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第四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45.第四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越助理, 有辛总的快递。”

    走廊上, 越扬刚跟财务的老总通完电话, 听到声音, 他头也不抬道:“了多少次了, 放前台。”

    “可是快递哥一定要辛总本人亲自签收。”

    行政姑娘脸色为难。

    难道是什么重要的资料?越扬皱了皱眉, 朝前台道:“你让快递来找我。”

    行政点点头, 快步往回走。没多久,一个身上穿着xx公司快递制服、戴着口罩和鸭舌帽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越扬注意到他手里抱着的箱子,也没多看那人, 只道:“我是辛总的助理, 你给我签收就行。”

    “不好意思。”快递哥声音动听, 他抬起压低的帽檐, 一双桃花眼笑着看向越扬:“必须辛总本人亲自签收。”

    越扬看清他帽檐下的脸, 整个人一怔。这不是那个……颜大明星?上次他给辛总送文件的时候还见过呢。

    “颜先生,怎么是你……”越扬神情十分诧异。

    “在做个综艺节目, 正好离你们这儿近, 就想过来看看辛总。”

    “噢。”越扬连忙点头:“辛总在办公室呢,刚结束会议。要我帮你叫他吗?”

    “不用,我自己进去就好。”颜斐朝他眨眨眼:“谢啦。”

    越扬看着他走向会议室,困惑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他怎么觉得, 这个颜斐跟辛总的关系不一般啊……可辛总都有女朋友了。诶,起来, 费姐似乎跟颜斐长得有点像呢……

    总经理办公室。

    敲门声响起。

    辛嵘以为是越扬, 头也不抬道:“进。”

    听到脚步声靠近, 他喝了口咖啡,淡淡道:“财务的刘总怎么?”

    没有回应,他皱了皱俊眉,有些不满地抬头:“你——”话语突然噎住,变成诧异:“你哪家快递?”

    现在的快递这么大的胆子,都敢直接进他办公室了!

    “有位先生送您的礼物,需要您亲自签收。”

    快递哥的声音有些沙哑。

    辛嵘站起身,狐疑地打量着眼前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的年轻男人。

    “谁送的?”他扫了眼他手上长方形的纸箱。

    “您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快递哥把纸箱放在书桌上,不等辛嵘话,又道:“我帮您拆吧。”

    辛嵘以为他要拿剪刀拆箱子,正等着他动作,没想到他手不知在纸箱哪里按了一下,那不大的纸箱便打开来。

    一股清香铺面而来。

    辛嵘低头一看,才发现箱子里是一盆绿油油的栀子,已经开了两朵洁白而精致的花,香气扑鼻。

    “辛总,喜欢吗?”

    辛嵘正纳闷怎么忽然多了道熟悉的声音,一抬头,便看到“快递哥”摘了帽子和口罩,笑眯眯地看着他。

    辛嵘看到颜斐的脸,表情十分精彩。

    “你——”他又是惊喜又是诧异,愕然地看着他:“怎么来这儿了?”

    “我刚在附近录综艺节目,收了工,正好离你这儿近,就想过来看看。”颜斐把那盆栀子心地放在他桌上:“路过附近的花店,看到他们店里的栀子花开得正好,就想买一盆送给你。”

    辛嵘扫了眼那盆包装精致的栀子花,胸口暖暖的,轻声道:“谢谢。”

    “没什么啦,你喜欢就好。”最重要的是,这盆栀子放在他办公室里,一闻到香味辛嵘就能想起他。

    颜斐美滋滋地想着,眼睛看着辛嵘的脸,不知注意到什么,他俊秀的眉头微微皱起。

    之前辛嵘都坐在办公桌后,有电脑挡着,他没怎么看清楚他的脸。可等他站起身,颜斐才发现他嘴角有个的伤口。

    “辛总,你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嘴角:“怎么了?”

    辛嵘被他一提醒,这才想起昨被陆沉咬出的伤口还在。不愉快的回忆被勾起,他抿了抿唇,垂下眼道:“没什么,不心磕到了。”

    “只磕到嘴唇?”颜斐一脸怀疑,忍不住凑近辛嵘的脸仔细看。那张俊美的脸在他眼前忽然放大,辛嵘一时有些心猿意马,等颜斐的手指挨到他的唇角时他才像被烫到般别开了脸。

    “真的没事,已经结痂了。”

    辛嵘不自在地擦了下嘴唇。

    颜斐知道他在撒谎,他是演员,最擅长观察别人脸上微的表情变化,何况辛嵘根本不懂得怎么掩饰自己慌乱的神情。

    “既然过来了,晚上一起吃饭吧。”辛嵘不想他一直盯着自己的嘴看,岔开话题道。

    颜斐眼睛眨了眨:“好呀。”

    辛嵘让越扬订了吃饭的餐厅。

    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辛嵘作为公司ceo也不好提前先走,只好让颜斐先坐在沙发上等他。

    “我改完手上的ppt就走。”

    辛嵘很不好意思。

    “没事,你专心工作,不用管我。”

    颜斐托着腮,在栀子的香气中,专注地盯着辛嵘的侧脸看。

    都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这句话真是一点没错!

    本来辛嵘平时已经够帅了,现在穿着西装一脸禁欲地坐在办公桌后,更是颜值和气场爆表,让人分分钟想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即使不抬头,辛嵘也能感觉到颜斐炙热的目光黏在他脸上。他一向是个泰山崩于前都冷静克制的人,却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被他看着就觉得心慌意乱。

    “你可以……看看电影,或者电视。”他没法再装作对那道目光视而不见,抬头道。

    颜斐被他抓包,也不遮掩,而是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好的,我马上看电影,保证不打扰辛总。”

    他完,果然打开手机,插了耳塞,连上无线,一个人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电影。

    辛嵘很快就改完了ppt。

    再抬起头时,颜斐还是那个托着腮的姿势,坐在靠窗的沙发上。

    他低着头,大半个身子陷进沙发里,长腿无处安放,慵懒地交叠着。侧脸线条极为优美,几乎让他移不开目光。

    辛嵘合上电脑,捏了捏手心,走到他面前,轻拍了下他的肩膀。

    “走吧,可以下班了。”

    颜斐抬头,朝他一笑:“好,我收拾一下。”

    他收拾好耳线,又戴回口罩和帽子,脚步轻快地跟着辛嵘往外走。

    “你这身衣服,不用换一下?”辛嵘瞥了眼他身上的快递服。

    “不用了,正好用来伪装一下。”颜斐语气带笑,暧昧地看着辛嵘:“当然,辛总如果不喜欢的话,我可以马上换一套。”

    “没事。”

    辛嵘不敢和他对视,转身往前走。

    快到餐厅时,辛嵘忽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他自作自主就让越扬订了餐厅,却好像没问过颜斐喜欢吃什么?

    “你……有什么爱吃的菜吗?”车子快开到餐厅时,辛嵘转头问身边的人。

    颜斐愣了愣,随即一笑:“我重口味,喜欢吃辣,越辣越好。不过职业原因,经常要压抑自己的本性。”到最后,语气里带上了一丝可怜。

    辛嵘默默记下,等红灯的时候,迅速发了条信息给越扬。

    没两分钟,越扬回复:之前已订好一家湘菜餐厅,地址是xx路520号。

    “诶,去那家餐厅不是左转吗,怎么右拐了?”

    颜斐不解,他看辛嵘导航里明明是左转的呀。

    “那家没位置了,我们换一家。”

    辛嵘面色淡然。

    “噢。”颜斐并不在意这些细节,只要能跟辛嵘在一起吃饭,就是喝白粥都行。

    二十分钟后,两人到了城里一家著名的湘菜馆。

    颜斐翻着菜单,眼睛闪闪发亮:“辛总,你太懂我了。”

    “你想吃什么直接点就行。”辛嵘笑容温和。

    颜斐一抬头,正好被他的笑容晃了眼。他怎么觉得,今的辛总这么温柔呢?难道,他终于也对自己有好感了吗……

    你清醒一点!别自作多情!人家可是个钢铁直男!

    一个残忍的声音马上从脑中跳出来提示他。

    颜斐在心底叹了口气,继续翻着菜单。

    忽地,他意识到什么,神色凝重地抬起头。

    “辛总,我们换一家餐厅吧?”

    “为什么?”辛嵘不解。

    “你不能吃辣。”他指了指他的嘴角:“会刺激伤口,影响愈合。”

    “不碍事,你点你爱吃的,我点清淡的菜就行。”

    好像也是一个解决方法,可是让辛嵘看着他吃香辣虾、水煮鱼、碳烤羊排、口水鸡,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

    “我吃什么菜都无所谓,没有忌口。”辛嵘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宽慰地朝他一笑。

    笑容有点大,扯到了嘴角的伤口,辛嵘“嘶”地抽了口冷气。

    颜斐心疼得不行,赶紧把他的水递过去:“来来,别话,多喝水润润唇。”

    等辛嵘喝完水,他又找服务员要了一瓶蜂蜜,给他泡温水喝。

    他最后也没点几个辣菜,都是适合辛嵘吃的。水煮蛋、清蒸鲈鱼、茄子豆角,辛嵘实在看不过去,帮他加了一个香辣虾和羊排。

    一顿普通的晚餐,两人吃得都很满足。等买完单从餐厅出来,辛嵘便问颜斐要不要回别墅。

    “我不想一个人回去,辛总可以跟我一起吗?”

    颜斐眨巴着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那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太恐怖了。”

    辛嵘发现自己根本没法拒绝他的要求。

    “嗯,我也会过去。”他尽量平静道。

    “太好了!”颜斐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颜斐瞥了眼他兴奋的脸,嘴角勾起,又意识到什么,很快抿了抿唇。

    开车回去的路上,颜斐起一个月后就是他二十四的生日。

    听到他的年龄,辛嵘的心情很是复杂。

    他今年虚岁三十二,比颜斐足足大了八岁。

    “对了,辛总,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啊?”颜斐好奇地问他。

    “下半年,十一月份。”

    “噢……”颜斐掰着手指数了数:“那还有挺久的。”

    “我都三十多岁了,过生日没你们看得那么重,随便过一下就行了。”辛嵘握着方向盘,轻声道。

    “什么叫都三十多岁了?”颜斐皱起眉,不是很满意他这样用年龄贬低自己:“辛总还很年轻啊,看着跟二十几根本没差。”

    辛嵘笑了笑,没有话。

    到了别墅,他先检查了一遍电路,才让颜斐先去洗澡。

    颜斐跟他了晚安,刚回房间收拾衣服,电话就响了起来。

    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颜斐心里有种异样的预感,他拿起手机,接通,放到耳边。

    “喂?”

    “我是陆沉。”电话那端的声音低沉而阴郁:“我想跟你谈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