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第二十七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27.第二十七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辛嵘坐在办公室里,有些心神不宁。

    越接近下班时间, 他的心跳得越是厉害。

    昨晚, 颜斐跟他下班的时候会来公司门口等他, 再跟他一起去见辛觅。

    也不知道, 他会穿成什么样子来见自己, 总不至于像电视里演的那么夸张吧……颜斐喝了口咖啡,又重重放下杯子。

    越扬走进来, 正好看到他皱着眉、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在心中感叹,果然恋爱了的男人就是不一样。

    “辛总, 前台有位姓费的女士在会客室等你。”

    “费?”辛嵘翻了下手里的日程表, 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物:“她有预约吗?”

    不是吧,难道那位大美女竟然是单相思?boss连她的名字都不记得?

    越扬为那位大美女感到深深的惋惜。

    “不是工作,那位女士是来等你下班的。”

    姓费, 又专程来等他下班,除了颜斐, 还能有谁?

    辛嵘哭笑不得。

    不过这么一想,他大概伪装得不错,公司前台的姑娘竟然没有认出他来。

    “我现在过去,桌上的文件你帮我收拾一下。”

    “好。”

    会客室在一楼的大厅最里面, 要经过一条长而蜿蜒的玻璃通道。辛嵘在这条通道上走了无数遍, 第一次心情这么忐忑。

    门是虚掩的,有咖啡的香味从里面飘出来。

    辛嵘略一定神, 用力推开玻璃门。

    他最先看到的是一个窈窕的背影, 那人穿着黑色的吊带长裙, 深栗色的卷发松散地披在背后,坐姿慵懒,两条腿交叠着,从开叉的裙摆后露出雪-白的长腿。

    听到动静,他转过头,看向辛嵘。

    辛嵘呆愣地看着他。

    颜斐完全变了一个人。

    黑色的泪痣,卷翘的睫毛,细长的眉,还有火红的唇。他笑吟吟地站在那里,就像一朵黑色大丽花,妖-冶而艳丽。

    “辛总,对我的装扮还满意吗?”颜斐朝他眨了眨眼睛,嗓音带了丝娇柔。

    辛嵘好半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你的化妆师很专业。”

    什么嘛,不夸他的美貌,竟然夸他的化妆师很专业?

    颜斐撅起红唇,略显不满。

    “辛总,我漂亮吗?”

    “嗯。”

    明明就被惊艳到了,语气还这么冷淡,真是个闷骚的家伙。颜斐在心底叹了口气,摸出眼镜戴上。

    他的眼睛辨识度还是太高了,需要镜片遮挡一下。

    “你的裙子……”犹豫片刻,辛嵘还是指了指他的裙摆:“会不会太宽松了?”

    “没事,我穿了安全裤。”而且他一个男的,难道还怕走光不成。

    “对了,辛总,去见觅之前,我们是不是该预演一下?”

    “预演?”

    “嗯,就是彩排啊。到时候我们俩可得配合好,不能在辛觅面前露馅。”

    辛嵘一想也是,便赞同地点头。

    “你吧,我照着做就行。”

    “首先呢,我会挽着你的手。”颜斐完话,便伸手挽住辛嵘的胳膊,又亲密地将头靠在他肩上。

    “然后,我可能会依偎在你肩上。当我做出这些动作的时候,你一定要自然地揽住我的肩膀,并对我露出宠溺的神情。”

    辛嵘嘴角抽了抽,举起手臂,揽住他的肩膀。

    触手一片滑腻,他下意识缩回手,又被颜斐抓住,放在肩上。

    “辛总,配合,配合很重要?知道吗。”

    “嗯。”

    辛总喉头动了动,僵硬地把手放在他肩上。

    “很好,就是这样。”颜斐靠在他怀里,眼底都是得逞的笑意。

    “还有,待会儿吃饭的时候,你要给我夹菜,倒水,必要的时候,你还要帮我擦嘴。对了,你有手帕吗?”

    “只有纸巾。”

    “也行。”

    颜斐正要继续“指导”,忽然发现辛嵘的眼神有些古怪。

    “怎么了?”

    “你胸口那个……”辛嵘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个东西,语气十分尴尬:“好像歪了。”

    颜斐往下瞥了一眼,顿时满头冷汗。

    糟糕,这个胸垫什么时候歪了的?肯定是刚刚他动作太大导致的,不行不行,之后他的动作一定要收敛再收敛。

    “你……调整一下吧。”

    辛嵘默默走到一边。

    我是个男的,你不需要回避呀。颜斐哭笑不得,好不容易把胸垫调整好,吊带又滑了下去。

    当女人真是心累。颜斐重新收拾好自己,已经是十分钟后。

    辛嵘仍然笔挺地站在窗户旁等。

    颜斐心头一软,走过去挽住他的手臂。

    “男朋友,该走了。”

    **

    两人一起走出会客室,收获了不少或惊讶或赞叹的目光。

    颜斐的回头率最高,一路走来不断有男员工两眼放光地盯着他,看到他挽着辛嵘的手臂后,又一脸挫败地垂下了眼。

    “哪,那是辛总的女友吗?太漂亮了吧,气质也好,跟明星一样。”

    “是混血吧,五官好深邃啊,不像亚洲人。”

    “嗯嗯,而且她腿好长,穿着低跟鞋都跟辛总差不多高呢。”

    不远处传来女员工们的窃窃私语。

    辛嵘只装作没听到,这也是他乐见其成的事。相信不出半个时,他有新女友的事就会传到辛振耳里。正好能让那个老狐狸打消怀疑。

    直到两人进了电梯,那些议论声才消失。

    “辛总,怎么样,我的妆化得很完美吧?”

    “她们没见过你,认不出来很正常。”

    颜斐不服气地“哼”了声:“我保证待会儿觅见到我也认不出来。”

    辛嵘笑着摇了摇头。

    两人去地下车库拿车,直接到餐厅跟辛觅碰面。

    辛觅下班时间灵活,比辛嵘他们早到十来分钟。她正在喝柠檬水,忽然见到包厢门口出现一对挽着手的璧人,差点没把嘴里的柠檬水喷出来。

    “哥!”她跟见鬼一样看着辛嵘:“你这是……”

    辛嵘面色镇定,看了眼身旁的颜斐:“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友。”

    “你带女朋友来怎么不早。”辛觅赶紧用纸巾擦了擦手,走到颜斐面前。

    真是大美女啊,而且身上的裙子、鞋子、包包一看就价格不菲,绝对是顶级白富美!

    辛觅朝颜斐伸出手,笑容乖巧:“你好,我叫辛觅,是他的妹妹。”

    “你好,我叫费宴,费心的费,宴会的宴。”颜斐跟她了握手。

    “名字真好听,而且还很特别。”辛觅带着他往里走,热情道:“费姐请坐。”

    被遗忘在原地的辛嵘:……

    “费姐是做什么的?”

    “模特。”

    “难怪气质这么好。”辛觅双手撑着下巴,转头瞥了眼辛嵘。

    “我哥能找到你作女友,真的有福气。”

    “哪有,是我运气好才对。”颜斐掩着嘴,“娇羞”地轻笑了声。

    “好奇怪,我总觉得费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而且脸也看着很面善。”

    不是吧,我都花这么大的心思化妆了,她还能认出我来?看来这个丫头片子确实不简单。

    “我看觅也觉得面善呢。”颜斐轻轻一笑。

    辛觅哈哈一笑:“费姐真的很有趣。”她瞟了眼正在点菜的辛嵘,恨铁不成钢道:“哥,你怎么不让费姐点餐?”

    “他点就好了,我没什么忌口的菜。”颜斐拍了拍辛嵘的胳膊,眸中都是依恋。

    “费姐很冷吗?”辛觅看他脖子上戴着丝巾,忍不住问道。

    “要不我让他们把暖气再开大一点?”

    “不用。”颜斐笑笑,眸中划过一丝暗淡:“其实我脖子上有道伤疤,不方便露在外面,平时都是用丝巾遮掩的。”

    辛觅“噢”了声,深表同情道:“是我唐突了,抱歉。”

    “没事。”颜斐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菜陆续上来,包厢的气氛也逐渐变得活跃。辛觅话多,跟谁都聊得来。颜斐又是个最会看人眼色话的,两人很快就聊到了一起。辛嵘坐在那里,基本成了陪衬。

    饭局进行到后半段,两人甚至还聊起了口红和眼影,颜斐半点都不露怯,简直让辛嵘叹为观止。

    “宴姐,以后你多来我们家玩啊。”

    一顿晚饭后,辛觅对颜斐的称呼已经从生疏的“费姐”变成了熟稔的“宴姐。”

    “下次有空我一定过去。”颜斐笑得纯良:“再给你带两支d家的限量口红。”

    “好呀,我最喜欢的色号是……”

    自始至终被忽略在一边的辛嵘默默掏出卡,喊服务员结账。

    辛觅自己开了车过来,她跟颜斐和辛嵘在餐厅门口告别。

    “哥,你先送宴姐回去,好好照顾人家啊。

    辛觅看着抱臂在一旁等候的颜斐,又朝辛嵘使了个眼色,埋怨道:“哥,你机灵点,衣服该脱就脱,没看到人家冷得都发抖了吗。”

    “你觉得我还有衣服脱。”辛嵘斜眼看她。他身上也就一件衬衣。

    “没有就去买啊。”辛觅捏了下他的手臂:“你们钢铁直男脑袋都是花岗岩做的吗?前面就有商场,你带宴姐进去买个披肩也行。”

    “嗯,我有分寸。”

    “行行,我懒得你。先走了。你今晚别回来啊,千万别回来!”

    辛嵘无奈地笑笑,看着她上了车。

    “宴姐,下次见啊!”

    辛觅在车窗里朝颜斐挥手。

    颜斐抬起头,也朝她笑了笑。

    辛觅眸中划过一丝惊疑,随后她就摇了摇头,警告自己要清醒一点。

    一定是产生了错觉,怎么可能是燕燕嘛!肯定只是长得有点相像而已!

    “怎么样,辛总,我的演技不错吧?”

    送走辛觅,颜斐笑嘻嘻地上前邀功。

    辛嵘瞥了眼他露在外面的胳膊和锁骨:“你……冷吗?”

    春夏交加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辛嵘穿着长衬衣都觉得有些凉,不知道颜斐会不会冷。

    “还好呀。”颜斐按了按自己的左胸口:“这里是热的,所以不会觉得冷。”

    “嗯。”辛嵘决定放弃带他去买披肩的想法。

    “那我送你回别墅吧。”

    “好呀。”

    颜斐跟着他往停车场走。餐厅的车位已经满了,辛嵘的车停在附近超市的一个地下车库里,走过去需要十来分钟。

    夜已经深了。这附近是一片老居民区,路灯昏暗,也没什么行人。两人在石板路上走着,偶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两句。

    “这个鞋穿着真难受。”走到一半,颜斐抱怨。

    “忍一忍,就快到了。”

    好歹也点好听的安慰一下他嘛。颜斐很是无语。

    经过一个路口时,辛嵘忽然停了下来。

    颜斐不解地看着他。

    “怎么了?”

    辛嵘示意他看向旁边幽暗的宅巷。

    “里面有声音。”

    “好像是求救声。”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