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6.第三十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36.第三十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辛嵘还以为辛觅闯了什么大祸, 饭也顾不上吃, 连忙收拾东西。

    “我跟你一块去。”

    “算了,你先回去吧。”

    毕竟是自己家的家事,让陆沉掺和进来不好。

    陆沉犹豫了几秒,无奈地妥协:“好, 有什么事一定要打我电话。”

    “嗯。”辛嵘穿好外套,转身拉开了会客室门。

    风驰电掣地开车回家,一进客厅,就看到辛觅眼睛通红地坐在沙发上, 旁边还站着一个陌生的清秀男孩。

    辛嵘打量了一眼那个男生的装扮, 顿时心中了然。

    “又在公司加班?”一旁的辛振瞥了他一眼, 脸色稍缓。

    辛嵘点头,看了眼辛觅:“什么事这么急?”

    “辛觅, 你自己!”

    辛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我无话可!”

    辛觅嘴唇抿着,一脸视死如归的倔强。

    她旁边的男孩嘴唇动了动,似乎想些什么, 又低着脸把嘴边的话压了下去。

    “这是……你男朋友?”辛嵘看了眼那个年轻的男孩。

    辛觅看向辛嵘,委屈地“嗯”了一声。

    “不就谈个男朋友嘛,有什么可的。”她愤愤不平地瞥了眼辛振,又将求助的目光转向辛嵘:“哥,你评评理,我怎么就不能把男朋友带回家了?”

    “你一个女孩子, 有没有一点羞耻心!”

    辛振沉着脸, 神情不悦, 眼带轻蔑地扫了眼辛觅身旁的男生:“何况还是这么一个——”

    “爸!”辛嵘打断他,眉头皱得很紧:“这是咱们家的事情,内部解决就行了。不要把不相干的人扯进来。”

    他瞟了眼不远处低着头满脸羞窘的年轻男孩,淡淡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祁泽。”男孩不太敢看他。

    辛嵘点点头:“祁泽,你先回去吧。今的事,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听到辛嵘的话,祁泽如蒙大赦,擦了擦额头的汗,恋恋不舍地看向辛觅。

    辛觅朝他使了个眼神。

    祁泽会意,低着头,跟辛振和辛嵘了声告辞,迅速离开了客厅。

    “你就这么让他走了?”辛振在藤椅上坐下,对于辛嵘的处理,他不是满意。

    “他是觅的男朋友,至少我们家应该给他一些基本的尊重。”

    辛振“呵”地笑了声,想到自己刚进家门看到女儿和那个男孩在沙发上缠绵的场景,心头的火又烧了起来。

    “他一个服务员,能有什么出息?你觉得他是真的喜欢觅,不是为了别的?”

    “他不是服务员,是咖啡店的店员!”辛觅纠正他。

    “反正都是些低贱的职业!”

    “你——”辛觅被他尖锐的话刺得脑袋一疼,下意识反驳:“你有什么资格他低贱,就因为你是公司董事长,所以觉得自己比谁都高人一等?!”

    辛振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口不择言,改口道:“我的意思是他跟我们家的家世相差太多。”

    “辛觅。”

    辛嵘在辛觅肩上拍了拍,示意她别话,又看向辛振。

    “爸,一对年轻男女谈恋爱,我不知道有什么可反对的。”

    “我不是反对辛觅谈恋爱,我是怕这子心术不正!”

    “所以,你觉得他是为了辛家的钱?”辛嵘嘲讽地一笑:“你对你自己的女儿就这么没信心,觉得她只能靠家世来吸引男人?”

    辛觅在心底默默给她哥鼓掌叫好。

    辛振被他的话噎住了,脸色变了好几变,最终叹了口气。

    “辛觅都这么大了,她有权力选择自己喜欢的人。我干涉不了,您也干涉不了。”

    “她再怎么长大,还是我女儿,我怎么就管不了了?”辛振皱着眉。

    辛觅看辛振还是那套腐朽的思想,胸口堆积的愤怒和委屈越来越多,终于忍不住反驳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自己也是那副样子,有什么资格来教育我?”

    “我什么样子?”辛振神色变得严厉,冷冷看着辛觅。

    辛觅看着他阴沉的脸,心底虽然畏惧,但还是仰起脸,不服气道:“你自己还不是娶了我妈又出轨,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不该交男朋友?!”

    辛振被她戳到痛处,脸色一下变得极差。

    “辛觅!”辛嵘眼看辛振要发作,立刻推了下辛觅的肩膀:“给我回房间去。”

    “是你妈不想过下去!”辛振忽然提高音量,神情无比阴冷:“当初我求了她多少次,她还不是狠心地抛下了你们。后来她管过你们吗?这么多年,是谁辛辛苦苦抚养你们长大,又是谁让你们衣食无忧的?”

    他走到辛觅面前,眼睛通红地看着她,眼底写着受伤和愤怒。

    “你出生后,她抱过你几次?你生病的时候,她又在哪儿?”

    辛觅被他前所未有的凌厉目光给吓到了。

    她眼眶含泪,肩膀不住颤抖着,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盯着辛振。

    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父亲竟然如此陌生。

    辛振完那些话,便神色颓然地坐在沙发上,仿佛一头放弃抵抗的困兽。

    “好,你反正长大了,想过什么生活是你自己的事。你不想让我管,我就不管。”

    “爸……”辛觅吸了吸鼻子,一时不知该些什么。

    辛嵘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先回房间。

    等辛觅离开,他也坐到沙发上。

    “我知道,你跟辛觅对我一直有怨恨。”辛振双手交握,看着茶几上的书籍,目光苍凉:“当初你妈妈离开,的确是因为我先犯了错。但我从来想过让这个家破裂,狠心离开你们的人是她,不是我。”

    辛嵘垂着眸子,没有话。

    她已经走了这么多年,再争论谁对谁错,又有什么意义?

    “今王群来找我,想调到总部来。”辛振按了按额头,皱眉道:“他n市的分公司太偏僻了,他待得不习惯。晚音也在旁边给他求情。”

    辛嵘静静等着他下一句。

    “但是我没答应。”他看向辛嵘,神色复杂:“我知道你跟他不合,也不想他回来后让你难做。辛嵘,你要清楚一点,在公司的掌控上,我最信任的人是你,即使晚音生了儿子,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辛嵘淡漠地“嗯”了一声。

    “但王群毕竟是你舅舅,有些事不要做得太绝。”辛振还要些什么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来电,神色稍缓,将电话放到耳边。

    “不舒服?……好,我马上回去……我在老宅这边……”

    辛嵘已经猜到是王晚音的来电,果然,辛振接完电话,有些抱歉地看向他。

    “晚音不太舒服,我要回去看看。”又不放心地瞥了眼楼上的方向:“你劝劝辛觅,让她交男朋友慎重一点,家世和学历都要看,千万不要被那个徒有其表的子迷惑了心智!”

    辛振叮嘱完,拿起外套走了。

    辛嵘站在玄关口,看着司机帮他拉开车门,等那辆车消失在庭院中,他才进了客厅,往二楼走。

    咚咚。

    他敲了敲辛觅的房门。

    过了好半,里面的门才打开。辛觅红着眼眶,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好点了?”辛嵘问。

    辛觅神色勉强地点了点头。

    “爸他今话重了点,你不要放在心上。”

    “老头那个德行我也清楚。”辛觅撇了撇嘴,一脸不屑:“我才懒得跟他计较呢。”

    “他的出发点还是好的,提醒你交男朋友要慎重。”辛嵘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就学会了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以至于出来的那一刻他自己有些惊讶。

    “你……”他叹了口气:“你想喜欢谁就喜欢谁吧,只是还是要注意保护自己。”

    “知道。”辛觅不服气地挺起胸膛:“我都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这种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辛嵘苦笑了声,没有话。在他眼里,辛觅还是跟个女孩没什么区别。

    “对了,哥,刚才老头的……我刚出生的时候,她……真的没抱过我吗?”

    辛嵘知道辛觅嘴里的“她”是谁。

    “过去这么久了,我也记不清了。”辛嵘神色淡淡的。

    “噢。”听到他的答案,辛觅有些失落地垂下了头:“哥,你不知道我多羡慕你,至少你见过她,还跟她在一起那么久……”

    辛嵘抿着唇,没有话。

    许久,辛嵘道:“别想了。晚上怎么安排,在家里吃饭?”

    “我跟祁泽约好了……”

    辛嵘点头:“正好我也要出去。你自己注意点,尽量不要在家里跟他见面。”

    “好吧。”辛觅忽然想到什么,好奇地看向辛嵘:“你跟费宴姐有约了?”

    “陆沉。”

    “噢。”辛觅失望地叹了口气,又不放心地督促辛嵘:“你下次记得带费宴姐回家来吃饭啊!我可以下厨的!”

    辛嵘已经走远了。

    上车后,辛嵘给陆沉拨了个电话。

    “出来喝酒,老地方。”

    简洁明了。

    陆沉很懂他,辛嵘到那家酒馆的时候,陆沉已经开好包厢,倚在门口等他。

    “辛觅没出什么事吧?”见辛嵘进来,他紧盯着他的脸。

    “没有。谈了男朋友而已。”

    “这是好事啊。”陆沉不解:“那你爸还发那么大的脾气干嘛?”

    见辛嵘不话,陆沉也猜到了大概。他挑眉,试探道:“你爸对辛觅的男朋友不满意?”

    “差不多吧。那个男孩是咖啡店的店员。”辛嵘在卡座坐下,桌上的酒已经摆好了,都是他常来喝的那几款。

    “咖啡师?”陆沉皱了皱眉头,语气微妙:“这个工作的确有点……”

    辛嵘没话,自顾自地喝酒。

    “慢点喝,酒还多着呢。”陆沉见他一进来就闷头喝酒,忽然意识到辛嵘似乎还有别的心事。

    他在他对面坐下,担忧地看着他:“是不是还有别的事?你可以跟我的,咱们什么关系呀……”

    辛嵘摇了摇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

    酒吧里灯光迷离,快节奏的摇滚乐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舒缓的布鲁斯,而辛嵘眼前的酒瓶也干了一个又一个。

    “不是吧?你今来跟我拼酒啊?”

    陆沉根本喝不过他。

    辛嵘勾了勾嘴角,他正喝在兴头上,举杯跟他碰了碰。

    男人英俊而深邃的脸,在变幻的光影中,显出一股难以言的忧郁魅力。

    陆沉的喉结动了动,他没再劝辛嵘,而是无声地看着他越喝越多,脸颊越来越红。

    “还有吗?”

    辛嵘捏着最后一个酒瓶,抬头,泛着水汽的黑眸有些茫然地看着陆沉。

    看他样子,就知道他醉得狠了。

    “没了。”

    陆沉看着他。

    辛嵘把酒瓶丢到一边,嫌弃道:“没劲。”

    “我送你回去。”

    陆沉站起身,手正要碰到辛嵘的肩膀时,悠扬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辛嵘的电话。

    辛嵘摸出手机,胡乱按了两下。

    “谁啊?”

    “辛总,我是颜斐。今是假期最后一了,你晚上会回别墅吗?”

    “颜斐?”辛嵘似乎一时没想起来这个名字,他皱眉思索了半,才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噢,你来接我回去是吧?”

    “辛总,你在外面喝酒了?”他的声音跟平时不一样,带着醉意,颜斐很容易就分辨出来。

    “嗯,喝了一点。不过我酒量好,这些酒没什么。”

    “你一个人吗?”颜斐很不放心他。

    “陆沉也在。”

    听到陆沉两个字,颜斐心中警铃大作。

    “辛总,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去接你!”

    “在……”辛嵘按着隐隐作疼的额头,慢吞吞地报出了酒吧的名字。

    “好,我记下来了,十分钟左右我就能到。你就在那里待着,哪里都不要去,听到没有?”

    “嗯……”

    “你认识颜斐?”

    等辛嵘挂了电话,陆沉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辛嵘点点头:“他是明星,我认识很正常啊,怎么了?”

    “我的意思是,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之前从没听你——”

    “呕——”辛嵘忽然捂住嘴,难受地皱起了眉头。陆沉看他弓着腰,捂住了自己的胃,立刻明白他是不舒服,连忙扶着他往洗手间走。

    一进洗手间,辛嵘立刻扶着大理石台面干呕起来。

    “让你喝那么多,现在难受了吧?”

    陆沉替他拍着背。

    辛嵘吐了一回,好过了一点,又嚷嚷着要回家。这正合陆沉的意,他搀着辛嵘往外走,只是刚出酒吧门口,就碰到了带着鸭舌帽的颜斐。

    形势危急,颜斐也顾不上遮掩身份了,随便拿了顶帽子,迅速开车去了辛嵘的酒吧。

    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陆沉扶着喝醉的辛嵘走出来。

    看着男人软绵绵地倚在陆沉肩膀上,颜斐一颗心简直嫉妒得四分五裂。

    “辛总,我不是让你在里面等吗?怎么出来了?”

    他连忙上前,扶住辛嵘的另一边胳膊。

    “这位是?”陆沉冷冷看着他。

    “我是辛总的合作伙伴。”颜斐笑容可人,神色自然地朝陆沉点了点头:“麻烦陆总了,我送辛总回去就好。”

    “你认识我?”陆沉眯起眼看着他。

    颜斐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不过他是什么人,很快急中生智。

    “我姐姐跟我提过你。”

    “你姐姐?”

    “嗯,费宴,你见过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