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1.第四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41.第四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辛嵘在分公司的视察并不顺利。

    j市分公司的生产厂区仍然有几处明显的生物安全隐患, 视察结束,他又临时召集高管开会, 严厉批评了车间的生物安全问题。

    会议结束,几个高管忐忑地问他要不要留下来吃午饭。

    “不用了,我还要去n市一趟。”

    他已经让越扬订了飞机票,会议一结束, 立刻飞去n市。

    分公司的总经理不敢留他,立刻安排专车送他去机场。

    从j市到n市,坐飞机要三个半时。辛嵘顾不上吃午饭, 随便吃了飞机餐对付一下, 落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

    n市分公司的总经理是王群, 对于辛嵘的到来,他表面上虽然还是笑眯眯的, 其实暗地里不知翻了多少个白眼。

    辛嵘照旧先去生产车间视察, 再去行政办公区。

    王群带着几个部门经理跟在后面, 脸色有些不耐烦。

    走到最里面的办公室门口,辛嵘忽然止住了脚步。

    他蹲下身,捡起门缝里夹着的半截烟头, 目光很冷。

    “谁在厂区吸烟?”

    几个部门经理脸色顿时变了, 他们抬头看了眼王群, 又很快低下头。

    辛嵘抬头, 看着面前的办公室门, 总经理办公室六个大字十分显眼。

    “王总, 是你抽烟?”辛嵘捏着那截烟头,看向王群。

    王群低咒了声,使了个颜色给身后的部下。那人立刻上前一步,朝辛嵘鞠了一躬:“辛总,不好意思,是我这两烟瘾犯了,没忍住,所以……”

    辛嵘嗤笑了一声:“你一个经理,还跑到总经理办公室来抽烟?”

    “那我正好在王总这里开会……”

    经理的头垂得更低了。

    “厂区严禁任何烟火和易燃物,抽烟更是绝对禁止,这点不需要我强调了吧?”辛嵘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几人。

    “是,辛总,都是我们监管不力。”

    “在场所有高管,一个月工资扣除,年终绩效减半。”辛嵘瞥了眼身后的越扬:“另外,全集团通报。”

    王群的脸色沉得不能再沉。

    “辛总,一个烟头而已,而且也不在隔离区,没必要这么计较吧?”

    “你听过西森制药吗?”

    王群一愣,眼底有些疑惑。

    “你当然没听过,那是一家差点上市的制药公司,就是因为一个烟头,引发了厂区火灾,所有设备和仪器都被烧毁,损失了三个多亿,死了五个员工,一晚上就破产了。”

    几个经理里有听过西森制药当年发生火灾的原因的,都羞愧地垂下了头。

    “安全重于一切,对我们疫苗行业来,生物安全更是重中之重。”辛嵘脸色冷峻,语气更是前所未有地严厉:“永远不要抱侥幸心态,不然辛光就是下一个西森。”

    王群被他这么一,虽然心中不忿,但还是不甘地闭上了嘴。

    辛嵘结束n市分公司的视察,回到酒店,已经十点多了。

    越扬帮他买了明一早的动车票,从n市回s市没有飞机可坐,只能先坐大巴到城区,再转动车回s市。

    辛嵘整整一周都没有怎么休息过,加上这两舟车两顿,下午又被王群气得够呛,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隔早上六点,闹钟准时把他闹醒。想起晚上跟颜斐的约定,辛嵘咬了咬牙,从床上坐起。

    快速吃完早饭,酒店的大巴也到了,越扬帮他提着行李箱,跟他一起上了车。

    坐了两个多时的大巴,才到n市城区。今周末,去火车站的主干道很堵,辛嵘看着窗外拥挤的车流,脸色有些焦躁。

    “辛总,下午公司应该没什么事了吧?”越扬关切道。

    “没有。”辛嵘收回视线,看向手中的杂志:“你回去了直接休息吧。”

    “噢,我以为辛总急着见什么客户呢。”

    他的反应有这么明显?辛嵘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自在道:“我跟朋友约了晚上看展会,所以时间可能有点赶。”

    “这样啊。”越扬表示理解:“是跟陆总吗?”

    “嗯。”辛嵘含糊地应了一声。被越扬这么一提醒,他才忽然想起自己最近似乎都没怎么见过陆沉了。

    应该也是在忙家里的项目吧。辛嵘没有多想。

    在环城路上堵了一个多时,道路终于通了。

    到火车站时,已经十一点多了。辛嵘饿得饥肠辘辘,一上动车直奔餐车去吃午饭。

    飞机餐难吃,动车上的饭也好吃不到哪里去,他吃了几口就没什么胃口了,后面纯粹是机械地吞咽和咀嚼。

    快到s市时,他收到颜斐发来的消息。

    【辛总,你到哪儿了?我现在已经出发去餐厅了。】

    辛嵘放下手中的矿泉水,回复【快到s市了,我一到站就直接过去。】

    今一早,颜斐就把餐厅地址发给了他,还细心地标注了驾车路线。

    【辛苦了,还没吃饭吧?我先过去点些好吃的给你。】

    看到那条消息,辛嵘眼底掠过很淡的笑意。

    【我吃什么都行,你点自己喜欢的就可以了。】

    收起手机,他抬头,看到对面的越扬正惊愕地看着他。

    “怎么了?”他的神情回归严肃。

    “额,辛总在跟费姐发消息吧?”

    辛嵘不解地看着他。

    “我没见辛总这么笑过。”八卦自己的顶头上司,越扬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发,真挚道:“感觉辛总恋爱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我没恋——”辛嵘忽然止住了话语,因为此时的他正好从旁边的车窗里看到了自己的脸。

    嘴角不再是下压、紧绷的,而是微微扬起,眼底也带着难以形容的期待的亮光。

    辛嵘内心某个地方,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

    所有黑暗的、隐匿的、压抑的情绪,在那一秒,被那道闪电照得通明透亮。

    “辛总,我……是不是错话了?”发现对面的上司脸色变得有些怪异,越扬还以为自己了什么不该的话。

    “没有,我去一趟洗手间。”辛嵘垂下眼,迅速起身站起。

    辛嵘站在晃动的车厢洗手间里,看着眼前的半身镜。

    里面的男人因为连日的奔波,形容有些憔悴,但依然无损他威严而冷冽的气质。

    黑眸跟以往一样坚毅有神,而且眼底隐隐有一丝异样的亮光。

    想到越扬的话,辛嵘低下头,用冷水冲了把脸。

    走出车厢时,他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峻。

    “辛总,需要我送你过去吗?”

    “不用,我让司机开车来了。”辛嵘在出站口跟他告别:“你自己回家吧,早点休息。”

    “好的,辛总,那我先走了。”

    辛嵘从火车站出来,直接让司机把他送到约好的餐厅。行李箱跟公文包都放在车上,他让司机不用等他,直接开车回辛宅,把他的东西也一并带回去。

    因为一都在火车上,辛嵘也没有时间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加上心里在想事,他往餐厅走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先生,请问你是哪一个包厢?”

    “808。”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

    服务员引着他往里走。这是家专做海鲜和粤菜的高档餐厅,里面的装修很是豪华。地上铺了厚厚的织锦地毯,窗帘华丽而厚重,花板的水晶吊灯也价格不菲。那异常耀眼的灯晃得辛嵘有些眼花,他下意识抬手遮了下眼睛,前方的服务员正好止步在走廊尽头。

    “先生,808到了,请。”

    门是虚掩的,辛嵘只看到一角里面的会客沙发。他朝服务员点点头,见她转身离开,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一现身,两道目光便同时向他射过来。

    沙发的左边,坐着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亚麻色的头发,蓝眸,皮肤雪白,身材修长,像是从希腊神话中走出来的美少年。

    右边,坐着他熟悉的青年,他大概刚刚出席完某项重要活动,身上穿着正式的深色西装,俊美又不失英气,整个人的气质高贵而优雅。

    辛嵘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皱巴巴的西装,一时不出心底是什么感觉。

    “宝贝,你可算到了。”

    颜斐一见到他便站起身,热情地搂住他的手臂:“出差辛苦吗?”

    他那句宝贝喊得辛嵘直起鸡皮疙瘩,他提醒自己这是在演戏,勉强笑了笑,朝颜斐点点头。

    “还好,习惯了。”顺势瞥了眼沙发左边的青年,他微微一笑,问颜斐:“这位是?”

    他打量李察的同时,李察也在打量他。

    成熟、英俊、很有男人味,这是李察对辛嵘的第一印象。

    不过年龄也太大了些,而且身上的气质怎么呢,笔直笔直的,根本不像个gay。颜斐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口味的?

    “我是颜同公司的师弟,也是他一个老朋友。”

    李察笑容得体,朝辛嵘伸出手:“你好,我叫李察,察觉的察。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你好,我叫辛嵘,辛勤的辛,峥嵘的嵘。”辛嵘平静地跟他握了握手。

    “原来是辛先生。”李察眨了眨眼,蓝眸惑人:“听辛先生是公司高管,肯定经常出差吧?”

    “嗯。”

    “那跟颜见面的时间就不太多了?”

    他话里有话,辛嵘不是傻子,不会听不出来他的试探。

    “还好,我们一有空就会见面。他也会下厨给我做饭吃。”

    他不过是陈述事实,不料李察一听,脸色立刻就有些暗沉。当初他跟颜斐在一起的时候,颜斐可都没给他做过几次饭呢。这个辛嵘才跟颜斐在一起多久,就动不动给他做饭吃?

    李察眼底闪过嫉妒,神色不善地在餐桌旁坐下。

    颜斐早就点好了菜,他看李察一脸郁闷,心情比谁都畅快,顺势在辛嵘身旁落座,肩膀紧挨着他。

    “听起来辛先生跟颜的感情很好呢。”

    李察拨了拨桌上的筷子。

    之前他以为颜斐只是随便找个男人来敷衍他,可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错了。颜斐看着辛嵘时眼底的爱意根本不是装出来的,从那个男人进包厢开始,颜斐的眼睛几乎没从他身上移开过。

    “不过辛先生看起来这么成熟,应该也谈过不少恋爱吧?”

    李察轻飘飘地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颜斐神情不悦地瞥了眼李察。

    辛嵘喝了口茶,没什么表情道:“是谈过,不过印象都不深。”

    言下之意就是,印象最深的还是跟颜斐这段。

    “那辛总之前谈过女朋友吗?”李察又问。

    辛嵘终于意识到他想什么,抬起眼,淡漠地看着他。

    “这是我的个人**,我想没有必要告诉李先生。”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