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0.第七十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70.第七十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王晚音被辛柔扶进办公室,她看到辛嵘端坐在沙发椅上, 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连平日的温婉形象都懒得装了。

    “辛嵘,咱们好歹是亲人, 你还得叫我一声阿姨。可你派人跟踪我, 是什么意思?”

    王晚音是怎么知道他在派人跟踪她的?

    辛嵘皱起眉,道:“阿姨, 话要讲证据。我平白无故地派人跟踪你干什么?”

    “别墅外面鬼鬼祟祟的那几个人难道不是你派的?呵, 你是怀疑我跟王群私下有接触?”

    王晚音捧着大肚子, 秀美的脸没什么表情:“辛嵘, 你爸还在呢,你就迫不及待地想对我们王家的人动手了吗?”

    辛柔在一旁扶着她, 脸上是同样的冷漠神色。

    辛嵘看着这母女俩同仇敌忾的表情,嗤笑了声。

    “我要对付的人只有王群, 你们俩个,我还真懒得费心思。”

    “你——”王晚音被他噎了一下, 她柳眉皱起, 眼睛里射出愤恨的光:“辛嵘, 要是被你爸知道,你对我们王家的人是这种恶毒的心思,你他会怎么想?”

    “你别忘了, 我肚子里怀着的可是辛家的种。”

    “是吗?”

    辛嵘语气淡淡的, 仿佛没有听出她语气里的威胁。他抱着手臂, 冷淡道:“我更好奇,如果我爸知道你跟王群私底下有联系,你还包庇他出逃的话,他又会怎么想?”

    “我什么时候包庇王群出逃了?”王晚音怒瞪着他。

    “噢,这么,你确实跟他见面了?”辛嵘冷哼了声,这个女人是有点心计,可犯起蠢来,也是让人咂舌。

    王晚音不跟他争辩,她原本设想的就是在辛振面前继续装可怜,拖延时间,好让王群暂时避开风头。只要辛振还护着她,辛嵘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王群是我舅舅,我妈见他一面又怎么样。”辛柔挽着王晚音的手臂,眼神嘲讽:“我们王家的人跟某些六亲不认的人可不一样。”

    这个辛柔看着娇弱温婉,一张嘴倒是跟她妈一样毒。辛嵘懒得跟这个姑娘计较,冷冰冰地下逐客令。

    “两位没什么事就离开吧,我还要办公。”

    辛柔还要话,王晚音扯了扯她的袖子,示意她闭嘴。

    “柔,我们走。”

    辛嵘面无表情地看着母女俩离开他办公室。

    王晚音就这么走了?他不相信事情会这么轻易结束,又在办公室坐了会儿才下班。

    在附近的餐厅吃完晚饭,刚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辛振秘书打来的电话。

    他并不意外,平静道:“有事?”

    “辛总,董事长让你……赶快来一趟医院。”

    辛嵘皱起眉头:“什么原因?”

    “夫人刚过来了,她不知道了什么,董事长忽然就动怒了。我们怎么劝也劝不住……”秘书叹了口气,没再下去。

    辛嵘心下了然,他握紧手中的笔,眸光冷冽。

    “我马上过去。”

    到了医院,还没进病房,辛嵘就听到女人的哭声。

    他嘴角讽刺地扯了扯,推开病房门。

    “爸。”

    “别哭了,你怀着这么大的肚子,万一动了胎气怎么办。”辛振皱着眉,神色很不好看。

    辛嵘走进去。辛振看到他,脸色一冷。

    “辛嵘,你怎么回事?我听成副总,晚音去公司找你,结果你见都不见她,把她一个孕妇晾在外面?”

    辛嵘估计王晚音一出公司就添油加醋地来辛振这儿告了一通状。

    辛嵘瞥了哭哭啼啼的王晚音一眼,面无表情道:“不是我不让她进,当时我在开视频会议,是她们要强行——”

    “啊!”王晚音忽然凄厉地叫了一声,捂着大肚子跪下去,脸色惨白:“我的肚子……好痛……”

    “妈,你怎么了?”一直在她身后候着的辛柔连忙搀住她,一脸的惊慌失措。

    “晚音?你怎么样?”躺在病床上的辛振也慌了,掀开薄被就要下床。

    “你们干什么吃的,还不快叫医生过来!”他怒瞪了眼身旁的秘书。

    秘书急急忙忙地出门喊医生。

    辛嵘站在角落,没什么表情地看着王晚音满头大汗地痛吟的场景。

    这么巧,他刚进来,还没两句话,王晚音肚子就痛。为了博取辛振的同情,她还真是不惜下血本。

    医生和护士很快进来,扶着脸色苍白的王晚音出了门。辛振被这么一折腾,脸色又有些不好看,被医生训了一顿,让他回到病床。

    “你们这些家属怎么搞的?我了几次了,病人需要静养,静养!刚那个孕妇怎么回事,跑进来哭哭啼啼的做什么?”

    辛振的主治医生是个资历很老的教授,他手里拿着记录板,毫不留情地把病房里剩下的人教训了一通。

    “以后不要出现这种情况!”

    他完话就走了,刘秘书和辛柔都去了妇产科看王晚音,病房里只剩辛振父子。

    气氛有片刻的沉闷。

    辛振的头发已经彻底白了,他脸色虚弱地靠在枕头上,忽地想起什么,犹疑地看向辛嵘。

    “刚刚晚音出了那么大的事,我看你眉头都没皱一下。”话里有几分批评的意味。

    辛嵘没话。

    “你是不是就盼着她出事?”辛振语气怀疑,看着辛嵘的目光也带上了审视。儿子越来越大,他也越来越捉摸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但有一点他是确定的,对于王家的人,辛嵘有很深的敌意。他不得不往最坏的地方想。

    听到辛振的话,辛嵘嗤笑了声。

    “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辛嵘。”辛振语气冷厉:“你对付王群我不反对,但是晚音是无辜的。她肚子里还有个你同父异母的弟弟,你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

    “无辜?”辛嵘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冷笑了一声。

    论自欺欺人的本领,辛振恐怕比其他人都强。不过想想也对,他娶了个这么貌美如花的年轻娇妻,当然恨不得时时刻刻捧在手心,至于她可能有的那些污点,自然是选择性忽视了。

    他本来想再等几,等辛振的病情再稳定一点,再跟他坦白。既然他话都得这么绝了,他似乎也没有再等下去的必要。

    干脆在今彻底做个了断好了。

    他让等在走廊外的越扬进来。

    辛振不解而戒备地看着他。

    辛嵘示意越扬把手里的文件袋给他,挥手让他出去。

    “你王晚音无辜,可她这几私底下都在跟王群接触。”辛嵘把照片抽出来,扔到床上,语气冷漠:“当然,姐弟情深,我也理解。不过,我还调查到,之前王群跟ys的人接触的时候,王晚音也跟ys某个高层的老婆走得很近。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早在王群背叛公司的时候,王晚音就知道了,并且还暗中支持他?”

    “不可能……”辛振看着眼前的照片,手指颤抖:“晚音不是这样的人……”

    “当然,照片的确有可能是合成的。我这里还有段录音,爸,你要不要听一下?”

    辛振脸色前所未有地颓败,猛地把床上的照片全部扔了出去。

    他之前不是没有怀疑,只是每次那个女人在他面前一哭一闹,再想到她肚子里还怀着自己的亲儿子,他就没往深想。可现在辛嵘把证据赤-裸-裸地摆在了他面前,他没办法否认,就连为王晚音争辩也是自取其辱。

    辛嵘看着他的反应,嘲讽地笑了一声。

    “爸,你还真以为,那个女人有多爱你?”辛嵘看着窗外的高楼,语气淡漠:“她很早之前就结过婚了,也是个富二代,不过人家后来破产了,自然被她一脚踢开。她长得不错,中间应该跟过五六个男人吧,都是有钱人,也不止当过一次三。当然,成功上位的,只有——”

    “闭嘴!”辛振肩膀颤抖,冷冰冰地打断他。

    “爸,其实这些你知道的,是吧?”辛嵘垂下眼,近乎怜悯地看着他:“娶个年轻貌美的女人,看起来是不错。不过这背后的辛酸,恐怕只有各人自己知道吧?”

    “不孝子!”

    辛振被他一番讽刺的话气得全身都在抖,他拿起床头柜旁的玻璃杯,眼也不眨地扔了过去。

    辛嵘没有躲避,他直直站在床脚,任沉重的玻璃杯砸到他额头上。

    哗啦。

    玻璃碎裂的声音清晰得刺耳,暗红色的血液顺着他的额角流了下来,他看着脸色无比颓败的辛振,嘴角扯了个麻木的笑容。

    “这么多年,原来你还在恨我……”辛振的呼吸已经有些不稳了,他颤着手指着辛嵘,眼底混杂着巨大的失望和愤怒:“你还是要报复我……为了你妈……”

    辛嵘并不看他,只扫了眼床头的心率监护仪,开门让越扬叫医生。

    “孽-子……孽子……”

    带上呼吸机前,辛振嘴里仍然在呢喃着这两个字,眼底的愤恨更是快化成实质。

    辛嵘站在角落里,看着医生和护士紧张地在病床前进行抢救。他低下头,没什么表情地把手插在兜里,走出病房。

    “越扬,打给陈律师,立刻起诉王群。”

    “另外,联系xx分局的王警官,我明中午请他吃饭。”

    越扬对上他泛着血丝的暗沉双眸,心头一凛,连忙道:“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