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0.第八十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80.第八十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颜斐看他表情, 就知道大事不妙, 他有些庆幸,至少他主动坦白了。万一等以后辛嵘发现, 估计他会死得更惨。

    “我一直没告诉你,是不想因为我的关系影响你去周衍那儿咨询, 但是刚刚看到你做噩梦,我就想, 不能再瞒着你,而且你迟早也会自己发现的……”

    “辛嵘, 这件事我绝对不是故意的。瞒着你也是因为我之前自私地以为这样会对你比较好,我怕伤害你的自尊心……对不起, 我真的错了。”

    辛嵘听完他的话, 眉头皱着, 只是沉默。

    颜斐知道他肯定在生气, 自己老老实实抱着枕头下了床。

    “我不缠着你了, 我去二楼睡。你别气太久, 伤身体。”

    见辛嵘不话, 颜斐以为他是默认了自己的话。他懊恼地抓了把自己的头发,抱着枕头往门口走。

    没想到手刚碰到门把手,就听到辛嵘有些低哑的嗓音。

    “回来。”

    颜斐心中一喜,不敢置信地看着辛嵘。

    辛嵘看也不看他,自顾自在床上躺下。

    “辛嵘, 你不生我气是不是?”

    颜斐乐不可支地抱着枕头扑上去, 整个人压在辛嵘身上。

    “我就知道你会理解我的!”

    辛嵘皱了皱眉, 愠怒道:“你很重,下去。”

    在颜斐眼里,他就这么心眼的吗?其实只要他把话开,主动坦白,他也犯不着跟他置气。

    “噢。”颜斐乖巧地挪到了一边,挨着他的肩膀躺下。他看着背对他的辛嵘,没过一会儿,又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

    “辛辛,要关灯睡吗?”

    “随你。”辛嵘不是很想搭理他。

    “我怕你还做噩梦,开盏灯会不会好一点?或者我把光再调暗一点?”

    辛嵘闭着眼睛,懒得理会他的唠叨。

    颜斐伸手把台灯的光线调暗了些,他见辛嵘半没有动静,以为他睡着了,试探地去揽他的肩膀。

    没想到手刚搭上去,辛嵘就睁开了眼睛。

    “干嘛?”辛嵘应该是有些困了,眼睛半睁着,毫无气势地瞪着他。

    颜斐被他的目光看得心里一虚。

    “我……我想抱你睡。”

    辛嵘冷哼了声。

    颜斐悻悻地缩回自己的手,有些委屈道:“好嘛,不抱就不抱,瞪我干嘛。”

    辛嵘没话,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肩上。

    “要睡就快点。”

    他不太耐烦道,很快又闭上了眼睛。

    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颜斐窃笑了两声,伸长手臂,再也没有顾忌地把辛嵘揽进怀里。

    “辛辛,晚安,好梦。”他嘴角扬起,温柔地在他辛嵘发顶亲了一下。

    辛嵘的眼睫动了动,在颜斐看不到的地方,他嘴角微勾,手也环上青年的腰背。

    一觉到明。

    清晨,雨停了。

    空气冷冽而干净,辛嵘起得早,想去院子里跑步,被刚从被窝里钻出来的颜斐忙不迭地拽了回来。

    “你忘记医生的话了?不能剧烈运动!知不知道啊!”颜斐恨铁不成钢道。

    要不是颜斐提醒,辛嵘都快忘记自己是个病号了。

    “那我散散步总可以吧?”

    “你等我刷个牙,待会儿跟你一起去散。”

    “那你快点。”

    辛嵘只好在沙发上坐下,等着他洗漱。

    自从两人正式同居后,颜斐好像什么事情都喜欢跟他一起做,看电视要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有时甚至恨不得连上洗手间都一起。

    对于这种连体婴似的生活,辛嵘一开始还尚且不能适应,后面逐渐习惯后,身边要是少了颜斐,反而会觉得空落落的、似乎总缺了点什么。

    辛嵘很清楚,这是个危险的征兆,意味着他在这段感情里陷得越来越深,越来越不可自拔。

    但他甘之如饴,也不想做出任何改变。

    他理智地活了太多年,现在他想感性一回,完全听从自己的内心。

    两人散完步,去附近的粥城吃早餐。

    吃完早餐,辛嵘回到书房,把自己的辞职信发给了几位董事。

    意料之中的,几位董事都不赞同,并极力恳请他继续留任。

    公司资历最老的李董挂了电话给他,苦口婆心地劝他留任。

    “辛嵘,你在公司这么多年,我是亲眼看着你一步步苦心经营,把辛光做到今这个规模的。你的功劳和努力我跟其他几位董事都看在眼里。如果你是有什么怨言或者不满意的地方,大可以直接跟董事会提出,我们马上做出改进。或者你觉得最近太累,想休个长假也没问题,我让越扬帮你安排……

    “……但是离职这件事,我希望你慎重再慎重。毕竟你爸还在医院,他是公司的董事长,你这个决定,至少要先跟他商量好……”

    “李董,我明白。您放心,我不是冲动辞职,交接的事情我会安排好,我爸那边等他出了icu我也会跟他清楚情况。这是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并不是出于对公司的不满或者对董事会的不满,相反,我比任何人都希望辛光能发展得更好。只是因为我个人的一些原因,暂时不适合在这个位置上……”

    “李董,您是公司的元老,我内心也很敬重您,相信您能理解我的选择……”

    李董听完他的话,重重叹了口气。

    “辛嵘,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你们家最近事情多,你也不容易。其实你做出这个决定,我能理解。”

    “这样吧,如果你执意要走,我也不会些空话挽留,董事会这边我来安抚。但是你爸那边,还是需要你亲自去。”

    辛嵘握着手机,真诚道:“李董,谢谢您。”

    “诶……”李董似乎是叹了口气:“不过你这么一走,也不知道会不会引起辛光的股价波动。我又去哪里才能找一个这么好的接班人……”

    “李董,您多虑了,这个位置肯定有人胜任的。而且不涉及家族利益,管理起来还单纯一点,您觉得呢?”

    李董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别的意味,他看着远处的街景,惆怅道:“是啊,早知道我就该劝劝老辛,不要让他把王家的人安排进来,不然现在你也不会——”

    “李董。”辛嵘轻声打断他:“都过去了,事已至此,我们也只能往前看。”

    “是啊,都过去了。”李董语调嘶哑:“辛嵘,如果你去了新的地方,好好加油干,辛光还是你坚强的后盾。”

    辛嵘听到他的话,微微动容,轻而郑重道:“是,我会努力的。”

    结束跟李董的通话,辛嵘又回复了几封合作商的邮件。

    他一个公司ceo,离职交接至少需要办一个月,而且这段时间,他还要尽快处理好跟ys的合作业务。

    还好,前期的合同他已经让越扬谈得差不多了,剩下一些常规的推进工作,不需要他出面也能完成。

    中午吃饭前,他忽然接到一通陆沉的电话。

    两人已经有几没联系过,尤其是陆沉知道他跟颜斐在一起后,已经很少会主动打电话给他。

    “我听你有离职的意向?”

    陆沉向来是开门见山。

    “你消息可真快。”辛嵘苦笑:“哪位董事透露的?”

    “我正好在跟李董喝茶,听到了你们的对话。”李董也投资了房地产领域,因此跟陆家有些业务上的往来。

    “你怎么突然要离职,王群不是已经进去了吗?你现在没后顾之忧了吧?”陆沉不解。

    “嗯,看起来是这样。”辛嵘苦笑:“不过王晚音还在,只要我在公司一,她始终对我有所顾忌。倒不如我辞了职,自己单干,这边还有股份和红利,我就算出去了一事无成,也饿不死自己。”

    “你这的什么话。”陆沉不满意他的妄自菲薄,他“啧”了声,忽地想到什么,试探道:“要不,你来陆氏,怎么样?”

    辛嵘有些惊讶。

    “我一个搞制药的,去你们房地产公司,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你的管理经验那么丰富,来这边当个大区总裁绰绰有余。我爸手下正好有个副总有退休的意向,他那个位置——”

    “打住!”辛嵘并不想依赖陆沉的关系,何况,他很清楚陆沉会帮他是因为什么。

    “我这还没离职呢,你就过来挖人了,也不问问我的工作意向?”

    陆沉讪笑一声:“抱歉,我有点心急。我只是觉得,你在辛光做得不开心,还不如来我这儿。至少在我们家公司,没有人敢欺负你,或者不服你的命令,你也不用受那些气。”

    “陆沉,谢谢你。”辛嵘真诚道:“你能替我想这些,我很感激。”

    “但是,我还要思考一下今后的打算。而且我也暂时不打算去房地产行业。”

    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再亏欠陆沉。

    陆沉听到他的话,明白了什么。他苦笑了声,道:“我明白,你还是介意我对你的感情,你不想来陆氏,是怕到时候我俩抬头不见低头见,场面更加尴尬。”

    “陆沉,你别这么想。”辛嵘语气无奈。

    陆沉“呵”地笑了声,忽地想起什么,道:“你今有空吗?要不出来吃个饭,你离职这么大的事,不跟我喝一顿不过去吧?”

    “这……”辛嵘语气犹豫:“我这两,没办法喝酒。”

    “怎么了?”陆沉脑中猛地闪过什么,懊恼地拍了下脑袋。

    “我怎么忘了,你在喝中药。那不喝酒,出来吃顿饭,总可以吧?”

    辛嵘瞥了眼书房门,有些为难。

    他是不是该跟颜斐一声,自己跟陆沉吃饭的事?

    陆沉似乎预感到他在担心什么,他苦笑了声,轻声道:“这样吧,你叫上颜斐,我们三个一起吃顿饭。”

    “什么,陆沉请吃饭?”

    听到陆沉约他和辛嵘吃饭的消息,颜斐的脸当即就拉了下来。

    “他没事请我们吃饭干什么,不会又想试探我什么吧?”颜斐语气怀疑。

    “不是,就是朋友之间吃顿饭。”辛嵘看颜斐一听到陆沉的名字就像只炸毛的猫一样,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发顶。

    “你也别这么激动,每次提到陆沉都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颜斐翻了个白眼:“可不是嘛,他对你有非分之想,难道我不该警惕他?”

    “但他也是我的朋友。”

    颜斐努了努嘴:“那是因为他得不到你,所以只好暂时退居朋友的位置。我怕我哪一放松警惕,他又贼心不改地凑到你面前来。”

    “想什么呢,还贼心不改!”辛嵘在他脑袋上轻拍了一下:“快点收拾收拾,待会儿过去吃饭。”

    颜斐重重哼了声,不情不愿地换衣服去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