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第三十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30.第三十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颜斐挽着辛嵘的胳膊, 朝陆沉微微一笑:“你好, 我是辛嵘的女朋友, 费宴。”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陆沉脸色白了一下, 又很快恢复正常。

    “你子, 什么时候谈的女朋友, 也不跟我一声?”

    陆沉故作轻松地拍了拍辛嵘的肩膀。

    辛嵘毕竟不是专业演员, 没办法装得像颜斐那么自然。他眼底闪过一丝窘迫,敷衍地嗯了几声。

    早知道陆沉会出现在这里, 他就不带颜斐来了。少不了要被一番盘问。

    “费姐是吧,我姓陆,叫陆沉, 认识一下?”

    陆沉朝颜斐伸出手。

    “好啊。”

    颜斐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跟他握了握手。

    “费姐是做什么的?”

    “模特。”

    “哦,模特。”陆沉神情古怪,他还以为费宴出身名门, 原来不过是个的模特。

    颜斐不是没有听出他语气中的轻蔑。刚见到陆沉, 他就察觉这个斯文俊秀的男人对他有股莫名的敌意, 而随着两人交谈逐渐深入, 他发现陆沉的语气越来越尖锐。

    “费姐跟辛嵘认识多久了?”

    “半个月不到。我们是在酒会上认识的,我对他一见钟情。”颜斐着话, 亲昵地用脑袋蹭了蹭辛嵘的肩膀。

    陆沉眼底划过一丝嫉妒, 他压下心中的酸涩情绪, 尽量平静道:“这样。起来, 我跟辛嵘也认识十多年了,他有女朋友这件事,我却一直都不知道。”

    辛嵘被陆沉哀怨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

    “我们前两才确定关系。”颜斐开口替辛嵘解围:“你知道的,我们家辛嵘呢,感情方面比较迟钝,我不主动一点,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

    “呵呵,是吗。”

    陆沉又抛出一个尖锐的问题:“我也认识一些文娱圈的人,不知辛姐签的什么公司?在哪里高就?”

    糟糕,这个问题他可没有准备!颜斐急中生智,镇定道:“我是自由职业,通过中间人接一些私活,没签公司。让陆总看笑话了。”

    十八线模特,还是个连公司都没签的野模?这个女人不会现在被辛嵘养着,什么都不干吧?辛嵘竟然会看上这种徒有美-色的花瓶?

    陆沉心底的郁闷实在难以形容。

    “辛嵘,你来了!”

    空气中的氛围正有些紧绷时,一个清亮的声音出现在他们后方。

    辛嵘回过头,就看到谢知含穿着白色的礼服裙,挽着新郎向这边走来。

    他头更痛了。

    “你带了女伴?”谢知含看到他身旁的颜斐,惊喜不已。她仔细打量颜斐,啧啧赞叹道:“我觉得比起我们,你们俩今更像是婚礼的主角。”

    “是啊。”新郎也在一旁应和。他长了张圆脸,身材微胖,脸上始终带着和善的笑。

    “谢姐谬赞了。”

    颜斐见谢知含神情大方,并不像对辛嵘旧情难忘的样子,心中紧绷的弦松懈不少。

    “快进去坐吧,里面酒水和点心都有,我还要去换新娘服。只能晚点跟你们聊了!”

    谢知含握了下颜斐的胳膊,朝他眨了眨眼。

    颜斐心领神会,笑着点头。

    看来谢知含是想单独跟他聊了。也好,他正想多了解一些关于辛嵘的事呢。

    陆沉再怎么不情愿,还是挨着辛嵘他们坐下了。看着两人脑袋靠在一起,时不时耳鬓厮磨,陆沉心中的妒火简直越烧越旺。

    走了个谢知含,又来了个费宴,妈的!

    “陆先生,心情不好?”

    颜斐忽然抬头看他。

    陆沉握着杯子,勉强笑了笑:“没有,是公司有些烦心的事。”

    颜斐是何等心思敏感的人,早就发现陆沉看辛嵘的眼神不太对劲,再联想到他对自己的态度,顿时心中明镜似的通透。

    只不过,他还需要做些什么来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测。

    “辛嵘,这个葡萄好难剥啊,你帮我剥一个好不好?”

    颜斐拎了串葡萄到盘子里,娇滴滴地朝辛嵘撒娇。

    辛嵘被他突然转变的甜腻态度吓得不轻,可碍于其他人在场,戏还是得继续演下去。

    “嗯。”

    他接过葡萄,耐心地帮颜斐剥了起来。

    陆沉看着他堪称温柔的动作,眼底直冒火。

    就算是谢知含,以前的也没让辛嵘给她剥过葡萄!这个女人,简直是得寸进尺!作作地!

    “好了。”

    辛嵘剥了两颗葡萄,用勺子挖出里面的籽,放到颜斐手边的碟子里。

    “你喂我嘛。”

    颜斐嘟起红唇。

    陆沉手中的筷子咔嚓断成两截。

    他身边的宾客惊讶地看着他,还有人关心道:“陆总,手没受伤吧?”

    陆沉把筷子扣在桌上,阴沉道:“没事。”

    “这么多人看着呢。”辛嵘脸色极不自在,压低声音道。

    “不喂就算了。”

    颜斐只是想试探一下陆沉的反应,何况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为难辛嵘,自己把那两颗葡萄一股脑塞进了嘴里。

    “好甜。”

    吃完,他还眯起眼,满足地感叹了一声。

    辛嵘嘴角抽了抽,心里想,这人也太入戏了。

    十点半,婚礼准时开始。

    宴会厅后方厚重的大门敞开,随着结婚进行曲的伴奏响起,新郎和新娘挽着手,满脸笑容地踏上了鲜花铺成的红毯。

    所有宾客都鼓掌喝彩,在这样热烈的氛围下,辛嵘也不自觉跟着鼓起了掌。

    颜斐仔细打量他神色,没有错过他眼底一闪而逝的落寞。

    他有种直觉,这份落寞跟谢知含没有关系,而是因为别的他尚且不知道的原因。

    “现在,让我们请新人交换戒指……”

    婚礼进行到一半,辛嵘起身去了洗手间。他手机放在桌上,让颜斐代他保管。他一走,陆沉立刻跟了上去。颜斐差点也想跟着辛嵘过去,可碍于自己的身份不方便,还是老大不情愿地待在自己位置上。

    辛嵘一走,他也没了观礼的兴致,生无可恋地戳着碟子里的果肉。正发呆时,桌上辛嵘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颜斐没想过接,打算等辛嵘回来了再让回电话。他拿起他震个不停的手机看了眼,目光落在来电显示的姓名上,猛地愣住。

    上面清晰的四个大字:周衍教授。

    **

    “那个姓费的,真是你女朋友?”

    陆沉跟到洗手间,不甘地问辛嵘。

    辛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跟颜斐复杂的关系,只能含糊地点了点头。

    “我们刚确定关系不久。”

    “辛伯父会同意吗?”陆沉直直看着辛嵘,他总觉得男人的目光有一丝闪躲。

    “同意你找一个模特?”

    辛嵘垂下眼:“他同不同意是他的事,跟我没关系。”

    “辛嵘——”陆沉逼近他,语气不甘而颓败:“你是不是为了刺激谢知含,故意找一个这样的花瓶?”

    怎么一个两个都来对他的恋情指指点点?何况颜斐并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临时扮演一下而已。他难道就一定要按照他们期待的标准去找另一半?

    辛嵘胸口有股不出的烦躁。

    “我找什么人谈恋爱,是我自己的事。”辛嵘瞥了眼对面的青年,语气难得有一丝怒意:“陆沉,你自己的私生活也一团糟,好像没资格来指点我。”

    “妈的!”

    自己一番好意被误解,陆沉气得爆了句粗口。

    “我是不想你被别人骗了感情!那个女的一看就是情场老手,模特圈有多乱你不是不知道,就算你要谈,好歹也找个正经人家的姑娘吧?”

    “陆沉!”辛嵘脸色阴沉:“我再一遍,我的生活,轮不到你指点!”

    “你——”

    两人相交多年,难得红一次脸,还是为了一个女人。

    看着陆沉苍白的脸色,辛嵘也意识到自己话得有些重了。可陆沉在对颜斐完全没有了解的情况下,就那样侮-辱他的人品,实在让他难以接受。

    陆沉“呵呵”冷笑了两声:“行,是轮不到我指点。以后请辛总好自为之。”

    他完话,便转身走了。

    辛嵘内心纠结得要命,可还是没追上去,烦躁地摸出了口袋里的烟。

    **

    这头,颜斐看着辛嵘震动个不停的手机,表情十分挣扎。

    为什么辛嵘会认识周衍?还有,这个周衍,到底是同名同姓,还是真的是他那个表哥周衍?

    在颜斐犹豫的时候,铃声停了。

    他莫名松了口气,把手机放回桌上。

    没想到五分钟,铃声又响了起来。

    他不堪其扰,心一横,拿起手机走到僻静的角落里。

    “你好。”

    “辛先生?”那头语气犹疑。

    “周衍?”颜斐心底惊了一下,竟然真的是他表哥!

    “颜斐?”听到熟悉的声音,周衍比他还惊讶:“你怎么认识——”

    “辛嵘是你的客户?”颜斐先他一步开口。

    周衍眉头皱了皱,没有话。

    “颜斐,我的工作你清楚,**第一。不该问的问题不要问。”

    “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会有辛先生的电话?”他把问题抛回给颜斐。

    “我……”颜斐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和辛嵘的关系,只能随便编了个理由:“我们公司跟他们公司……有合作……嗯,合作。”

    周衍“呵”地笑了声。

    “在心理医生面前撒谎,你很有勇气。”

    颜斐“切”了一声。

    “好了,你不想我也不问。你记得告诉辛先生,我给他打过电话。”

    “哦。”

    颜斐还想问两句,那头已经干脆地挂了电话。

    所以,最开始的问题周衍还是没回答他。

    颜斐叹了口气。

    不过不知想到什么,他目光突然一凝。

    难怪,他第一次误打误撞闯入他的房间的时候,他会跟自己那些话。什么放松,什么没有准备好之类的,当时他不懂,所以听得云里雾里,误以为辛嵘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到了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实在蠢得离谱!

    辛嵘原来当时看的是心理医生!

    想明白这一点,颜斐赶紧回到座位上。

    辛嵘已经坐在那儿了,让他意外的是,陆沉并没有跟着他一起回来。

    “辛总,刚有位周衍先生给你打了电话,让我通知你一声。”

    颜斐镇定地把手机递给他。

    辛嵘很信任周衍的专业素养,就算颜斐接了电话,周衍也不会透露什么,因此面色平静地朝颜斐点了点头。

    “谢谢,我待会儿会回复他。”

    “对了,辛总,陆先生怎么没回来呢?”

    提到陆沉,辛嵘的脸色不太好看。

    “他有事,先走了。”

    “噢。”颜斐不是傻子,当然猜到两人可能吵架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幸灾乐祸。

    “辛总,这个多宝鱼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知道辛嵘在看心理医生之后,颜斐就对他更多了一丝疼惜。因此无论辛嵘的表情再怎么严肃冷峻,在他眼里都是个需要安慰的可怜。

    “我给你夹啊。”

    不等辛嵘回答,颜斐就拿过他的碗,帮他夹了一大块鱼肉。

    对面的宾客有见证过他之前撒娇让辛嵘给他剥葡萄的,都以为他是个娇滴滴的花瓶,现在陡然见到他这么贤惠贴心,纷纷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

    跟陆沉吵了一架,辛嵘本来没什么胃口吃饭。可看着颜斐期待的目光,他还是把碗里的鱼肉吃了下去。

    “蒜蓉龙虾也好吃,我再帮你夹。”

    颜斐看他乖乖吃下自己夹的菜,简直喜欢得不得了。

    “你们俩感情可真好。”

    忽地,一个带笑的声音在两人头顶响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