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4.第六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64.第六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ys跟食药监那边的关系, 是你找你爸疏通的?”

    辛嵘目光凛冽地看着他。

    颜斐垂下头,抽出文件袋里的照片,他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 可听到辛嵘的质问, 再瞥了眼手上他爸的照片, 他就知道, 他再也不能隐瞒下去了。

    “是。”

    “什么被富婆包养,还有家里欠债,都是假的吧?”

    颜斐艰难地“嗯”了声,道:“其实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是为了——”

    “够了!”辛嵘冷冰冰地打断他:“你把我当傻子吗?觉得耍我很好玩?”

    他眼底的受伤和愤怒让颜斐胸口一疼, 随之而来的便是无边的自责和愧疚。

    “辛嵘,我不是想耍你, 只是我找不到别的方法来接近你,正好你对我又产生了那些误会, 我就想将计就计……”

    辛嵘嘲讽地笑了一声:“你现在的话还有哪一句是真的?”

    “辛嵘,我的确骗了你, 可我对你的心是真的。”

    颜斐目光恳切, 他握着辛嵘的肩膀, 哀求道:“你给我一个机会弥补好不好。我保证,无论你想知道什么, 我都不会再撒谎。”

    “松手。”辛嵘冷冷看着他。

    颜斐抿了抿唇, 不甘地松开手。

    “把你东西收拾好, 现在立刻搬走。”

    颜斐一听到他的话, 眼睛都瞪圆了。

    “什么?搬走?”

    他以为两人最多就冷战几,辛嵘生气,他慢慢哄就是了,没想到男人竟然直接想让他搬走!

    “辛嵘,你要跟我分手吗?”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辛嵘。

    辛嵘没话。

    “我为你做的那些,是不是在你眼里都不值一提?”颜斐心口一阵阵地闷疼,他看着辛嵘,胸口不出的憋屈。

    “是,我爸是投资人,我家也很有钱。但那些都跟我无关,我只是颜斐,一个喜欢你的普通人。我做了我能做的一切来接近你、取悦你,我爱你爱得疯了,我可以为你牺牲一切!但你呢,就因为我没告诉你我真正的家世,你就要跟我分手?”

    “我在你眼里,就能是一个可以随时抛弃的物件吗?”

    他每句话,都像一把匕首戳在辛嵘的胸口里。

    原来,颜斐还是这样看他的。他已经努力去改变,可在他眼里,他还是这样的冷酷无情,仿佛一个没有血肉、没有感情的冷冰冰的怪物。

    “我没有分手。”辛嵘垂下眼:“我只是觉得,我们需要暂时分开,各自冷静一下。”

    颜斐被他的话噎住了。

    他突然发现,他刚才那一番言辞激烈、仿佛是电影台词般的控诉,似乎显得十分可笑。

    “分开不需要搬东西吧?”

    颜斐中气不足道。

    “随你。”辛嵘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如果你不走,我走。”

    “诶诶,我搬就是了。”

    颜斐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心中多少好过了点。辛嵘生气他也能理解,只要不分手,什么都好。

    颜斐去了楼上收拾东西。

    辛嵘坐在沙发上,重新拆了一包烟抽。

    客厅里烟雾缭绕,他英俊而深邃的脸笼在青色的烟雾里,让人看不真切。

    颜斐磨蹭半,总算收拾了一个行李箱下来。他不怎么情愿地拉着行李箱杆,走到辛嵘面前。

    “别抽了。”

    他瞥了眼茶几上的烟灰缸,眉头皱得很深:“你不是开始吃中药了吗,抽烟不好。”

    “用不着你操心。”

    辛嵘看都不看他。

    颜斐叹了口气,他现在什么,估计辛嵘在气头上,也听不进去。

    “我帮你点了份外卖,记得吃啊。”

    辛嵘眉头皱了皱眉,这家伙是怎么看出来他没吃晚饭的?

    他冷硬的侧脸线条柔和了些,只是不知想到什么,又绷紧了嘴角。

    “你还要在这儿待多久?”

    “我马上走就是了。”

    颜斐拖着行李箱,一步三回头,从客厅走到玄关,几乎快用了十分钟。

    他内心还存着侥幸,觉得最后关头,辛嵘可能会回心转意,临时喊住他。然后两人热烈相拥,重归于好。

    然而,他的幻想并没有实现。直到他走出了庭院,辛嵘都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颜斐气得在门口的雕花铁门上狠狠踢了好几下。

    可想来想去,都是他自己作死。因果报应,也怨不了别人。

    等司机的车开来之前,颜斐给辛嵘拨了个电话。

    他就站在铁门口,看着别墅窗户的方向。

    嘟嘟声了一会儿,那头才接起。

    “丢什么了?”

    那头的声音很不耐烦。

    “我丢的东西,你能帮我找到吗?”

    辛嵘咬牙切齿:“。”

    “我的心丢那儿了。”

    辛嵘冷哼了声,当即就要挂电话。

    颜斐连忙道:“等等!我还有话没完。”

    那头辛嵘的呼吸明显带上了怒意。

    “我不在的时候,你千万要记得擦药啊,自己用棉签,要温柔一点。还有,后院里的盆栽,你记得让阿姨定时浇浇水,除一下杂草。”

    “还有吗?”

    颜斐绞尽脑汁地想着接下来的话:“还有,厨房也要记得定时清理下水道;后门那儿很容易进蚊子,最好装个纱窗……”

    “我再给你十秒钟。”

    颜斐立刻闭紧了嘴。

    “还有八秒。”辛嵘的声音依然那么冷酷无情。

    “我这几可以联系你吗?”

    “不行。”

    “我能给你发信息吗?”

    “不行。”

    “我能——”

    “三秒!”

    “辛嵘,我会想你!”

    空旷的林荫道里,颜斐大声道。

    “我对你的心,是真的!无论你怎么质疑,这点都不会变。”

    那头挂了电话。

    颜斐看着屏幕,感觉胸口还在砰砰地跳动。

    他知道辛嵘听到了,也知道,这些话不止钻进了他耳朵里,他钻进了他心里。

    他会耐心地等,等他回心转意的那一。

    颜斐提着箱子,最后看了一眼别墅的方向,往路口走去。

    滚轮摩擦地面的声响慢慢远去。

    屋子里彻底黑了下来,窗外树影森然,不远处的湖泊里似乎传来了清脆的蛙声。

    茶几的烟灰缸堆满了烟头,火星忽明忽灭。

    辛嵘把最后一根烟掐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

    他拿起遥控,开灯。屋子里转瞬变得明亮,他在黑暗中坐久了,竟然觉得这光芒有些刺眼。

    这栋别墅本来就大,只剩他一个人后,更加显得冷静寂寥。他在客厅来回踱步,视线扫向落地窗外的庭院。

    初夏,院子里的红蔷薇已经开始冒出花骨朵了,颜色热烈而绚烂。

    辛嵘正看着那盆蔷薇发怔时,忽地,手机响起来。

    “辛先生,您好,您的外卖到了。我在区门口,麻烦你跟保安一下……”

    十分钟后。

    辛嵘看着餐桌上丰盛的菜式,淡漠地放下了筷子。

    他没胃口。

    突地,手机震了一下。

    【颜斐:不能因为我跟我怄气不吃饭哦。要不然,我会误以为我在你心中真的很重要,以至于你一生气,连饭都不吃下去了。】

    辛嵘看着那条微信,嗤笑一声,拿起了筷子。

    三个菜,他吃完了两个。汤也喝了大半。

    收拾完餐盒,辛嵘去浴室洗澡。

    他重新回到一个人的生活。

    洗完澡,看会儿感兴趣的视频,等头发自然风干,他便去床上睡觉。

    枕头上还有颜斐的味道。

    他刚躺下去,就表情阴沉地坐起来,把枕套、床单和被套全部换了新的。

    他做这种事并不熟练,被子半都塞不进去,最后套出来的被套四处挤作一团,很是难看。

    烦躁地吐了口气,辛嵘决定放弃自己的床,他拿了床薄毯,去沙发上睡觉。

    客厅的沙发很大,也很柔软,他躺在上面,望着头顶的吊灯,渐渐有了睡意。

    只是脑海里,时不时地划过颜斐的脸,还有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

    颜斐今的质问,他每一句每一字,竟然都记得清清楚楚。

    是他太题大做了吗?因为颜斐隐瞒自己的家世,伤害到了他脆弱的自尊心,所以他才这么迫不及待地把颜斐赶出他的世界?

    原来他在爱情里,这么胆、懦弱?

    **

    辛嵘几乎一整晚没睡。

    隔,他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去了公司。

    越扬见到他,很是吃惊:“辛总,审批的事不是都解决了吗?您怎么——”

    辛嵘摇了摇头,让越扬给他泡杯黑咖啡。

    办公室里。

    辛嵘刚坐下来,电话就开始响。

    他揉了揉脸,眼睛都没睁开,接通电话。

    “你好,辛嵘。”

    “辛总,你好,我是ys大中华区的副总裁,丁业。”

    辛嵘立刻清醒了,他睁开眼睛,惊疑道:“丁总?”

    ys大中华区的副总,这是什么级别的人物,竟然会主动给他打电话?

    “是的,辛总可能对我没什么了解。我知道,之前是研发的马总在跟辛总接触,辈们做事不周,冒犯到了辛总,我代替ys向辛总道歉。”那头的声音沉稳而睿智。

    越扬在此时端着咖啡推门进来。

    辛嵘迅速抽了张便签纸,写下丁业的名字,然后递给越扬。

    越扬会意,把咖啡放下,拿着纸条出去了。

    “商人逐利,我能理解,用些手段也正常。”辛嵘语气平静:“不知道丁总找鄙人还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听辛光新出的疫苗市场反响非常好,我们有意跟辛光合作建立研发中心,ys出资金,辛光出技术,我们以入股的形式跟你们合作。你们占大头,我们占头,怎么样?”

    “入股?”

    辛嵘不太相信ys态度会变得这么快。

    “可是你们投入那么多资金,还占头,不太划算吧?”

    他直觉背后还有什么阴谋。

    “辛总放心,前期没什么盈利的时候,我们不介意少分一点。等产品开始盈利了,适当提升我们的分成比例就行。ys看重是的技术共享和行业的长远发展,如果我们两家能建立合作,我相信各自都能拓宽市场份额,双赢的结局,何乐而不为呢?”

    即使辛嵘心存怀疑,但仍不得不承认,丁业的话十分在理。

    “这样,如果辛总还是有疑心的话,不如我透露个秘密给辛总,怎么样?”

    辛嵘狐疑地皱起眉,等着他开口。

    “辛总是不是一直在找王群的下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