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8.第四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48.第四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哈哈, 李到了,进来坐。”

    张总起身, 招呼李察就坐。

    李察走进来, 目光不经意地扫过颜斐,在张总身旁坐下。

    “方导好, 颜师哥好。”他眯起蓝眼睛,笑着看向对面的两人。

    “这位是?”

    方导不怎么认识李察, 疑惑地看向张总。

    “李跟颜斐同一个公司的,最近刚回国内发展, 算是圈里的新人。”张总完话, 又贴着方导的耳朵声道:“一个老朋友的侄子,要我多关照关照, 你理解一下。”

    方导“噢”了一声,朝李察点点头。

    “李今年多大了?”

    “二十二岁。”李察笑着道。

    “之前有什么作品吗?”

    “之前主要是当模特,演过两部偶像剧的配角。”李察态度大方,起自己少得可怜的作品时也没多少惭愧之色。

    “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让方导见笑了。”

    颜斐在心底轻嗤了一声。

    “还年轻嘛,可以慢慢来。”方导面上还是笑眯眯的, 心底却滋味复杂。颜斐一个关系户就够他受的了,没想到又来了个李察。颜斐至少还有演技, 只是需要找一个合适的角色。而这个李察,充其量就能在偶像剧里演个花瓶, 这要是塞进电影里, 还真是让他为难。

    “方导, 其实我今来就是想认识一下您,有没有角色都没有关系。我崇拜您很久了,您导的每部电影我几乎都看过。”

    方导将信将疑地“噢”了一声。

    “那你看?”

    “那我就一下方导早期的处女座《躁动》吧,一点粗浅的看法,方导不要见笑。首先,我觉得两个男主角选得很好,尤其是男一,身上那种偏执、病态还有忧郁,都演绎得非常到位。另外,男二这个角色也很有层次,他看起来是一个正常人……”

    夏听着李察眉飞色舞地剖析电影角色,眼睛都瞪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李察。

    这还是她记忆里的那个花瓶吗?原来他出国一趟,还真的去进修了?

    夏神情惊愕,颜斐眼底也划过震惊。他发现自己远远低估了李察,这次他回国,确实是有备而来。至少,他跟他记忆中那副成想着靠脸吃饭的吊儿郎当的样子已经大相径庭了。

    “方导,你觉得我得怎么样?”

    李察发表完自己的看法后,便期待地看向方导。

    方导喝了口杯中的茶,轻点了点头。

    “不错,很有见地。”

    看来他要重新考量李察这个人了。

    被李察一搅和,饭局的中心几乎全偏向了他。颜斐在一旁默默陪笑,也不抢话。夏急得很,生怕他错过在方导面前表现的机会,一个劲地用手戳他。哪知道颜斐眼观鼻鼻观心,自顾自喝自己的茶,吃自己的饭,根本没理会她的暗示。

    “颜哥,你就这么让那个李察出尽风头啊!”

    晚饭结束,两人从酒店走去停车场,夏一脸的愤愤不平。

    “他话得再好听,演得不好也没用。”颜斐的表情倒是云淡风轻。饭局上方导虽然表现得对李察还算满意,但临走之前,他特地跟两人强调了试镜时间,让他们一定要根据剧本好好准备试镜。这明方导最看重的还是演技,如果李察演技不行,到时候试镜不通过,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找再多的关系都没用。

    “可是……我就怕那个李察又弄什么幺蛾子。”夏一脸的不放心。

    颜斐揉了揉她的头顶:“行了,别瞎担心了。这次机会难得,我会好好准备,绝对不会给李察机会的。”

    “嗯嗯。”夏重重点头,忽地想到什么,一拍自己的脑袋。

    “对了,颜哥,刚葛云姐给我发消息,让我提醒你明晚回家吃饭。”

    “回家?”颜斐挑了挑眉:“回家里啊?”

    夏点头:“葛云姐,伯父从欧洲回来了。”

    他爸回家了?颜斐嘴角扬起,迅速拨了个电话回家。

    “喂,妈,我爸回来了?”

    “是啊,还在倒时差,睡得跟猪一样。”颜母语气调侃。

    “那你帮我问问我爸,他认不认识什么文娱圈的人,最好是大佬级别的。”

    “之前你不是不想靠家里的关系吗?”那头语气调侃:“怎么,现在又想用家里的资源了?”

    “我也是被逼无奈。”颜斐叹了口气,愁眉苦脸道:“竞争对手手段太恶劣,我不反击不行。”

    “你明晚不是要回家吃饭么,你自己跟你爸。”

    “你先提前跟他一下嘛,我明还要飞北京,时间不多。”

    “行行,我帮你问问。”

    挂断电话,颜斐心情大好地吐了口气。

    “颜哥,直接回公寓吗?”夏问他。

    “不,我要先去一个地方。”颜斐表情神秘:“你先回家吧,我自己打车过去。”

    “去见那个霸道总裁?”夏皱起眉头。

    颜斐被她拆穿,脸不红心不跳道:“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

    夏切了一声,又不放心道:“那你千万要注意保密,别被人认出来啊!”

    “行了,我知道。”颜斐摆了摆手,带上口罩和鸭舌帽往外走:“你回吧,自己注意安全。”

    **

    辛嵘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他在公司加了两个时的班,加班结束,又去附近的面店吃了碗面,再开车回家,已经十点了。

    气一比一闷热,他一进房门就开了空调,又脱了皮鞋,换上了轻便的凉拖鞋。

    辛觅还没回来,自从她谈恋爱后,回家一比一晚。辛嵘拿她没有办法,只能叮嘱她注意保护自己,尽量不要在外过夜。

    去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出来喝,辛嵘打开电视,本来想看会儿新闻,不知道为什么,又掏出了手机。

    上面一堆的未读消息,都是陆沉发来的。他扫了几眼,又意兴阑珊地放回桌上。

    没有那个人的消息。

    那两人在别墅过夜后,颜斐没有再主动联系过他。辛嵘知道他是忙于工作,可内心按捺不住的失望依然压抑不住。让他主动联系颜斐吧,他又不知道该跟他聊些什么,又怕自己太过唐突,影响他的工作。

    叹了口气,辛嵘在沙发上坐下。

    茶几上的手机忽地一震。

    他似有所感,立刻拿起手机,只是看了两眼,眸中就浮出失望。

    ——辛嵘,这是我一个叔父的朋友,在xx医院,是个经验很丰富的老中医,周一到周六上午出诊,你可以直接过去看。

    上面跟着一连串消息:

    ——辛嵘,对不起,那是我太唐突了。

    ——你听我,西医没用的话,你一定要去看中医,不要轻易放弃。

    ——这不是大病,可以治好的。还有我呢,我会一直陪着你。

    怎么得跟他得了绝症似的。辛嵘失笑,为了避免陆沉不断地发消息骚扰他,他叹了口气,回复道:我有空会去看的。

    陆沉很快回复:好,你一定要尽快去。我已经联系那个医生了。

    辛嵘没再看手机,他坐回沙发里,看着花板发怔。

    不知道颜斐现在在做什么,他是不是该问问他……

    想着想着,辛嵘露出苦笑。

    他现在是越发不像以前的他了,竟然会为这种事烦心。

    正打算上楼洗澡时,门外忽然响起门铃声。

    莫非辛觅又忘了带钥匙?辛嵘皱了皱眉,走到玄关前,按下屏幕上的通话键。

    “辛总,是我。”

    屏幕亮起,露出青年俊美的脸。

    辛嵘一愣,不敢置信地打开门。

    “你……怎么来了?”他惊讶地看着颜斐。

    “就突然……想见辛总嘛。”颜斐顺手带上门,不好意思地看向辛嵘:“第一次上门,没带什么东西,辛总不介意吧?”

    “没事。”辛嵘垂下眼,掩住心底的欣喜,尽量平静道:“你怎么过来的?”

    “打车。”

    “明没工作?”

    “有啊,早上九点要飞北京。”一提起工作,颜斐就皱起了姣好的五官:“下午又要飞回来。”

    “那挺累的。”辛嵘也是经常飞来飞去地出差,很能理解颜斐的感受。他招呼颜斐坐下,又问他要不要喝茶。

    “我喝水就行了,晚上喝茶容易睡不着。”

    颜斐靠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他。

    辛嵘给他拿了两瓶矿泉水。

    “觅不在家?”颜斐瞥了眼楼上。

    “嗯。”正话,辛嵘手机一震,他瞥了眼,是辛觅发来的消息。

    ——哥,我今晚跟祁泽去看演唱会,晚上不回来了,跟你一声。

    颜斐仔细观察他神情,笑道:“辛觅发来的消息?”

    “她要看演唱会,不回来了。”辛嵘发现自己竟莫名松了口气。

    “噢。”颜斐心想自己还来得真是时候。他喝完水,环顾了一圈屋内的装饰,忽然站起身。

    “那辛总,我也不打扰你睡觉了,我先回去。”

    “就走?”辛嵘愕然地看着他。

    “嗯,我了,只是来看看辛总,看完当然就走了。”颜斐眨了眨眼,神情真。

    眼看他拿起手机,准备往外走。辛嵘心一横,叫住他。

    “等等。”

    颜斐转过头,等他话。

    “你的行李,助理是不是会帮你收拾?”

    颜斐点头:“是啊,怎么了?”

    “我家离机场更近,你不用回家收拾东西的话,住我这儿,方便一点。”

    “辛总是在留我过夜吗?”颜斐勾起嘴角,桃花眼深深地看着他。

    辛嵘被他的目光看得不太自在,有些局促道:“我只是提一个建议。”

    “我觉得辛总的建议很好。”颜斐舔了舔下颌:“就是有个问题,不知道辛总家有没有客房呢?”

    五分钟后,颜斐神情挫败地推开了二楼的客房门。

    里面洗漱用品和床上用品都是崭新的,一应俱全。

    辛嵘站在门口,露出英国管家式的得体微笑:“还缺什么,你可以直接跟我。”

    “嗯,缺东西的话我会找辛总的。”颜斐笑容勉强。

    “有套新浴袍,我待会儿拿给你。”

    “那就谢谢辛总了。”

    “你早点睡,明还要赶飞机。”

    “嗯,知道。”

    看着辛嵘转身离开,颜斐按着额头,神情懊恼。

    本来以为辛嵘留他过夜,两人不定会有些更亲密的进展,没想到还是分床睡。枉费他这么大老远地跑过来见他!

    带着郁闷的心情,颜斐进入了梦乡。

    没想到隔一早,他就被敲门声惊醒。

    “颜斐,你赶快起来。辛觅回来了!”

    辛觅回来了?颜斐顿时睡意全无,噌地从床上坐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