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第三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34.第三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不好意思, 吵醒你了。”

    辛嵘神色抱歉。

    “没事。我帮你一起收拾吧。”

    颜斐出来得匆忙,连鞋也没顾上穿。辛嵘看他光着脚走过来,皱眉摆了摆手。

    “你先穿鞋。”

    颜斐瞥了一眼自己的脚,无奈地去玄关找拖鞋。穿好鞋,转头,就见辛嵘蹲在地板上, 正把陶瓷碎片一块块地捡进垃圾桶里。

    颜斐看着他异常专注的侧脸,再想到他去周衍那里看心理科的事, 胸口狠狠疼了一下。

    “辛总, 你是睡眠质量不太好吗?”他蹲下帮辛嵘一起收拾。

    辛嵘半响没话, 等把碎片全部扔进垃圾桶,他才淡淡道:“做了个噩梦。”又叮嘱颜斐:“不要光脚在这边走,明我再让保洁上门打扫。”

    “起来真巧,我也做了个噩梦。”颜斐拍拍手站起, 神情夸张:“我刚梦到厚厚一摞的钞票向我飞来, 然而我快伸手抓住的时候,他们又飞走了。你这个梦可怕不可怕?”

    辛嵘轻笑了声。

    “辛总, 既然咱俩都睡不着,不如出去走走?反正明周日, 还有一时间休息。”

    这次辛嵘没拒绝他的提议。

    两人各加了件外套, 去院子里散步。夜幕低垂,隐约有几粒星子在其间闪烁。空气清冷而甘甜, 隐隐还能闻到不知名的花香。

    “你做演员这一行, 多久了?”

    坐在长椅上, 辛嵘忽然问他。

    颜斐裹紧外套,努力回想什么:“应该有三四年了吧。”

    他当初在金融系念到一半,忽然对演戏萌发兴趣,不顾家里的劝阻,毅然转戏攻读表演,入圈没多久就一炮而红,事业基本是一路坦途。

    “为什么选择这个职业?”

    “喜欢吧,虽然有时候也有很多无奈和辛酸,但对于演戏,我是发自内心地热爱。”他语气真挚,话时眼睛里闪动着微光,看得辛嵘一时有些恍神。

    “辛总呢,为什么会选择现在的行业?”他转头问辛嵘。

    “我……”辛嵘自嘲地笑了笑:“我没有什么喜欢热爱的东西,我大学读的就是相关专业,除了做这个也没有别的选择。”

    “怎么会没有别的选择呢,只要愿意尝试,人生的可能性还是很多的嘛。”

    辛嵘笑笑,没有话。

    “据我所知,辛光是辛总的父亲创立的,所以辛总一毕业就接管家族公司了吗?”颜斐一脸好奇宝宝的神情。

    “不是,我在ys实习了一年,又在公司基层待了两年,后面慢慢升上去的。”

    “ys?”

    颜斐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好像他爸有个老熟人,就是ys的股东啊……

    “嗯,一家很知名的制药企业,全球100强,你应该听过。”

    颜斐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不过他还是装作懵懂地点了点头:“是的,我也听过。能进那里实习,明辛总很厉害呀。”

    辛嵘被他夸奖,耳根有些红。

    “风大了,我们回去吧。”他不自在地挽了挽袖子。

    “好。”颜斐跟着他往回走。

    两人进了屋子,打过招呼后,各自回房睡觉。让辛嵘觉得神奇的是,散了步回去,一倒在床上,他很快便进入梦乡。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隔两人都睡到很晚。颜斐是被葛云的来电震醒的,他迷迷糊糊把电话放到耳边,还没完全清醒,就听到葛云异常尖锐的声音。

    “看看你做的好事!!”

    “怎么了?”颜斐一脸无辜地揉着眼睛。

    “你这几是不是穿女装出现在公众场合了?”

    听到这句话,颜斐瞬间清醒,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

    “没有啊。”

    颜斐很不解,他明明跟jenny了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再保密的,难道还是哪里露了馅?

    “还跟我狡辩!上连照片都有了,你昨是不是去参加婚礼了?”

    “我就是帮朋友友情客串一下,为了伪装身份才故意穿女装的。”颜斐满脸的心虚。虽然被戳穿了,但还是要垂死挣扎几秒钟。

    “还伪装身份?”葛云嗤笑了一声:“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女装癖是不是?还好那些友只是以为视频中的女孩跟你长得像,要真被人发现里面的人是你,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澄清!”

    听葛云这么,颜斐就知道事情闹得还不大。他赶紧道歉,语气诚恳:“是我的疏忽,保证没有下次。”

    “你还敢想着下次?!”

    “没有没有。”

    “你旁边那个男的,又是谁?”

    就知道她要问辛嵘,颜斐早有准备,神色镇定:“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葛云语气怀疑:“男朋友?”

    “我倒想呢。”颜斐苦笑了声:“你就别问了,反正我跟他暂时没什么。”

    “你现在正是事业巅峰期,最好不要有同性绯闻。”葛云语气严肃:“我想你比谁都明白,一旦爆出同性绯闻,会有什么后果。”

    “知道,这几年你都跟我强调过多少遍了。”颜斐语气无奈。

    “我强调又有什么用,你那个时候还不是跟那个李察——”葛云忽然掐了话头,妥协道:“算了算了,我懒得跟你啰嗦。”

    “一个名字而已,没什么不能提的。”颜斐语气平静:“何况我都跟他分手多久了。”

    “是吗?”葛云踌躇了几秒,才轻声道:“有个消息我还没告诉你。”

    “什么消息?”

    “深蓝上周签约的一批新艺人里,有李察的名字,而且是重点培养对象。很快……你们就要一起共事了。”

    听到这个消息,颜斐的眉头皱得前所未有地紧。

    “他什么时候入职?”

    “应该是下周一,你开例会的时候,也许能碰到他。”

    “靠!”颜斐爆了句粗口。

    “不是没什么不能提的吗?”葛云语气调侃:“怎么现在又这么激动了?”

    “他什么时候回的国?”

    “就一个月前吧。他跟之前的公司解了约,一听到消息,好几家公司都抛出橄榄枝。东浩也花了大手笔挖人,不过他还是来了深蓝。”

    “我看他是故意来膈应我的。你怎么也不阻止一下?”

    “高层的决定,我一个经纪人能怎么办?”葛云语气无奈:“何况等我留意的时候,人都已经签好合同了。”

    颜斐“啧”了声,心里烦躁得很。

    “行了,你也别慌。暂时你俩没有合作,公司之外,应该碰不到面。”

    “最好是这样。”

    一起来就收到前任回国,并即将和自己在同一个公司共事的消息,任谁的心情也好不起来。

    因此当颜斐顶着鸡窝头,难得形象邋遢地出现在辛嵘面前的时候,后者的表情很是精彩。

    “你……怎么了?”

    颜斐在餐桌对面坐下,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前男友,回来了。”

    “从哪里回来?”辛嵘端着咖啡,有些茫然。

    “他在国外进修表演,进修结束就回国了。还跳槽到了我在的公司。”

    “你的意思是,他也是演员?”辛嵘不太能跟上他的节奏。

    颜斐点点头。

    “不过他演技很烂,纯粹是一张脸长得还行,所以圈了一大波粉。”

    李察是模特出身,其实演技尚可,不过跟科班出身的颜斐自然是不能比。

    辛嵘“嗯”了一声,忽然觉得自己有必要问一个问题。

    “你们当初分手,是因为……?”

    “他劈腿了。”颜斐冷冷一笑:“还不止一次。我跟他分手的时候,他又哭得死去活来,拼命求我原谅他。”

    辛嵘放下马克杯,没有话。任何安慰的语言,在此时似乎都显得苍白无力。

    “他是美籍华裔,骨子里崇尚开放式的恋爱关系,即使他不劈腿,我跟他理念不合,迟早也会闹掰。”

    颜斐不知回忆起什么,俊美的眉眼有些阴郁:“怪只怪我当初识人不清,白白在他身上浪费一年时间。”

    完,见辛嵘还坐在对面,耐心地听着,又有些羞赧。

    “不好意思,刚才情绪比较激动,让辛总见笑了。”

    “没什么。”辛总看了眼手上的腕表:“我有事需要回公司一趟。你如果要出去,我可以顺便送你。”

    “好啊。”颜斐正打算去葛云那儿一趟,于是朝辛嵘一笑:“那就麻烦辛总了。”

    **

    别墅区门口。

    一辆黑色的路虎静静地停在高树的阴影下。

    陆沉握着方向盘,看着入口的障碍杆升起又降下,还是没能狠下心,发动车子。

    他来之前,去过辛宅一趟,得知辛嵘已经好几晚没回家了。后来问了辛觅,才知道辛嵘可能来了这里。

    至于辛嵘为什么会来这里,他用膝盖想也能想到,肯定又是为了那个女人。一想到两人在别墅里温存的场景,陆沉就嫉妒得发狂。

    他承认,昨在谢知含的婚宴上他话确实有些冲动,可是辛嵘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跟他吵架,这是他以前怎么都想不到的。

    狠狠用拳头捶了下方向盘,陆沉拿起手机,又神色挫败地放下。

    他可以先妥协,可以放下面子,主动来找辛嵘和好,可是他绝对不想再看到那个女人……

    正矛盾时,不远处驶来的一辆黑色奥迪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一眼就认出是辛嵘的车牌,顿时表情紧绷地盯着那辆车。

    黑色奥迪开到区出口,在升降杆前停了下来。陆沉的目光扫过去,瞳孔忽地一缩。

    他副驾驶上,怎么坐了个男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