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4.第五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54.第五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庄楚喝完酒, 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眼底有羞怯、崇拜和钦慕。

    燕云非是颜斐前两年演的一部古装武侠剧里的男配,少年时经历家族被灭,双亲被杀,后又被爱人背叛,一步步从柔弱善良的正道贵公子变成冷硬无情的魔教教主。比起伟光正的侠客男主,燕云非这个男配更有悲剧性和戏剧张力, 加上颜斐本身的颜值加成, 因此电视剧播出后燕云非这个角色出人意料地大爆,蹿红速度远远盖过男主和女主。

    “谢谢。我看了你那部剧, 你也不错。”颜斐客气道。

    “师兄, 我——”庄楚还想再跟他聊几句。

    颜斐打断她:“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待会儿聊。”

    庄楚惋惜地看着他离开。

    颜斐出了包厢,习惯性地从兜里掏出口罩戴上。餐厅里没有洗手间, 他走了一段路,才找到商场另一头的洗手间。

    颜斐上完厕所出来,走了没两步, 就愣住了。

    洗手台前,高大挺拔的男人正弯腰在洗自己的袖口。他穿着修身的西装外套,深色长裤,弯腰的动作露出一截劲瘦的腰身。

    颜斐对这个背影记忆深刻。

    他勾了勾唇,走过去, 看到辛嵘微皱的眉头。左右无人, 水声哗啦啦地响, 男人微抿着唇,低头沉默地洗着自己的袖口。

    颜斐站在他身后,摘下口罩。

    辛嵘终于注意到身后有人,他抬起头,从后视镜里看到颜斐的脸。

    颜斐今没戴眼镜,他花了几秒才将这张俊美逼人的脸和记忆里的脸重合起来。

    “辛总,又见面了。”颜斐跟他打招呼。

    不等辛嵘话,颜斐立刻道:“上次的事是我唐突了。我其实不是医生,是个演员,当时走错了房间,实在对不起。”

    辛嵘关了水龙头,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

    见他神情淡漠,颜斐的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

    “辛总,你对我有敌意我理解,不过也没必要留个假号码戏弄我吧?亏我还诚心诚意地想跟你道歉。”

    “什么假号码?”辛嵘皱起眉头。

    颜斐“呵”地笑了一声,抽出兜里的名片,往前一步,送到辛嵘面前。

    两人离得极近,辛嵘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的古龙水味道。

    “这的确是我的号码。”辛嵘瞥了眼那张名片:“不信你可以拨一下试试。”

    颜斐不相信,掏出手机拨了那个号码。没过两秒,辛嵘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辛嵘把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给他看。

    颜斐的笑容有些僵硬。

    “这么,辛总也收到我的短信了?”

    “什么短信?”

    颜斐扯了扯嘴角,这个男人演技简直比他还好,一脸疑惑的样子装得还挺像。

    “我跟你道歉,并邀你吃饭的短信。”

    辛嵘没话,打开收件箱,把两人的短信记录翻给他看。

    列表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颜斐瞪大了眼。怎么可能?他记得他明明发过那条短信的!他手机里还有记录!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没收到短信,但我的确没有任何戏弄你的意思。”

    外面有人进来,考虑到颜斐的身份,辛嵘不想跟他多,只点点头:“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

    “诶——”颜斐不甘地追上去。

    出了洗手间,是一条狭长阴暗的员工通道。辛嵘记得那儿有一扇消防门,可以抄近路回餐厅。没想到刚走到一半,就被颜斐拦住。

    “辛总,请等一下。”

    颜斐几乎是咬着牙出这句话。这个男人,再次见到他,竟然还是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冰冰的样子!想到上次自己竟然为了给他发条短信纠结得坐立不安,颜斐又是后悔又是不甘。

    辛嵘停住脚步,回头看他。

    颜斐勾起嘴角,桃花眼带着笑,缓缓靠近辛嵘。

    “我还没问辛总,改有没有空呢?”

    辛嵘沉默地看着他,颜斐靠得太近了,他温热的鼻息甚至喷到了他脸上。摘了那副古板的黑框眼镜后,颜斐无可挑剔的五官完全显露出来,尤其是那双含情的桃花眼深深凝视着他时,用勾魂夺魄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辛嵘有一瞬的恍神。

    他后退了一些,微垂下眼:“不知道颜先生有什么事?”

    颜斐没有错过他眼底短暂的慌乱,他笑笑,进一步靠近辛嵘。后者被迫退到墙边,戒备地抬眼看他。

    辛嵘跟他差不多高,即使被他圈在墙角,周身的冷硬气势半点都没减少。

    颜斐眨了眨眼,刻意压低声音,将嘴凑到他耳边。

    “辛总要是有空的话,下次一起出来吃饭啊。”

    颜斐的声音是公认的低沉磁性,当他有意压低声音,放软语调,仿佛最温柔的情人在耳边低语时,再坚硬的心墙都会融化。

    不过在这个笔直得像根钢筋的男人面前,颜斐还真没什么把握。

    他没给辛嵘开口拒绝的机会,完这句话后便利落地收回手,戴上口罩,了声下次再见。

    辛嵘看着他离开,黑眸慢慢眯起。

    很好,他也有被一个男人调戏的时候。

    回到卡座,两个女孩盘里的牛排都吃完了。

    “哥,你怎么这么久啊?”辛觅喝了口红酒,忽地惊讶地看着他:“诶,你耳朵怎么这么红?”

    辛嵘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耳朵:“有吗?”

    “是啊。”辛觅掏出包里的化妆镜给他看。

    程茜茜也好奇地盯着他看。

    看着镜子里自己绯红的耳朵,辛嵘在心中低咒了声。

    “可能外面有点冷,冻成这样的。”辛嵘面不改色地撒谎。

    辛觅也没有多问,又聊起了别的话题。

    吃完饭,辛嵘先送程茜茜回去,再跟辛觅一起回家。半路上,接到了陆沉的电话。

    “辛总,今有空吗?”

    “没空。”

    “别别。”陆沉收了嬉笑的语调,语气正经:“放心,我今不拉皮条。上次不是跟你过嘛,锋锐集团的公子开了家温泉会馆,现在在试营业阶段,有没有兴趣去泡个温泉,放松一下?”

    辛嵘手机开的蓝牙,连着车里的音响,因此两人的对话辛觅听得一清二楚。听到陆沉要请辛嵘泡温泉,辛觅忙不迭道:“陆沉哥,我也在呢,你不请我泡吗?”

    冷不丁听到辛觅的声音,陆沉的笑容顿时有些尴尬。

    “觅想来玩?可以啊。”

    “我就是而已。”辛觅切了一声:“你们两个大男人泡温泉,我跑过去干嘛。没劲。”

    陆沉微不可闻地松了口气,嘴上还是调笑道:“我再找个大帅哥陪你泡怎么样。”

    辛觅皱起脸:“陆沉哥,你又不正经。”

    陆沉哈哈大笑:“好了,不开玩笑了。我刚出发,二十分钟到你家。”

    “行。”辛嵘正好不想自己开车过去。

    “好,待会儿见。”

    到了家门口,陆沉的车果然已经停在院子里了。辛觅先下车,她跟陆沉打了个招呼,一脸轻快地往家里跑去。

    陆沉靠在车窗上,叫住也往辛宅走的辛嵘:“干嘛呢,我亲自请你你都不去?”

    “不是要泡温泉吗?我收拾点东西。”

    “大少爷,那里什么都有!”

    陆沉一脸无奈:“快上车!等你收拾好,温泉水都要冷了。”

    辛嵘叹了口气,转身拉开车门,上了副座。

    路上,辛嵘问了几句陆沉最近的工作情况。

    “就那样呗,出差,谈项目。最近老头子想去n市弄个度假酒店,没日没夜的拉着一帮设计师开会,把我也折腾得够呛。”

    陆沉也在家里的公司上班,不过跟辛嵘不一样,他只挂了个副总的头衔,没有全盘接管公司,重要的决定权还是在陆父手里。陆家做房地产发家,行情最好的那几年,陆氏的净利润每年都翻一番,早期积累了大量的原始财富。辛光还没发展壮大的时候,陆氏就已经是申城房地产的龙头企业了。

    辛嵘想起自己刚认识陆沉的时候,他开着橙色跑车,叼着根烟,一脸全下老子最拽的富二代嘴脸,再看看身旁这个斯文俊秀的男人,忽然有些感慨。

    “想什么呢?”陆沉瞥了身旁的人一眼。

    “我想到了大学的时候,刚认识你那会儿。”

    陆沉“噢”了一声,斜眼看他:“你第一次见我,是不是觉得我这人特拽?”

    “还行吧。”

    辛嵘回忆起大学时的陆沉,嘴边有一丝笑意:“像个张牙舞爪的奶狗。”

    “奶狗?”陆沉不太喜欢这个称呼,他觉得自己应该更霸气一点:“狼狗才对吧,不对,应该是大狼狗。”

    辛嵘笑。

    两人聊着,不知不觉便到了目的地。这家温泉会馆在申城的北郊,靠山而建,周围竹林环绕,环境很是幽雅。

    陆沉跟辛嵘一进去,会馆的经理便热情地上来招呼。

    “陆总,辛总,欢迎欢迎。房间已经安排好了,请跟我来。”

    “房间?”辛嵘不解地看向陆沉。

    “泡完温泉肯定在这睡一晚啊。”陆沉耸了耸肩,又看向辛嵘:“怎么,你还指望我开车送你回去?”

    “当然不是。”

    新产品好不容易上市,辛嵘确实也想放松一下,在清净的山里住一晚,是个不错的选择。

    经理引着两人进了里面的vip试衣间,又给他们介绍了不同温泉的方位和会馆其他的娱乐休闲设施。

    “陆总,辛总,两位慢慢玩,有什么事叫我就行。”

    “好的,张经理辛苦。”

    陆沉关上门,刚转过头,目光就凝住了。辛嵘正在柜子前换衣服,他丝毫不避讳陆沉,两三下脱了外套和衬衣,又去解长裤皮带。

    听着那咔哒的一声响,陆沉黑眸转暗。

    他的视线不受控制地往辛嵘赤-裸的脊背上飘去,男人肩宽腰窄,脊背是健康的深麦色,两边的肩胛骨微微凸起。陆沉看着他弯腰脱长裤,喉头一紧,心脏狂跳起来。

    却在这时,辛嵘外套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辛嵘一向是无功不受禄的性格,他在心中思索几秒,才道:“可以,那要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颜斐在心底想,只要能撩到她哥,我送她一百本写真集都不是问题。

    “还有,能冒昧问一下令妹的名字吗?”

    “她单名一个觅字,辛觅。”

    “辛觅。”颜斐在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笑得眉眼弯弯:“好名字啊,令妹肯定是个很可爱的女孩。”

    辛嵘笑笑,正想点什么,忽然喉咙里一股酒意冲上来,突兀地打了个嗝。

    颜斐听到那声响亮的酒嗝,嘴边的笑意又扩大了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