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9.第六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69.第六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一吻结束。

    辛嵘低下头, 眼底带笑,凝视着颜斐。

    “大明星,还满意吗?”

    颜斐依然沉浸在他的味道中,没有回过神。

    糟了, 心跳好快。

    辛嵘没什么技巧可言, 只是偶尔用舌-头轻轻舔-舐他的唇瓣,但光是这样, 就足以让颜斐兴奋得全身颤抖。

    还想再来一次!

    颜斐舔了舔-唇,目光灼热地看向辛嵘:“还要。”

    “不行, 你身体还没恢复。”辛嵘在他头上揉了一把。他脸上有伤, 他不敢怎么碰他的脸。

    颜斐真恨不得立刻爬起来做十个俯卧撑给他看。然而, 辛嵘的没错,他现在确实没什么体力。

    “吃点水果吧,再休息一下。”

    辛嵘在旁边的果篮里拿了个苹果出来。

    颜斐看着他飞快地削苹果。

    男人侧脸英俊, 专注地盯着手里的苹果皮,一圈圈掉落的果皮在他指尖蜿蜒。

    连削个苹果都帅到没理!

    颜斐呆呆地看着他, 眼底的爱意几乎要溢出来。

    辛嵘削完苹果, 又把苹果切成块,找了个水果碟装着。果篮里有送叉子, 他把叉子洗了一遍, 才放到碟子里。

    “吃吧。”

    他叉了块苹果, 递到颜斐面前。

    颜斐一口咬下去。

    苹果很甜, 从没这么甜过。

    “还要。”

    他只管张嘴, 反正辛嵘会叉好水果, 放到他嘴里。

    吃完半个苹果,颜斐饱得不行。

    “好涨啊,吃不下了。”

    他难受地按着肚子。

    “那就别吃了,我帮你按摩一下。”

    在走廊等候的时候,辛嵘跟颜斐的主治医生聊过。他颜斐的内脏受到了挤压,进食的话可能初期会不太舒服,需要时间适应,最好能有专人帮忙按摩。

    辛嵘坐到床边,伸出手,照医生的方法,轻轻按揉着颜斐的腹。

    颜斐目光幽深地看着他。

    “我忽然觉得,我这个车祸,出得很值。”

    他感叹道。

    辛嵘瞥了他一眼。

    “你应该庆幸自己命大。”

    颜斐嘿嘿笑了两声。

    “至少我发现了,原来你这么在乎我。”

    辛嵘耳根一红,移开放在他腹上的手。

    “睡觉。”

    “不嘛,我才刚睡醒,根本睡不着,你陪我话。”颜斐缠着他。

    “等会儿。”

    辛嵘瞥了眼他头顶的输液瓶,一瓶快见底了,他按下床头的红色按钮。

    很快有护士进来,给颜斐换药。

    “这瓶要多久?”辛嵘问。

    “这个很快的,十五分钟就好了。”护士熟练地握着颜斐的手背扎针、贴医用胶布,又叮嘱辛嵘:“这是最后一瓶了,打完随时叫我。”

    “嗯,谢谢。”

    护士朝他点点头,笑着离开了病房。

    “今晚你不准走。”

    颜斐见辛嵘看了眼腕表,不放心道。

    “我不走。”

    辛嵘四处环顾了一圈病房,没有多余的床,不过有个沙发,应该也能睡。

    颜斐也四下打量,看了眼窗边的会客沙发,眉头皱起。

    “晚上你跟我睡就好了,或者让他们加张床。”

    “不用了,我就睡沙发。”

    辛嵘摇头,他不想大费周章,扰人清静,何况他又没生病,睡哪儿都一样。

    会客沙发虽然不,但辛嵘身高腿长的,睡在上面肯定也憋屈。颜斐心疼,想给葛云拨电话,让她再安排一张床。

    辛嵘把他的手机抢过来。

    “不然我直接回去睡?”

    他这么一,颜斐立刻不敢再折腾了。

    他看着辛嵘去柜子里拿了床薄毯,铺在沙发上。

    颜斐没有睡意,只专注地盯着辛嵘。

    辛嵘铺完毯子,又回头看他。

    “又怎么了?”

    “之前你的话,还算数吗?”

    颜斐一脸的不放心。

    辛嵘失笑:“怎么,问了一遍不够,还要问一遍?”

    “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颜斐仍是目光灼灼。

    辛嵘点头。

    “等我出院了,陪我去旅游,可以吗?就我们两个人。”

    辛嵘一怔,他之前以为,颜斐会提些床-事上的要求,没想到,这家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我最近可能没空。”公司还有一堆的糟心事没解决,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把王群揪出来。

    “那我等你解决完公司的事。”颜斐目光执拗地看着他:“但是你不能让我等太久。”

    “不会很久。”辛嵘信誓旦旦。既然答应了颜斐,那他肯定会做到。

    “好,这可是你的。”

    颜斐嘴角扬起,带着得逞的笑。

    “旅行期间,一切也要听我的。”

    辛嵘总觉得他脑子里在转着什么歪念头,不过他眼皮已经很沉重了,大脑也有些迟钝,不愿多想,只含糊地应了声。

    “我有点困,先躺一会儿,你自己看着点输液瓶。”辛嵘在沙发上躺下,看着颜斐道。

    颜斐点头,爱怜地看着他:“睡吧。”

    辛嵘这一躺下去,再起来,已经是隔早上了。

    他摸到身上的毯子,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坐起来。

    沙发太窄,他昨晚睡的时候整个身体都憋屈地蜷着,现在缓过劲来,腰背仍有些酸痛。

    辛嵘将视线投向病床的方向。

    突兀的响动吵醒了颜斐,他揉了揉眼睛,慢慢睁开,看到辛嵘,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早。”

    “早。”辛嵘叠好毯子,走过去:“要洗脸吗?我给你拿毛巾。”

    其实颜斐睡了一晚,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下床走动也没问题。不过他想多被辛嵘照顾一会儿,便假装地靠在床上,点了点头。

    “好啊。”

    辛嵘去浴室接了盆温水,找了条干净的毛巾出来。正要给颜斐擦脸的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

    “斐,还在睡吗?”颜母试探的声音。

    “没呢。”

    他妈也来得太不是时候了,颜斐在心中哀叹。

    “那我进来了。”

    颜母提着保温盒进来,看到站在病床边的辛嵘,有些诧异。

    “你昨晚……没走?”她注意到辛嵘身上的衣服似乎没换。

    “伯母早。”辛嵘跟她打完招呼,才道:“我怕他不舒服,陪了一晚。”辛嵘语气平淡。

    颜母皱眉打量了一眼房间,没有多余的床,只有窗户旁有张沙发,上面叠着张薄毯。辛嵘估计就是在沙发上将就了一晚。

    这孩子,对颜斐倒还挺上心。

    “辛先生也没吃早饭吧?要不跟我们家颜斐一起吃点?”

    颜母打开保温盒,招呼着辛嵘。

    “不了,我待会儿去公司吃早餐。”辛嵘谢绝颜母的好意,又道:“下次有机会,我请您跟伯父吃饭。”

    “辛嵘,就在这儿跟我一起吃嘛。”颜斐不想他走。

    辛嵘不傻,颜母只带了一个保温盒,留他吃饭也只是场面话。他不会听不出来,何况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得去公司开会。

    “我确实赶时间,伯母,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了。晚点我再来。”

    “诶,这孩子……”

    颜斐无奈地看着他走远。

    颜母转过视线,就见颜斐还恋恋不舍地盯着门口,朝他头上轻拍了一下。

    “干嘛呢?有了媳妇忘了娘是吧?”

    颜斐没回答,只嘿嘿一笑。媳妇,这个词还挺好的。

    “瞧你笑得那傻样。”

    颜母把桌子架起来,保温盒里的饭盒也一一取出,放在桌面上。

    “他昨晚,真在这儿陪了你一晚?”

    “嗯,就睡在沙发上。”

    “你也是,不知道让医院加张床啊?”颜母数落他。

    “我当然心疼,可是他麻烦,不让我折腾。”颜斐显得恹恹的。辛嵘有时太过好强,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让他很是心疼。

    “看着是个能吃苦的孩子。”颜母在一旁坐下,意犹未尽道:“他多大了?”

    “三十二。”颜斐老实回答。

    “喲,都三十几了,我倒没看出来。”颜母语气夸张:“你以前没谈过比你大这么多的吧?”

    话里有几分质疑的意味。

    颜斐哪能听不出她的弦外之意,立刻道:“他年纪是比我大一点,不过我俩性格很互补,在一起挺好的。”

    颜母点了点头,又问:“他家里人呢?知道他的事吗?”

    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万一两个孩子的事被那边的父母知道,她得确认自己家的孩子不会在辛家受到任何委屈。

    “他家……挺复杂的,他爸跟他妈很早就离婚了,他爸后面再娶了一个,组成了新家庭。”

    “那他没人管?”

    “基本上吧,他还有个妹妹,兄妹没有跟父亲住一起。”

    颜母“嗯”了声,对辛嵘倒是有些刮目相看。从没有母亲在身边,还有个妹妹要照顾,又要管理一家上市公司,这孩子估计过得不容易。

    “那他也跟家里出柜了?”颜母问。

    颜斐一听这个问题就头大,含糊地应了两声,急忙转移话题。

    “妈,怎么是米粥,我不是要喝鱼片粥吗?”

    颜母冷哼一声:“有得你喝就不错了,臭子,还敢挑食!”

    “我想喝鱼片粥嘛。”

    “明给你煲。”

    颜母彻底把之前的问题忘在了脑后。

    **

    辛嵘在楼下吃完早餐,一回办公室,就让越扬给他泡了杯浓咖啡。

    “辛总,昨晚没睡好?”

    越扬把泡好的咖啡放在桌上,心打量他。

    辛嵘揉了揉眉心,在椅子上坐下:“有点事,昨晚没怎么休息。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有眉目了。”越扬把早就准备好的文件袋拿出来,抽出里面的照片,放在辛嵘桌上。

    “他们拍到了王群偷偷跟王晚音见面的照片。”

    辛嵘眼睛一亮。

    果然,王晚音知道王群在哪儿。偏偏这个女人还在辛振面前装得跟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一样。

    辛嵘拿起那叠照片,翻了翻。

    王晚音大着肚子,虽然头上戴了顶夸张的宽檐帽,但在人群中依然醒目。至于王群,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鸭舌帽和口罩一应俱全,生怕被别人认出来似的。两人坐在咖啡店的角落里交谈,神情紧张,偶尔还往外看一眼。

    辛嵘嗤笑一声,放下手里的照片。

    就让王家的人最后再得意几。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招惹王家的人,王晚音就亲自找上门来了。

    临近下班时间,走廊外忽然传来仓促而凌乱的脚步声。

    “夫人,辛总在办公,您不能就这么进去的……”

    辛嵘听到前台的声音,眉头微皱,示意越扬去门外看看情况。

    “我堂堂董事长夫人,连辛嵘的办公室都进不去?你们胆子越来越大了是不是?……什么预约?你觉得我见辛嵘还需要预约?”

    “妈,您别气坏了身子……这些人狗眼看人低,您别理他们。”

    越扬朝门外看了两眼,表情无奈。

    “夫人跟辛柔姐来了,吵着要见你。”

    “让她们进来吧。”

    辛嵘冷声道。他倒要看看,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一个柔弱的大学生,能在他办公室里闹出什么花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