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9.第七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79.第七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辛嵘吃痛, 顺手掐了把他的脸。

    颜斐低下头, 摩挲着辛嵘的脸颊,笑着去咬他的唇。

    辛嵘仰起头, 很自然地跟他接吻。

    这个姿势难度有些高,没亲一会儿, 辛嵘就觉得自己脖子酸疼。

    他涨红了脸,难受道:“我……缺氧……”

    颜斐连忙放开他。

    两人喘了会儿气, 互相凝视着对方,没多久, 又笑着亲到了一起。

    墙壁上,两个修长的影子交叠在一起, 温柔而缱绻。

    颜斐窝在宽大的沙发椅里, 抱着辛嵘, 有一下没一下地亲着他的脖颈。

    辛嵘一条长腿搭在脚凳上, 另一条腿随意地支着, 有些懒散地靠在他怀里。

    “饿不饿?”颜斐靠在他耳边问。

    “有点, 冰箱里还有东西吗?”

    “好像还有葡萄没吃完。”颜斐把玩着他的耳朵, 笑道:“我去给你洗。”

    他起身去了厨房。背后没了依靠,辛嵘莫名有些失落,才分开这么一会儿,他竟然开始想念颜斐怀抱的温度。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越来越离不开颜斐了。

    “当当, 洗好啦。”

    颜斐端了个玻璃果盘进来, 里面一粒粒紫色的葡萄还沾着水珠, 圆润饱满。颜斐把果盘放到桌上,自己伸手拿了一个送到辛嵘嘴边。

    辛嵘没跟他客气,张嘴就吃。

    他忽然觉得,自己这副样子很像古代那些沉迷于妃子美-色的昏君。

    “还要吗?”

    这是没有籽的夏黑葡萄,个头不算大,但每一颗都很甜,水分也多。

    辛嵘吃完一个,唇齿间都是甜味。

    他点头。

    颜斐接连喂了他好几个。

    吃到一半,门铃响起。颜斐点的外卖到了。

    辛嵘已经被葡萄撑得半饱,没吃两口饭,就放下了筷子。

    “再多吃点,你最近都瘦了。”

    颜斐用筷子敲了敲他的碗。

    辛嵘摇头:“你慢慢吃,我去看书。”

    晚饭过后,外面开始下雨。

    辛嵘在看气预报,预报提示s市这两有雷暴雨,让广大市民注意躲避。

    颜斐担心院子里的盆栽被暴雨淋坏,打算把花架上植物移到旁边的玻璃房。

    辛嵘撑着伞,站在屋檐下,看着他来回搬动盆栽。他穿着雨衣雨靴,一手抱着一盆植物,像个勤勤恳恳的园丁。

    颜斐担心他额头的伤,坚决不让他帮一点忙。于是辛嵘除了在旁边干站着,没有别的办法。

    把所有盆栽都搬完,颜斐的额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他抹了把额头的汗,笑着看向辛嵘:“怎么样,我是不是勤劳的蜜蜂?”

    其实这些事,辛嵘大可以让家政来做。不过颜斐这么亲力亲为,辛嵘也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

    “快进来吧,别感冒了。”

    辛嵘把伞举到他头上。

    雨声越来越响。

    颜斐换下雨衣,先去洗了个热水澡。

    他洗得香喷喷的出来,见到辛嵘坐在沙发上看书,忍不住从后面扑过去,脑袋用力在他肩头蹭了蹭。

    “辛辛,闻一下我香不香?”

    辛嵘摸了摸他的头发,视线还停留在眼前的书本上。

    “乖,先去吹头发。”哄奶狗一样的语气。

    “你帮我吹嘛。”颜斐不依不饶。

    辛嵘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书,正要找吹风,茶几上的手机响起。

    他看了眼来电,放到耳边。

    “刘秘书,怎么了?”

    那头不知了什么,辛嵘脸上的笑意慢慢凝结。

    “我知道了……你帮忙安排一下后续事宜吧……嗯,我暂时就不出面了……”

    放下手机,辛嵘久久没有话。

    “怎么了?”颜斐的手抚上他的肩。

    辛嵘看着落地窗外的树影,抿了抿唇,轻声道:“刚刘秘书告诉我,王晚音生了一个男婴,但那个男婴体质太弱,刚产下没多久就夭折了。”

    颜斐心中咯噔一声。

    这个王晚音,真是可恨又可怜。

    “那王晚音……”

    “刘秘书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很大,加上产后虚弱,人直接晕过去了。估计还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颜斐“啧”了声,即使听到王晚音肚子里的孩子早产夭折的消息,他对王晚音也生不出什么同情心,毕竟这种心肠歹毒的女人实在是罪有应得。

    但王晚音毕竟是辛嵘的后妈,颜斐表面上还是要同情几句。

    “她女儿应该会陪着她吧,你也不用担心,她有护士和医生照顾,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我倒不担心她没人照顾。”辛嵘在沙发上坐下,苦笑了声:“只不过,经过这件事,她肯定会更加恨我,等我爸从icu出来,她估计又要闹一通。”

    “那就让她闹去。”颜斐语气忿忿:“孩子夭折了也是她自己作的,怪不得别人。”

    辛嵘摇了摇头,眉头更加纠结。

    “算了,不这个,我先帮你吹头发。”

    “别担心啦,事情都会好起来的。”颜斐摸了摸他的眉毛:“不定经过孩子夭折的事王晚音会想通一点呢,而且伯父也不傻,王晚音的话他也不会全信的。”

    “但愿吧。”辛嵘苦笑。

    这晚,辛嵘睡得并不好。

    他一个接一个的做梦,梦里面是都是光怪陆离的场景,医院灰暗的长廊,惨白的白炽灯,扭曲的地板和变形的墙纸,耳边是女人的惨叫和婴儿的啼哭声,氛围压抑而凄凉,让他的心脏像被攥紧了一样难受。

    画面忽然一转,回到了时候的场景。他背着书包回家,听到父亲和母亲在书房里争吵,还在襁褓中的辛觅在楼上的摇篮里放声大哭,他慌张地去楼上看辛觅,把她从摇篮里抱起来,却不慎失手,让辛觅跌在了地上。

    他惊恐地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父亲和母亲不知何时冲了进来,冷冷看着他。

    “辛嵘,看你做的好事!你把你妹妹害死了!”父亲厉声责他。

    他摇头,额上都是冷汗,徒劳而无力地辩解:“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抱她……”

    “别了,妈妈对你很失望。”母亲叹了口气,抱起地上的婴儿,转身就走:“你以后自己一个人待着吧。”

    “妈!”看到他最信任和依赖的人竟然这样离去,他慌张地冲上去,想拉住女人的衣袖,却被一只手用力挥开。

    “你妈不要你了!别缠着她!”是父亲冷漠而不耐的声音。

    “我不相信!你骗我!妈!”他眼眶红了,拼命往门口跑,却一次次被父亲拽回来。

    啊!

    辛嵘被噩梦惊醒,睁开眼的时候额头都是冷汗。

    颜斐也被惊醒了,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听到辛嵘剧烈的喘气声。

    “做噩梦了?”他很快明白过来。

    辛嵘没话,他坐在床头,看着自己的手掌,沉默。

    颜斐摸到床头的灯,打开,等看清辛嵘的脸,他心中狠狠一疼。

    辛嵘脸上两道清晰的泪痕。

    “辛嵘……”

    他不知该些什么,只是用力把男人抱紧怀里。

    “怎么……”

    辛嵘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在梦里流了泪,他不过觉得眼睛有些干涩,不太舒服地眨了眨眼,才发现眼角下似乎残留着水迹。

    梦境里的场景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

    只是这一次,他已经能平静地回忆那些伤痛。或许是因为颜斐的怀抱太过温暖,梦里旧日的折磨和伤痛和现实的甜蜜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我没事,你别担心。”

    辛嵘轻拍了拍颜斐的肩膀。

    “你都哭了……怎么可能没事……”颜斐靠在他肩上,语气有些哽咽:“我不是过了嘛,你有不开心的事,一定要跟我,不要自己闷在心里。”

    辛嵘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道:“我……刚刚梦到我妈了。”

    颜斐抬起头,呆呆看着他。

    “我之前不是跟你过嘛,我妈跟我爸很早之前就离婚了。至于离婚的原因……”

    “我……我知道。”颜斐忐忑地打断他。

    辛嵘挑眉,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颜斐不好意思咬了咬唇,讪笑道:“额,之前谢知含跟我过一点,她那个时候以为我是你的女朋友……”

    辛嵘“嗯”了声。

    颜斐看他表情,犹豫道:“辛辛,那个,还有件事情,我主动交代,你千万不要生我的气,就算要生气也不要气太久,好吗?”

    看他这语气,辛嵘就知道他肯定还有事情瞒着自己。

    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道:“你。”

    “其实,我之前不心看到过抽屉里伯母跟你的合照。”

    辛嵘失笑:“就这个?”

    一幅旧照片而已,让他看到了没什么。

    “额,不只是这个……”颜斐咽了咽口水,挣扎许久,还是决定坦白从宽。

    “你不是一直在做心理咨询嘛,事实上……你的心理医生我也认识。”

    辛嵘听到他的话,眼睛瞪大,极为惊愕地看着他。

    “其实周衍……是我表哥。不过你听我,我之前都不知道他是你的心理医生,还是有一次无意中看你的手机来电才发现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而且周衍也不知道你跟我的关系,我保证,我没有向他打探过关于你们的咨询的任何**。”

    周衍竟然是颜斐的表哥?而且颜斐还早就知道了?

    辛嵘神情有些茫然,他看着颜斐,眸中渐渐露出难言的复杂意味。

    “你之前过,不会再骗我了。”

    想不到,还是有这么重要的事瞒着他。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