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第二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29.第二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颜斐感觉自己的脸撞上了什么东西。

    勉强站稳后,他才发现自己正以极为暧昧的姿势靠在辛嵘胸膛上。

    难怪, 脸颊处传来的触感这么有弹性……

    “没事吧?”辛嵘扶着他的肩膀。

    颜斐摇头, 不舍地把脸从辛嵘胸口抬起来。

    诶, 他的脸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红?

    颜斐正纳闷间, 忽然察觉到胸口有些凉飕飕的, 低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

    原来辛嵘刚刚扯的是他的睡衣带子, 这会儿束带散开了,他里面又没穿内裤, 几乎跟辛嵘赤-裸相见。

    都是男人, 颜斐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过看辛嵘的脸色越来越不自在,他还是系好腰带,抱歉道:“不好意思, 让辛总见笑了。”

    “没什么。”

    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瞥,但青年那处的模样还是清晰的印在了辛嵘脑海里。颜色干净, 尺寸也不差。难怪,之前找他的都是富婆……

    “辛总?”

    辛嵘回过神,意识到自己都想了些什么后,脸色有些窘迫。

    “能帮我擦下药吗?”

    “好。”

    颜斐才住进来没两, 昨晚是手烫伤, 今晚脚又扭伤,实在是命途多舛。辛嵘思考了一下, 自己作为金主, 实在不够尽责。

    “颜先生, 这两很抱歉,让你受了伤。月底我会付多一倍的赔偿金。”

    颜斐的右腿刚擦完药,正搭在茶几上,听到辛嵘的话也不在意道:“不用啦,这是我应尽的义务而已。”

    “可是——”

    颜斐做了个“嘘”的手势:“辛总,咱们现在是合作伙伴,要秉持团结友爱的原则。动不动就谈钱什么的,会不会太伤感情了?而且如果我真的缺钱,会直接开口找你要的。”

    听到他最后一句话,辛嵘放心不少。他收起药箱,皱眉看着颜斐右脚上的红痕。

    “明的婚礼,我还是一个人去吧。”

    “别啊!”颜斐听了这话,差点没一脚踢翻茶几。他转向辛嵘,气鼓鼓地看着他:“你明明答应了,要带我一起去的!”

    “可你的脚受伤了,走路不方便。”

    “没什么,真的。”颜斐努力服他:“我贴个膏药,再休息一晚,明就能好得差不多了。我之前在剧组也经常受伤,磕磕碰碰的,都是家常便饭,真没什么。”

    他才不会让辛嵘一个人去参加谢知含的婚礼了,万一两人见了面,回忆起从前的美好时光,旧情复燃了怎么办?他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现在跟辛嵘住在一个屋檐下,可不能在这种紧要关头功亏一篑!

    “但是我这里没有化妆师……”辛嵘面色为难。

    “没事,我跟jenny约好了,明七点,我们一起去她那儿化妆。”

    “jenny?”

    “嗯,我的御用化妆师,有时也兼服装师。正好,我们一起去,让她也帮你挑一套衣服。”

    “我有西装。”辛嵘觉得麻烦。

    “我们俩可是一块出现的,衣服要搭才行啊。不能引起谢知含的怀疑!”

    他这么一,好像也有道理。辛嵘争不过他,只得点点头。

    夜已经深了。看着颜斐进了房间,辛嵘才上到二楼。这是他第一次光顾颜斐的卧室,一推开门就闻到一股很淡雅的香水味道。他的被子没叠,床头柜上堆着些杂乱的日常用品,比他的卧室多了几分烟火气。

    辛嵘拿了衣服,先去浴室洗澡。

    洗到一半,他低头看向自己的下身,有些恍神。

    周衍,他的障碍根源在于心理因素,跟身体疾病无关。如果心结能解开,这个障碍自然而然地就会消失。

    但是解开的时间要多久,周衍没有,他也不知道。

    烦躁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辛嵘叹了口气,重新打开花洒。

    此时,一楼主卧。

    颜斐正趴在床上,兴奋地抱着辛嵘睡过的枕头翻滚。

    之前辛嵘背他的时候,他就闻到他身上有股淡淡的咖啡香,还有一股他不出来的味道。现在躺在辛嵘的床上,属于他的味道更加浓郁了。

    要不是右脚扭伤,颜斐真的想做点少儿不宜的事。

    他抱着枕头,看着头顶的花板,轻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他跟辛嵘才能睡到一张床上呢?

    颜斐翻了个身,习惯性地去床头柜里找蒸汽眼罩,不过拉开抽屉的刹那,他忽然意识到,这不是他自己的卧室。

    脑子真是抽了,颜斐啧了声,正要合上抽屉,忽地被里面的东西吸引了注意。

    他对发誓,他绝不是有意要窥探辛嵘的私人**的。只是那个相框就这么显眼地摆在那里,他想不注意到都难。

    颜斐纠结了半分钟,还是把手伸过去,拿起了那个背面朝上的相框。

    里面的照片映入他的眼帘时,他愣住了,旋即眼底就冒出亮光。

    竟然是时候的辛嵘!啊!

    相片里的男孩穿着黑色的西装,系着领结,脸颊带点婴儿肥,手里拿着奖状,像个大人一样站在台阶上,严肃而拘谨地看着镜头。

    简直萌到爆炸啊!!

    冷静过后,颜斐发现辛嵘身旁还站了一个人。

    他一眼就认出这是辛嵘的母亲,她的眉毛很英气,鹅蛋脸,身材瘦长,有种名门闺秀的古典气质。她没有跟辛嵘站在一起,而是站在离他有几个台阶的地方。

    颜斐忽然发现,她跟辛嵘一样,脸上都没有笑容。甚至,颜斐隐隐从她眼底看到了一丝悲伤。

    有哪个母亲,跟自己儿子合照会离得这么远?还会露出这种忧伤的表情?照这张照片的时候,辛家又发生了什么?

    颜斐不忍再想下去。他从没问过辛嵘的家庭,也没有机会去问。他只知道他有个可爱的妹妹,至于其他的,一概不知。

    他很想多了解他一些,可眼下来看,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摸了摸照片上男孩稚嫩的脸,颜斐心翼翼地把那个相框放回了抽屉。

    **

    颜斐定了闹钟,隔六点半,他准时从床上起来洗漱。辛嵘比他起得还早,他下楼的时候,辛嵘正好从外面跑步回来。

    “吃了吗?”

    颜斐问。

    辛嵘摇头,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脸颊和脖颈的汗。

    “还没。我们可以出去吃。”

    “家里不是有食材么,我做火腿三明治给你吃?”

    颜斐一脸的跃跃欲试。

    辛嵘没有意见,他对颜斐的厨艺并不抱什么期望,能吃就行。没想到十五分钟后,成品出来,完全超过他的想象。

    鸡蛋加了椒盐,煎得恰到好处,一口咬下出去有金色的蛋黄流出来。火腿边缘微焦,口感香脆,带给味蕾极大的满足。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颜斐坐在餐桌对面,眼含期待地看着他。

    “嗯。”辛嵘语气含糊,可能是因为期待太低,所以什么样的结果都很惊喜。

    颜斐被他一夸,尾巴恨不得翘到上去。吃完早餐,两人一起去了jenny的工作室,他眼底都还带着笑意。

    “跟你一起进来的人谁啊?”

    在隔间化妆的时候,jenny忍不住八卦。毕竟辛嵘的长相和气质,走到哪儿都引人注目。

    “我男朋友,你信吗?”

    jenny“切”了一声:“人家一看就是个直男。,是不是又是哪位娱乐圈大佬?”

    “不是,他不是圈里的人。”颜斐笑容神秘:“他现在是我的客户。”

    jenny嗤笑一声:“什么客户啊,还要你穿女装陪他出去?看他长得人模人样的,不会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吧?”

    “什么呢。”颜斐斜了她一眼:“他今要参加前女友婚礼,缺一个女伴,正好我在。”

    “找个女人不就行了,找你干嘛?”

    “我演技好啊,而且我的女装你也知道的,比女人还美。他可能想要点不一样的感觉。”

    jenny翻了个白眼:“有钱人真是无聊。”又在镜子里凝视颜斐:“你今想化什么类型?又是妖艳-贱货?”

    “当然不行,毕竟是要参加婚礼。我今要走高贵冷艳欧美风,再带点清纯。”

    jenny嘴角抽了抽,“行,颜大姐!”

    **

    颜斐的妆费时间,加上要换衣服,等一切搞定已经是半个时后。辛嵘换好西服,在休息室里等得昏昏欲睡时,手机响了起来。

    他立刻清醒,接起电话。

    “哥,今知含姐的婚礼,你去吗?”之前谢家寄到辛宅的请柬,辛觅也看到了。

    辛嵘“嗯”了一声。

    “你是一个人去还是带着宴姐去啊?”

    “带她去。怎么了?”

    “哪!”辛觅埋怨地啧了一声:“带现女友去参加前女友的婚礼,你是不是疯了?你就不怕参加完婚礼宴姐立刻跟你分手?”

    辛嵘不是很懂她的逻辑。

    “为什么带她去会分手?”

    “哥,你懂不懂女人啊!”辛觅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宴姐肯定嘴上着没关系,但心里介意得不得了,你最好别让她单独跟知含姐见面,参加完婚礼立刻走人!”

    “他不是——”女人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辛嵘干咳了声,岔开话题:“我知道了。”

    “我今就不去了,毕竟身份敏感。你帮我祝知含姐新婚快乐吧。”

    “好。”

    刚挂电话,颜斐也从化妆室出来了。他一袭深蓝色的长裙,黑色长直发,走到辛嵘近前时,后者差点没认出他來。

    “哈哈,是不是换了种风格?”

    “你的化妆师……确实厉害。”辛嵘感叹。

    “主要还是因为我底子好,有可塑性。”颜斐厚脸皮地自夸。他们身后就是一面巨大的穿衣镜,颜斐的目光移过去,忽地噗嗤一笑。

    “辛总,你看我们俩的衣服,是不是很相配?”

    辛嵘回过头去,也看到了镜中两人的模样。他的西服就是为了搭颜斐的长裙选的,藏蓝色,口袋还叠了一块浅色的手帕。

    此时两人并排站在一起,男俊“女”俏,仿佛一对正要迈入红毯的璧人。

    “时间到了,走吧。”

    辛嵘被颜斐热切的眼神看得不太自在,提醒他道。

    “嗯。”

    颜斐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

    八点半不到,绿洲酒店的大厅已经聚集了不少来参加婚礼的宾客。

    两人出现在签到处的时候,引起了不的轰动。毕竟这两人颜值本来就出挑,加上男方家也是申城名流,宾客里自然有认识辛嵘的。见到万年单身的辛嵘身边挽了一位绝色的女伴,自然往这边多看了几眼。

    “辛嵘?”

    两人正要往里走时,一个不敢置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辛嵘心底咯噔了一下,转头,有些诧异地看着陆沉。

    “你怎么……也来了?”

    “我爸跟张伯父有些交情,他抽不开时间,就让我过来了。”他嘴里的张伯父正是新郎的父亲。

    陆沉完话,脸色复杂地看了眼他身旁的颜斐。

    “这位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