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2.第五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52.第五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对了, 你不是你妹妹很喜欢我吗?我送她一张我的签名海报怎么样?”

    辛嵘一向是无功不受禄的性格,他在心中思索几秒, 才道:“可以, 那要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颜斐在心底想, 只要能撩到她哥, 我送她一百本写真集都不是问题。

    “还有,能冒昧问一下令妹的名字吗?”

    “她单名一个觅字,辛觅。”

    “辛觅。”颜斐在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 笑得眉眼弯弯:“好名字啊, 令妹肯定是个很可爱的女孩。”

    辛嵘笑笑,正想点什么, 忽然喉咙里一股酒意冲上来,突兀地打了个嗝。

    颜斐听到那声响亮的酒嗝, 嘴边的笑意又扩大了些。

    “辛总晚上出去喝酒了?”

    辛嵘按着喉咙,脸有些红,不自在道:“跟朋友出去酌了一下。”

    “噢, 难怪话的声音不太对。”颜斐揪着怀里毛茸茸的抱枕,声音又甜又酥:“辛总肯定困了吧?早点上床休息。”

    辛嵘“嗯”了声,又想到什么,道:“你好好养伤, 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 颜斐抱住怀里的抱枕, 兴奋地狠狠揉了几下。

    辛嵘那么闷骚的一个人, 竟然会主动给他电话!哈哈, 看来他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颜斐嘴角的笑止都止不住,他乐滋滋地起身,打算去拿酸奶喝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妈,怎么了?”

    “我看你发的朋友圈腿受伤了,严重吗?”

    糟糕,他忘记屏蔽他妈了!

    “不严重啊,就是看着吓人,其实只是一些擦伤。”颜斐赶紧澄清。

    “那你怎么得跟骨折了一样,吓我一跳。”

    颜斐恶劣地笑了笑,不严重点怎么会引起某人的注意呢。当然,对着他妈,还是乖宝宝的语气。

    “真没事,不行你问夏。就是磕了一下,消了肿就没什么问题了。”

    “嗯嗯,以后还是要多注意。”赵琳不放心道。

    “拍戏嘛,有点磕碰很正常。”颜斐不以为然。

    赵琳不赞同地“啧”了声,又想到什么,提醒他道:“杀青结束记得回来吃饭啊,我把你表哥家那口子也叫上了,你们几个年轻人在一起,正好也有话。”

    “什么我表哥那口子的,你直接人家名字不就得了。”

    “你还真别,我只知道他姓付,至于叫什么到现在都不清楚。”

    “那是,你成付付的叫,估计早忘了人家的名字了。”颜斐叹了口气:“我就见过他两次,都知道他叫付循。”

    “对对,我也想起来了,就是这个名字。”

    颜斐翻了个无可奈何的白眼:“妈,我要睡了,明还要早起,下次聊行不?”

    “嗯,那你早点休息,别又熬夜打游戏啊。”

    正想挂断电话后打一局吃鸡的颜斐默默地咽了咽唾沫,违心道:“妈,你放心吧,我今累得要死,没精力打游戏。”

    “呵呵,那就最好了。”

    “妈,晚安,我挂了啊。”

    结束跟赵琳的通话,颜斐长出了一口气,决定先打一局游戏压压惊。不过打游戏之前,他没忍住刷了下朋友圈。

    稀奇啊,辛嵘还给他的朋友圈点了赞。这家伙难道是酒劲上来,今格外热情?

    不过,他还真想看看他喝醉了酒是什么样子呢……

    **

    “辛先生,你好。”

    “你好。抱歉,我迟到了两分钟。”

    “没事,这边一向有些堵车。”周衍伸手招呼他:“请坐。”

    辛嵘在咨询室的沙发上坐下,第二次来这儿,他的神情并不像上次那样拘谨,整个人放松许多。

    周衍仔细看他的神态,他并不开口话,而是辛嵘先开口。

    “今……我们谈什么?”见周衍一直沉默,辛嵘忍不住问他。

    周衍微笑:“你有没有什么想谈的事情呢?”

    辛嵘惊了一下,有种自己的潜意识都被周衍看穿的错觉。但他很快又觉得自己大惊怪,周衍是一名资深的心理咨询师,能看穿他在想什么很正常。

    “最近,我的确遇到了一件事。”

    “噢,想一下吗?”

    辛嵘双手交握,看着茶几上的绿植,犹豫了几秒才道:“我有个朋友,他昨晚……跟我坦白了自己的性向。”

    周衍显出惊讶的神情:“是男性朋友吗?”

    辛嵘点头。

    周衍“嗯”了一声,打量辛嵘的神情,试探道:“这件事,对你有些冲击?”

    “嗯……我之前一直以为他喜欢女人,我认识他很多年,昨才知道他——”辛嵘叹了口气,没再下去。

    周衍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等着他话。

    辛嵘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其实也没有很大的冲击,这种事我能理解。事实上,我还挺佩服他的勇气的。”

    周衍微微一笑。

    “现在的社会环境,对同性恋的确还不够友好。”

    辛嵘赞同地点头,他一手撑在膝上,身体微微往后仰:“我要的就是这些。下面你开始问吧。”

    周衍轻笑,辛嵘习惯了身处高位,在咨询中也会不自觉把在工作上发号施令的习惯带进来。不过他并没有感觉到冒犯,反而很能理解他的难处。

    “你现在是单身?”

    辛嵘点头。

    “之前呢,谈过恋爱吗?”

    “有过一段,不过一年不到就分手了。”

    “噢,那性方面出现障碍,是在那段恋情结束之后?”

    “算是吧。当时跟女朋友分手也快一年了。”

    周衍点点头,又问了几个关于他和谢知含的问题。辛嵘一一作答,面色平静。

    “嗯……我感觉,你是一个很认真、做事很有规划的人,只是有时候这种认真在外人看来显得有点死板,是吗?”

    辛嵘没有否认。

    “无论是对待恋情,还是对待工作,都一丝不苟,循规蹈矩。”周衍双手交握,斜靠在沙发靠垫上,目光欣赏地看着辛嵘:“这样的自制力,大部分人都做不到。我很佩服你。”

    辛嵘苦笑了声。

    “只是,自制力也是一把双刃剑,过度的自我控制,会压抑很多东西。比如你内心真正的需求、情感和欲-望。”

    辛嵘大概知道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只是,他就是这样的性格,要想改变,何其艰难?

    “周教授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我想请你尝试做一个改变,就从这次咨询结束开始。”

    “什么改变?”

    “做一件有些大胆的、疯狂的,在别人看来你绝对不会做的事。”

    辛嵘不解:“比如?”

    “比如尝试蹦极,在办公室唱歌,去酒吧搭讪陌生的漂亮女孩?”

    周衍每一件事,辛嵘的眉头就皱得越深。他看在眼底,柔声道:“当然,如果有难度,你可以先从最微的改变开始,比如不穿西装去上班?”

    辛嵘“呵”地笑了一声。

    “我会考虑,谢谢你的建议。”

    “不用谢。如果实在做不到,你也不用勉强自己,我们可以慢慢来。”

    实话,周衍并不认为简单的两次咨询就能让他发生什么改变。如果辛嵘心底没有改变的渴望,那么他费再多口舌也没用。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辛嵘内心深处那股想要打破僵局、做出改变的冲动。

    “那辛先生,下次还是老时间?”

    “没问题。”

    咨询结束,周衍送他出门。刚走到门口,辛嵘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朝周衍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走到一边。

    “哥,我中大奖了!!”是辛觅激动的声音。

    辛嵘一头雾水:“什么奖?你买了彩票?”

    “不是不是,我之前不是加入了颜斐的粉丝群吗,今早上燕燕竟然空降粉丝群了,还抽了三名粉丝送签名写真,我被抽中了!!简直开心到爆炸!!”

    辛嵘“噢”了一声。

    “喂,你也太淡定了吧,这么震撼人心的消息,你就‘噢’一声?”

    “那……恭喜你?”

    辛觅撇了撇嘴:“算了,对一个不追星的人讲这些,简直是自取其辱。”

    辛嵘笑了笑。他想,某人的执行力还挺强。

    夏:有个什么所谓娱乐圈知情人的爆料贴,竟然你被富婆包养!靠,气死我了!

    颜斐:让他们爆去,我坐得端行的正,有什么可怕的。

    颜斐刚爆红那会儿,三两头地在上被人黑是常事。什么整容啊,学历造假啊,被某娱乐大亨潜规则啊,各种所谓的“私密爆料”不带重样的。那时颜斐还没有经纪人,深蓝的公关又是出了名的无能,官方各种澄清反而导致舆论愈演愈烈,甚至还有人讽刺深蓝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后来葛云上任,二话不,直接发律师函把几个带节奏的营销号和爆料号一告。她是学法的,请的律师都是行业大牛,两场官司都赢得轰轰烈烈。营销号背后的公关团队也被告怕了,不敢再生事。至于那几个爆料号,早就被热心友扒得底裤朝,再也不敢出来蹦跶。

    有葛云在身后保驾护航,这两年颜斐的对外形象一直很正面。加上见识了葛云背后法务团队的厉害,各种娱乐圈爆料贴也不敢扯到颜斐身上去,生怕招惹到他那个暴脾气的经纪人。所以听论坛里竟然有人爆料他被包养,颜斐第一反应不是生气,而是深深地为此人默哀。

    夏:我告诉葛云姐了!绝对要这个黑子好看!

    颜斐:帖子在哪儿,地址发我看看。

    夏发了个页链接给他。

    颜斐点开链接,一看到标题就笑了:娱乐圈那些事—一某圈内人的所见。

    他耐着性子看下去,不过越往下看,他脸上的表情越是古怪。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