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第四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43.第四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辛嵘不知道的是, 在餐厅的那短短三分钟, 对颜斐而言是多么甜蜜又难熬的折磨。

    而在最后关头, 他没对着辛嵘的唇亲下去,又花了多大的意志力和决心。

    颜斐左手撑在辛嵘的颈侧, 注视着他的睡脸。

    昏黄的路灯光从车窗外透进来,让男人的五官变得柔和而温暖。

    颜斐的视线往下,落在辛嵘的唇上。他很难描绘辛嵘的唇是什么样子, 好像不薄也不厚, 颜色不浅也不淡,只是莫名地,让他很想吻上去。

    颜斐的喉结动了动, 屏住呼吸, 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世界变得很安静。

    颜斐演过很多电视剧, 里面刻画男女主接吻的场景时, 总是表现得十分夸张,动不动就让时间停滞,空落下粉色的花瓣雨,两人在粉色的爱心圈中不断旋转、凝视。颜斐有时候自己演着都觉得可笑。可真到这一刻, 他才切身地体会到偶像剧里那种雀跃的心情是什么感觉。

    他跟李察谈恋爱的时候都是对方主动,基本是水到渠成地在一起, 中间没经历什么困难和波折。这么用心地去追一个人, 为一个人这样忐忑不安, 甚至偷吻一下都这么心翼翼, 还是第一次。

    “嗯……”

    也许是呼吸受阻, 他听到辛嵘似乎发出了一声低-吟,紧接着,他看到他眼睫动了动。

    颜斐做贼一样立刻起身,心虚地坐回驾驶座上。

    唇上还残留着属于辛嵘的独有的味道,胸口更是燥-热异常。他握紧了满是汗的手心,轻呼了口气。

    辛嵘慢慢睁开眼,看着前方,神情有些茫然。

    “我刚才……睡着了?”他问。

    “嗯。”颜斐也盯着前方。

    “到辛宅了吗?”

    “快了,就在前面。刚车子突然出了故障,我下去检查了一下。”颜斐面不改色地撒着蹩脚的谎。

    还好,辛嵘似乎没有识破他的谎言,只点了点头。

    “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我马上送你过去。”

    颜斐舔了舔下颚,很快发动车子。

    辛嵘不想被辛觅撞见他跟颜斐在一起,因此只让他把车停在庭院外。

    “到这儿就行了,谢谢。”

    到了地方,他下车跟颜斐道别。

    “辛总,我们下次什么时候见面?”颜斐不甘心就这么让他走。

    听到他的问题,辛嵘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我会再联系你。”

    “那我等你电话。”

    辛嵘还没好,忽然听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他跟颜斐同时转头往后方看去,就见一辆红色的奥迪堪堪停在离颜斐的车尾只有五厘米的地方。

    那是辛觅的车。

    辛嵘的脸色一下变了,他没来得及让颜斐摇上车窗,就听到辛觅兴奋的声音。

    “哥,是不是费宴姐也来了?!”

    辛觅欢快的声音从车窗后传出来,她刚跟男朋友约完会开车回来,没想到正好碰到辛嵘他们。

    颜斐听到辛觅的声音,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微妙。

    “你开车先走。”

    辛嵘朝颜斐道。

    颜斐点点头,摇起车窗,迅速发动油门。

    正要下车跟人打招呼的辛觅一脸疑惑地看着辛嵘。

    “哥,费宴姐怎么走了?”

    “不是费宴,我一个朋友,他有点急事要赶回去。”

    辛觅皱着眉,不太相信他的辞。她哥脸上刚刚那副表情,哪里像是对着朋友的,分明就是在跟费宴接话嘛,还不承认,真是奇怪!

    “我还没问你呢,怎么这么晚才从外面回来?”辛嵘皱眉打量辛觅。

    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辛觅顿时有种惹火上身的感觉。她耸了耸肩,不以为然道:“还能怎么样,跟你一样刚约完会回来啊。”

    “以后早点回来,别这么玩。”

    辛嵘转身往辛宅走。

    “知道啦,你自己都回来得这么晚,还我。”辛觅撇了撇嘴,忽然发现什么,诧异地看着辛嵘:“哥,你脸怎么那么红啊?喝了酒?”

    辛嵘头也不回:“把车停到车库去,别东问西问。”

    “切。”

    **

    辛嵘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脱下皱巴巴的西装,换上休闲宽松的睡衣,辛嵘身上的冷冽气质也柔和不少。他擦着头发,坐在床前,看着窗外的夜景,一时有些出神。

    刚刚颜斐亲他的时候,其实他是醒着的。

    早在颜斐喊那声“辛总”的时候他就醒了,只是他也不清自己在想什么,莫名地就没有睁开眼睛。

    然后,他就感觉到颜斐的气息在向他靠近。他甚至能感觉得到,他是用怎样灼热的目光在凝视他。

    颜斐的唇落下来的时候,他的大脑有几秒钟的空白。

    他虽然大概能猜到颜斐对他有好感,但他根本不敢相信,他竟真的这么大胆,敢在车上偷亲他。

    短暂的气愤过后,是莫名加速的心跳。他以为自己会排斥、厌恶,迫不及待地推开颜斐,可事实上,除了刚开始那几秒的愤怒,后面他几乎没有任何抗拒的情绪。

    辛嵘自己也懵了。

    这对他而言是全然陌生的体验,困惑、忐忑、纠结、矛盾、期待、种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在他的胸腔里毫无头绪地冲撞着,迫切地寻找出口。

    他没法再伪装下去,只好动了动眼睫。

    颜斐的唇终于移开。

    他睁开眼,看到青年微微咬着唇,侧脸有些羞涩的样子。他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被他的唇吸引,浅粉色的、泛着透明水光的两瓣薄唇,像摆在透明盒子里,让人想咬上一口的精美点心。

    辛嵘被自己脑中的联想吓了一跳,慌乱之中,他只得用谎言掩饰自己的失态。

    还好,颜斐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辛嵘拉上窗帘,按着额头,重重吐了口气。

    他感到自己迫切地需要再跟周衍约一次咨询。

    隔下班,他提前约好时间,第一时间去了周衍的工作室。

    周衍见到他,有些惊喜,又有些不解。

    “辛先生,发生了什么事吗?”

    进咨询室开始,他就感觉辛嵘有股很强烈的倾诉欲。

    “我……”辛嵘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皱,似乎不知该怎么措辞:“我之前是不是跟你提过,我认识了一个比我很多的年轻人。”

    周衍点头,微笑看着他,等着他下一句。

    “我觉得自己……好像……可能喜欢上他了……”

    周衍的脸色有些诧异。

    辛嵘垂着眼,虽然是在倾诉对另一个人的喜欢,可神情却有些凝重。

    “辛先生,我冒昧问一句,之前你的那个年轻人,是男还是女?”

    “男人。”

    听到这两个字,周衍的神色变得极为严肃。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同性?”

    “嗯……应该吧……”辛嵘两手交握,显得有些纠结:“他昨……偷亲了我……我发现自己并不排斥,好像还有点期待……”

    周衍静静听着。

    “他本来就是gay,对我好像也有好感。他的外貌很出色,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我觉得一切都很荒谬……”

    “荒谬?”周衍笑了笑:“你觉得喜欢上他很荒谬?”

    辛嵘点了点头,垂眸看着桌上的水杯,侧脸冷峻:“可能是我最近跟他接触太多了,产生了一些不该有的错觉,并把这些错觉误以为是喜欢。”

    周衍眼底划过一丝震惊,难以置信地看着辛嵘。

    难道这段感情还没萌芽,他就想自己先把它掐灭?

    “辛先生,你是接受不了自己喜欢男人吗?”

    辛嵘没话。

    “还是接受不了,自己在陷入爱情的时候,变得这么感性,这么脆弱,甚至完全不像平时的自己?”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却精准地戳到了辛嵘的痛处。

    他攥着手,脸色有些苍白,低声道:“我上一段恋情很失败,我知道我有很大的问题,可我的性格就是这样,有些印在骨子里的东西,改变不了。也许他暂时对我有好感,但是等他深入了解我后,很快就会感到失望。”

    “性格的确很难改变。”周衍看着他,目光里带着鼓励:“可是你还没开始尝试,怎么就知道他一定会对你失望呢?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的前女友忍受不了的,也许他可以忍受,甚至帮你一起改变。人与人之间的化学反应是很神奇的。”

    辛嵘自嘲地笑了声。

    “他喜欢男人,而我……连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都算不上。”

    周衍在心底轻叹了口气。

    “辛先生,容我大胆地一句,以你这样出色的外貌和气质,有人喜欢你追求你,再正常不过。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没必要为身体的隐疾感到自卑。”

    辛嵘没有话。

    “辛先生,其实我也有个秘密,可以告诉你。”周衍笑笑:“也许你听了,会好过一点。”

    辛嵘疑惑地看着他。

    “我跟你一样,也喜欢男人。”周衍顿了顿,又道:“而且,我跟我家那位在一起,已经快七年了。”

    **

    从咨询室出来,辛嵘的神情还有些恍惚。

    以往,总是他在咨询室里倾诉,话题也总是围绕着他,这是第一次,周衍开口讲自己的事。

    不得不承认,听完周衍和他男朋友相识并相爱的故事,辛嵘的心境平和了许多。他对周衍的信任,更是上了一层楼。

    咨询结束前,周衍鼓励他,遵循本心。

    没有人对他过这样的话。在以前的辛嵘看来,这句话太过自我,甚至显得有些自私。一个人怎么可能不顾外界的眼光和压力,完全遵循自己的本心?

    辛嵘不认为自己能做到,也许颜斐是那样的人,他的性格本来就跟自己南辕北辙,他活的那么随性、耀眼,不像他,生活这样的死板、沉闷……

    惊觉自己又想到了颜斐,辛嵘头疼地按住了额头。

    不要跟你的心对抗。

    他仿佛又听到了周衍的声音。

    辛嵘深吸了口气,握紧方向盘,加快车速。

    到家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

    刚下车,他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庭院的长椅上。

    “陆沉?”

    他拿着车钥匙,有些惊喜地走过去。

    “你怎么来了?”

    陆沉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听到他的声音,缓缓站起身。

    他看向辛嵘,眼底有些不出的东西。

    “我找你……有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