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9.第五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59.第五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嵘, 我知道你跟我哥向来不合, 这件事也确实是他做得不对。我代替我哥, 先跟你道个歉, 行吗?”

    “晚音!你的什么话!”

    王群怒视了她一眼。就算是他的错,他也不可能让怀着孕的亲妹妹替自己道歉。何况王晚音还是辛嵘的继母,比他大了一辈。扣奖金和绩效他都认了, 凭什么还要他们王家的人先低头!

    “王阿姨,你不用道歉。”

    辛嵘眼底一片冰冷:“作为ceo,我只是按公司的规定办事, 不针对任何人。也希望你们不要误会。”

    王群在一旁冷笑。

    “群叔如果对我有什么意见, 大可直接上报董事会。”

    辛嵘浓眉紧皱,眸光凛冽。他本就身形高大,站在中等身材的王群面前, 更显得气势逼人。

    “我哪敢对辛总有意见。”王群面露嘲讽。

    “哥!”

    王晚音不赞同地拉了拉他的手臂,她今特地请辛嵘过来就是希望两人能讲和, 没想到一个两个都板着脸,根本不配合她。她蹙起柳眉, 神情颇为头疼。

    “嵘, 先坐下吃饭吧。吃完饭你们再心平气和地聊聊, 行吗?”她央求地看向辛嵘。

    场面都闹得这么僵了,辛嵘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他看向王晚音,歉意道:“我跟朋友还有约, 不能留下吃饭了。抱歉。”

    完这句话, 他便转身走了。

    “姓辛的!”见辛嵘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 王群气得脖颈通红。

    王晚音眼底划过一丝异色,她拉住满脸不甘的王群,在他耳边声了几句话。

    不知王晚音了些什么,王群脸上的怒气慢慢消失,他看着辛嵘的背影,嘴角多了一丝讽刺的笑容。

    **

    “哥,你怎么就回来了?”

    辛觅刚吃完饭,就看到玄关口多了个人影。

    “你不是去那边吃饭了吗?”

    “没兴致,提前回来了。”

    辛嵘皱眉换鞋,又问辛觅:“还有剩菜吗?”

    “我自己随便下面吃的,没做菜。“

    辛觅从沙发上坐起:“你要吃面吗?要不我帮你下一碗?”

    辛嵘点头。

    辛觅去厨房下面,客厅里的电视没关,放的还是颜斐参演的那部武侠剧。辛嵘在沙发上坐下,听着厨房里碗筷碰撞的声响,轻呼了口气。

    辛觅做面很快,十五分钟不到就做好了一碗番茄鸡蛋面,而且色香味俱全。她把面端到茶几上,又体贴地给辛嵘递上筷子。

    辛嵘觉得她今贴心得有些反常。

    “吧,有什么事求我。”

    “喂,我就不能单纯地关心一下你嘛,兄妹情深什么的。”

    辛嵘嚼着嘴里的鸡蛋,面色淡然:“没事就算了。”

    “别别!”

    辛觅绞着手指,期期艾艾地看向他:“其实,我想买辆车,但是存款都用来租办公室了,暂时没钱……”

    “要多少?”辛嵘面色不改。

    “买个十万左右的代步车就行了,这钱就当我借你的,等我之后有钱了再还给你。你想收利息也行。”

    辛觅毕竟在国外留了四年学,独立意识还是有的,让她开口找辛嵘借钱,虽然是亲哥哥,但心底还是有些羞耻和惭愧。

    “利息就算了,钱你也不用急着还我。车什么时候买?我有空陪你去看看。”

    “好呀。”看辛嵘这么爽快地答应了,辛觅顿时喜笑颜开。

    “哥,你这碗吃得够不?要不我再给你下一碗?”辛觅一脸殷勤。

    辛嵘摇了摇头:“够了。”

    辛觅没有走,而是在一旁盯着他吃面,有些欲言又止。

    辛嵘抬头看她:“又有什么事?”

    辛觅眨了眨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哥,你先做好心理准备。”

    辛嵘嗤笑一声:“有话就。”

    辛觅犹豫了几秒,才道:“知含姐下个月好像要结婚了……我看到她在朋友圈里晒了男友送的钻戒……”

    客厅里有片刻的寂静。

    辛觅紧张地看着她哥。可出乎他意料的是,辛嵘只是点了点头,便又低头吃面。

    辛觅看着他的侧脸,想些什么,最后还是无奈地闭紧了嘴巴。

    **

    谢知含是辛嵘交的第一个女朋友。

    两人的认识很俗套,是在朋友的生日宴上。谢知含被一个轻佻的富二代言语调戏,辛嵘出面替她解了围。他生得高大英俊,气质凛冽,立刻就把周围一干油头粉面的富二代比了下去。谢知含对他一见钟情,毫不顾忌淑女形象地开始倒追。

    电话和短信是少不了的,每周还要开着车去辛嵘公司堵人。她长相明艳、气质出众,每次出现在公司门口都引得不少员工观望。辛嵘招架不住她的过分热情,加上对她还算欣赏,没多久就跟她确定了恋爱关系。

    彼时辛嵘还没接任辛光ceo一职,在公司也就是个的部门副总。而谢知含出身于申城有名的书香世家,父母亲眷都是申城的政要。两人在一起半年后,辛嵘才知晓她的真实家庭背景。辛嵘也理解她为何隐瞒,并没有因此心生芥蒂。

    两人在一起两年多,感情一直很稳定,至少辛嵘是这么认为的。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谢知含对他的热情很快便耗尽了。

    辛嵘忙于工作,不怎么有时间陪她。而且他性格严谨,作风保守,即使过生日或者纪念日也极少会制造浪漫的惊喜。谢知含骨子里是个极为理想主义的女人,她向往热情似火、你侬我侬的甜蜜爱情,而不是这种所谓稳定,其实不过是一潭死水的感情。越跟辛嵘过下去,她越觉得生活单调苍白,找不到一丝乐趣。

    在辛嵘准备跟她订婚的事宜时,谢知含提出了分手。

    辛家上下都对她很满意,辛觅也跟她相处得很愉快,辛嵘想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直到谢知含约他到咖啡馆见面,想跟他谈谈。

    “辛嵘,跟你在一起真的很累。一开始我以为我能克服,我能改变你,可我现在才发现,我错得离谱。”

    这番话谢知含压在心里太久了,终于出来时,她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我以为我们的感情还不错。”辛嵘看着桌上的咖啡,轻声道:“你希望我改变什么?我可以努力试试。”

    “到现在你还是不知道我们的问题在哪里吗?”

    谢知含苦笑,又深深叹了口气:“算了,指望你这种钢铁直男开窍,估计是不可能的。”

    辛嵘想反驳她,可又不知该些什么。谢知含的指责并非空穴来风,他最近的确忙于工作,疏于对她的照顾。谢知含有怨气,也是应该的。

    “那我们……没有可能继续了?”辛嵘看着她。

    谢知含摇了摇头。

    “对不起。”

    “辛嵘,你好好保重。”

    完这句话,谢知含起身,离开了咖啡店。辛嵘看她的背影消失在街角,才取出怀里的戒指盒,随手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之后,辛嵘没再交过女朋友,而是专心投入工作。亲戚和朋友要给他介绍对象,他一概婉拒。他对男女欲-望一向寡淡,即使工作上避免不了出席一些**,他也都面色淡然,提不起一丝兴趣。

    这半年来,他那方面的兴致越发淡泊,他也没怎么在意过。直到某清晨,他看着自己的下身,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起过生-理反应。

    而距他跟谢知含分手,已经有两年多了。

    “你好,辛总。”

    另一头,刚卸完妆的颜斐裹着羽绒服,懒懒地靠在保姆车上,怀里还抱着一个热水袋。

    “辛总还记得我吧?”

    “颜先生。”

    颜斐轻笑:“看来辛总记性很好。我也没别的事,就是希望辛总能存一下我的号码,等这部戏杀青,我请辛总吃饭,顺便正式向辛总赔礼道歉。”

    “颜先生是公众人物,那的唐突我能理解。道歉就不必了。”

    “那怎么能行。”颜斐态度坚决:“饭是肯定要吃的,到时候我来安排,辛总直接来赴宴就行。”

    辛嵘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对一顿饭这么执着,他不想多生事端,只好妥协:“随你吧。”

    “对了,辛总,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问。”

    “辛总有女朋友吗?”

    这个问题太过直白,反倒弄得辛嵘有些措手不及。

    “你——”

    “不回答,就是没有了?”颜斐把玩着手里的海绵宝宝热水袋,眼底笑意更甚:“那么辛总有没有男朋友呢?”

    “颜先生,这是我的个人**,我想你没有资格问这种问题。”

    “噢,也没有男朋友。”颜斐并不在意他冷漠的语气,反正他已经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颜先生,请注意你的——”

    “打扰辛总了,我还有戏要拍,下次聊。”飞快掐断电话的颜斐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辛嵘脸色铁青地把手机放进柜子里。

    “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陆沉一直在一旁观察辛嵘的脸色。他有种直觉,电话那头的人,跟辛嵘的关系似乎不简单。

    “碰到一个难缠的客户。”

    辛嵘不想跟别人提他跟颜斐的纠葛,何况颜斐还是个明星,被人知道了影响也不好。

    陆沉当然看得出那不是客户,不过辛嵘不,他也不好再问,只让人快点换衣服,好去隔壁蒸桑拿。

    “你怎么站着不动?”

    察觉到背后有道视线,辛嵘不解地转过头。

    陆沉眼底的灼热一闪而逝,他掩饰性地笑笑:“我在纳闷,你这么忙,怎么还有空去健身房锻炼。”

    辛嵘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腹肌,不在意地一笑:“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是有的。而且我换了个新私教,效果比之前好很多。”

    “什么时候介绍给我?”陆沉面色镇定地脱衣服。

    “行啊,改我把他名片发你。”

    换好浴衣,两人先去隔壁的桑拿室蒸桑拿。大厅的空间非常宽敞,有咖啡馆,还有放了懒人沙发的阅读区,靠北边的是一排单独的桑拿室,温度比外面的大厅高上许多,可以手动调节。

    “我拿本书看看。”

    “那我去取两杯饮料。你喝什么?”

    “橙汁吧。”

    大厅里没什么人,辛嵘乐得清静,去阅读区的书柜里抽了本英文书看。刚翻开扉页,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颜斐发来的短信:

    辛总,加微信聊怎么样?你微信号不会就是手机号码吧?

    辛嵘扯了扯嘴角,回复:不好意思,我没有微信。

    颜斐:我刚用你手机号码搜到了一个用户,id名字也是辛嵘,是你吧?

    辛嵘:……

    颜斐:我发了好友申请,麻烦辛总加一下。(* ̄︶ ̄)

    辛嵘:……

    颜斐:看来辛总对我意见很大,连一个好友申请都不肯通过。

    辛嵘皮笑肉不笑地打开微信,点了同意。

    陆沉排队取了饮料回来,就看到辛嵘把手机夹在书页里,去了桑拿室。

    “我去里面蒸一会儿,马上出来。”

    “嗯。”

    陆沉把他的橙汁放在桌上,目光掠过他的手机。他心底有个猜测浮现,莫非,辛嵘最近认识了什么女人……

    正思考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陆沉看了眼来电,不怎么耐心地放到耳边。

    “喂?”

    “陆先生,我是白丞。我想问问,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呢?”

    是他在上次在酒吧给了联系方式的男生,两人之后约过一次,陆沉纯粹是玩玩而已,没想到这个男生似乎当真了。

    “不好意思,我这几会比较多,没什么时间。”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