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3.第七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73.第七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辛辛, 下周二就是我的生日诶, 你把那空出来, 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好?”

    吃早餐的时候, 颜斐提议。

    “吃个饭, 还要空一出来?”辛嵘语调平静。他其实已经做了安排,不过暂时不想让颜斐知道, 只好欲扬先抑。

    “我想一都跟你待在一起嘛。”颜斐咬了口三明治, 愤愤不平地看着他:“你这个工作狂,跟你吃个晚饭都要掐时间。我难道没有工作重要?”

    辛嵘失笑。

    “你更重要。”

    颜斐顿时笑眯了眼:“那不就是了!就这么定了, 下周二, 你一都要听我的, 也不要忘记给我准备礼物!”

    “嗯。”

    两人聊着,辛嵘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是辛觅发来的消息:哥, 我上次去你办公室, 好像把一顶白色帽子落那儿了,你问问看越扬在不在?”

    辛嵘回复:你自己去我办公室找吧, 越扬估计在开会。

    辛觅:好, 那我上午过去一趟。你额头怎么样了, 好点了吗?

    辛嵘:没什么事了。

    辛觅:没事就好,在家好好休息。对了, 费宴姐现在应该跟你在一块吧, 记得帮我带个好哦【眨眼】

    辛嵘无奈的笑了笑。

    “怎么了?”颜斐打量他表情, 语气有点泛酸。

    “辛觅发来的消息。她还叫你费宴姐呢。”

    颜斐一听, 忍不住得意地笑了两声。

    “这明我女装形象深入人心, 扮谁像谁!”

    辛嵘切了声:“吃你的三明治吧。”

    那头,辛觅很快开车到了辛光大楼。

    前台亲热地跟她打招呼:“辛觅姐,来找辛总吗?”

    “我记得好像落了顶帽子在这儿。”辛觅跟前台很熟,也不避讳,直接道:“我下去要参加一个活动,衣服都配好了,就差一顶白色的帽子。你帮辛总收拾办公室的时候,有没有见过?”

    被她这么一,前台似乎有了些印象。

    “嗯,是不是你上周来的时候戴的那顶?我好像在辛总的办公室看到过……应该是越助理收起来了……”

    “好,那我进去找找。”

    跟前台打了招呼,拿了备用钥匙后,辛觅径直进了辛嵘的办公室。

    越扬在开会,她不好打扰他,只好自己在辛嵘的办公室里到处翻找。显眼的书柜架上没有,那么肯定在柜子里。辛嵘的办公室很大,靠墙的地方是一个深色的实木大书柜,辛觅耐着性子,一个抽屉一个抽屉地翻找。

    “怎么还是没有……”

    满怀期待地拉开最后一个抽屉,然后里面依然没有帽子,辛觅面露失望,正要合上抽屉时,余光不知瞟到什么,目光一凝。

    等等,她好像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封面?

    辛觅不敢置信地把抽屉里的半透明文件袋拿出来,里面隐约是一本杂志,封面的男星她非常熟悉。

    她把杂志抽出来,封面上颜斐西装革履、手里攥着一枝玫瑰,冲着镜头笑得倾国倾城。

    这是她的杂志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颜斐送给他哥的?

    辛觅忽地想到什么,连忙把杂志往后翻,中间有颜斐的采访专栏,她记得,她用红笔在颜斐的兴趣爱好下面做了标记。

    快速翻到中间的彩页,视线瞥到黑色印刷字体下面的红色标记后,辛觅整个人一僵。

    这本杂志……真的是她的……

    可当初她问他哥的时候,她为什么要骗她没看到呢?还偷偷地藏一本在办公室……

    辛觅手里攥着那本杂志,不敢置信地后退了几步。她的视线有些茫然地环顾整个房间,忽地,目光落到了窗台的一盆栀子花上。

    辛嵘的办公室里一向都会摆绿植,但基本是万年不变的虎皮兰和绿萝,她从没见过他办公室里放这种会开花的植物。而且,她忽然想起来,颜斐最喜欢的植物之一好像就是栀子花……

    辛觅脑海中猛地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可很快,她又否定了这个荒唐的猜测。开什么玩笑,他哥可是纯直男。那盆栀子花估计是客户送的,会收藏杂志也可能是因为跟颜斐走得比较近……

    辛觅这样安慰着自己,可心中的不安和犹疑却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她把那本杂志放回文件袋里,重新合上抽屉,刚转过身,办公室外便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辛觅吓了一跳,做贼似的缩回放在抽屉上的手。

    “辛觅姐,我听前台你过来了。”

    越扬推开门,语调礼貌而恭敬。

    “是来找帽子的吗?”

    辛觅表情恢复镇定,她冲越扬点点头:“是啊,越助理,我怎么都找不到那顶帽子。”

    “帽子没有在辛总的办公室,我帮你放到仓库的保险柜了。”越扬失笑。

    “这样啊,难怪我找了半都没找到。”辛觅无奈地抚了抚鬓发,装作不经意地往外走。

    “对了,越扬,这几我哥都很少回家,他是不是都住在临湖别墅那边?”

    越扬脚步微微一顿,不太明白辛觅怎么会问他这种问题。

    “是的,辛总这几主要住在临湖的别墅那边。”

    “那我哥是跟他女朋友一起过去的吗?”

    “女朋友?”越扬有些不解。

    “就是……费宴姐,她应该经常来公司吧?”

    越扬被她的问题问住了,那个费姐太久没来公司,他几乎没什么印象了。而且,他如果没看错的话,现在自家老板boss跟那个叫颜斐的明星在一起呢……

    不过这些,他可不敢对辛觅。

    “费姐有段时间没来过公司了。”越扬尴尬地笑笑:“估计跟辛总也没什么联系了吧。”

    “嗯?”辛觅不解:“她不是还跟我哥在谈恋爱吗?”

    越扬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了不该的话,他暗暗掐了下自己的手心,心虚道:“额,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都是辛总的私事。”

    “嗯,回头我问问我哥吧。”

    辛觅仔细打量他表情,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

    “辛辛,你来尝尝看,我做的生菜。”

    厨房里传来颜斐的声音。

    辛嵘合上电脑,应了声“马上”。

    一进厨房,就闻到酱油和米饭的香味。

    辛嵘睁大眼,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燃气灶上冒着香气的砂锅。

    “你还真做成了煲仔饭啊?”

    “当然,跟我妈请教了秘方。”颜斐端了盘绿油油的生菜过来,笑着道:“是不是饿了?先吃点生菜垫垫肚子。里面也有我调的秘密酱汁哦。”

    一盘生菜而已,怎么做都是一个味道吧。辛嵘没抱什么期望地拿起筷子,夹了一片生菜放到嘴里。

    他嚼了几下,生菜脆脆的,很有嚼劲,还带着浓郁的酱汁的香味。也不知道是什么酱汁,总之他吃了一片,还想再吃一片……

    “诶——”颜斐挡住他的筷子,促狭地眨了眨眼:“只能吃一片,剩下的等煲仔饭出锅了再一起吃。”

    辛嵘的喉头动了动,有些不甘地放下筷子。

    “饭里面放了什么?”他有些好奇。

    “叉烧和香肠,我妈做好的,直接放里面蒸就行。”

    难怪闻起来这么香。辛嵘肚子里的馋虫彻底被勾起来了,他看了眼冒着热气的砂锅,咽了咽口水,道:“还要多久煮好啊?”

    “几分钟就好了。”颜斐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你去外面再等等。”

    辛嵘失笑:“那你这么早把我叫进来干嘛?就为了给我吃片生菜叶子?”

    “不是啊。”

    颜斐把他手中的筷子拿过来,放在一旁,朝他眨了眨眼:“我想见你嘛。”

    “有你在,我做的煲仔饭会更香一点。”

    辛嵘脸色一窘,不自在道:“我看你是偶像剧演多了,这么油嘴滑舌。”

    “我只对你油嘴滑舌。”

    辛嵘摇了摇头,抖掉身上的鸡皮疙瘩,去客厅看电视。

    没看几分钟,颜斐便喊他吃饭。

    辛嵘早饿了,等煲仔饭端上桌,忍不住用勺子挖了一大勺。

    “等会儿,还烫着呢。”

    颜斐提醒他。

    辛嵘实在饿了,先吃了口上面的香肠。

    又糯又软,一口咬下去,唇齿间都是馥郁的肉香。

    “这是你妈自己做的?”辛嵘眼底都是赞叹。

    “是啊,她有空的时候会在家里做些手工香肠、腊肉什么的,她外面的不干净,非要自己做。”

    “伯母的手艺真的很好。”辛嵘发自内心地赞美道。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妈。”颜斐一脸骄傲。

    “就嘚瑟吧你。”

    “没有我,你吃得到这么好吃的煲仔饭?”颜斐哼哼了两声,手里的筷子又夹了块香肠,放到辛嵘碗里。

    “我够了。”辛嵘摇头,示意他不用给自己夹。

    “多吃点嘛,你最近脸都瘦了。”

    “你应该多吃点才是,身上一点肉都没有。”

    “哪有,我明明有肌肉的好不好。”颜斐表示不服。

    “你有肌肉?我怎么没看到?”

    “没看到是吧?”颜斐咬牙切齿地瞪着辛嵘:“等会儿吃完饭,我让你看个够!”

    辛嵘笑了声:“怎么,大白的就想耍流氓?”

    “这怎么是耍流氓呢?不是你要看的吗……嗯?”颜斐眯起眼,目光危险地看着他。

    辛嵘不跟他斗嘴,低头吃饭。

    两人解决完锅里所有的煲仔饭,只花了不到十分钟。

    收拾完桌椅,再把脏碗碟扔进洗碗柜,颜斐拍了拍手,脸上带着惬意的笑容,走出厨房。

    辛嵘正坐在沙发上看午间新闻,见到走过来,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颜斐不话,右手解开两粒衬衣扣子,冲他抛了个媚眼。

    “辛辛~”

    辛嵘笑了笑。

    “我还有药没吃呢。”

    他指了指茶几上泡在热水里的中药袋,眉头皱起:“两袋,很苦的。所以我现在没心思陪你玩。”

    颜斐失望地瘪了瘪嘴,将目光投向那两袋褐色的中药,脸上带着探究。

    “这就是你之前配的中药?”

    “嗯。”

    “有那么苦啊?”

    颜斐实在不敢相信,辛嵘一个脑袋受伤都闷声不哼的人,会因为两袋普普通通的中药而皱眉毛。

    “不信你喝一口试试?”

    辛嵘拎起一袋中药,撕开口,递给他。

    颜斐舔了舔牙齿,接过那袋中药,试探地抿了一口。

    卧槽!

    这是什么黑暗中药,简直苦得令人发指!

    颜斐两指拎着那袋中药,迅速放回茶几上,嘴里不断发出嘶声。

    “苦死了!苦死了!”

    辛嵘把矿泉水递给他。颜斐接过,立刻灌了好几大口。

    等舌尖的苦意终于被稀释到几乎没有感觉,再看到辛嵘面色淡定地拿起中药开始喝,颜斐瞪圆了眼睛。

    他抿一口都受不了,辛嵘是怎么做每喝四袋还不吐出来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