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7.第六十七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67.第六十七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从咨询室出来, 辛嵘忽然格外想颜斐。

    不知道是不是跟周衍的谈话起了效果, 总之, 辛嵘回忆起这些跟青年相处的点点滴滴, 忽然意识到那个人的存在有多么可贵。

    这些, 无论他经历怎样的沮丧、挫败和失落,青年都像个开心果一样, 陪在他身边,带给他源源不断的动力和能量。

    在他没有察觉到的时候,颜斐已经悄悄走进了他心底最深处。

    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夜空。

    没有月亮, 只有几粒星子镶嵌在夜空中, 像无意间洒落的水钻。

    辛嵘想起颜斐的眼睛, 那总是明亮的,闪烁着璀璨光芒的眼睛。

    分开才两,他竟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想他。

    辛嵘站在路灯旁,看着手机屏幕, 犹豫良久。

    大概是那他的话真的伤到颜斐了, 除了那晚上督促他吃晚饭, 颜斐没再给他发过一条消息。

    辛嵘叹了口气, 翻开通讯录, 手指划向那个号码。

    拨过去后, 他有些忐忑地等待着。

    然而, 那头的嘟嘟声响了快一分钟, 都没人接电话。

    辛嵘皱着眉, 又拨了一次。

    这次, 终于有人接了。

    “请问你是?”

    那头是个姑娘的声音。

    辛嵘一愣,转瞬又想到,这应该是颜斐提过的助理,一个叫夏的姑娘。

    “你好,我是颜斐的朋友,我想问问他在不在?”

    那头顿了顿,好半才语调不稳道:“颜哥他……在医院。”

    “什么?”

    听到姑娘的话,辛嵘心头一沉。

    夏看了看来电显示上的“辛辛”两个字,再想到颜斐之前跟他过自己谈过一个男友。她不确定道:“辛先生,你别急,颜哥伤得不重,只有轻微脑震荡,现在正在观察。”

    “哪家医院?哪个病房?”辛嵘拔高音量。

    姑娘被他严厉的语气吓得刚收回去的眼泪差点又出来了。

    “在市第十医院……住院大楼11楼,vip3号病房。”

    她“病房”两个字还没完,辛嵘就挂了电话。

    夏看着暗下去的屏幕,抹了抹眼睛,看向病房的方向。

    葛云正好从里面推门出来。

    “谁打来的?”她问夏。

    “我也不认识,颜哥备注的是辛辛。”夏把手机上的通讯记录给他看。

    “我还以为是个女孩呢,没想到是个男人的声音,还挺磁性的。”

    葛云眉头皱了皱眉:“估计是颜斐传中的那个男友。”

    夏“啊”了一声,恍然大悟道:“我真傻,怎么没想到。对了,我把颜哥的病房告诉他了,他他马上就来。”

    葛云瞪了她一眼,“你不确定他的身份就把颜斐的病房告诉他?万一是不怀好意的人怎么办?”

    “我这不是听他语气着急嘛。”夏咬了咬唇,有些委屈。

    葛云按了按额头:“行了,下次注意点。颜斐还没醒。你去楼下看看,让那些蹲点的狗仔赶紧走。实在不行,花点钱把他们请走。看着就烦。”

    “我马上去处理。”

    夏对付狗仔很有经验。她长着一张圆圆的脸,笑起来很有亲和力,经常跟偷拍颜斐的狗仔打交道。夏给他们买冷饮,冬给他们买奶茶,搞得有几个狗仔都不好意思继续跟拍,转而去挖别的明星的料了。

    夏把颜斐的手机给葛云保管,下了楼。葛云看着屏幕上一大串的未接来电,叹了口气,正要回病房,兜里自己的手机响起来。

    她接起放到耳边。

    “姨妈,是……您别担心,颜斐伤得不重……已经安排最好的病房了,你跟姨父稍后就到是吧?……嗯,我就在医院等你们……”

    结束跟颜母的通话,葛云握着手机,轻手轻脚地进了病房。

    病床上,颜斐脸色苍白地躺在薄被中,白皙的脸颊上两道明显的擦伤。

    葛云想起之前那惊魂的一幕,按着胸口,仍然有些后怕。

    一闭眼,似乎又回到了当时的场景。

    **

    颜斐一大早就被夏的电话叫醒。

    他今有个汽车广告的拍摄,地点在s市偏远的郊区,道具组光是准备工作就花了一上午。他在保姆车上坐了一个多时才到那儿,换好妆,等到拍摄,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郊区偏僻,信号不好。中午颜斐尝试给辛嵘拨了个电话,不过并没有接通,他干脆放弃,把手机扔在保姆车上。

    下午三点,拍摄正式开始。这是一家德系汽车品牌,拍广告的新品是卖得最好的车型系列的最新款。

    颜斐也喜欢开车,正式开拍之前自己驾着新车开了一段,感觉还不错。

    汽车公司对广告的质量要求很高,他们不喜欢室内摆拍,后期再做特效的形式。所以全程都是颜斐坐在里面开车,摄影师实景跟拍。

    他们选的拍摄地点在郊区一段环山公路上,平常几乎没有什么车经过。他们提前清理好了路面,设置路障,防止闲杂车辆闯进来。

    颜斐架势技术好,没花多大功夫就完成了日景的拍摄。等到太阳下山,摄制组便开始准备拍摄夜景。

    拍夜景没有日景那么好拍,光线问题是难中之难。颜斐车上坐满了摄影师,外面围着灯光师等,全程都心翼翼,束手束脚。拍到九点多,导演还算满意,宣布收工。

    颜斐松了口气,等车上的摄影师和灯光车都下了车,他跟导演提议,想自己开一段路,试试这辆车的性能。

    毕竟是自己做广告的品牌,他也想多体验一下,免得到时候出什么性能问题,对不起消费者。导演没意见,让后勤组派了辆车跟着。

    变故就是在那之后发生的。

    颜斐怎么也算不到,他车开得好好的,山坡上会突然冲下一头野鹿。他外侧跟着的是后勤车,察觉到危险时,没法往外拐,怕撞到后勤车,只好打方向盘往山那侧急转。

    野鹿受到惊吓,在道路上乱窜,差点撞到他车窗上。环山公路急弯很多,颜斐为了避开野鹿,好几次惊险地擦过靠着悬崖的防护栏,眼看那头野鹿又要窜过来,颜斐干脆心一横,往右打死方向盘,加速往山那侧开。

    那边路灯稀疏,颜斐拐了一个急弯,刚要拉手刹,砰地一声巨响。他的车撞到了一个年久失修的路灯杆上,前车窗被震得四分五裂,他系着安全带,身体被巨大的惯性带着往前冲,又被安全带牢牢束缚着,后脑勺重重磕在座椅上。

    他当即失去知觉,晕了过去。

    葛云得知颜斐出事的消息时,正在跟高层开会,立刻扔下手上的文件,第一时间赶到了拍摄现场。

    救护车已经到了,现场一团混乱。葛云脱了高跟鞋,看到一个工作人员在偷偷举着手机拍救护车,立刻把高跟鞋扔过去,大声骂道:“找死是不是?什么时候了还给我瞎拍!”

    那个工作人员立刻羞愧地放下手机。

    葛云在救护车前找到了颜斐,他躺在担架上,脸上有被碎玻璃划破的血痕,嘴唇苍白,毫无生气。夏在旁边哭得眼睛都肿了,肩膀不住颤动。

    “别哭了,赶快帮着送医院。我联系他爸妈。”

    颜斐不是第一次在拍摄片场出事。之前他拍一部古装剧的时候,吊在威亚上,从高高的屋檐往下跳,结果控制威亚的人没操作好,提前放了线,他没落在软垫上,背部直接着地,磕伤了腰椎,住了半个多月的院才好。

    干演员这一行,只要较真敬业,受伤都是家常便饭。葛云以为自己已经看得淡了,没想到现在看着脸色青白的颜斐,她的心头还是一阵阵闷痛。

    如果当初颜斐像姨父期望的那样,选择从商,他现在的人生是不是完全不一样?

    至少,不会受这么多伤。

    想到颜斐的父母很快要到,葛云又叹了口气。

    待会儿两位长辈来了,她还不知道要怎么跟他们交代。

    正烦恼的时候,病房外响起敲门声。

    葛云猜是他们到了,她理了理鬓发,起身开门。

    没想到,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全然陌生的男人。

    男人高大英俊,脸色掩不住地焦急,但仍是彬彬有礼地问:“请问颜先生在这个病房吗?”

    “你是?”

    “我姓辛,叫辛嵘,是颜斐的朋友。”

    其实葛云已经猜到他是谁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辛嵘,目光复杂:“你是颜斐的……男友吧?”

    辛嵘顿了一下,没有否认。

    “是。”

    葛云努了努嘴,请他进去。

    辛嵘快步走到病床前。

    他路上闯了两个红灯,几乎是不要命地飙车到这里。这会儿真来了病房,看着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的颜斐,一时竟有些无所适从。

    他习惯了青年活力满满、眼角带笑地在他身边转悠的样子,现在他长睫低垂、面色苍白地躺在这里,陌生得像是另一个人。

    “他是怎么受伤的?”

    辛嵘压下心中的难受情绪。

    “拍摄结束,他自己开车想试试性能,结果山上突然冲下一头鹿。车子失去控制,撞到了路灯上。”

    葛云言简意赅地明了事情的经过。

    辛嵘点头:“医生怎么?”

    “身上有擦伤,不严重。就是脑震荡需要观察,希望不会恶化。”

    辛嵘瞥了眼颜斐身旁的输液瓶,又看了看他放在薄被外的左手。青年肌肤白皙,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手上两个刺眼的针孔,显然之前已经输过几次液了。

    “嗯。”

    听到葛云的话,辛嵘胸口的痛苦稍缓。至少颜斐没出大事,他人还好好地在这里,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你是颜斐的经纪人吧?”他忽然想到,自己进来这么久,还没跟葛云正式打招呼。

    “辛先生怎么猜到的?”

    “你的声音,我在电话里听到过。”辛嵘勉强笑了笑。

    葛云一愣,忽地想到什么,嘴角扬起。

    “其实我嗓门没那么大,主要是被这家伙给气的。”葛云瞥了眼床上的人,目光掠过一丝无奈,又朝辛嵘伸出手:“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葛云,是颜斐的经纪人,也是他的表姐。”

    “表姐?”

    辛嵘没想到颜斐跟他的经纪人还有这层关系。

    “他没跟你提过?”葛云似乎意识到自己了什么不该的东西,掩住嘴,有些惊讶。

    他大概以为自己都调查出来了吧。辛嵘在心中苦笑,跟她握了握手。

    葛云上下打量他。

    辛嵘被她审视的目光看得不太自在,礼貌道:“有什么问题吗?”

    “之前,颜斐你生了重病,在住院,还抢救过。”葛云语气淡淡的:“没想到辛先生这么健康。”

    辛嵘脸色一僵。她的,是颜斐为了他推掉试镜的那次。

    “其实颜斐没谎,我那,确实出了些事,差点就进了医院。”

    “辛先生,你放心,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葛云知道他心中所想,她抱着手臂,朝辛嵘点了点头:“看得出来,颜斐很喜欢你。我只是希望他不是一厢情愿。”

    辛嵘心中惭愧,没有话。

    “辛先生,既然你来了,我也不打扰你们俩了。医生颜斐随时会醒,你可以在这儿陪一下他。”

    “谢谢。”

    辛嵘感激地朝她点头。

    葛云带上门出去了。病房里只剩辛嵘站着,先前有另一个人在场,他不敢过多地表露内心的情绪,现在葛云一走,他没了顾忌,径直在病房边坐下。

    他垂眸凝视颜斐,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对不起……”

    除了道歉,他想不到自己还能什么。

    青年眼睫紧闭,神情柔和,似乎听到了他的话。

    辛嵘苦笑,他握住颜斐没输液的另一只手,低着脑袋,神情内疚。

    “我不该跟你吵架,对不起……等你醒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他也不抱希望颜斐会立刻醒来,只是握着他的手,喃喃自语。

    病房里安安静静。

    辛嵘完那番话,便放下颜斐的手,正要给他掖被子时,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

    “……真的?”

    辛嵘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这是颜斐的声音。

    他连忙向青年看去。

    颜斐眼睛半睁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气色依然虚弱,只是眼底的神采一如往常。

    “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跟葛云话的时候我就醒了。”

    颜斐眨了眨眼,依稀有几分俏皮:“不过我……不想打扰你们,就没睁眼。”

    他的身体尚未恢复,话还是有些费力。

    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辛嵘心中早已被狂喜充满,不过他不善于表露情绪,只是朝颜斐点了点头:“你醒了就好,别太多话,保存体力。”

    “刚才你的那些,还算数吗?”

    颜斐执拗地看向他。

    “什么?”

    辛嵘脸色一窘。他突然想到,颜斐既然早就醒了,那么他之前摸他脸的时候,对他倾诉衷肠的时候,他肯定都看在眼里。

    “你知道我在什么。”颜斐忽然咳嗽了两声,他本就虚弱,这会儿皱着形状姣好眉,有些薄怒的样子,活脱脱一个让人怜惜的病美人。

    “算数。”辛嵘看着他尖俏的下巴,心尖冒着疼,也不管自己都答应了什么。

    颜斐抿着唇,笑容很甜。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