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第三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31.第三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颜斐转头, 便看到换了大红礼服的谢知含正挽着新郎的手臂, 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原来现在是敬酒环节,两人正好转到了这桌。

    “来, 我跟我老公敬你们一杯。”

    看着谢知含举起酒杯,颜斐连忙不好意思地笑笑。

    “应该是我跟辛嵘敬你们才对。祝你们俩百年好合!”

    完,暗中扯了下辛嵘的手臂。后者会意, 也端着酒杯站起。

    “祝你新婚快乐。”

    辛嵘语气真诚。

    谢知含跟他碰了碰杯子, 洒然一笑。

    “也祝你们感情美满!”

    谢知含夫妻敬完他们一桌的酒, 又转到下一桌去了。

    临走前,她给颜斐塞了一张纸条, 约他婚宴结束后在附近的咖啡厅碰面。

    这跟颜斐之前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以为谢知含看到辛嵘,多少会有些情绪波动。没想到两人见了面倒是像普通朋友一样随性, 显得他的担忧十分可笑。

    现在,谢知含又私底下约他出去。难不成, 她心底还是放不下辛嵘, 想从自己这儿打听一下辛嵘的消息?

    颜斐脑中转着一堆的猜测时,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

    “公司有位董事生病住院了, 我待会儿要过去看看。”

    辛嵘手里握着电话, 有些抱歉地看着他:“要不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啊。”

    颜斐正愁没有空去见谢知含, 听到辛嵘要走,立刻大度地点了点头:“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你先去看那位董事吧。”

    “好。那有什么事, 你打我电话。”

    “嗯嗯。”

    看着辛嵘要走, 颜斐这才想起他连饭都没吃上一口, 连忙拉住他的袖子。

    “再吃点东西嘛,不急这一时。”

    辛嵘摇了摇头:“我没胃口。算了。”

    “那晚上我们一起吃饭?”颜斐期待地看着他。

    “嗯,到时候再看吧。”

    辛嵘的语气有些心不在焉。

    颜斐大概猜到了其中的原因,他也不拆穿他,只贴心地替他理了理衣领。

    “到时候我到家了,给你电话。”

    “好。”

    辛嵘走了,颜斐一个人坐在那儿吃饭也没意思,便提前离场,去了跟谢知含约好的咖啡厅看书。

    下午两点,谢知含如约而至。

    “费姐,又见面了。”

    谢知含在圆桌对面坐下。她换了套浅粉色的长裙,脸上的新娘妆还没卸,面容精致而艳丽。

    颜斐合上书,也朝她笑了笑。

    “谢姐今很美。”

    “比不上费姐。”谢知含点了杯咖啡,随性地往椅背上一靠,呼了口气。

    “谢姐很累吗?”颜斐关心道。

    “婚礼大大的事都要操心,你累不累?”谢知含按了按额头,语气无奈:“我真羡慕我老公,只要按时出席婚礼就行,其他的事一概不用操心。”

    颜斐噗嗤一笑。

    “那是因为你老公信任你,所以什么事都放心地交给你操办。”

    “也许吧。”谢知含耸了耸肩,眼底掩不住笑意。

    “不知道谢姐找我来,是有什么事要谈?”颜斐也不想一直这么打圆场,直接开门见山地问。

    谢知含愣了半秒,随即笑道:“费姐这么聪明,应该能猜到我找你是为什么。”

    颜斐挑眉。

    “跟辛嵘有关?”

    谢知含没有否认。

    “我看谢姐并不像是会跟前任藕断丝连的人。”

    听到颜斐的话,谢知含轻笑出声。

    “你放心,我并不是忘不了辛嵘。”她喝了口杯中的咖啡,看向颜斐,语气真诚:“只是自从我跟他分手后,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我有些担心,毕竟当初是我先提的分手。”

    “所以你是担心给辛嵘造成了什么心理阴影?”

    “之前我的确这么想过。”谢知含点了点马克杯的杯沿:“不过今见到你,我发现自己多心了。”

    颜斐“呵”地笑了声。

    “我以前一直在想,辛嵘那样的人,喜欢一个人会是什么样子。我想象不出他陷入爱情的样子,他永远是那么地冷静、克制,时刻都以公事为重。作为一个男人,他的确很成功,但是作为男朋友,他完全不合格。”

    颜斐脸色变了变,没有话。

    “费姐应该也感觉到了吧?”

    谢知含盯着咖啡杯中的花纹,语气淡然:“我今跟费姐这些,并不是想让你知难而退。而是想提醒费姐,如果没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不要在辛嵘身上浪费时间。”

    “谢姐怎么就知道我没有耐心呢?”颜斐轻笑,语气中带着笃定和自信:“何况我跟辛嵘才刚刚开始,我们以后的路还很长。”

    “我很欣赏你的自信。”谢知含目光温和:“只是我不希望看到你们最后不欢而散。毕竟……我已经伤害过辛嵘一次……”

    颜斐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

    “冒昧问一句,当时你跟辛嵘,谈到什么程度了?”

    不知回忆起什么,谢知含眼底划过一丝内疚。她垂下长睫,轻声道:“在他打算跟我求婚的那,我跟他了分手。”

    “我是后来才从辛觅那儿知道他那本来想跟我求婚的……但是一切都晚了。我一直没有机会道歉,他也从来不提那件事。”

    原来,辛嵘差一点就向谢知含求了婚……颜斐一时不出心底是什么感受,有酸涩、嫉妒,更多的是庆幸。

    “辛嵘其实时候过得很不幸福,他爸妈很早就离婚了,他爸后来又娶了一个,组成了新家庭。我听辛觅,时候她没人管,都是她哥照顾她……”

    从咖啡馆出来,谢知含的那些话还在颜斐脑中回荡。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突然特别想见到辛嵘。

    他站在公交站牌下,给辛嵘拨了个电话。

    “有事?”那头很快接起。

    “你探完病了吗?”

    辛嵘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咨询室,语调平静:“刚到,还要待一会儿。”

    “哦。”颜斐踢着脚下的石子,右脚的伤处不心用力过头,嘶地抽了口冷气。

    “怎么了?”

    “刚不心踢到右脚了。”他语气可怜。

    “你的脚伤还没好,心一点。”

    “嗯。”听到他关心的话,颜斐心底甜滋滋的。

    “等你忙完,回来吃饭可以吗?我做意面给你吃。”

    “冰箱里好像没有做意面的食材。”辛嵘考虑的问题很现实。

    “我去买不就行了。”颜斐撇了撇嘴:“你是不是不信任我的手艺?”

    “没有。”

    “那不就行了。”颜斐果断道:“就这么定了,待会我在家等你。你不回来,我不吃饭。”

    “行吧。”

    辛嵘语气勉强。

    挂了电话,他呼了口气,推开眼前的咨询室大门。

    **

    “最近辛先生怎么样?”

    “嗯,还可以……”

    周衍仔细观察辛嵘的神色,了然一笑:“辛先生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人或者事?”

    辛嵘被他看破心思,有些窘迫。

    “遇到了一个挺有意思的人吧。”辛嵘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语气略显苦恼:“他比我很多,所以有时候有些想法,挺大胆的,让我有点……”

    “招架不住?”周衍轻笑。

    辛嵘尴尬地“嗯”了一声。

    “那个人,大概是什么年纪?”

    “二十出头吧。”

    “也没比辛先生多少啊。”

    “我都三十多了。”辛嵘语气自嘲:“跟那些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不一样。”

    “我也三十好几了。”周衍眨了眨眼,语气调侃,“还经常跟十几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待在一块,他们都我的心态比他们还年轻。所以啊,年纪并不重要。尤其是对男人来。”

    辛嵘笑笑,没有话。

    例行寒暄结束,两人开始谈上次没有谈完的话题。

    “辛先生上次,第一次自-渎,是大概在上初中的时候?”

    “嗯。”

    “那次数呢?青春期的男孩,好像都比较频繁吧?”

    虽然不是第一次提及这个话题,辛嵘脸色还是有些泛红。

    “我……那个时候……好像一周一两次左右吧。之后就……很少了。”

    “之后就很少?”周衍不解,耐心地询问:“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辛嵘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有些苍白。

    周衍不话,静静地等他开口。

    “有一次,我爸突然回家里来,当时房门没锁,正好被他看到…他走进来,用皮带抽了我一顿。”

    周衍眼底划过一丝震惊。

    “之后……我就不敢做那种事了。后来上了高中,学业压力很重,也没有那个心思。然后去国外留学,读研,更忙了,有时候突然想起来可能会做一次。”

    “那之前辛先生谈恋爱的时候,没有跟女朋友……?”

    辛嵘摇了摇头:“那个时候正好碰上公司一个重要的项目,非常忙,陪女朋友的时间都很少。我原本想的是结婚后再……不过后来——”他自嘲一笑:“你也都知道了。”

    周衍缓缓点头。

    “我能问问,你父亲当时都了什么话吗?”他发现,辛嵘在讲到那件事的时候,很快地一笔带过了。他直觉里面有很重要的细节需要挖掘。

    “我可以不吗?”辛嵘神情抵触。

    周衍也不勉强他,他点头道:“抱歉,是我太心急了。”

    “没事。或者下次,我们可以试试别的方法。”

    “好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周衍收起记录板:“我们先约一下下次见面的时间。”

    **

    从咨询室出来,已经四点多了。开车回别墅,差不多五点能到。

    辛嵘掏出手机,里面有三条未读消息,都是颜斐发来的。

    ——辛总,我买好食材,到家了。

    ——辛总,我开始准备晚餐了。

    ——辛总,我好饿啊,你什么时候回来?

    辛嵘没有回复,只是钻进驾驶座,迅速发动了车子。

    周末的傍晚,正是回城的高峰。高架上又出了两起临时车祸,堵了大半个时,因此辛嵘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

    别颜斐,他也早就饿得饥肠辘辘。

    刚进玄关,他就闻到一阵馥郁的香味。

    香味是从厨房里飘出来的,里面的灯亮着,辛嵘走进去,就看到换了家居服的颜斐正站在灶台前,认真地在锅里搅拌着什么。

    “在做什么?”

    他的声音忽然响起,吓了颜斐一大跳。惊吓过后,便是惊喜。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

    “那位董事病得很严重吗?看了这么久?”颜斐仔细打量他。

    辛嵘“嗯”了一声。

    “是不是饿了?”

    颜斐看他眼巴巴地看着锅里的番茄肉酱,心底直发笑。

    “还好。”辛嵘的喉结动了动,镇定自若地往客厅走。

    颜斐拉住他的手臂。

    “来,尝尝。”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