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第四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44.第四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书房。

    辛嵘抽出文件袋里的照片, 看清上面青年的面孔时, 目光一凝。

    “你在调查颜斐?”

    他不敢置信地看向陆沉, 眸中写着明显的失望。

    “颜斐……”陆沉手撑在桌子上, 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或者, 费宴?”

    辛嵘心头一沉, 惊疑地看着他。

    “实话,我之前都没有想到颜斐跟费宴会有什么关系。”陆沉抱着胸,语气嘲讽:“我把颜斐的家世全部查了一遍,怎么都没找到一个叫费宴的女人。直到后来,有人给了我一张这样的照片——”

    他抽出口袋里的照片, 放在书桌上。

    那是颜斐的女装照,不知道是在哪个片场拍的, 他披着长发,化了女性化的淡妆, 一袭红衣, 笔挺地站在那里,手上还有一个保温杯。

    “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女装确实容易让人迷惑。”

    “这跟费宴有什么关系。”辛嵘强装镇定。

    陆沉紧紧盯着他,语气中压抑着怒气和不甘:“你没发现吗?这张照片,跟费宴很像,身材还有身高都一模一样,尤其是侧脸, 这是化再多的妆都掩盖不了的。”

    “我不知道你想什么。”辛嵘转头看向窗外。

    “辛嵘!”陆沉站在他面前, 音量加大, 黑眸死死看着他:“你别装傻,你所谓的女朋友根本不是个女人,他是男人装成的!”

    陆沉的胸膛剧烈起伏着,眼底通红,大声道:“根本没有什么‘费宴’,那我在谢知含婚礼上见到的人就是颜斐!”

    书房里有片刻的死寂。

    辛嵘自始至终都看着窗外,他的侧脸紧绷着,像一尊雕像一样沉默。

    “辛嵘!”

    陆沉焦躁地等着他的反应。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辛嵘脸上的平静终于龟裂,他转过头,目光复杂,眼底有被戳破谎言的狼狈。

    “我知道,他是男人。”

    “你!”

    陆沉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他瞳孔紧缩,像第一次认识辛嵘那样盯着他看。

    “你疯了!”

    “他是个男人,还是个明星,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很清醒。”辛嵘抬眼看着陆沉,语气冷冽:“我只是请他帮我一个忙,仅此而已。”

    “那为什么他住在你的别墅?”陆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看着辛嵘的眼睛,想从里面挖到一些蛛丝马迹。可辛嵘垂下眼,避开了他的目光。

    “辛嵘,你……对那个颜斐……是不是……”陆沉的语调有些颤抖。

    “没有。”辛嵘的手指攥紧扶手,看着桌上的文件:“你不要多想。”

    “如果你只是想找个人临时充当一下你的女朋友,大可以找个女人。”陆沉嗤笑一声,带着几分自嘲:“你连我都骗。”

    “陆沉,当初没有向你解释是我的不对,只是我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复杂。”

    辛嵘抱歉地看向陆沉。

    “我再问一次,为什么颜斐会住在你的别墅里?”陆沉焦灼地盯着他:“如果你当我是朋友的话。”

    当他是朋友,也就意味着,不能再欺骗他……

    辛嵘心中人交战,他攥紧椅子扶手,闭了闭眼,又睁开。

    “我的确对他有好感。”

    这句话像一记闷棍,狠狠敲在陆沉的头上。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出现了幻觉。

    “你……再一遍。”

    “你听到了,不是吗?”辛嵘看着他,神色沉郁。

    “颜斐跟你一样,是个男人!”陆沉忽然提高音量。

    “我知道。”

    “你喜欢男人?”陆沉盯着他,语气近乎歇斯底里。

    “我不知道,也许我只是对他有好感,我也交往过女朋友。”辛嵘从没见过陆沉这么步步紧逼的样子,每一个问题都像一把尖锐的匕首扎在他心上。

    “所以你不喜欢男人?”陆沉皱眉,似乎很不满意他的答案。

    辛嵘简直要被他的一连串问题逼得透不过气来。

    “我只是对他有好感,跟男女无关。”

    “不可能,你怎么会对男人有好感?你是不是把他当成了女人?”

    “陆沉!”辛嵘打断他,站起身,语气冷冽:“别逼我!这是我的私事!”

    “这对我很重要!”陆沉突然走近一步,目光深深地看着辛嵘,眼底带着伤痛和怒火。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调查颜斐?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在意?”

    这种爱而不得的痛苦,这种压抑着感情却无法诉诸于口的折磨,他已经受够了,就在今全部结束好了!

    辛嵘从没见过陆沉露出这样的眼神。

    侵略的、压迫的,却又带着隐忍的深情和欲-望。

    “因为我喜欢你。”

    辛嵘仿佛被他这句话吓到了一般,不自禁退后了一步。

    陆沉笑了,语气自嘲:“怎么,吓到了?”

    辛嵘的神情狼狈而窘迫,他脑袋里一团混乱,胸口更是被什么堵着般,一阵阵地闷痛。

    “之前我以为你是直男,这辈子只会喜欢女人,所以一直不敢告白。我怕吓到你,我怕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可现在……”陆沉呵呵笑了两声,语气里带着破罐子破摔的绝望:“你告诉我,你对一个男的有好感,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吗?”

    他心翼翼守候、呵护了那么多年的宝物,没几就被别人不费吹灰之力地抢走,让他怎么保持风度,怎么冷静克制?!

    “陆沉……”辛嵘垂下眼,避开他过于热切的目光:“别了。”

    “为什么不让我?”陆沉抓住他的肩膀,他看着辛嵘,感觉心底的野兽似乎随时都要冲出牢笼:“你是不是不相信?”

    辛嵘的眼睫颤了颤,神情挣扎而为难:“我们是朋友。”

    “呵,朋友。”陆沉看着他,眼底闪烁着狂热:“有这样的朋友吗?”

    辛嵘还没弄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就看到陆沉的脸猛地在他眼前放大。后脑勺被一股力道按住,他没来得及反抗,便感到唇上一痛。

    辛嵘错愕地看着陆沉,随即脸上就现出羞耻和愤怒和神色。

    他用力推开陆沉。

    “嘶……”

    陆沉舔了舔自己的唇,神色轻佻,似乎在回味刚才的滋味,只是眼底依稀有一丝伤痛。

    辛嵘的嘴角被他咬破皮了,火辣辣地疼,但他已经感觉不到痛。他快速用袖子擦了下嘴角,神情狼狈。

    “刚才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他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镇定。

    “你走吧,我们各自都冷静一下,想清楚了再沟通。”

    “没发生过?”陆沉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呵”地笑了两声:“辛嵘,你不是这种缩头乌龟的性格。我承认,我刚才冲动了,但是我过的那些话不会收回。我他妈的不想把你当兄弟,我想跟你上-床!明白吗?!”

    辛嵘的胸膛剧烈起伏了两下,最后还是咬了咬牙,道:“你回去吧。”

    “你不可能一辈子不见我。”陆沉看着他,眼神幽暗:“我等着你,等着你想清楚。”

    他完那句话,最后看了眼辛嵘,转身出了书房。

    窗外下起了大雨。

    辛嵘站在窗户旁,看着陆沉的身影进了车库,脸色苍白地拉上了窗帘。

    **

    隔早上,辛觅见到辛嵘时吓了一跳。

    “哥,你怎么了?”她担忧地看着辛嵘的脸,又不解地看了眼他的嘴角:“你嘴角这里……跟费宴姐吵架了吗?”

    “不是。”

    辛嵘没办法跟辛觅解释,他把衬衣扎进西装长裤,提着公文包,走到玄关穿鞋。

    “那是怎么了?你跟人打架啊?”

    辛觅追着他问。

    辛嵘正处于烦躁的状态中,不耐地瞪了他一眼。

    “我关心你不行啊。”辛觅被他一瞪,委屈巴巴地嘟起了嘴唇。

    辛嵘有些后悔自己的失态,他叹了口气,换了副温和的神色,道:“我没什么事,你也别瞎担心。”

    “那你帮我一个忙。”辛觅连忙乘胜追击。

    “什么事?”

    “你把费宴姐的微信号给我,我想请她当一期公众号的模特,展示服装穿搭。”

    “不行。”辛嵘斩钉截铁。

    “为什么啊?我会给她很丰厚的报酬的,而且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不让她露脸。”辛觅抓着辛嵘的手臂,讨好地晃了晃:“哥,你就帮我一下嘛。或者,你问问她多少钱才愿意来?”

    “不是钱的问题。”辛嵘皱了皱眉,一时不知该怎么跟辛觅沟通。他只好先敷衍道:“我先问问他吧,他最近有别的安排,可能时间上不行。”

    “好,你先帮我问一下嘛,实在不行我也不勉强。”

    辛嵘点头。

    “一定要记得问哦!”

    临走前,辛觅千叮咛万嘱咐。

    “嗯。”

    辛嵘答应得很好。然而一到公司,他就把辛觅的嘱托忘得一干二净。

    辛觅等了大半都没有回应,忍不住拨了个电话过去。

    辛嵘在开会,手机关机,不接任何电话。等他结束会议时,手机里已经塞满了辛觅的未接来电。

    他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无奈之下,只好给颜斐打了个电话。

    “辛总,你的意思是,你妹妹想请我做模特?”

    那头颜斐的声音带着笑意。

    辛嵘“嗯”了声,道:“你不用当真,她就是着玩的。我会帮你找个理由拒绝她。”

    “我觉得可以啊,我再穿一次女装就行了。你妹妹高兴就好。”

    颜斐不以为然。

    “可是你的档期很紧张吧,而且——”

    “没事,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嘛,挤一挤总是会有的。”颜斐坐在车窗里,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眼睛微微眯起:“对了,辛总,你们公司是叫辛光制药是吧?”

    他忽然岔开话题,辛嵘一时没回过神,下意识嗯了声。

    “那你今在公司吗?”颜斐又问。

    “我在,怎么了?”辛嵘一脸疑惑。

    “没什么,就是问问而已。”颜斐压着嘴角的笑,桃花眼闪烁着狡黠的光。

    “好了,辛总,我还有事要忙,回头我们再聊怎么帮你妹妹当模特的细节啊。”

    不等辛嵘话,他当机立断地掐断电话。

    “颜先生,你是到这个路口下吗?”

    前面传来司机的声音。

    穿着xx公司全套快递服的颜斐点了点头,笑容灿烂:“麻烦你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