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3.第六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63.第六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什么叫以颜斐的家境, 根本用不着他帮忙?

    辛嵘勉强笑了笑:“这跟颜斐的家境有什么关系?”

    “你难道不知道吗?”陆沉听他的语气似乎对颜斐的家庭完全没有了解, 他心底划过惊疑,不解道:“颜斐没对你提过他的父亲?”

    辛嵘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morgstanley你听过吧,国际上很出名的投资银行。他父亲曾经是ms亚太区的ceo,也是董事会成员之一。ys跟他们有过密切合作, 我估计ys的董事也都认识他父亲。”

    “这是我之前调查他的背景时发现的, 我一直以为你知道。而且他这么优越的家境, 也没必要隐瞒。你是吧?”

    辛嵘没有话。

    他心中早就产生过疑问,为什么颜斐出生于那么贫穷的家庭, 举手投足却像个优雅的贵公子;为什么他对西餐的做法了如指掌, 像是在国外生活过一段时间;还有他每次提到自己的家人时, 总有些目光闪烁, 像是在回避某个话题……

    “辛嵘,你不会今才知道吧?他一直瞒着你?”陆沉不敢置信地问。

    辛嵘的喉头动了动, 好半响,他才反应过来似的, 否认道:“没有,我大概清楚一些。”

    陆沉“噢”了一声, 语气隐隐有些失望。

    “对了, 你今记得去医院拿中药啊, 或者让越扬帮你拿。”

    辛嵘心不在焉地应着。

    挂了电话,他坐在办公桌后, 怔了几分钟。

    他突然想起什么, 拨了个电话给越扬。

    “你帮我查一下morgstanley中华区历任ceo的资料, 最好是近五届的,看看有没有一个姓颜的人。如果查到了,把那位ceo的照片和资料发给我。”

    越扬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但收到指示后,还是立刻开始行动。

    十五分钟后,辛嵘的私人邮箱收到了一封新信件。

    他立刻点进去,下载附件。

    解压文件夹到桌面上,他点开第一张照片,整个人一怔。

    那是个五官很深邃的男人,灰绿色的眼睛,穿着西装,神情温和,眉眼跟颜斐十分相似。

    下面有一行字介绍:颜宏,ms董事会成员之一,曾任ms亚太区ceo,xx资本投资顾问,名誉董事长。

    如果这个人是颜斐的父亲,那么一切都得到了解释。为什么药监局那边这么快就松了口,为什么朱洋被颜斐揍了一顿也不敢还手,为什么ys这两态度大变,没有再提收购的事……

    辛嵘看着那张照片,缓缓闭上了眼睛。

    **

    颜斐刚进葛云办公室,就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你还知道回公司啊?昨到哪儿浪去了?”

    颜斐摸了摸头发,一脸汗颜:“没有。你知道的,男朋友生病,我肯定要陪床嘛。”

    “还戴着口罩干嘛?都进公司了。”葛云翻了个白眼。

    颜斐干笑了两声,摘了口罩。

    “你这次试镜临时离开,高层那边很不满意,而且——”葛云话语忽地一顿,震惊地看着颜斐的右半边脸。青年白皙光滑的脸颊上,一道刺眼的红色伤痕。

    “你脸怎么回事?!”她的语气几乎歇斯底里。要知道艺人最重要的就是脸,三两就要出境的,长颗痘痘都要担心好几,更别脸上有伤疤了,简直是经纪人的噩梦!

    “你跟人打架了?”葛云神色变冷。

    颜斐“啧”了声:“我我下楼梯的时候不心摔了一跤,你信吗?”

    葛云轻嗤了一声,一脸糟心:“你不会跟李察打架了吧?就因为他抢了你的角色?”

    颜斐苦笑:“我还没心眼到这个地步。”

    “那怎么回事?”葛云头疼得不行:“你后还有综艺,就带着这么一张脸上啊?”

    “这不是有jenny嘛,她反正化妆技术鬼斧神工,多涂点粉就行了。”颜斐弱弱道。

    葛云翻了个白眼:“动不动就让我收拾烂摊子。老实交代,到底伤是怎么来的?难不成,跟你那个新交的男友有关?”

    颜斐被她看穿,也不想否认,轻“嗯”了一声。

    葛云颇为苦恼地按了按额头。

    “我叮嘱过你多少次了,不要谈恋爱,不要谈恋爱!你谈了就算了,还给我个来先斩后奏是吧?又想重复李察的悲剧?”

    “他跟李察不一样。”颜斐神情严肃:“这次我是很认真的。”

    “他知道你是明星吗?你们谈多久了?你这个兔崽子是不是想气死我啊!”

    看着葛云一脸心绞痛的表情,颜斐很是惭愧。可是,他也明白,到了这一步,除了跟葛云摊牌,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表姐,你别生气嘛,我跟他暂时还是地下恋情,不会对外公布的。”

    “那万一有一狗仔拍到了呢?你怎么办?”葛云咄咄逼人。

    颜斐耸了耸肩。

    “那我就大大方方承认。”

    葛云恨不得把手里的杂志甩到他脸上。

    “我看你是疯了。”

    “可能吧。”颜斐失笑,葛云不是他,体会不了他现在的心情。为了辛嵘,别公开出柜了,就算从此退出娱乐圈,他都不介意。

    葛云又骂了几句,颜斐也不顶嘴,知道她是为自己担心,乖乖低着头,由她痛骂。

    “表姐,消消火。”

    颜斐等她骂累了,体贴得把一旁的柠檬水递了过去。

    “还有个忙,我需要你帮一下。”

    葛云冷眼看着他。

    “能不能,最近多帮我接点通告?”

    他在辛嵘面前立下的flag,暂时不能倒,必须得装出很努力的样子才行。

    “现在知道找我要通告了?”葛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之前那么好的综艺给你不要,后来人家李察上了,跟庄楚炒cp炒得火热,现在人气直线飙升,还接了方导的新戏。你再看看你,多少没上过热搜了?”

    “表姐教训得是,我保证,之后对任何通告都兢兢业业,再也不挑三拣四!”

    葛云冷哼了声:“就知道好话。”

    颜斐笑眯眯地看着她,软声道:“葛云姐~~”

    尾音故意拖得老长。

    葛云被他恶心得不行,赶苍蝇似的摆了摆手:“行行,我留意着。你快点给我出去,别在这儿碍我的眼!”

    “谢啦!”

    颜斐欢喜地地出了办公室。

    夏在门口等他,见到他出来,怀疑地眨了眨圆眼睛。

    “颜哥,葛云姐……没你?”

    “了呀。”颜斐不以为然。

    “那你还这么……开心……”夏一脸不解。

    “开心当然是因为有开心的事。”颜斐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容轻快:“走吧,我请你喝下午茶去。”

    咖啡店里。

    颜斐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等着夏买咖啡回来。

    这是公司内部运营的咖啡店,隐秘性很高。下午两三点钟,人流量也少。颜斐乐得清静,歪在沙发上给辛嵘发信息。

    【颜斐:辛辛,在干嘛?】

    【颜斐:今是不是该去医院拿中药了?】

    【颜斐:干嘛不回我?又在开会?我刚回公司,又被葛云痛骂了一顿,好可怜哦。】

    颜斐看着很久都没有一条新消息的微信界面,惆怅地叹了口气。

    这家伙……肯定又在开会,半都不回他。

    哀怨了几分钟,不知道想到什么,颜斐又抿着唇,偷笑了一下。

    谈恋爱的感觉,还真是好啊。似乎一想到那个人,心中的喜悦和甜蜜就满得要溢出来,连看待这个世界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颜斐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眼前忽然多了一道阴影。

    他以为是夏买完咖啡了,也没在意,直到一道声音在耳旁响起。

    “你前,为什么从试镜上走掉?”

    颜斐转过头,看到李察,精致的眉头皱起。

    这种无聊的问题怎么问了一遍还要问一遍?真是阴魂不散!

    “好像跟你无关吧。”他冷冷看着李察。

    “我之前以为,我们能公平对决。”李察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意味不明地笑了声:“可我没想到,你会中途落跑。虽然我拿到了角色,但是总觉得胜之不武。”

    颜斐嗤笑了一声。

    “怎么,想对我这个失败者发表一番成功感悟?”

    “又是为了辛嵘,对吗?”李察的蓝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颜斐根本不想跟他聊,起身就要换位置。

    “颜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李察看着他,目光偏执而不解:“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不会为我做到这种地步。”

    颜斐觉得自己猜到了他的下一句台词:辛嵘究竟有什么好,能让你为他牺牲这么多?

    “辛嵘究竟有什么好?”李察不甘地问。

    啊,果然……

    “他的好,只有我知道。”颜斐转头就走。

    背后,李察的台词还没结束。颜斐等着意料之中的下一句,没想到,他出的话,并不在自己的预期之内。

    “颜斐,你陷得太深了。”

    他听到李察幽幽道。

    颜斐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从公司出来,他回了颜家一趟。

    他妈半个多月没见到他,想他想得紧,一见他进了门,立刻眼睛发亮地迎了上去。

    不过没两秒,神情就变了。

    “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拍杂志封面不心弄的。”颜斐撒着不走心的谎。

    他受伤也不是第一次了,颜母没怀疑,只是格外心疼地抚了抚他的脸。

    “以后注意点,可千万别留疤啊。”

    “放心,没事的。”

    颜斐朝书房张望:“我爸在吗?”

    “刚在开视频会议,这会儿应该完了。”

    颜斐点点头,迫不及待往书房走去。他先扒在门口听了听动静,确认里面没有讨论声时,才抬手敲门。

    “进。”

    颜父的嗓音清越。

    “爸,我回来了。”

    颜斐进了门,不好意思道。

    “你还舍得回来啊。”

    颜父神情调侃。他年龄五十不到,容貌清俊,灰绿色的眼睛迷人而深邃,嘴角微微带笑,看着便让人生出亲近之意。

    “怎么,你男友的事,解决了?”

    颜斐点了点头,带上门,真诚道:“我这次回家,主要是想向您道谢。”

    颜父轻笑一声。

    “不止吧,是不是还想打听ys的消息?”

    “绝对没有!”颜斐被他戳中心事,脸色十分尴尬。

    “你让那个姓辛的孩子大可放宽心,ys不会再为难他们。ys新一届的管理层做事不靠谱,他们董事长已经训过人了。”

    听到颜父的保证,颜斐彻底把悬着的心收了回去。

    “好的,辛苦啦。那我不打扰你办公了?”

    颜斐作势要走。

    “等等!”

    颜父叫住他。

    “上次听ys的一个董事,他见过那个姓辛的子,而且挺欣赏他。有机会,你把他带到我跟前看看?”

    “爸,现在这些,是不是太早了?”颜斐表情为难。

    “就以朋友的身份嘛,见见面,聊聊,我看看这孩子谈吐怎么样。”

    颜父从商多年,对于优秀的年轻后辈也愿意栽培和提携。自家儿子是没有这个机会了,他自然就开始往别的地方动心思。

    颜斐不上他的当,何况他的家境还瞒着辛嵘呢,怎么可能把他带回家见父母。

    “有机会再吧!”

    他敷衍道,赶紧带上门,溜出了书房。

    在家里吃完晚饭,颜斐没留宿,径直开车回了湖边的别墅。

    辛嵘一直没回他消息,颜斐吃饭的时候给他打了几通电话,辛嵘也没接。这让颜斐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怕他出事,颜斐中间又打了个电话给越扬,他辛总下午一直在办公,除了脸色不太好之外,没有任何问题。

    脸色不太好?难道还是那里不舒服?

    果然,用药膏当润-滑剂还是不行……

    挂了电话,颜斐加快车速,往别墅赶。

    暮色四合。

    看到车库里停着的黑色奔驰,颜斐就知道他回来了。他脸上挂上笑意,兴冲冲地往玄关走。

    “辛嵘,你今这么早回来啊?”

    一进门,就看到那个身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吃过了吗?”颜斐问他。屋子里没开灯,光线很是昏暗,他看不太清辛嵘脸上的神情,只是觉得氛围有些不出的古怪。

    “怎么不话?抽烟了?”

    他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皱着眉,往沙发走去。

    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散尽。

    辛嵘掐灭手里的烟,从沙发上站起来。

    他把茶几上的文件袋拿起来,扔到颜斐身上。

    “你还要瞒我多久?”

    冷冰冰的,质问的语气。

    颜斐抱着怀里的文件袋,预感到什么,心一下沉到谷底。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