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第四十七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47.第四十七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在颜斐愣神的当口, 辛嵘的眼睫动了动,慢慢睁开双眼。

    颜斐看着他的眼神从茫然到清醒。

    “你——”

    辛嵘好半才意识到他靠在颜斐怀里,俊脸通红, 不自在地挪了挪身体。

    两人肢体交缠,他的腿一动,颜斐的神情便有些古怪。

    糟糕,起反应了……

    辛嵘自然也感觉到了, 那鲜明的、抵着大腿的硬-热触感实在难以忽略。他神色变得极为复杂,一时不敢再动, 身体僵硬地靠着青年。

    “你……让开一点。”他看着颜斐, 神情局促而窘迫。

    颜斐深吸了口气,艰难地翻了个身, 掩饰性地蜷起身体。

    “辛总, 不好意思。”他露出苦笑, 抱歉道:“这种男人的生理……反应,我没法控制。”

    辛嵘没话,下床穿衣。

    “没事。”拉开门前, 他轻声道。

    关上洗手间门, 辛嵘用力呼了口气。

    他揉了揉眼睛,看着半身镜中的自己。

    耳根的热度还没褪去,眼底依然残留着一丝局促和羞窘。

    他在颜斐面前, 越来越难掩饰自己的心。

    叹了口气, 辛嵘低下头, 拿起牙刷和水杯。

    洗漱完毕, 他回房间换衣服。床上的被子已经叠好了,颜斐不见人影,大概是回了二楼。

    “辛总,你急着去公司吗?要不要在家吃早餐?”

    出乎他意料的,颜斐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你自己吃吧,不用准备我的。”

    辛嵘边系衬衣扣子边往玄关走。他今上午要参加一个重要的展会,没多余的时间吃早餐。

    “那你等我一分钟,我把三明治打包一下。”

    听到他的声音,辛嵘犹豫了一下,放下手中的公文包,坐回沙发上。

    几分钟后,颜斐系着围裙,端着一个蓝色的饭盒出来。里面是他刚做好的三明治。

    “把这个带在路上吃吧。”

    颜斐笑着把饭盒塞到他手上。

    “谢谢。”辛嵘语气真挚。

    “对了,冰箱里还有果汁。”

    颜斐快步跑回厨房,拿了瓶橙汁给他。

    辛嵘把饭盒和果汁都放进公文包里,他朝颜斐点点头,提着包出了大门。

    颜斐站在玄关口,目送他的车离开庭院。

    他拍了拍手,笑着回房。

    就这么暧昧着,似乎也不错。

    辛嵘刚到公司,就收到了颜斐的消息。

    【对了,辛总,什么时候需要我帮令妹当模特?】

    辛嵘回复【等你空闲一点再吧。】

    【我下周末应该就有空了,到时候我联系辛总呀。】

    【好。你还在别墅吗?】

    【我收拾一下东西也走了。阳台上的多肉和虎皮兰,辛总记得让保姆浇一下水。】

    【好,我会嘱咐她们的。】

    颜斐没有再回消息,估计是离开了别墅。辛嵘盯着手机屏幕,等到它彻底变暗,才猛地清醒过来似的,将手机反扣在桌面上。

    “辛总,晚上嘉业集团沈总女儿的百日宴,您要出席吗?”

    辛嵘正在签一份文件,听到越扬的声音,踌躇了几秒,点头。

    “礼物备好了?”他问。

    “嗯,昨就备好了。按你的要求买的。”

    “嗯。”

    越扬办事他很放心,只是……嘉业集团是申城的龙头企业之一,沈总既然邀请了自己,肯定也邀请也了陆沉……

    辛嵘按着额头,深深叹了口气。

    晚上,绿洲酒店。

    灯火辉煌,觥筹交错。

    不出辛嵘所料,一进宴会厅,他就看到嘉业的沈总和陆沉站在前台。两人手里各端了一个高脚杯,正在谈笑风生。

    辛嵘拿了杯香槟,硬着头皮走过去。

    “沈总,恭喜。”

    他朝陆沉旁边的男人微笑。

    “辛总,好久不见。”沈总含着笑,端起酒杯朝他晃了晃,又纳闷地看向辛嵘的脸:“你嘴上这是?”

    不等辛嵘话,他便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

    “我知道了,是不是辛总家里那位……咬的?”沈寒笑容促狭,挤眉弄眼道:“女人嘛,有点性子,可以理解。”

    辛嵘瞥了眼他身旁的陆沉,尴尬无比。既然沈寒都这么想了,他也不好再解释,勉强笑了笑。

    “我让人备了份礼物,不成敬意。”

    辛嵘朝沈寒举杯,顺便岔开话题。

    “让辛总费心了。”沈寒跟他碰了碰杯,喝干杯中的酒。

    “我还有应酬,你们先聊。”他知道陆沉和辛嵘一向交好,拍了拍陆沉的肩,便将空间留给了两人。

    辛嵘跟沈寒交谈的时候,陆沉自始至终都没过一句话,眼睛也没有看着辛嵘,仿佛他不存在似的。

    可当这里只剩他们两人时,他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往辛嵘脸上飘去。

    “我也有点事,先走了。”

    辛嵘把手中的玻璃杯放到一旁,既然礼物已经送到,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待下去。

    “辛嵘!”

    陆沉不甘地追上去。

    辛嵘走得很快,很快就出了宴会厅的后门,往楼梯方向走。

    陆沉几乎是用跑才追上他,他从后面抓住辛嵘的肩膀,逼得他侧过身来。

    “你躲什么躲?”

    他看着辛嵘,眼底积聚着愤怒和不甘。

    “是你的,在我没想清楚之前,不要见面。”

    辛嵘垂着眼,神情平静。

    “那你什么时候能想清楚?”

    陆沉焦灼地看着他。

    辛嵘移开眼,看向空无一人的走廊拐角。

    “我把你当好朋友。这一点,我一直很清楚。”

    陆沉眼底的失望难以形容。

    “没有其他可能了吗?”他看着辛嵘,仿佛想从他的脸上找到别的答案。

    “没有。”

    这两个字,对于陆沉而言,如同宣布了一场漫长而难熬的无期徒刑。

    “没有……”他“呵呵”笑了两声,语气悲凉而自嘲:“你甚至都没有怎么思考,就否定了这个可能。辛嵘,你对我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

    辛嵘闭了闭眼,又睁开。

    “对不起。”

    “我不想听道歉。”陆沉目光暗沉:“什么对不起,不好意思,你会找到更好的。你没必要用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敷衍我。”

    “那你想让我什么?”辛嵘忽然感到一种深重的无力感,陆沉的感情他无法回应,可作为好朋友,他又不忍心看他难受和痛苦。

    “你昨晚跟颜斐待在一起?”陆沉突然问他。

    辛嵘没多想,“嗯”了一声。

    陆沉的眸光立刻变得凛冽。

    “你跟他上床了?”

    辛嵘的脸色变了变:“没有。”

    “那之前呢?你们上过床吗?”陆沉抓着他的肩膀,语气近乎歇斯底里。

    辛嵘攥住他的手,有些愤怒地盯着他。

    “陆沉,不要逼我动手。”

    “我必须知道这个!”陆沉压低声音,固执地看着他:“你你喜欢男人,那你知道两个男的在一起怎么做-爱吗?你确定那种方式不会让你感到恶心?”

    辛嵘猛地推开他。

    陆沉毫无防备,被他用力一推,直接狼狈地跌倒在地毯上。他看着辛嵘,眼底闪过一丝受伤,很快又变成冰冷的自嘲。

    “你在回避我的问题。”

    他就那样毫无形象地靠在墙上,阴鸷的目光盯着辛嵘。

    “既然你们没上过床,你怎么确定你喜欢男人?”

    辛嵘的胸膛用力起伏了几下,他握着拳头,盯着地毯上复杂的几何花纹。半响,他咬了咬牙,低声道:“我有性-功能障碍。”

    他看着陆沉,嘴角带着自虐似的笑容:“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

    颜斐从车上下来时,忽然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一旁的夏以为他在紧张,安慰道:“颜哥,不用紧张,方导肯定会对你很满意的。再了,上次那个张总也在,他会帮你好话的。”

    颜斐笑了笑,看着不远处的酒店大门:“我不是在担心这个。诶,算了,了你也不懂。”

    不担心跟方导见面,难道在担心别的?夏疑惑地瞥了眼颜斐,再联想到他最近一系列异常的行为,恍然大悟地“噢”了一声。

    “颜哥,实话,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夏神情担忧。

    “没有。”颜斐果断摇头,迈开长腿往前走。

    夏冷哼了一声:“你骗不到我,你明明就是谈恋爱了。动不动就看着手机发呆,还莫名其妙地笑,吧,是圈里的还是圈外的?”

    颜斐在她头顶轻拍了拍。

    “八字都没一撇的事,别东想西想。”

    “你偷偷跟我,我保证不告诉葛云姐。”夏彻底被他勾起了好奇心,一双圆眼睛闪动着八卦的光芒,期待地看着他。

    “你就一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嘛。”

    他的性向葛云清楚,夏自然也清楚。颜斐皱眉思索了片刻,轻轻吐出四个字。

    “霸道总裁。”

    夏眼前一亮。

    “帅吗?高吗?”

    颜斐点头。

    夏“嗷”地叫了一声,兴奋不已。

    “还有呢还有呢?”

    颜斐一摊手:“没有了。”

    夏“切”了一声,兴致不高地跟着他往酒店走。

    两人来得早,到包间的时候,只有张总的一个秘书在。

    秘书热情地将两人引进去,又招呼服务员泡了一壶乌龙茶。

    三个人寒暄了几句,没多久,房门被推开。

    是张总和方导到了。颜斐和夏连忙起身,跟两人恭敬地打招呼。

    方导身后还跟着一个助理,是个短发的年轻女孩,见到颜斐,她捂着嘴,惊呼了一声。

    “眉是你的粉丝。”方导会心一笑。他比颜斐想象中年轻,穿着黑色麻布衬衫,气质沉稳,眉眼很是温和。

    “我的荣幸。”颜斐朝眉伸出手,微笑道:“你好,眉。”

    “你好你好。”眉自知失态,抱歉地朝颜斐笑了笑,又按着自己的胸口,不断深呼吸。

    夏对这副场面早就见怪不怪,颜斐的真人比海报上更俊美,这是很多亲眼见过他的粉丝一致认证的。而她们见到颜斐真人后的反应也往往跟眉差不多。

    “都坐吧。”张总挺着肚子,在正中的座椅上坐下,又指了指方导:“老方,今我只是个牵线人,你跟颜就当我不存在,随便聊。”

    “张总客气了。没有张总引荐,我也见不到大名鼎鼎的方导。”

    方导轻笑一声:“得了,别用大名鼎鼎形容我,听得我起一身鸡皮疙瘩。”

    颜斐立刻道:“那不然,年少有为、风华正茂?”

    方导哈哈笑了两声,开始认真打量颜斐:“你比我想象中有趣一点。”

    张总见两人聊得开心,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只是不知想到什么,眉头又微微皱起。

    “对了,颜,待会儿你们公司还有个艺人也一起过来吃饭,你不介意吧?”

    颜斐一笑:“当然不介意。”

    他话音刚落,包厢门便被敲响。

    颜斐的目光转向门口,眸光顿时变冷。

    李察笑吟吟地站在门口,看着几人。

    “张总,方导,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几分钟。”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