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9.第四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49.第四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辛觅回家了?”

    他拉开门, 正要探头张望, 一只手将他的肩膀按了回去。

    “你待在房间里, 别出来。”

    辛嵘掩上门,压低声音道。

    楼下, 传来辛觅清亮的声音。

    “哥, 家里是不是来客人了?怎么玄关这儿多了双男士鞋?”

    她最近正好在做男士穿搭栏目, 乍一眼看到鞋柜前出现了一双跟他哥平时的风格完全不同的牛鞋, 立刻被吸引了注意。

    “嗯, 一个朋友。”

    辛嵘示意颜斐别出声, 他关上客房门,朝楼下道:“他还在睡觉, 你动作轻点。”

    辛觅打了个哈欠, 懒洋洋地把包扔在沙发上:“知道。我困得要死, 昨晚几乎一晚没睡,我也得去睡觉了。”

    辛嵘看着她进了自己的卧室, 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没被发现吧?”

    回到客卧,颜斐问他。

    “没有,她睡觉去了。”辛嵘看了眼表,才六点不到。从这边去机场只要十来分钟,想到自己打扰了颜斐的好梦,他颇为惭愧。

    “你再睡会儿吧,到时间了我再叫你。”

    “你妹妹那儿不要紧吧?”

    “没事, 她睡觉很沉的, 不会轻易醒。”

    “嗯。”其实颜斐被这么一闹, 早就没了睡意。不过看着辛嵘殷切的眼神,他还是躺回了床上。

    一楼。卧室。

    辛觅在床上翻了个身,睡得不□□稳。半梦半醒间,她忽然想起自己似乎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做

    对了,上次让哥帮忙问费宴姐有没有意向做模特的事,不知道他问得怎么样了。

    得现在去问才行,不然他待会儿去上班,她又错过了机会。

    辛觅在床上痛苦地挣扎了几下,努力撑开眼皮,下了床。

    脑袋还是昏沉的,完全凭感觉爬上二楼的楼梯。辛嵘的房门近在咫尺,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用力敲了敲门。

    没多久,门开了。

    她眼睛都没睁开:“哥,我跟你——”

    突地,不知看到什么,她眼睛瞪大,捂着嘴,无比震惊地退后了两步。

    “你你你——”她颤着手指着颜斐,又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脸,闭上眼喃喃自语道:“一定是幻觉,我在做梦,我在做梦……”

    颜斐摸了摸下巴,他看到辛觅倒没有多大的惊讶,仿佛早就料到是她站在门外。他承认,他心底存了一份私心,不想再这么遮遮掩掩地跟辛嵘在一起。辛觅无意中敲错房门,正好让他如愿以偿。

    “辛觅!”

    隔壁的敲门声那么响亮,辛嵘自然也听到了。他一推开门,就看到辛觅两眼放光地冲到颜斐身上。

    既然是梦,那她抱一下男神也没关系吧!辛觅这么想着,张开手臂抱住了颜斐的腰身。

    妈呀,男神近看更美了,而且还在对她微笑!

    辛觅露出傻笑,她呆呆仰头,看着颜斐,眼睛里都是痴迷:“男神,我超级喜欢你的!!”

    颜斐摸了摸她的头,笑容温和:“我也喜欢觅。”

    辛嵘在一旁看着,嘴角不住抽搐。

    “男神,这个梦好真啊,我都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了。”

    辛嵘再也看不下去,他走上前,把辛觅从颜斐怀里拎出来,用力揉了揉她的脑袋。

    “辛觅,你清醒一点!”

    等等,她哥为什么也出现在梦里?辛觅有点懵了,她摇了摇脑袋,又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啊!”痛死了!她嘶地抽了口冷气,不敢置信地看着颜斐,又瞥了眼辛嵘,语调颤抖:“哥……你们……你的客人难道就是……”

    颜斐抱着手臂,微笑地点了点头。

    “觅,正式认识一下。我是颜斐,也是你哥的朋友。”

    辛觅觉得自己快要幸福得晕倒了。

    一觉醒来,竟然在自己家里看到朝思暮想的idol,而且这个idol还是她哥的朋友,让她怎么能不开心!不激动!

    “男神,你跟我讲讲你跟我哥怎么认识的呗?”

    辛觅像个跟屁虫一样,围着颜斐转个不停。

    颜斐穿鞋的动作一顿,无奈地笑了笑。

    “很简单,我们是在酒会上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聊得投缘,就成了朋友。”

    “这样啊。”

    难怪他哥有段时间好像很关注娱乐圈,原来是认识了颜斐……辛觅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又一脸殷勤地看着颜斐:“男神,要不要我送你去机场?我开车又稳又快,保证十五分钟之内到。”

    “不用,司机会过来接我。”

    颜斐拍了拍她的头,嘴角含笑:“你在家好好休息就行了。”

    “辛总,那我先走了。”他朝一旁的辛嵘挥了挥手。

    辛嵘“嗯”了一声。

    等颜斐一走,辛觅脸上花痴的笑容立刻消失,转头,狐疑而诧异地看着辛嵘。

    “哥,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初见偶像的兴奋和激动已经褪去,现在冷静下来,她才发现两人的辞漏洞很多,而且辛嵘这段时间的一些异常行为似乎隐隐跟颜斐也有关系。

    “我瞒着你什么了?”辛嵘关上门,装作不懂的样子。

    “你早就认识颜斐了吧?为什么之前不跟我?”辛觅挠了挠头发,觉得脑中的谜团越来越多。她想起之前收到的写真集,她还以为是自己幸运,真的被颜斐的经纪公司抽到了,现在想来,似乎都是因为她哥的关系……

    “那本签名写真,不是我抽到的,是你让颜斐送给我的对不对?”

    辛觅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连珠炮似的,让辛嵘有些难以招架。

    “没有告诉你实情,是因为之前我跟他还不是很熟。而且他是公众人物,太多人知道不好。”

    辛嵘试图解释。

    “是吗?”辛觅一脸的怀疑,她仔细打量着辛嵘,微微眯起眼睛:“哥,我有种直觉,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瞒着我。”

    “你一个常年不关心娱乐八卦的人,怎么会突然认识颜斐?而且——”辛觅总感觉自己似乎漏了什么很重要的信息,她看着沙发上自己的化妆包,忽然灵光一闪:“是不是颜斐跟费宴姐有什么关系?我现在才想起来,他们俩长得很像!”

    “没有关系,是你想多了。”

    辛嵘拿起公文包开始换鞋。

    “哥!”辛觅不甘地扒着他的手臂:“你摸着良心一,难道费宴姐跟颜斐长得不像?”

    “我还要上班,没空跟你聊这些。”

    辛嵘不理会辛觅的追问,自顾自往外走。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辛觅惆怅地叹了口气。不过没过几秒,她又打鸡血般地握了握拳,眼中露出坚定的眼神。

    不行,她一定要调查清楚颜斐和费宴姐究竟是什么关系!

    **

    到了公司,辛嵘长出一口气。

    看来这几,他暂时不能回辛宅了,不然一回去就要被辛觅盘问个不停。他还是在外面先避一避。

    刚在办公室坐下,手机便一震。

    是颜斐发来的消息。

    ——辛总,没有露馅吧?

    辛嵘苦笑,回复:她有点怀疑,你跟费宴长得很像,总觉得你们俩有什么关系。

    颜斐:【惊恐】那我岂不是要掉马甲了?

    辛嵘:掉马甲是什么意思?

    颜斐:就是暴露自己本来的身份。辛总,其实我无所谓的,只要你不介意,让觅知道我是费宴也没关系。

    辛嵘看着那条信息,没有话。他当然知道颜斐为什么不介意,他也许巴不得辛觅能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呢。

    辛嵘:先不这个。最近这段时间我会住到别墅去,你如果要过来,提前跟我一声。

    颜斐:好呀,我只要有空肯定会过去陪辛总的。

    我不是让你陪我……辛嵘打出这行字,又表情复杂地删掉。他上一句话,似乎有那么一点期待的意味在里面。

    辛嵘:嗯。我要工作了,下次聊。

    颜斐:(^.^)好的,我也要登机了。下次见。mua。

    辛嵘没看懂最后那个字母是什么意思,他也没多想,退出微信,打开电脑开始专注地工作。

    **

    一个上午很快过去。

    中午吃完饭,辛嵘回到办公室,发现里面多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看到来人,他微不可闻地“啧”了声,带上办公室门。

    “你别怪越扬,是我非要进来的。”陆沉转过身,心地看着他。

    “来了就来了吧。”辛嵘走到茶几前,抽出一袋咖啡:“喝点什么?”

    “我不喝了,我帮你约了下午一点半的专家门诊,就是我上次跟你过的那个医生。”

    辛嵘放下咖啡,没有话。

    “你如果不好意思去,我陪你去就行。”陆沉走上前,目光里带着怜惜,看向辛嵘:“其实你应该早点跟我的,我爸人脉广,认识很多专家,如果这里看不好,我们还可以去北京看。”

    辛嵘忽然有些想笑。

    “我检查过了,不是生理问题,是心理问题,我也在看心理医生。”

    “有时候看西医是没用的。”陆沉神情关切:“你看一看中医,也没什么影响。”

    辛嵘争不过他,叹了口气,在会客沙发上坐下。

    “好,我跟你去。”

    与其这么遮遮掩掩自己的问题,不如干脆勇敢地去面对。而且陆沉也是一片好心,他要是再表现得冷漠和排斥,就有些不过去了。

    见辛嵘答应,陆沉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眼底露出笑意。

    “我车开过来了,现在就走吧。”

    辛嵘没反对,挂了个电话给越扬,嘱咐了几句后,跟陆沉一起离开了公司。

    **

    此时。

    s市xx医院。

    李察戴着口罩和鸭舌帽坐在诊室外的长廊上,不太耐烦地朝里张望。

    没多久,一个年轻男人手里拿了一堆□□和一个病历本,快步跑过来。

    “richard,挂好号了。再等三个就到你了。”

    “还有三个人啊。”李察叹了口气,这不是vip专家门诊么,怎么人还是这么多,烦死了!

    “你脸上还不舒服吗?”助理在他身边坐下,担忧地看着他。

    李察摸了摸脸上因为过敏而起的红疹,神情不太好看。

    “别问了,还在痒。之前带的药也吃光了。”

    他生是过敏体质,吃错一点不该吃的东西就容易过敏。中午剧组聚餐,他就因为吃了个不常吃的海鲜,脸一下有了反应,把其他参加聚餐的人吓了一跳,迅速把他送来了医院。

    “没事的,再忍一忍,很快就到我们了。”

    本来专家号就难挂,他们又是中途加塞,助理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可惜李察似乎还是不太满意。助理在心底叹了口气,默默咽下肚中的苦水。

    “这里闷,我出去走走。”

    没坐一会儿,李察便忍不住站起身。

    “好,你别走太远了啊,快到了我叫你。”助理不放心道。

    李察比了个ok的手势,压低帽檐,背着手往外走。皮肤科在医院的五楼,他走过长廊,到了中央的大厅里,升降梯上人来人往。他沿着围起来的玻璃护栏走了一圈,无所事事地打量着各个楼层里忙碌的人群。

    突地,不知看到什么,他目光一凝。

    那个身影……怎么有点面熟?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