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第四十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46.第四十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听到陆沉的声音, 颜斐的神色瞬间冷了下来。

    “陆先生,我跟你好像不太熟,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谈的吧?”

    “是吗?”陆沉“呵”地笑了声,语气讽刺:“或者, 我该叫你,费宴姐?”

    颜斐心头一凛。

    他是怎么发现的?难道他偷偷在调查自己……

    颜斐神情镇定:“我不知道陆先生在什么。”

    “颜先生, 你不用再装了。你的身家背景,我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根本没有什么费宴, 自始至终, 都是你一个人在自导自演!”

    颜斐被他拆穿, 神情依然镇定。

    “所以呢?你告诉了辛总?”

    陆沉没想到他的伪装被人戳破,竟然还能如此冷静。

    “你很关心辛嵘的反应?”陆沉“呵”地笑了一声:“你是故意在我面前示威吗?”

    颜斐不是很清楚他调查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把他爸妈的背景也查得一清二楚。他不怕陆沉揭穿他伪装费宴, 他唯一怕的是陆沉把他真正的家世告诉辛嵘。

    “示威?”颜斐轻笑一声:“陆先生, 这两个字从何谈起?”

    陆沉冷哼一声:“别装了, 你明知道辛嵘对你有好感, 还故意来试探我,这不是示威是什么?”

    辛嵘对他有好感?这话从何谈起?

    “陆先生, 你还能看出来, 辛嵘对我有好感?”

    颜斐一脸无辜。

    只是这话听在陆沉耳中,就变成了辛辣的讽刺。

    “颜斐,你别得意得太早。辛嵘只是暂时被你这张脸迷惑, 很快他就会清醒过来。”

    怎么得跟真的一样。颜斐被他逗笑了, 干脆顺着他的话道:“没办法啊, 脸是生的。辛嵘喜欢,我有什么办法。”

    “你——”陆沉额头青筋直跳,他眸中闪过阴暗的破坏欲,拳头握紧:“你要是敢对辛嵘怎么样,我饶不了你!”

    “这话应该是我才对吧。”颜斐脸上的笑容敛起,语气冷厉:“陆先生,我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不要来觊觎我的人,最好老老实实待在你现在好朋友的位置。”

    “你的人?”陆沉冷笑了一声,犹豫了几秒,才意味不明道:“可惜,我跟辛嵘已经坦白了。”

    “我不会再待在好朋友的位置,他既然能喜欢男人,为什么我不行?”

    听到他的话,颜斐的瞳孔一缩。他什么时候跟辛嵘坦白的,难怪今他总感觉辛嵘有心事,还是有他嘴角的伤……

    颜斐握紧拳头,神色前所未有地阴冷:“他嘴角的伤,是你弄的?”

    陆沉勾唇一笑:“是又如何。”

    “你找死!”颜斐捏着电话,眸中射出愤怒和狠厉的光:“陆沉,你等着!”

    “怎么,想揍我?”陆沉笑容暧昧:“起来,辛嵘的味道……还挺好的。”

    颜斐的指节捏得发白,他咬了咬牙,不知想到什么,眸中的愤怒消失,轻笑了一声。

    “用这种伎俩刺激我,是因为被拒绝的滋味不太好受吧?他是不是根本不理会你,也不相信你的话?噢对了,我忘了,他现在喜欢的人是我呢。”颜斐扬起嘴角,语气甜蜜:“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他在浴室洗澡,我在床上等他。今晚,我们会有一个美妙的夜晚……”

    不等他完,陆沉便“啪”地挂了电话。

    听到刺耳的嘟嘟声,颜斐嘴角的笑容消失,眼底一片冰冷。

    这个姓陆的,竟然敢强吻辛嵘,他迟早要把他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胸口翻腾着嫉妒和不甘,颜斐烦躁地坐起身,正要下床时,突地,陆沉的话在他耳边响起。

    “你明知道辛嵘对你有好感,还故意来试探我,这不是示威是什么?”

    等等,陆沉是怎么知道辛嵘对他有好感的?难道,陆沉之前跟辛嵘表白的时候,辛嵘无意中了什么话……

    颜斐眼睛一亮,顿时来了精神。

    不行,他不能瞎激动,先要去确认一下!

    颜斐按着额头,转身,看到床头的矿泉水时,眼中划过一抹狡黠。

    辛嵘刚睡下,房门就被敲响。

    “辛总,你睡了吗?”是颜斐的声音。

    辛嵘掀开被子,疑惑地下床,开门。

    “怎么了?”

    “我刚起来喝水,不心把水洒到床上了。”颜斐垂着头,神色很是愧疚:“被子和床单都弄湿了,现在那张床没法睡觉。我想问问,还有没有新的被褥——”

    床铺都弄湿了,肯定没法再睡了。辛嵘有些后悔没让保姆收拾一间客房出来,犹豫几秒,他敞开卧室门,朝颜斐道:“客房没收拾,只有条多余的薄毯。这样,你睡我的床吧,我睡沙发。”

    “怎么能让你睡沙发。”颜斐连忙摇头:“我睡沙发就好了。”

    见他转身往外走,辛嵘下意识拉住他。

    颜斐心中一喜,转头期待地看着他。

    “实在不行……我们挤一挤吧。”辛嵘轻声道。

    颜斐确定,在他眼底看到了一丝羞涩。他胸口仿佛炸开了一朵烟花,语调都有些不稳:“好啊,那就委屈辛总了。”

    辛嵘在衣柜里拿了条新的薄毯出来。

    颜斐连忙抢过,抱在怀里:“我盖毯子,辛总你盖被子就好啦。”

    辛嵘点点头,没什么,转身往床的方向走。

    颜斐看他穿着深蓝色睡衣,黑发放下来,柔软地垂在额头上,一颗心也跟着变得柔软无比。

    辛嵘关了大灯,留了一盏台灯给他。

    “需要洗漱的话,可以自便。”

    他握着被子一角,有些拘谨道。

    颜斐看着他心翼翼的样子,简直爱怜不已。他不想让辛嵘太紧张,自己先进了洗手间。

    在半身镜前打量了一下自己,确认全身都完美无缺后,他嘴角挂着笑容,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

    辛嵘只睡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大半张床的空隙都留给了他。

    颜斐露出得意的笑,在床边的另一边躺下。

    辛嵘脸朝着墙,只有后脑勺对着他,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但颜斐知道,他没睡。

    “辛总,我关台灯啦。”

    颜斐故意靠近辛嵘,对着他耳朵道。

    辛嵘轻“嗯”了一声。

    颜斐关了台灯,在他身侧躺下。眼睛逐渐适应黑暗,他转头,盯着辛嵘的脖颈和黑发,一时有些发怔。

    如果他现在靠近他,或者假装无意地用腿蹭一下他,这个男人会怎么样呢……

    颜斐控制不住心底那些恶趣味的想法,尤其是得知辛嵘对他也有好感后。一想到这个男人冷硬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柔情,颜斐脑中某些邪恶的念头便蠢-蠢欲动……

    “阿嚏!”

    颜斐突地打了个喷嚏。

    不算响亮,但已经足够让身边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辛嵘翻了个身,面向颜斐。

    “你盖被子吧,毯子给我。”

    颜斐正要话,又打了个喷嚏。

    他发誓,后面这一下不是装的。可能是真的着凉了。

    “你也感冒了怎么办?”

    手里的毯子薄得可怜,他自然不忍心给辛嵘盖。

    “要不……我们一起盖被子好了?毯子压上面,暖和一点。”

    辛嵘没有反对,他把被子分过去,确定颜斐盖好后,才重新躺回床上。

    辛嵘的床是一米八的大床,被子还算宽敞,一个人盖绰绰有余,不过两个成年男人一起盖,不可避免地身体要挨到一起。

    颜斐稍微一动,手臂就擦过辛嵘的手臂。他感觉到男人明显变得僵硬,往外侧挪了挪。

    他在紧张!

    颜斐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不露痕迹地往辛嵘那边挤了挤。

    颜斐刚洗过澡,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清香,混合着他身上的体香,一起充斥着辛嵘的感官。他只觉得呼吸困难,不自觉地又往身边挪。

    他根本没意识到,他已经半个身体悬空,直到一双修长的手臂揽住他的腰。

    “辛总,再往那边移,你就要掉下去了。”

    昏暗中,颜斐看着他,目光幽深,隐约有一丝促狭的笑意。

    辛嵘看着他,神色窘迫无比。他现在处境十分尴尬,往前,像是要倚进颜斐的怀抱,往后,就要丢脸地跌下去;只好僵硬地被颜斐揽着腰。

    颜斐把他往怀里带了带,身体往另一侧挪了些距离。

    “辛总,我睡相不好,抱歉。”

    他松开手,诚恳认错。

    辛嵘松了口气,低声道:“没事。”

    “我习惯了怀里抱着东西睡,要是明早上起来……我不巧抱着辛总,不介意吧?”

    这是在给他打预防针?辛嵘直觉自己中了颜斐的圈套,可都到这地步了,他似乎也没有退路。

    “你可以抱毯子。”辛嵘神情自若。

    “抱什么不是我能决定的。”颜斐笑眯眯的,语气里有一丝无赖:“可能只是顺手,抓到什么抱什么。”

    辛嵘干咳两声:“随便你。我先睡了。”

    随便他?难道是默认自己可以抱他吗?

    颜斐心中狂喜,可又不好真的做些什么。辛嵘完那句话就睡了,他又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半,最后还是犹豫地伸手,抱住了辛嵘的腰。

    明他要是问起来,就自己做噩梦了,要抱着东西才行。颜斐这么安慰自己。

    感受着那绝佳的触感和紧窄的曲线,颜斐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颜斐发现他高估了自己的自控力。

    隔清晨,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止抱着辛嵘的腰,还厚颜无耻地将一条腿卡进他的腿间,下巴更是靠着他的——

    等等!辛嵘什么时候转过身来了,还靠在他怀里!

    颜斐垂下眼,摸了摸辛嵘柔软的黑发,有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