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第三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38.第三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辛嵘正趴在马桶上, 脸色苍白地干呕着。之前吃进去的那碗面早就被他吐光了, 他现在肚子里空空如也, 除了一些胃里的酸水,什么都吐不出来。

    辛嵘按着自己的喉咙, 确认食道里没有呕意后,浑身虚脱地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只是没坐几秒钟, 他又想起什么, 苍白着脸站起身,往洗手台走。

    上衣的领口和袖子都弄脏了,他皱着眉, 把水流开到最大, 胡乱扯掉身上的衣服, 扔在地板上。

    颜斐看着他脱了衬衣,把冷水把自己身上扑时,终于忍不住道:“辛总!”

    辛嵘仿佛没听到他的声音, 仍是自顾自地把水往身上洒。

    “辛总,你这样会感冒的。”

    颜斐快步走过去,替他关了水龙头。

    辛嵘抹了把脸,看着他。

    “不要多管闲事。”

    男人的语调很疏离。尽管他形容狼狈, 黑发仍然在往下淌水, 但一双漆黑的眸子仍然如同暗淡的夜空, 冰冷而倨傲。

    “对我来, 这不是闲事。”

    颜斐抓住他的胳膊, 近距离地看着辛嵘:“你不舒服, 我帮你是应该的。”

    “我不用你帮忙。”

    辛嵘语气排斥。颜斐靠他太近了,而且他身上那种温和无害的气场不知何时变得咄咄逼人,一双深邃的桃花眼近乎执拗地看着他。

    “是不是要洗澡?我帮你。”

    颜斐帮他开了浴室里的花洒,又打开暖气。

    “站得稳吗?要不要我扶你进去?”

    “不用。”

    辛嵘推开他伸过来的手,自己往浴缸走,可他刚吐完一场,身体还处于极为虚弱的状态,手还摸到浴缸边缘,就感觉一阵眩晕。

    颜斐连忙从身后揽住他的腰。

    辛嵘没穿上衣,温热光-裸的肌肤熨帖着他的掌心,颜斐有一瞬的心神荡漾。

    辛嵘好不容易站稳,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竟然被颜斐搂着,顿觉羞耻而窘迫。

    “放开!”

    “你进去了我再放手。”

    颜斐稍微松了一点力道,但双手仍是虚扶在他腰上。

    辛嵘皱着眉头,不理会他,抬脚跨入浴缸。

    等进去了,他才发现自己长裤还没脱,立刻凌厉地转头看向颜斐。

    “出去!”

    颜斐耸了耸肩,转身走了。

    辛嵘等他离开,长呼了口气,脱了长裤和内裤,开大水量,缓缓地坐进浴缸里。

    “辛总,别泡太久了,会缺氧的!”

    颜斐不放心地在外面叮嘱。

    被温热的水流包围的辛嵘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他闭着眼,感觉全身所有紧绷的神经都放松下来,意识也不知不觉沉入了香甜的黑暗。

    颜斐在外面掐着表看时间。

    都半个时了,辛嵘怎么还在里面泡着?不会晕倒了吧?

    颜斐越想越担心,一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干脆地扭开门。

    还好,辛嵘没有从里面反锁。门一扭就开了,浴帘是拉着的,颜斐也顾不上冒犯了,连喊两声“辛总”没人应答后,大胆地拉开了浴帘。

    眼前的情景让他有些脸热。

    辛嵘全身赤-裸,大半个身子浸在水里,只有脑袋和脖颈露在外面。他闭着眼,脑袋靠向一侧的浴缸边沿,已经睡着了。

    颜斐慌慌张张地把视线从辛嵘浸在水里的下身移开,看向他的脸。

    辛嵘眼睫紧闭,眉骨深邃而性感,神情完全没有平日里的冷峻。

    糟糕,他这副任人宰割的表情看得他更想犯罪了!

    颜斐咽了咽口水,压抑住心中的欲-念,把辛嵘从水里捞出来,用浴巾裹上。

    辛嵘大概是太累了,睡得很沉,被他抱到床上后都没有什么反应。

    寂静的夜。

    颜斐坐在床头,听到胸口那颗不安分的心脏猛烈撞-击胸腔的砰砰声。

    此时,辛嵘就乖顺地躺在他床上,不着寸缕,活-色生香。

    暗恋的人什么都没穿躺在你床上怎么办?在线等,急!!!

    颜斐抓了抓头发,又抓了抓自己的睡衣。

    每隔几秒,就忍不住往辛嵘那边看去一眼。男人睡得很沉,眉目舒展,神情毫不设防。

    辛嵘心底还是信任他的,不然不会连浴室门都不锁。如果他真的一冲动,对他做点什么,岂不是辜负了辛嵘对他的信任?

    可是,喜欢的人就躺在自己身边,这样的机会如果错过,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要是他什么都不做,岂不是暴殄物?

    颜斐脑中人交战,他很清楚,自己不是圣人,做不到像柳下惠一样无动于衷。当然,过分的行为他肯定不会对辛嵘做,只是,能不能让他地满足一下内心的私-欲呢?

    颜斐下定决心,深吸了一口气,关了房间的大灯,只留床头的一盏落地台灯开着。

    昏黄的光线从台灯罩外倾泻出来,洒在辛嵘的睡脸上,让他的五官蒙上了一层暧昧的暖色。

    咽了咽口水,颜斐伸出手,心地摸上辛嵘的脸。

    先是用手指试探地在额头划过,确认辛嵘没有反应后,才心地往下,用指腹感受着他脸颊温热的肌肤。

    在他的手指快要移到辛嵘唇边时,男人的唇瓣突然动了动。

    一个很微弱的音节从他嘴里发出来。

    “妈……”

    颜斐听到了。

    他的手指顿住,苦笑了声,慢慢收回手。

    原来他今晚吃面的时候,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才会有那样失态的反应。

    颜斐按着额头,挫败地叹了口气。

    之前的那些旖旎心思在听到辛嵘的那句“妈”早就消失了,他现在对辛嵘只有无尽的怜惜。

    怎么可能舍得再对他做些什么。

    盯着辛嵘的睡脸看了一会儿,颜斐扬起嘴角,俯身在他额头亲了一下。

    “晚安,辛总。”

    他关了台灯,在辛嵘身旁躺下。

    **

    辛嵘睁开眼的时候,首先感觉到的是额头的沉重感。

    太阳穴处隐隐有什么在跳动,撕裂的痛感折磨着他的神经末梢,让他一睁眼便不自觉皱起眉头。

    下次不能再喝这么多酒了。他暗暗提醒自己。

    茫然的视线逐渐聚焦,不知看到什么,他突地目光一凝。

    这个窗帘的颜色,怎么是深蓝色的?他记得自己房间的窗帘明明是灰色的……

    疑惑的目光打量着周遭的家具,视线环顾了一圈,最后落在身旁的隆起上。

    怎么……还有一个人睡在床上?不对,这根本不是他的房间!

    辛嵘按着太阳穴,坐起身,冰凉的蚕丝被从他身上滑下,他往下瞥了一眼,瞳孔猛地一缩。

    他竟然什么都没穿!

    辛嵘脸上的镇定在龟裂,他已经意识到,这是颜斐的房间。昨晚的记忆也在此时逐渐回笼,他在酒吧里跟陆沉喝酒,最后他喝多了,好像是颜斐来接他回的家,回家后他似乎还吃了碗面,之后的画面就有些模糊了……

    “辛总,你醒了?”

    一个嘶哑的嗓音在他身旁响起。

    辛嵘僵着脊背,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反应。

    早在辛嵘坐起身的时候颜斐就醒了,不过他也不出声,只偷偷地窝在被子里,坏心地等着看辛嵘脸上的神情变化。

    “我们……”辛嵘艰难地开口,他动了动腿,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余光瞥向颜斐,那人也是不着寸缕的状态,而且脖子上似乎还有些红点……

    颜斐看他窘迫得整张脸都快烧起来,在心底偷偷笑了两声,扶着被子坐起。

    “昨晚的事,辛总都不记得了吗?”

    辛嵘的喉结艰难地滑动了两下:“我该记得什么?”

    “就是辛总喝醉酒,吐了一身,我帮辛总防水洗澡。后来……辛总洗完澡,就跑到我床上来了……”完,还害羞地用被子遮了遮自己的肩膀,一脸的羞怯。

    “我昨晚进了你房间?”

    辛嵘努力回想昨自己吃完面后的情形,可除了在浴室里一些零碎的片段外,之后发生的一切,他都完全没有记忆,仿佛那一块的记忆出现了断层。

    “是啊,辛总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看我——”

    他突然拉下被子,大片白-皙的肌肤露出来,辛嵘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

    “我身上的蚊子包。”颜斐仰头,露出瓷白的脖颈,上面有几个鼓鼓的红包。

    听到他后半句,辛嵘吐了口气。

    “手臂和肩膀也有,手臂最多。”颜斐苦着脸,向他展示身上被蚊子叮出来的红包:“昨晚蚊子太多了,为了帮辛总挡蚊子,我只好用我的血肉之躯做引子,让那些可恶的蚊子不能近辛总的身!”

    现在是初夏时节,郊区的别墅里有蚊子太正常了。辛嵘听到这里,脸上的神色稍缓。

    “我没对你做什么逾越的事吧?”

    不知怎么地,辛嵘忽然就想起了之前那个荒唐的春-梦,眼前这一幕,仿佛就是那个荒唐春-梦的重现。

    “没有啊,辛总只是跟我躺在一起睡觉而已。”颜斐耸了耸肩;“何况辛总你也了,你是直男,对男的不感兴趣。”

    辛嵘有些心虚地点了点头。

    “抱歉,这种错误我之后不会再犯。”

    辛嵘重又恢复了冷峻的神色,他裹着被子,神情自若地开始下床穿衣服。

    颜斐看着他背对自己穿长裤,忍不住一笑。

    “辛总,额……那是我的裤子。”

    辛嵘动作一顿,耳根通红地愣在原地。

    “你的我放洗衣机了,你穿我的也行,反正我们俩身高差不多。”

    辛嵘僵在那里,脱也不是,穿也不是,最后只得系好皮带,光着上身出了门。

    “我马上还你。”

    带上门前,他留下这句话。

    “不用还啦,辛总喜欢的话送你啊。”

    颜斐站在门口,笑得跟偷腥的狐狸一样。

    经过早上的波折,辛嵘送颜斐去公司的时候,神情有些尴尬。

    “之后有事的话,我会再联系你。”

    “嗯,我的假期也结束了。”颜斐叹了口气,解开安全带:“最近可能会比较忙,没那么多时间,不过辛总要是有需要的话,一定要打我电话哦。”

    “嗯。”辛嵘点点头,目视前方:“记得带好东西。”

    “辛总,拜拜。”

    颜斐提着行李箱,恋恋不舍地下了车。

    看着辛嵘的车消失在路口,颜斐才转身,提着行李箱往公司走。

    两周一次的公司例会,他虽然烦得很,但也不得不参加。

    刚进大楼,就碰到几个艺人经过。有师弟师妹,也有比他资历老没他红的,看到颜斐,都笑着上前来打招呼。

    毕竟他现在是深蓝的摇钱树,公司里哪个艺人不想上来巴结一下,最好能跟他捆绑炒作,也能提一下自身的热度。

    颜斐敷衍地跟众人打了招呼。

    出了电梯,他跟着大部队往会议室走。刚过拐角,不知看到什么,他脚步突地一顿。

    那人站在一盆虎皮兰旁,正在跟身旁的人聊。听到脚步声,他转过头,瞥了眼这边。

    看清楚颜斐的脸后,他水蓝色的眸子眨了眨,露出惊喜的笑容。

    “颜,好久不见。”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