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第三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39.第三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颜斐的脸上没有笑意。

    他的目光掠过对面那人, 像掠过无形的空气。

    见他要往会议室走, 李察不甘心地追上去。

    “颜,见到老朋友,你就这种反应?”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颜斐, 眼底隐约有一丝受伤。

    “我不记得我有你这么一个——”颜斐语气嫌弃,最后两个字咬得尤其重:“朋友。”

    “你们认识啊?”

    之前跟李察讲话的年轻男人插-了进来。颜斐瞟他一眼, 毕竟都是公司的艺人, 他跟李察要是在这里闹得不愉快,恐怕很快就有流言传出去。

    他必须控制自己的情绪。

    “见过几面,泛泛之交而已。”

    颜斐皮笑肉不笑道。不等李察话,他便大步往会议室走去。

    见没有好戏可看,年轻男人脸上掠过明显的失望。

    “李察,你跟颜斐,之前认识啊?”他不死心,想从李察这儿探听一点八卦。

    “如他所, 我们只是泛泛之交。”李察一改之前的笑脸,脸色也有些阴沉。

    年轻男人瞥见他眼底的暗沉, 识趣地没有再问。

    周一例会, 副总先介绍了公司新进的几个艺人。

    都是俊男美女, 最的才刚成年,在电影学院读大一。不过李察站在里面, 仍然很扎眼。

    他是中外混血, 身材高挑, 一双漂亮的蓝眸不知勾走了多少女孩的芳心。他一站在台上, 几乎所有女生的目光都不自觉被他吸引。

    颜斐看着,轻嗤了声。

    徒有其表的家伙。

    他比谁都了解李察的性格,即使外表再怎么美好,也改变不了这家伙骨子里是个满嘴谎言的花心渣男的事实。

    例会结束,颜斐第一个出会议室门。

    他实在不想跟李察待在一起,连跟他呼吸同一片空气都觉得膈应。

    手机响起,是夏的电话。

    “颜哥,我跟司机到楼下了,你开完会了么?”

    “完了。我两分钟下来。”

    颜斐从没像今这样期待夏的出现。

    “好,那我联系一下杂志社那边,让他们做好采访准备。”

    “嗯。”

    颜斐挂了电话,按下电梯按钮。叮地一声,电梯很快到了。

    他刚踏进去,一只脚紧跟着踏进来。他转过头,脸色很快沉了下去。

    电梯里只有他跟李察两个人。

    “你也赶通告?”颜斐嗤笑了声。

    “嗯,不巧,我也去双水路。”李察对他眨了眨眼:“是gq旗下的副刊。”

    gq是国内顶尖的时尚杂志,颜斐这样的一线明星一年也上不了两次主刊,没想到李察一个空降来的十八线,随随便便就能上gq的副刊。

    看来深蓝挖他过来确实允诺了不少丰厚的条件。

    “是吗?恭喜。”颜斐露出职业假笑。

    他的笑容有些刺眼,看得李察很不自在。他蓝色的眸子眨了眨,收敛了嬉笑的神色,有些忐忑道:“颜斐,我其实很后悔——”

    “叮”地一声,电梯门开了。

    颜斐只当没听到李察的话,目视前方,自顾自走了出去。

    公司人来人往,李察也不好再追上去,他看着颜斐离开的背影,拳头握紧,蓝眸露出势在必得的神采。

    这一次,他一定不能再错过了。

    **

    辛嵘今踏进公司时,感觉员工看他的目光似乎有些异样。

    他以为是自己哪里仪容不整,专门去洗手间确认了一下,可走出来后,投往他身上的视线似乎并没有减少。

    越扬站在他身后,欲言又止。

    等办公室门合上,辛嵘才淡淡道:“有话就。”

    “辛总,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您脖子后面……”

    “有红印?”辛嵘挑眉。

    越扬连连点头。

    辛嵘不以为然:“蚊子咬的。”

    可我看着不像啊,倒像是牙齿咬出来的……越扬在心底偷偷腹诽,可对着自家boss还是一脸赞同。

    “噢噢,难怪呢。”

    辛嵘在椅子上坐下,正要开电脑,忽然想到什么。

    “你帮我买点灭蚊的东西,要功效好一点的。”

    “灭蚊?”

    越扬很是不解,辛嵘住的别墅里还有蚊子这种东西?不应该啊,他又没住在郊区。

    “嗯,多买点,最好这周五之前能寄到。”

    “噢好。”

    越扬摸不透辛嵘的心思,只能试探道:“那个,辛总,前两董事长问了我了一些关于您的私人问题。”

    “。”

    “他听费宴姐来过公司,就问了几句她的情况。”

    “你怎么的?”辛嵘头也不抬。

    “我就我也不清楚。”

    “你做得很好。”辛嵘眼睛盯着屏幕,快速浏览最新的行业动态:“继续保持。”

    忽然被夸奖,越扬有些受宠若惊。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又想到什么,看着辛嵘道:“辛总,费姐真的很漂亮,你们俩站在一起气场也很搭。”

    “气场很搭?”辛嵘皱着眉:“什么意思?”

    “就是很和谐啊,别人都融不进去的那种感觉。”越扬连忙解释。

    是吗?他跟颜斐站在一起,会给别人这种感觉?如果越扬知道“费宴”其实是个男人,恐怕就不会这么了吧。

    辛嵘自嘲一笑。

    “以后关于费宴姐的事,任何人问起都不要多。”他叮嘱越扬,语气严肃。

    越扬神情一凛,立刻道:是。

    **

    接受完杂志社的专访,再拍完两组写真,已经是傍晚了。

    颜斐一都没怎么吃东西,加上为了拍摄,脸都笑僵了,收工后,一个人瘫在化妆间的沙发里,累得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差点睡过去时,闻到一阵浓烈的食物香气。

    夏提着热气腾腾的重庆面进来,热情召唤颜斐。

    “颜哥,吃晚饭啦。”

    “有没有让老板多放辣椒?”看到包装盒上重庆面四个大字,颜斐立刻两眼发光地坐起。

    “有,不过我不敢让他放太多。”

    夏神情担忧:“你后还要参加红毯,一定要保持最好的皮肤状态。”

    “一碗面而已,不要紧的。”颜斐已经拿起筷子,跃跃欲试。

    “要是你长痘了我得被葛云姐骂死。”有前车之鉴在,夏不敢掉以轻心:“上次你跟叶珊姐收工了去吃火锅,隔就长了两颗痘。我花了好大力气才让它们消下去。”

    “火锅不一样嘛,毕竟是上火的东西。”颜斐一脸心虚,又可怜巴巴地看着夏:“我累了一,你忍心连我吃碗面的权利都要剥夺?”

    夏拿他没办法,只好道:“好啦,吃可以,不过吃完面还要立刻吃蔬菜沙拉和酸奶,清肠。”

    颜斐做了个“ok”的手势。

    “你还要喝什么?我出去给你买。”

    “不用了,你也休息吧。”他拍了一整,夏也一直跟在他身边忙前忙后,基本没有休息过。他很体谅她的不易。

    “嗯,那我眯一会儿。”

    夏抱着自己的背包,在沙发椅上躺下。

    化妆室里除了两人,其他的工作人员都走光了。安静的室内,颜斐吃着面,忽然想起了辛嵘。想起了他那眼底的泪光。

    掏出手机,他发了条微信给辛嵘。

    【辛总下班了吗?】

    那边过了一会儿才回复【下班了。】

    【今果然碰到前任了,超级不开心。╭(╯^╰)╮】

    辛嵘盯着手机上的颜文字,一时不知道该回复什么。

    想来想去,他打了一行字:【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尽管。】

    颜斐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忽然灵光一闪。

    【辛总,确实有个事需要你帮忙。】

    【你】

    【能不能,请你冒充一下我男朋友?】

    颜斐可以预见,之后李察还会对他死缠烂打,他得做好万全准备才行。最重要的是,借这个机会再跟辛嵘亲近一下。

    辛嵘看着屏幕,沉默了几秒。之前都是让颜斐冒充他的女朋友,现在他请自己冒充他的男朋友,似乎也很公平。

    【可以,什么时候需要我出面?】

    颜斐不知死活道:【现在可以吗?】

    辛嵘回了一个【呵】

    【开玩笑的,可能之后这几吧,有需要我会联系辛总的。而且我还要履行每周跟辛总吃两次饭的义务呢。\\\\\\\\(^o^)/~】

    辛嵘听到他不需要自己现在就过去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莫名又有些失落。

    刚刚,他好像已经开始计划怎么去帮颜斐演戏了。

    辛嵘觉得自己的酒可能还没醒。

    他按了按额头,回复颜斐【好,你先忙。我洗澡去了。】

    浴室里。

    辛嵘脱衣服的时候,特意站在全身镜前扭过头看了看自己的脖子。

    确实有一道碍眼的红痕,因为肤色偏深,那道红痕又消失了大半,现在看着倒是很不起眼。

    辛嵘往浴缸里放水,脑海里尝试回忆昨的场景。

    只是依然跟之前的每一次一样,一到他进浴室后的场景,他的记忆就出现了断层。

    辛嵘叹了口气,踏进浴缸,慢慢把身体沉下去。

    他闭上眼,被温热的水流包裹住全身的时候,脑中某根紧绷的弦一松,许多陌生的画面纷至沓来。

    他全部想起来了。

    浴室里,他跟颜斐对峙;他进浴缸时差点跌倒,被颜斐搂住腰身;他泡得昏昏沉沉时,似乎有人把他抱起来,放到了床上……

    颜斐不知道的是,半夜里,他醒了一次。

    可能是做噩梦,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总之毫无预兆的,他的酒意全部醒了,头疼欲裂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被另一个人隔着薄被抱在怀里。借着清淡的月光,他看到颜斐精致明艳的五官,浅色的唇微微嘟起,有些孩子气的睡脸。

    他把自己抱得很紧,像孩子抱着心爱的玩物,脑袋也在他肩头磨蹭,清浅而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耳畔。辛嵘皱眉,试图推开他,可他的手臂宛如钢铁一样,牢牢箍着他,让他动弹不得。

    “颜斐。”辛嵘只得喊他的名字。

    颜斐不知是听到还是没听到,皱眉咕哝了两声,把他抱得更紧。

    “辛总,不要怕……有我呢……”

    辛嵘猛地睁开眼睛,惊慌而无措地盯着头顶的花板。

    不能再想下去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