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5.第七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75.第七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又是觅的电话?”

    颜斐问他。

    “嗯, 她想尝尝你的手艺。”辛嵘笑容无奈。

    “让她来呗。”颜斐不以为然。

    “确切地, 她想尝的是‘费宴’的手艺, 不是‘你’的。”

    听到辛嵘的话,颜斐噗嗤一笑,提议道:“要不我再扮一次女装, 然后你叫她过来吃饭?”

    辛嵘看他双眼发亮, 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果断道:“不行, 她是你的铁杆粉丝, 你再穿女装, 肯定会被她认出来的。”

    “噢, 好吧。”

    颜斐从琴凳上站起,脸色有些郁闷。毕竟辛嵘已经以男朋友的身份见过他的父母,而他俩的关系到现在都还瞒着辛嵘的妹妹。

    辛嵘看颜斐走到落地窗边, 神色有些落寞, 不解道:“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颜斐冷哼了一声:“你呢。你都见过我爸妈了, 可你家那边的人,我一个都没正式地见过。”

    原来他在为这些事不高兴。辛嵘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家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现在时机也不对……等过了这段时间, 我会考虑跟辛觅谈谈你的事。”

    “真的?”颜斐瞟了他一眼。

    辛嵘点头:“我到做到。”

    颜斐顿时眉开眼笑, 他搂住辛嵘的脖子, 开心地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最喜欢辛辛了。”

    “怎么还跟个孩一样。”辛嵘无奈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没听过嘛, 每个男人心底都住着一个男孩, 男人是永远不会长大的。”

    辛嵘切了一声:“这是你自己编的理论吧。”

    “哪有,这是我在书上看到的,一个国外很有名的作家的。”颜斐摸着下巴,煞有介事道。

    辛嵘笑着摇了摇头,往沙发走。

    **

    此时,别墅的铁门外。

    辛觅坐在车里,怔怔地看着别墅的方向。

    这栋别墅一侧临湖,周围高树环绕,隐秘性极高,即使她的车就停在铁门外,也看不清里面是否有人影。她唯一能看到的是院子里停了两辆车,一辆是她很熟悉的辛嵘常开的黑色奔驰,还有一辆深色的保时捷,她从来没有见过。

    难道哥又买了新车?

    辛觅了解辛嵘,他对豪车没什么追求,买的车也都是性价比高的代步车,这么昂贵又张扬的保时捷,根本不是辛嵘的风格。

    难道,这是他买给费宴姐的车?也对,毕竟费宴姐那么漂亮,哥送她别墅,给她买豪车似乎也很正常……

    辛觅脑袋里乱糟糟的,有些怀疑自己来这儿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她这么冒失地跑过来,万一费宴姐见到她这个未来的姑子不高兴怎么办?而且,她也没跟辛嵘打过招呼……

    正在辛嵘踌躇不已的当口,别墅内忽然传来了动听的钢琴声。她整个人一怔,侧耳听着那钢琴声。

    忽地,不知听到了什么,她的脸色有些异样。

    里面的人弹的那首钢琴曲,她听出来了,那是是颜斐最爱的电影配乐之一,久石让的《summer》,她自己也很喜欢听这首钢琴曲。

    费宴姐怎么也会弹这首曲子……

    辛觅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她终于忍不住,下了车,走到铁门前,按下门铃。

    “又是你的快递?”

    辛嵘转头看了眼沉浸在音乐中的某人。

    颜斐沉浸在琴声中,没听到他的话。辛嵘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起身去玄关。

    按下通话键,等看清门外人的面容时,辛嵘脸色一僵。

    “觅,你怎么来了?”

    “哥?”辛觅听到他的声音,很是惊讶:“你不是出去跟客户吃饭了吗?”

    她之前看到辛嵘的车停在院子里,还以为是司机开公司的专车接他走的。

    “我……我是准备去。”辛嵘笑容勉强,他往后摆了摆手,示意颜斐赶紧停下弹奏。

    “你怎么来了?”

    “我不是在找那顶白色的帽子吗?在公司没找到,然而我忽然想起来,上个月我好像来过这儿一趟,当时戴的就是一顶白色的帽子,所以我就想过来看看。”

    辛觅编完慌,有些忐忑地看着辛嵘:“哥,你不介意我打扰你跟费宴姐吧?”

    “当然不介意。”辛嵘按下解锁键,笑容勉强:“你进来吧。”

    通话一断,辛嵘立刻转向身后的人。

    “颜斐,你先找个地方藏一下。”

    辛觅从铁门走到这儿,要花几分钟。辛嵘觉得还有时间补救。

    “干嘛?我有这么见不得人嘛。”颜斐一脸的不情愿:“觅来了看到我又不会怎么样。”

    “她以为是费宴在这儿,看到你当然会多想。”辛嵘浓眉紧皱,他四处看了看,有些慌张道:“你听我的,先回避一下。”

    “没用的。”颜斐语气冷静,他定定看着辛嵘:“刚才我在弹钢琴,觅肯定听到了。你觉得她会不知道别墅里还有另一个人?或者,她会以为是你弹钢琴?”

    辛嵘“啧”了一声,他竟然忽略了这么明显的漏洞。

    “那怎么办?”

    “就我以朋友的身份,来你这边借住几,主要是养伤。”

    “行,那你少话。”

    辛嵘话音刚落,大门便被敲响。他一时也顾不上别的了,走上前拉开门。

    “哥,不好意思,突然过来打扰你。”

    辛觅吐了吐舌头,有些抱歉地看着他。

    “没事,进来吧。”

    辛觅走进去,正要问费宴怎么不在时,眼角瞥到一道修长的身影,不敢置信地“啊”了一声。

    “颜斐!”她激动地指着俊美白皙的青年,兴奋不已地看向辛嵘:“哥你怎么不跟我颜斐在这儿!”

    “觅,又见面了。”

    颜斐笑容温柔,上前跟她打招呼。

    “是我让你哥不要告诉别人的,怕狗仔打扰。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养身体,才过来这边借住几。”

    辛觅开心地点点头,视线投向他身后的钢琴,疑惑道:“所以刚刚的琴声是因为你在弹钢琴?”

    “嗯。”

    一个借住几的人,会专门买架钢琴放在这里弹?辛觅心底诧异不已,可她也没有表示出来,只是仍旧装作花痴的样子,笑眯眯地看着颜斐。

    “燕燕,你的伤应该好了吧?”

    “嗯,好得差不多了。”颜斐瞥了旁边的辛嵘一眼,轻笑道:“有人把我照顾得很好。”

    “那就好。”辛觅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之前我还担心你受伤很严重呢。对了——”辛觅忽然想到什么,转向辛嵘,不解道:“费宴姐不在吗?”

    “她……临时有点事,出去了。”辛嵘微笑。

    “噢。”辛觅点了点头,又看向颜斐:“燕燕,那你住这儿会不会不太方便呢。毕竟我哥的女朋友也住这儿,如果你想找个不被人打扰的地方,可以去辛宅——”

    “觅。”辛嵘打断她,轻声道:“你不是要找帽子吗?我好像在楼上的客卧看到过,你上去找找吧。”

    “嗯,我差点忘了。”

    辛觅吐了吐舌头,跟颜斐打了声招呼,往楼上去。

    辛嵘看着她上楼的背影,略微松了口气。

    颜斐朝他挤眉弄眼,轻声道:“紧张啊?”

    “差点就露馅了。”辛嵘眉头还皱着。

    “这不是没露馅嘛。”颜斐神色一派轻松。

    辛嵘在心底叹了口气,也往楼上走。

    “怎么样,找到了吗?”他站在门口,看着埋头翻找的辛觅。

    “没有诶,估计在次卧,我去看看。”

    眼看辛觅要推开颜斐的房间门,辛嵘连忙道:“那是颜斐的房间。”

    辛觅抬手的动作一顿,她眼珠子转了转,收回手。

    “不好意思,差点忘了燕燕住在这儿。”她往楼下看了眼:“那费宴姐呢?她跟你住一个房间?”

    辛嵘应着头皮了声“是”。

    辛觅“嗯”了一声,她靠在栏杆上,失望道:“帽子估计没有在这儿,算了,我还是回去吧。”

    “不留下来吃晚饭?”

    辛嵘有些意外,以往辛觅见到颜斐都格外兴奋激动,今的反应却有些平淡。而且跟偶像相处这么宝贵的机会,她竟然没待一会儿就要走?

    “不了,我跟朋友有约。”

    辛觅边话边往楼下走。辛嵘跟在她身后,他注意到,辛觅的目光似乎有意无意地扫过他的房间。

    “觅,怎么就走了?”

    颜斐从沙发上站起,略显困惑地看着她。

    “男神,我跟朋友有约了,所以得先走。你在这儿慢慢静养哈。”

    颜斐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跟辛嵘一起把她送到玄关。

    快到踏出门口时,辛觅忽然转头,看向辛嵘。

    “哥,我车上的空调好像有点问题,你过来帮我看看行吗?”

    “当然。”

    辛嵘顺手带上门,跟辛觅往外走:“什么时候出的问题?”

    “就这几,总是半都不出冷气。”

    “打给4s店了吗?”

    辛嵘跟她走到车前。

    辛觅没有回答他。

    辛嵘看她站在车门外,不知在想什么,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辛觅,想什么呢?我问你有没有打给4s店?”

    辛觅摇了摇头,垂下眼,轻声道:“我车里的空调没问题。”

    听到她的话,辛嵘神色一凛。他忽然意识到,辛觅特地把他单独喊出来,似乎是有话要跟他。

    空气有片刻的死寂。

    “你……是不是跟颜斐在一起?”

    挣扎良久,辛觅终于抬起头,神色极为严肃地看着他。

    辛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手心冒汗,下意识辩白:“我跟颜斐本来就是住在一起,你不是看到了吗?”

    “哥,你知道我在问什么。”辛觅锐利而审视的目光看着他,仿佛要揭穿他心底所有隐藏的东西。

    “颜斐就是费宴,对不对?”

    辛嵘感觉额头隐隐作疼。

    他看着逐渐暗下去的色,深吸了口气。

    “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早就怀疑了,只是今才确认。别墅里根本没有女人生活过的痕迹,颜斐不睡客卧,竟然睡次卧。还有那架钢琴,颜斐如果只住几,怎么可能会买一架钢琴放别墅里。而且我一来你就费宴姐走了,哪里有这么巧的事。”

    “最重要的是,我刚刚才发现,你们两个之间的互动,根本不像普通朋友。”

    完这句话,她气愤而哀怨地看着辛嵘:“你之前为什么要瞒着我?”

    辛嵘闭了闭眼,艰难道:“我没有更好的选择。”

    “你根本都不喜欢男人!”辛觅瘪了瘪嘴,委屈道:“颜斐也没传过同性绯闻,我想不明白,你们俩为什么会在一起……”

    “没传过同性绯闻,不代表我不喜欢男人。”

    一个清朗动听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