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第三十七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37.第三十七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听到“费宴”两个字,陆沉脸上笑容变得僵硬。

    “既然她是你姐姐, 怎么你们的姓——”

    “表姐。”颜斐笑容自若。

    “原来如此。”

    难怪他们俩长得这么像, 陆沉想起之前在视频站上看到的弹幕, 将信将疑地打量着颜斐。

    “你跟你表姐,长得挺像的。”

    “是啊,别人都我们像亲姐弟呢。”

    颜斐眨了眨眼,不露痕迹地把辛嵘往自己这边挪了一点。

    “那我先带辛总回去了, 我姐还在家里等呢。”

    陆沉眼睁睁地看着辛嵘到了他怀里。

    “你姐姐怎么没来?”

    “她身体不太舒服,就让我过来接辛总。”颜斐一手搂紧辛嵘的腰, 另一只手扶住他的胳膊。辛嵘醉得神志不清,软绵绵地靠在他怀里, 下意识抓着他胸口的衣襟。

    “我先走了, 回头再跟陆总聊。”

    陆沉找不到让辛嵘留下的理由, 何况颜斐起来还是辛嵘的舅子, 他站在这儿, 反而成了最多余的那个。

    他看着颜斐把辛嵘扶到副驾驶座上。

    “安全带系好。”陆沉不放心道。

    我的男人还轮不到你来操心!颜斐在心底骂了句,脸上还是带着温和无害的笑容, 仔细地给辛嵘系好安全带。

    “陆总,再见。”

    回到驾驶座, 颜斐朝陆沉挥了挥手。

    陆沉站在路灯下, 没什么表情地点了点头。

    他吃瘪的样子看得颜斐舒心不已。他踩下离合, 加油门, 车子迅速驶上了宽阔的主干道。

    后视镜里看不到某个碍眼的身影后, 颜斐长出了一口气。

    可算是有惊无险地把辛嵘带出来了。

    他开着车, 偶尔转头看一眼辛嵘。

    男人安静地靠在椅背上,侧脸线条分明,两颊微红,浓密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扇形的阴影。

    “辛总?”他忍不住叫他。

    叫了一声,辛嵘没有反应,他又叫了一声。

    “辛总?”

    “嗯?”辛嵘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我来接你回家了。”颜斐嘴角扬起。

    辛嵘“噢”了一声,嘴里不知咕哝了句什么,又闭上了眼睛。

    到家后,辛嵘还是迷糊的状态。

    颜斐却觉得他这副样子可爱得不行,一点都没有平日里的冷漠和严肃,而是乖乖地坐在那里,任他摆弄。

    “辛总,我帮你擦一下脸。”

    颜斐拿着湿毛巾,坐在辛嵘旁边。

    “你坐正一点好不好?”

    歪在沙发上的辛嵘身体晃了晃,勉强坐直身体。

    颜斐被他逗得直发笑,他拉着辛嵘的胳膊,给他仔细擦完脸,又帮他擦了脖颈和手臂。

    “热……”辛嵘半闭着眼,忽然开始拉扯自己的衬衣领口。

    “好好,我帮你解开。”颜斐跟个媳妇一样,立刻把毛巾丢到一边,贴心地替他解开衬衣领口。

    这人每次扣子都扣到最上面一颗,怎么可能不热嘛。

    解开扣子,辛嵘舒服了许多。他打了个酒嗝,睁开眼,有些茫然地看着头顶的水晶灯。

    他现在在哪儿?

    视野里出现一张俊美出尘的脸。

    青年笑眯眯地看着他。

    “辛总,我帮你泡解酒茶吧?”

    噢,原来他回别墅了。不过他怎么回来的?记得刚刚还和陆沉在酒吧喝酒来着……

    “辛总?”

    辛嵘的目光落在青年脸上,缓缓点了点头。

    “好,要浓一点。”

    “嗯哪。”

    颜斐乐呵呵地泡解酒茶去了。

    只是泡完解酒茶,颜斐回到客厅,发现沙发上已经没了辛嵘的身影。

    他手里拎着茶壶,疑惑地四处看了一圈,都没发现辛嵘的身影。

    “辛总,你在卧室吗?”

    他站在一楼主卧门口,试探地敲了敲门。

    门一推就开,里面床铺整洁,没有辛嵘来过的痕迹。

    颜斐纳闷地“咦”了一声,又去书房看了看,还是没有找到辛嵘。

    他站在原地,思索了几秒,忽然脑中灵光一闪。

    放下茶壶,推开后院的门,果然,一个身影安静地坐在花架后的藤椅上。

    辛嵘背对着他,仰起头,正看着夜空。

    他看得很专注,仿佛在思考什么。

    颜斐不想打扰他,可又不得不打扰他。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在辛嵘身边坐下。

    “辛总,你还要喝解酒茶吗?”

    辛嵘听到他的声音,垂下视线,摇了摇头。

    “不用了,我现在很清醒。”

    他侧脸隐在路灯的阴影里,眉头皱得很紧,眼中有一丝淡淡的忧郁。

    从认识他开始,这个男人的眉头似乎很少舒展过。

    颜斐看着他,面色关切:“喝那么多酒……今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辛嵘垂着眼,没有话。

    “家里的事?”颜斐只能试探着猜一下。

    辛嵘还是没有回答他。

    颜斐在心底叹了口气,苦恼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算了,不就不吧,反正他陪在他身边就是。

    “辛总,冷不冷啊?要不我给你拿件外套?”

    辛嵘摇头。

    颜斐实在找不到话题聊了,只好默默陪他坐在长椅上。就在他以为两人要这么长地久地坐下去时,辛嵘忽然开了口。

    “你为什么……每都这么快乐?”

    颜斐一脸惊讶。

    “我……每很快乐吗?”

    “是啊,对什么事都很有热情,很的事情就会让你开心。为什么?”

    颜斐非常确定,辛嵘脸上的困惑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发自内心地感到不解。

    “我也不知道啊,我从到大都是这样的。”颜斐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成长的经历:“可能跟家庭教育有关吧,我爸妈都比较开明,教育方式很宽松,所以我性格也比较乐观。”

    辛嵘点了点头。

    “你喜欢男人这件事,他们也知道吗?”

    颜斐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楞了一下,才迅速地点头。

    “知道的,我十几岁的时候我妈就发现了,她还哭了一场,不过最后态度很包容。我爸就更好了,还鼓励我不要自卑。”

    “我还以为,你的家庭是那种很传统的……”

    颜斐生怕他起疑,连忙道:“我家是很穷没错啦,不过我父母都挺开明的,不会因为穷就要求我一定要出人头地。只是我比较孝顺,想多赚点钱给他们花,所以之前才……额,你懂的。”

    辛嵘“嗯”了一声。

    又是一阵沉默。

    “我饿了。”

    忽然,辛嵘开口。

    颜斐不敢置信地看着辛嵘。

    “我晚上没怎么吃饭。”辛嵘看向他,目光难得有一丝窘迫:“你能不能……下碗面给我吃?”

    “好……好啊!”

    颜斐一脸的受宠若惊。

    “冰箱里有番茄和鸡蛋。面用最细的那种就行。”

    “嗯嗯。”颜斐用力点头,忙不迭地往客厅跑。让他做中餐他可能不会,但煮面这种事他太在行了!尤其是番茄鸡蛋面,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颜斐信心满满地进了厨房。

    十五分钟后,一碗色香味俱全的番茄鸡蛋面出锅,还没进厨房,就能闻到鸡蛋馥郁的香味。

    “辛总,来尝尝。”

    颜斐端着面,来到餐桌前,心把面放在辛嵘手边。

    “谢谢。”

    辛嵘拿起一旁的筷子,低头开始吃面。

    颜斐坐在他对面,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辛嵘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吃面也是一样,他先把番茄和鸡蛋分开到两边,夹起面条,先吃一口面,再吃一口番茄和鸡蛋。

    安静的餐厅里,只有辛嵘的筷子搅动面条发出的细微咯吱声。

    颜斐看着看着,突然瞪大了眼睛。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不敢置信地伸手揉了揉眼眶。

    辛嵘低着头,专注地在吃面,只是他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红了。

    番茄炒鸡蛋的味道,还有面里面放的那滴香油,跟那个人做的味道很像。

    他想起很的时候,他晚上做完作业,饿得不行,她就去厨房下面给他吃。那时,她也是这样坐在对面,看着他一口一口地吃干净碗里的面条。

    “嵘不要浪费粮食,要乖乖把妈妈做的面全部吃掉哦。”

    女人脸上带着笑,宠溺地看着他。

    “嗯。”

    他重重点头,鼓着腮帮子,用力嚼着嘴里的面条。

    “别吃太快了,心噎着。”女人又不放心地叮嘱他。

    “好。”

    他很听她的话,放慢速度,边吃面边冲她笑。

    那是他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幸福到他有时回忆起来,会怀疑这些是不是真的发生过。她已经离开太久了,辛觅不记得她,辛振对她只有怨恨,而他自己,也越来越少想起她的面容。

    她的确狠心地离开了这个家,可那些温情和美好的片段,确确实实地存在于他的记忆里,并不会因为她的离开而改变。

    “辛总?”

    颜斐心而犹豫地开口。

    辛嵘抬起眼,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颜斐清楚地看到了他黑眸中的泪光,甚至辛嵘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在流眼泪。

    “你……”颜斐心疼得不知如何是好,话也断断续续的,完全不经过大脑:“是不是我做的面太……太难吃了?”

    “没有,挺好吃的。”

    颜斐的神情让辛嵘意识到了什么,在一个比自己这么多岁的同性面前流露软弱情绪,这让辛嵘很是难堪。他迅速低头抹了下眼睛,两三口把剩下的面吃完。

    “你睡吧,我去洗碗。”

    他拿着碗筷往厨房走。

    颜斐不放心地跟在后面,他想些什么,可察觉到辛嵘身上散发的冷漠气息后,又把嘴里的话噎了回去。

    颜斐觉得辛嵘就像一只坚硬的蚌壳,好不容易被他撬开一条缝隙,露出里面柔软鲜活的内在,可没过几秒,他又啪地一声,抗拒地合上了自己的外壳。

    颜斐躺在床上,惆怅不已。

    他没有睡意,始终想着楼下的辛嵘。

    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男人忽然变得这么脆弱感性?或者,是不是那碗面的味道让他想起了什么,他才会忽然红了眼眶?

    颜斐抱着抱枕,翻了个身。

    他做了那么大一碗,辛嵘全都吃完了,会不会肚子不舒服啊?

    刚想到这里,楼下就传来一阵响动。

    颜斐听到声音,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推开卧室门,快步往楼下冲。

    一楼的洗手间里传来冲水声,门虚掩着,一推就开了。

    颜斐看到里面的场景,胸口一窒。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