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8.第七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78.第七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想不到这个王晚音看起来柔弱无害, 心肠却这么歹毒。

    颜斐实在听不下去,忍不住插嘴道:“你这个人没被害妄想症吧?辛伯父怎么进的医院你自己不清楚?还不是因为王群做的那些混账事,你还好意思把责任推到辛嵘身上!?”

    听到颜斐的声音,王晚音这才开始注意辛嵘身旁的青年。戴着墨镜和口罩,鬼鬼祟祟的, 估计是辛嵘的保镖。

    她嗤笑一声, 道:“辛嵘, 怎么, 你就这么怕我一个孕妇, 还要带个保镖来见我?”

    辛嵘摆了摆手, 示意颜斐退到一边。

    “你在我爸的病房前闹, 没有任何意义。别他现在还在昏迷,就算他醒了,也会被你气得再发病。”

    “这是最后一次,我劝你好自为之。”

    辛嵘不想跟她废话,叫保安在旁边看着,自己带着颜斐往外走。

    “辛嵘!”王晚音厉声叫住他。

    辛嵘脚步一顿, 没有回头。

    “你会后悔的!”她摸着自己的大肚子,目光阴狠而决绝:“等你爸醒了, 你会后悔的。”

    颜斐被她眼底浓郁的恨意吓了一跳。

    这么歹毒的孕妇,会生出一个怎么样的孩子出来?等这个孩子出生,辛家会不会又迎来新的腥风血雨?

    颜斐猛地打了个冷战。

    “辛嵘。”他扯了扯辛嵘的袖子, 轻声道:“要不, 你派几个人在这儿监视她……我真怕这个疯女人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辛嵘往后瞥了眼, 王晚音仍然坐在长凳上,眼睛不知看向哪里,显得呆滞而麻木。

    他收回视线,摇头道:“不用,医院会有保安。”

    两人往电梯方向走,正要进电梯时,身后忽地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我的肚子……”

    辛嵘脚步一顿,下意识回头看。

    是王晚音,她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地跪在走廊的地板上,双手死死抓着自己的肚子,腿-间有一滩透明的液体。

    周围听到声音的病人和护士立刻围上去。

    “哪,不会要生了吧?”

    “羊水好像破了……”

    “怎么回事,这个孕妇的家属呢?”有护士上前去扶王晚音。

    “辛嵘,别去,就让她自己待在那儿吧,反正有医生。”

    辛嵘抿了抿唇,心中纠结万分,王晚音脸上的痛苦,不像是装出来的。

    “谁是病人家属啊?”

    护士的责问声伴随着王晚音的哀嚎一声声地传入辛嵘的耳朵中。

    他咬了咬牙,穿过人群,大步走过去。

    “我是。”

    “辛嵘,别冲动。”颜斐连忙跟上去。

    “快把病人送到楼下的妇产科。”护士催促他。

    辛嵘看了眼蜷缩在地上的王晚音,皱了皱眉,伸手去抱她。

    他的手刚环上她的腰,就感觉自己被一道阴冷的视线盯住了,他心中一突,下意识看向王晚音。

    “好痛!啊!”

    王晚音的手向他额头挥去。

    在旁人看来,她无非就是因为过度疼痛,下意识做出的推拒动作。

    然而,只有辛嵘知道,她看似随意地一挥,却是直直打在他额头上。她手上戴着一颗鸽子大的钻戒,

    硬质的钻戒重重磕在辛嵘额头的伤口上,一阵剧痛向他袭来。

    辛嵘痛得松开了手。

    王晚音跌在地上,捂着肚子,叫得更惨烈了。

    “啊,我的肚子……我要流产了……”

    “你这个家属怎么搞的?会不会抱人?”护士见辛嵘竟然松手让孕妇跌在了地上,生气地骂道:“不会就到一边去!”

    “他受伤了。”颜斐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走过去,冷冷道:“我来吧。”

    他两手一用力,毫不费力地抱起王晚音,往电梯走。

    “你要是再敢伤他一下……”他微微歪头,像是安慰似的在王晚音耳边低语:“我直接松手,让你从五楼跌下去。”

    “到时候一尸两命,你觉得怎么样?”

    王晚音被他语气里的狠厉吓了一跳。

    颜斐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她只看得到他帽檐下隐约露出的眼睛,那双眼睛没有一丝暖意,冷得像是凝结了霜雪。

    她毫不怀疑如果她惹怒了他,他可能会真的松手让自己从五楼掉下去。

    “放我下去……让他们抬担架床过来……”她捧着自己的肚子,强忍着阵痛,虚弱道。

    颜斐嗤笑了一声:“急什么,我还没送你到病房呢。”

    王晚音直接被送进了产房,医生和护士已经在里面等候。

    “病人有早产的迹象,准备手术。”

    医生查看了下她的情况,当机立断道。

    “你是病人的家属吧,先在手术书上签字。”一个护士把手术知情同意书递给颜斐。

    “我不是。”颜斐嫌弃地退后一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我来吧。”辛嵘不知何时走了进来,他接过那份知情同意书,刷刷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我们准备接生,麻烦两位去外面等候。”

    护士拉上隔帘。

    辛嵘点头,跟颜斐出了病房。

    “这个疯女人!”颜斐一出病房就忍不住骂道。

    “自作自受,流产也活该!”

    辛嵘靠在长廊上,没什么表情。

    “你额头的伤口又出血了!”颜斐视线扫过他额头渗血的白色纱布,顿时心疼得不行。

    “走走,我们赶快去换个纱布。”

    辛嵘拉住他的袖子。

    “我头晕,你先让我在这儿坐会儿。”

    他面色苍白,脸色有些倦怠,屈起长腿,缓缓在长椅上坐下。

    颜斐听他语气虚弱,连忙揽住他的肩,担忧道:“要不我叫个护士过来?”

    辛嵘摇头:“不用,你让我靠一会儿。”

    颜斐连忙在他身边坐下。

    辛嵘将脑袋靠在他肩头,闭上了眼睛。

    前所未有的心累。

    他知道王晚音闹这一出是为了什么,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任何问题,她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责任全部推到他身上,等辛振醒来,她再哭诉几句,加上医院有监控,那么多人都看到他松了手,他也没办法辩驳。

    她想让辛振永远恨他,甚至不介意用自己的亲生孩子做赌注。

    辛嵘只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凉。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蛇蝎心肠,为了报复,她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牺牲。

    “辛嵘,你好点没有?”

    颜斐犹豫地摸了摸他的脸。

    “你不舒服,我们就先回去吧。这个女人不是有个女儿吗,让她女儿过来就行。”

    “嗯,我打个电话。”

    辛嵘没心思再管王晚音的事,他打电话让刘秘书过来处理。

    “辛总,我已经通知辛柔姐了,她在来的路上。”

    辛嵘点头,他按着自己的额头,轻声道:“等手术结束了再通知我,她需要什么你这边多留意一下,尽量安排好。”

    “好的,辛总,您慢走。”

    回家前,颜斐先陪辛嵘去了楼下换纱布。

    当然,免不了被医生训一通。

    “怎么搞的,上午才换的药,又流血了?我不是过伤口不能剧烈碰撞吗?”

    “被一只疯狗咬了。”颜斐讪笑:“医生,我们也没办法。”

    医生叹了口气,又多开了一包棉签跟纱布。

    “回家了就静养,躺床上休息,别出去瞎折腾,明白了吗?”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辛嵘。

    辛嵘点头,表示明白。

    “啧,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知道爱惜身体……”

    在医生的抱怨中,两人一脸无奈地出了病房。

    **

    回到家,也黑了。

    颜斐没心情做饭,叫了个简单的外卖。

    辛嵘回去后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没出来过。

    颜斐在客厅里烦躁地走了几圈,终于忍不住去敲书房门。

    “辛嵘,晚上我点了个黄焖鸡米饭,可以吗?”

    里头没人话。

    颜斐有些担心,又敲了敲门。

    “辛嵘,你别不话,你要是心里难受,跟我就行。”

    他还要再敲门时,啪嗒一声,房门从里面打开。辛嵘站在门口,神情有些疲倦,一双黑眸更是黯淡无光。

    “我吃什么都行,你看着点吧。”

    “医生让你休息,你不会又在工作吧?”颜斐简直恨不得把他的电脑给藏起来。

    辛嵘摇头。

    “我在写辞职信。”

    颜斐“啊”了一声,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辛嵘……你……”他无法想象,辛嵘这么一个把工作看得比生活中任何事都要重要的人,会主动写辞职信。

    “是因为王晚音吗?”

    “很多事吧,我最近觉得很累了。”辛嵘按了按太阳穴,长出了口气:“我想休息一段时间。”

    “那你公司的事?”

    颜斐替他担心。

    “我会提前挑好接班的ceo。”

    辛嵘回到书桌后坐下,房间里的大灯没开,只有书桌旁的落地灯开着。他坐在昏黄的灯光中,黑色的被拉长的影子投在墙壁上,显得格外孤寂。

    “辛嵘……”

    颜斐感受了他身上浓重的无力感和疲惫感,他胸口一阵闷疼,走过去,从背后揽住辛嵘的肩膀。

    “别伤心,辞职了也好,你以后就不用跟那些极品打交道了。”

    辛嵘半闭着眼睛,后脑勺靠在他胸口,没有话。

    颜斐身上的气味让他感到安心。至少这一刻,他可以暂时忘记所有的烦恼和忧愁。

    青年摸了摸他浓密的睫毛,爱怜道:“你想休息多久就休息多久,不工作也行。”

    辛嵘听到他的话,轻笑了一声,睁眼看他。

    “不工作,难道每混吃等死?”

    “我养你啊。”颜斐一脸认真,眼底星光闪烁:“我很有钱的,我养你一辈子都行。”

    他忍不住设想了一下,辛嵘不用去上班,每就在家看看书,种种花草,然后等着他回来。要是他想见他,辛嵘还可以去剧组探班,给他送吃的、送衣服,啧啧,那日子,别提有多美了!

    “到时候你就在家过过悠闲的日子——”

    “打住,我还没辞职呢,你想到哪儿去了?”

    辛嵘看颜斐露出美滋滋的笑容,忍不住戳穿他美好的幻想。

    “想都不准想啊。”颜斐气鼓鼓地捏了下他的脸,语气嗔怪道:“只准你养我,不准我养你啊。”

    辛嵘无奈地笑了声。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大男子主义太重了。”颜斐语气有些埋怨:“不能允许自己有一点示弱的地方。”

    辛嵘皱了皱眉。

    “我就是这样的性格,你之前不是知道吗?”他语调有些冷。

    颜斐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话竟然会惹他生气。

    “辛嵘,我不是责怪你……我只是觉得,你可以对自己稍微降低一点要求,不要每时每刻都这么自律紧绷。这样活着会很累。”

    辛嵘听到他的话,叹了口气。

    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对不起,我刚才语气不好。”他歉意道。

    “没事啦。”颜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摸了摸他的下巴:“你已经改变很多了。而且我话有时候也不经过脑子,不好意思啊。”

    辛嵘瞟了他一眼。

    “你也知道你话不经过脑子?”

    “辛嵘!”

    颜斐又好气又好笑,愠怒地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