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0.第五十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50.第五十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李察眯起眼,看着人群中那个高大的身影。

    起初, 他还不能确定心中的猜测, 直到那人转过身, 露出侧脸, 开始和身旁的青年话。

    他虽然只见过辛嵘一次,但那一次已经足够他留下很深的印象。那个男人身上的凛冽气质是一般人身上不会有的,因此他才能隔这么远一眼认出他来。

    看着辛嵘身旁的俊秀青年, 李察冷笑了一声。

    这就是颜斐的新男友吗?才过几, 就跟别的男人在医院卿卿我我, 还好意思当着他的面会对颜斐好?真是可笑!

    摸出手机, 李察将镜头对准那两个靠在一起的身影, 咔嚓按下拍摄键。

    拍完照片, 他并不满足, 而是下了楼, 偷偷跟在两个人身后。

    那张照片还不够亲密, 他希望有更直接的证据。

    然而现实让他失望了, 他跟着两人走了一段, 发现那两人除了靠在一起交谈外, 自始至终都没有别的什么暧昧的举动。

    难不成, 只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

    李察狐疑地眯起眼,压低帽檐, 坐在跟两人隔了两排的位置后。

    靠得近了, 他可以清楚看到辛嵘脸上的神情, 他始终垂着眼, 看着手上的病历本不知在想什么。而他身旁的凤眼青年一脸关切,专注的目光始终盯着他。

    这么,是辛嵘来看病,那个凤眼的青年过来陪他……李察摸了摸下巴,眼光闪过疑惑的光。

    他抬头瞥了眼楼层指示牌,中医科。不知道辛嵘来看什么病……他得想个法子,去打探一下才行。

    叮地一声,手机震了一下。

    是助理发来的消息。

    ——richard,下一个就是你了。你在洗手间吗?快点回来。

    李察撇了撇嘴,回复道:稍等,我马上回去。

    回完消息,李察握着手机,不甘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前面的两人。忽地,他意识到什么,往诊室旁的电子屏幕前看了一眼。

    果然,他在上面看到了辛嵘的名字,以及对应的医生和诊室。

    李察扬起嘴角,迅速举起手机,对着屏幕拍了张照片。

    做完这一切,他握着手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长廊。

    “richard,你去哪儿了?吓我一跳。”

    助理看到他回来,捂着胸口夸张地呼了口气。

    李察耸耸肩:“没什么,遇到一个朋友,聊了几句。”

    “祖宗,你乖乖在这儿坐着吧,别乱跑了。这个专家号我好不容易挂到的。”

    “知道。”李察撇了撇嘴,突地想到什么,把手机里的照片翻出来,给助理看;“对了,你不是你在这家医院有熟人吗,你帮我问问看,这个医生是看什么的。”

    “哪个医生?”助理不解地盯着他手机里的照片。

    “就这个,辛嵘旁边的,一个中医科的专家,名字叫……”

    “你想看中医?”助理纳闷地盯着他:“可你这个过敏看中医没用的。”

    “不是我想看,是我有个朋友想看,我帮他问问专家。”李察胡乱找了个理由,又期待地看向助理:“你赶快帮我问问嘛,这个专家是专门看什么的。”

    两人正着话,诊室外的叫号器念到了李察的就诊号。

    “到你了,赶快过去吧。”助理忙不迭地把李察往诊室推。

    “那你快帮我问问啊,这个专家。”李察态度坚持。

    助理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好道:“行行,我立刻帮你问就是了。”

    李察这才露出满意的神色,眉开眼笑地进了诊室。

    十分钟后。

    “怎么样?”从诊室出来的李察第一件事就是问助理那个专家的情况。

    “我托人打听了一下那个专家,他们……”助理脸色为难,似乎接下来的话有些难以启齿。

    “什么啊?”李察一下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助理压低声音,支支吾吾道:“那个专家最擅长的是男性疾病的治疗,针对的主要是……男性的阳-痿,早-泄等问题……”

    原来辛嵘是去看男科疾病……他竟然有性-功能障碍?

    李察哈哈大笑了两声。

    助理有些摸不着头脑,诧异而惊疑地看着他:“richard,你不会也要去看吧?”

    “放心,不是我。”

    李察只觉得心情愉悦无比,他拿出手机,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

    “颜哥,采访马上开始了。”

    颜斐对着镜子前后看了看,朝夏比了个ok的手势。

    “我喝口水先。”

    手刚伸进包里,就被夏拦住。

    “现在不能喝水,不然唇妆会掉。”

    “渴死了,我保证不挨到嘴唇可以了吧?”颜斐等不及了,干脆地掏出瓶矿泉水,迅速拧开。

    夏没办法,只好紧盯着他喝水的动作。

    颜斐刚喝完一口水,手机叮地震了一下。

    他没理会,正要喝第二口,手机又震了一下。

    他皱眉,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嘴里的水差点没喷出去。

    ——我刚在医院看到你的新男友了,他正和某个帅气的男人走在一起,呵呵。

    ——没想到你现在找男友的标准这么低了,连他和别的男人暧昧都不计较。

    这个李察,疯了是不是,三两头地发信息骚扰他,现在还玩出新花样了,竟然开始造谣辛嵘的品德问题!

    颜斐咬着牙,正要拉黑他的号码,屏幕上又出现了新信息。

    ——不信是吧,我这儿有照片,你自己看。

    紧跟着那条短信的,是一张高清照片。颜斐眼尖,一眼就看到辛嵘的侧脸,以及,旁边陆沉的脸。

    “颜哥,该进去了。”

    夏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他。

    颜斐咬牙切齿地看着那张照片,最后还是深吸了口气,把手机放回兜里。

    “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夏一脸关心。

    颜斐把水放到一边,扯了扯领口:“采访结束,帮我订最早的机票回申城。”

    “啊?”夏看他往录影棚里走,连忙追上去:“不是还要见主编吗?你不去了?”

    “不去了,我有急事。”

    夏见他神情阴郁,大概猜出他有急事要回申城,连忙“嗯”了声,掏出手机开始买票。

    采访一结束,颜斐就坐飞机回了申城。

    刚落地,他就让司机直接送他去辛嵘的公司。

    路上,他拨了个电话给他妈。

    “我晚上有点事……不回去吃饭了……嗯,再吧……”

    跟他妈通完话,他又拨了李察的号码。

    好半,那边才有人接起。

    “怎么,还是没忍住?”李察的声音慢悠悠的。

    颜斐皱眉,压低声音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有什么事冲着我就行,别把辛嵘扯进来。”

    “看到你的新男友跟别的男人亲密地走在一起,你就没点嫉妒之情?”李察语气刻薄。

    “辛嵘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用一张模棱两可的照片来糊弄我,你不觉得自己的伎俩很低级吗?”

    李察见他不上套,气得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的确是找了角度拍的。不过,辛嵘去医院看病是事实。”李察呵呵笑了两声,语气轻蔑:“你大概还不知道,他为什么去医院看病吧?”

    “你想什么?”

    “我特地去问了一下,原来辛嵘看的是中医,呵呵,你知道他看的什么病吗?”

    颜斐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李察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再下去,而是岔开了话题。

    “你们俩在一起这么久,上过床吗?”

    “关你什么事。”颜斐语气冷冽。

    “是不关我的事。”李察耸了耸肩;“不过我很纳闷,你也不是个会谈柏拉图恋爱的人,跟一个性-功能有障碍的男人在一起,得多难熬啊。”

    颜斐的瞳孔猛地一缩。

    性-功能障碍……难道辛嵘去医院就是因为……

    “你这么聪明,应该猜到我想什么了吧?”李察轻笑了一声,道:“我现在开始怀疑,辛嵘到底是不是你男朋友了,怎么情侣之间连这种事情都不清楚。不过没关系,我亲自去问问他就知道了……”

    “你要干什么?”

    颜斐眼皮直跳,这个李察疯起来,不定会在辛嵘面前些什么话,他得阻止他才行。

    “不干什么,就见见你的男友而已啊。”

    李察笑了声,看着眼前的高楼,一脸的势在必得:“好了,不了,我要进电梯了。”

    通话被掐断,颜斐听着那刺耳的滴滴声,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

    “师傅,麻烦你快一点!”他朝司机道。

    “颜先生,我已经很快了。我这是开车,又不是开飞机。”司机语气无奈。

    颜斐“啧”了一声,忽地想到什么,迅速拨辛嵘的号码。

    只是等了半,那头都是忙音。

    估计又在公司开会。颜斐气得捶了下椅背,懊恼地倒回座位上。

    十五分钟后,车子终于抵达辛光制药的大楼停车场。

    颜斐匆匆戴上帽子和口罩,一下车就飞快地往消防电梯的方向跑。

    到了十七楼,他又拨了个电话给辛嵘。

    万幸,这次终于通了。

    “喂?”辛嵘的声音平静,听起来不像是出了什么事。

    颜斐松了口气,道:“辛总,我在17层的消防门外,麻烦你帮我开个门。”

    “你回s市了?”

    辛嵘声音惊讶,他握着手机,出了办公室,穿过长廊,按下后门的开关。

    颜斐推开门,朝他晃了晃手机,笑道:“是啊。”

    “一出机场就直接来了辛总这儿。”颜斐皱着脸,有些委屈:“我连饭都没吃呢。”

    辛嵘点头,只是不知想到什么,神情有些为难。

    “有个人,可能你需要见一下。”

    颜斐神情一僵,难道李察真的来了?

    “谁啊?”他装作疑惑的样子。

    “你的前男友。”

    辛嵘垂下眼,神情难辨:“他在会客室里。”

    颜斐在心底骂了句脏话。

    “他来干什么?他没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见颜斐不放心地看着自己,辛嵘宽慰地朝他一笑:“他就了些以前你们怎么认识的故事。估计是来试探我的吧,我也没放在心上。”

    颜斐略微松了口气,跟着他往会客室走。

    “你别理他,他那个人心眼得很,什么也不用当真。”

    “嗯。”

    到了会客室,辛嵘替他推开门。李察端坐在长桌后面,似乎早就料到他的来临,抱着手臂,一脸兴味地看着他。

    “师哥,又见面了。”

    颜斐摸不透他的来意,警惕地在桌后坐下。

    “我刚跟辛先生聊了聊我们之前的事情,辛先生听得很认真呢。”

    颜斐冷笑了声:“有话就直。”

    李察瞥了眼一旁的辛嵘,这才慢悠悠道:“起来,我今正好在医院碰到辛先生了,不知道辛先生是哪里不舒服?”

    听到医院两个字,辛嵘的脸色一下变得有些苍白。

    颜斐看着李察得逞的眼神,刹那间,明白了什么。

    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在电话里挑衅他,故意把他引到这里来!

    “他感冒了,去看医生而已。”

    颜斐站起身,神色不善地挡在辛嵘面前,看着李察:“麻烦你尊重一下别人的**。”

    “真的是感冒吗?”

    李察探究的目光扫过辛嵘苍白的脸:“我只是关心一下辛先生。话感冒需要看中医吗?我还是第一次听呢。”

    辛嵘的嘴唇动了动,没有话。

    他已经猜到,李察肯定是在医院碰到他后,又调查了他看过的那个医生,得知了他的隐疾。

    而他之所以来见他,就是设了套,想在颜斐面前让他难堪!

    “辛先生,你怎么不话了?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李察不甘地追问辛嵘。

    颜斐咬着牙,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辛——”字还没完,李察就觉得脸颊一痛,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

    巨大的桌椅碰撞声让辛嵘回过神,抬头,脸色顿时一变。

    “颜斐!”

    他连忙拉住还要往前冲的青年。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