不如调整心态,忘掉辛嵘,找个真正适合你的人。”

    陆沉轻嗤一声:“你以为你是谁,还有资格来教训我?”

    尽管他心底不得不承认,颜斐的话确实有些道理。

    “陆先生误会了,这不是教训,只是一些建议。”颜斐语气平和:“你跟辛嵘是多年好友,你在他心中的位置是我无法代替的,他希望我们和平相处,我能理解,我也想尽力不让他难做。”

    陆沉听到他的话,神色变了变。

    颜斐打量着他的表情,适时地抛出和平的橄榄枝。

    “陆先生,我们讲和吧,行吗?”

    辛嵘回到凉亭,意外地发现里面的气氛没有他想象中的剑拔弩张。

    “辛嵘,你回来了,我们正到西郊开了家高尔夫球场,陆沉你喜欢打高尔夫,什么时候我们也去玩玩?”

    辛嵘在颜斐身边坐下,笑道:“好啊,改有空我们一起过去。”

    “那附近还有家温泉会馆。”陆沉神色平和,他夹了块鱼肉到自己碗里,轻声道:“上次我们去过的。”

    “嗯,我记得那里风景挺好的,很适合周末休闲。”辛嵘看向陆沉:“你要不要改跟我们一起去玩玩?”

    “我就算了。”陆沉失笑,把鱼肉咽进嘴里,有些苦涩的滋味蔓延开来:“你们两人世界,我就不打扰了。而且我身边最近多了个难缠的家伙。”

    辛嵘听到最后一句,有些意外地挑眉。

    “难缠?不会是之前酒吧里那个吧?”

    陆沉努了努嘴,有些苦恼道:“是啊,男生就是这样,太纯情。”

    辛嵘不赞同道:“陆沉,既然那个男生对你一片真心,你也不要玩弄人家的感情。喜欢就给别人一个机会,不喜欢就早点拒绝。”

    “是是是,我保证不当渣男,行了吧?”

    辛嵘失笑,同时,心中也释怀不少。

    一顿饭吃到下午两点才结束。陆沉晚上还要去b市出差,在菜馆门口跟两人告别。

    “辛嵘,你要是找到新工作了,记得跟我一声。咱俩出来喝酒。”

    “好啊。”辛嵘黑眸含笑:“会有机会的。”

    陆沉看了看他身旁的颜斐,勉强笑道:“颜先生,再会。”

    “再会。”颜斐笑容温和,跟他挥手。

    两人目送陆沉的车开走。

    “之前我去洗手间的时候,你们俩聊什么了?”

    上了车,辛嵘有些好奇道。

    “情敌之间的谈话,还能聊什么。”颜斐撇了撇嘴:“当然是聊你啊。”

    辛嵘嗤笑一声。

    “正经的。”

    “嗯,确实是聊你的事,总之就是我主动跟陆沉讲和,他也同意了。”

    “就这样?”辛嵘语气怀疑。

    “不然呢,你希望我们俩为了你打起来?冲冠一怒为蓝颜?”

    “你想哪儿去了。”辛嵘失笑:“总之,你们聊什么不重要,以后能和平相处就行。”

    颜斐点点头,正要话,兜里的手机响起来。

    他看了眼来电,纳闷道:“妈,怎么了?”

    “你赶快回家一趟。”那头语气焦急。

    “啊?叫我回家干嘛?”颜斐一头雾水。

    “那个李察来咱们家了,还带了一堆礼物和补品,是听你车祸,来看你的!”

    颜斐心中咯噔一声,顿时感到大事不妙。

    之前他出车祸没多久,手机上就接到了李察发来的问候消息,当然,他一条都没回。后来李察还给他打过电话,想去医院看他,也被他敷衍地搪塞回去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找到他家里去。

    颜斐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你不能不在,让他回去吗?”

    “我是你不在啊。可这孩子带了一堆礼物,我不好让他转身走人吧,只好让他进来了。现在他正跟你爸在客厅聊呢,我能怎么办,出去赶他走啊?”

    颜斐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行,你等着,我马上回去。”

    辛嵘握着方向盘,转头瞥了颜斐一眼。

    “脸色这么不好,怎么了?”

    “李察去我家了。”颜斐表情烦恼:“他之前听我车祸的消息,一直想来看我,我没理他,没想到他会直接跑到我家里去。”

    辛嵘听了,嘴角微抿。

    “他之前,已经见过你的父母了?”

    “嗯,因为他爸妈跟我爸妈都认识,所以就……”察觉到辛嵘表情有些异样,颜斐赶紧解释道:“你别误会,我爸妈之前也没有认可他,只是他来过几次,互相认识而已。”

    辛嵘“噢”了一声,压下心中的酸涩情绪,道:“那你现在要回去吗?”

    “嗯。”

    颜斐报了个地址。

    辛嵘设了导航,重新规划线路。

    颜斐家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区,挨着一处知名的旅游景点。那处景点是一栋民国的古建筑,周围绿树环绕,环境优雅。绕过那栋建筑,再穿过一条种满法国梧桐的单行道,就可以看到颜斐家的红砖别墅,静静屹立在高树中。

    闹中取静,不过如此。

    “你们家一直住在这儿?”

    辛嵘停了车,有些感叹地看着那栋有些年头的别墅。

    “嗯,别墅外墙修缮过几次,里面也装修过。”颜斐眯起眼,看着院子里的葡萄藤架,感慨道:“这栋别墅是我外公当年设计建造的,他对这里有很深的感情,政-府一度还想把这里列为重点保护建筑。”

    “那为什么没列呢?”

    “我妈不同意,如果列了重点保护建筑,肯定要对游人开放。我妈不希望被人当成猴子一样参观。”

    辛嵘轻笑了声。

    “你妈的想法是对的。”

    **

    颜斐拨了个电话,让佣人来开铁门。

    辛嵘把车开进去,别墅的前院很大,一辆白色的宝马张扬地停在院中。

    辛嵘猜那是李察的车,他眉心皱了皱,看向颜斐:“你进去吧,我就在这儿等你。”

    “那怎么行,你跟我一起进去。”

    “我额头有伤,而且来得匆忙,什么礼物都没买,这样进去不好。”

    颜斐看他目光暗淡,立刻明白他在担心什么。

    “放心啦,我跟我爸妈过你要来。他们也一直想见你,走吧!”他拉了拉辛嵘的手。

    “可是——”

    “你放心让李察跟我待在一起吗?万一那家伙又有什么非分之想——”

    “走吧。”辛嵘果断拿钥匙,下车。

    颜斐也下了车,忽地瞄到对面街道拐角的一家花店,心中一动。

    “辛嵘,等一下。”他叫住前面的人。

    “怎么了?”

    “你不是发愁没礼物么,对面有家花店,我妈最喜欢粉色的康乃馨,我们去买一束花吧。”

    “好。”

    辛嵘点点头,转身大步往外走。

    “你不用去了,在这儿等我就行。”

    颜斐站在原地等他。

    没几分钟,辛嵘就抱着一大束粉色的康乃馨快步跑回来。

    颜斐笑笑,按下门铃。

    “爸,妈,我跟辛嵘过来了。”

    颜母正在沙发上如坐针毡,见佣人去开门,就知道是颜斐回来了。她连忙起身,走到玄关前迎接两人。

    “来就来了,还买花干什么,你这孩子。”

    颜母惊讶地看着辛嵘手里的康乃馨。

    辛嵘把花束交给她,笑道:“正好路过花店,就顺手买了一束。伯母您喜欢就好。”

    颜母摸了摸康乃馨的花瓣,瞥了眼颜斐,无奈地笑道:“进去坐吧,我去插-花。”

    “爸。”

    沙发上坐着颜父和李察。后者侧对着颜斐,听到声音,立刻惊喜地站起。只是一看到颜斐身旁的辛嵘,他脸上的笑意便凝结了。

    “伯父好。”

    辛嵘恭敬地跟颜父打招呼。

    “嗯,都坐吧。”颜父让佣人去泡红茶,他瞥了眼辛嵘,目光有些困惑。

    “你头上怎么了?”

    辛嵘不好是跟自己的父亲吵架被打的,只借口是去车间巡视的时候不心被设备砸到了头。

    “听你父亲因为心脏问题进了医院,问题不大吧?”颜父问道。

    “嗯,还好,他在icu观察,过几就能转到普通病房。”

    辛嵘一来,自然就转移了颜父的注意力。李察心中酸涩,试图转移话题。

    “伯父,下周末我爸妈他们计划去北郊的马场骑马,我爸让我邀请你们家一起过去,您看——”

    颜斐赶紧道:“爸,我下周没空,要去你们去,我就算了。”

    颜父表情为难,他思索了几秒,朝厨房道:“眉,夫人不是下午要去听音乐会么?你让她看看时间,是不是快了?”

    正在厨房准备果盘的保姆听到声音,连忙道:“是,先生。”

    颜斐看出来了,他爸是根本不想趟这趟浑水。什么音乐会,临时编出来的借口而已。

    “颜斐,家里有客人你好好陪着,我跟你妈就先去剧院了。”

    颜父理了理衬衣领口,对他笑笑,然而脸上的表情分明是“你自己惹出来的烂桃花自己处理吧,兔崽子!”

    “伯父——”

    李察脸上笑容僵硬,他刚问的问题,颜父根本没有回答。

    “去马场的事,之后再看,好吧?”颜父拍了拍他的肩,宽慰道:“孩子,我赶时间,先走了。”

    颜斐无可奈何地看着他爸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

    保姆去了院子里择菜,客厅里就只剩他们三个人坐着,场面一时十分尴尬。

    颜斐看了眼茶几上堆得高高的礼物,无奈道:“李察,这些礼物你还是带回去吧。”

    “这是我送给伯父伯母的一点心意,怎么能收回去呢。”李察态度坚持。他看向颜斐,眸中掩不住的关心:“我刚一直没机会问,你身上的伤好点没有?没留下任何车祸后遗症吧?当时听到消息的时候,我真的吓得不轻……”

    “他很好。”辛嵘出声打断他,他目光不怎么友好地看着李察:“李察先生,人也看了,礼物也送到了,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事?”

    “辛先生这是什么语气。”李察不甘地瞪了他一眼:“这可是颜宅,不是在你公司。你又不是这儿的主人,凭什么用这种语气跟我话?”

    “李察。”颜斐厉声道:“我希望你不要忘记,辛嵘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他来我家是理所应当的事,但你突兀地登门拜访,就不太好了。”

    李察听到他冷厉的语气,神情有些委屈。

    “你以为我想这样?我之前发信息给你你不回,打电话你也不接,去葛云姐办公室,也找不到你人……除了上你家找你,我有什么办法?我关心一下你不行吗,好歹我们之前也在一起那么久过……”

    辛嵘听着他带着哭音的语调,暗自握紧了手掌。

    李察本来就长得精致俊秀,现在表情哀怨,蓝色的大眼睛里闪着泪光,颇有些楚楚可怜的意味。

    不过颜斐可不吃他这一套。

    “辛嵘,你先去楼上我房里坐,我跟他聊聊,行吗?”

    辛嵘没有意见,他看了李察一眼,上了楼。

    辛嵘一走,颜斐眼睛里最后一丝暖意也没了。

    “李察,你告诉我,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我,除了让我更加厌烦外,到底有什么意义?”

    李察听到他的话,眼底委屈的泪水一下涌出来。

    “你觉得我是纠缠?我只是关心你而已,你出车祸这么大的事,就算作为朋友,我也应该关心一下吧,你对我就这么绝情吗?”

    到最后,语气更是无比哽咽。

    颜斐重重叹了口气。

    “richard,如果你是作为朋友关心我,我会很乐意。但你之前的行为,让我不得不有些怀疑。”

    李察听到他的话,抹了抹眼角。

    “我知道,之前我做得是有些过分,去辛光闹事,还发那些幼稚的信息。对,之前我是不甘心,不甘心你跟辛嵘在一起。可是那听到你出车祸的消息后,我大脑一片空白,特别后悔之前做的那些事,我来见你,只是想看到你好好的……”

    李察的都是实话。听到颜斐出事的消息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去医院看他。可是被经纪人拦了下来,她现在一堆狗仔守在颜斐的病房外,如果他贸然过去,狗仔肯定也不会放过他。经纪人知道他之前跟颜斐谈过恋爱,对两人再次接触很是忌惮,她怕万一狗仔挖出了点什么,两人的演绎生涯都要受到重创。

    李察听了她的话,待在家里等颜斐的消息。听颜斐伤势不重,很快就出了院后,他彻底松了口气。他想去公司找他,为之前做错的事向他道歉,可颜斐从来没有给他机会。

    “当时那些八卦报把你的伤势写得特别严重,都进icu抢救了,危在旦夕,我差点以为,你真的要……”

    李察讲到此处,忍不住又擦了擦眼角,哑声道:“那一刻我真的特别后悔,我希望你好好活着,无论和谁在一起,我都希望你好好活着。”

    颜斐轻叹了口气。

    他抽了张纸巾,递给李察。

    李察用纸巾擦了擦脸,泪眼朦胧地看着颜斐:“颜,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做让你不高兴的事。”

    颜斐摇头:“我不是生你的气,我只是很无奈。richard,我们的事已经是过去式了,你现在资源这么好,应该专注事业,至于感情,学会move on,明白吗?”

    李察吸了吸鼻子,没话。

    “方导的新片是个很好的机会,我听葛云,你很快就要进组,珍惜这个机会吧。”

    李察点了点头,有些不忍道:“可这个资源,是我从你那儿抢过来的……”

    “是我主动放弃的。”颜斐叹了口气,轻声道:“你得到了就是你的。用实力证明你值得这个资源,行吗?”

    李察缓缓点头。

    “行了,别哭了,你脸上还有妆呢。”

    颜斐道。

    李察一听,赶紧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颜斐指了指茶几上的礼品,无奈道:“这些礼物,你还是带回去吧。不然的话,我下次只好也买一堆送到你家里了。”

    李察听到他的话,顿时破涕为笑。

    “好吧,收回去就收回去。”

    他忽地想到什么,忐忑而期待地看向颜斐。

    “颜,我能不能……最后抱你一下?”

    颜斐脸色一僵,还没话,李察已经张开手臂抱住了他。

    “你——”

    李察眨了眨眼,余光瞄到二楼的人影,偷笑了下。

    “我白跑一趟,好歹要给我点福利吧。”

    李察在他耳边道,他的手环住颜斐的腰背,不到两秒就松开。

    “行吧,那我走了。”

    颜斐看他提着大包包离开,他长呼了口气,刚转身,就看到辛嵘站在楼梯拐角上,静静看着他。

    糟糕,刚刚李察抱他的一幕,岂不是全都进了他眼底?

    “辛嵘,你听我……”

    “我知道。”辛嵘语气平静:“你不用解释。”

    颜斐这才松了口气,他走上前,笑道:“我跟李察都清楚了,他之后不会再来打扰你。”

    辛嵘“嗯”了一声。

    颜斐看他还是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忍不住道:“怎么了?还是不满意?”

    辛嵘皱了皱眉,有些怅然道:“你们很早就认识了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