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第二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21.第二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颜斐:哪有,我赚的钱一大半都上交公司了,自己攒的钱连申城郊区的房子都买不起【可怜】。而且我家境也不好,奶奶八十多了,一家人都等着我用钱呢。

    颜斐编到最后来了兴致,表情也变得苦大仇深,恨不得辛嵘就在现场,他再当着他的面柔柔弱弱地撒几滴眼泪,那就更完美了。

    他哪里知道,这番话看在辛嵘眼里完全是另一层意思。

    家境不好,还有老人需要照顾,公司的合约又苛刻,这也就算了,还要被经纪人逼着去出-卖-身体……

    辛嵘“啧”了一声,委婉道:你不能换个经纪人吗?或者换家公司?

    颜斐:我这个经纪人已经算不错的了,换公司也不切实际,毕竟资源都是公司给的。反正先待着吧。

    这种经纪人也叫不错?辛嵘实在难以理解,难道因为他们圈子里都是这种风气,颜斐对此已经完全麻木了,甚至还觉得自己的经纪人没什么问题?

    辛嵘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冲击。

    可他仔细一想,颜斐所处的圈子里都是这样的人,他有这种价值观,似乎也不足为奇。

    辛嵘:你像这样……多久了?

    像这样多久?颜斐还以为他在问自己入圈多久,想都没想就回道:两年多年吧。

    两年多……辛嵘皱紧眉头,心情越发复杂。

    这晚,辛嵘失眠了。

    他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是那在咨询室里,周衍对他的话。

    周衍,你可以做一件有些大胆的、疯狂的,在别人看来你绝对不会做的事。

    你可以尝试改变自己。

    这句话像魔咒一样始终在辛嵘耳边回响。

    他想到了颜斐,想到了那个荒唐的春-梦,想到了白他跟青年的对话。

    首先,颜斐很需要钱。

    其次,颜斐对他……好像也有兴趣。

    最后,他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排斥青年的接近。

    辛嵘在床上辗转反侧,他生出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大胆到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适应。

    既然他需要钱,又不排斥那种交易,不如他……

    辛嵘猛地坐起身,懊恼地按住自己的额头。

    他真是疯了,竟然会有这种可笑的想法。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直男,以前不喜欢男人,以后也不会喜欢。

    但是,心底又有个的声音在:你只是帮他一把,跟直男不直男没什么关系,你们可以拟个协议,不涉及任何肉-体方面的关系……

    辛嵘心中人交战。

    他冲到浴室洗脸,冷水拍到脸上,让他清醒很多。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男人面目英俊,鼻梁高挺,只有眉间始终有一抹化不开的沉郁。

    辛嵘知道那是因为什么。

    他握紧拳头,轻呼一口气,心中下了决定。

    **

    颜斐杀青回家的时候,正好赶上吃晚饭。

    他爸去国外出差,赵琳在厨房忙碌,客厅里只有两个男人坐在沙发上。

    两人肩膀亲密地挨在一起,正商量着什么,颜斐一进门,就被这对夫夫恩爱的姿势闪瞎了眼。

    “表哥,付哥。”他不怎么热络地朝两人打招呼。

    “斐回来了。”

    稍矮一些的男人站起来,他肤色偏黑,眉目俊朗端正,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颜斐朝他点头。

    “杀青了?”他身旁的周衍也站起来。

    “嗯,我妈呢?”

    “在厨房。”

    颜斐“哦”了一声,看向茶几上的水果和礼盒:“你们买的啊?”

    “好久没来了,就想着给姨妈买点东西。”付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以后千万别这么客气。”颜斐饿得不行,掰了一只香蕉就开吃,途中赵琳探头出来,把付循叫进去帮忙,客厅里便只剩他跟周衍。

    空气寂静,这对表兄弟坐在沙发上,大眼瞪眼地看着对方。

    两人的眉目同样出色,周衍是内敛的俊秀,颜斐则是张扬的俊美。

    “最近怎么样?”周衍打破尴尬的沉默。

    “还行,接了部大制作。”颜斐把香蕉皮精准地扔进一米开外的垃圾桶里。

    “我知道你事业不错。”周衍靠在沙发上,单眼皮半垂着:“感情呢?”

    颜斐眯起眼:“我妈让你问的?”

    周衍轻笑:“我就不能八卦一下?”

    颜斐“切”了一声,倒回沙发上,唉声叹气:“我这么忙,哪里有时间谈恋爱。”

    “是吗。”周衍拿起遥控器,熟练地开电视:“我看你眼角含春,好像最近有桃花运。”

    真的假的?他表现得这么明显?

    颜斐坐起身,努力掩饰:“你一个精神科医生,什么时候还看面相了?周教授,封-建-迷信可要不得啊。”

    周衍“呵”地一笑,正要话,付循从厨房走出。

    “准备吃饭了,周衍,帮忙端菜。”

    “斐,别愣着啊,也进来帮忙。”赵琳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你好意思让客人动手啊?”

    颜斐“噢”了声,赶紧去厨房端菜。

    颜斐这几个月在剧组瘦了些,赵琳心疼得不行,连连给他夹菜。

    “汤也要喝,我特地买了排,熬了一下午。”

    “是,妈。”

    颜斐撑得不行,可赵琳的汤端过来,还是皱着脸,乖乖喝下去。

    “付,周衍,你们也吃啊,不要拘谨,把这当成自己家就行。”

    “姨妈,我们不客气的。”

    付循很给赵琳面子,大口扒饭、夹菜。赵琳看得欢喜,投过去爱怜的眼神。

    “我们家颜斐什么时候能找个付这样的就好了,又会做饭,又会照顾人,真好。”

    周衍嘴角微勾。自己的男人被亲人赞美,喝到喉咙的汤都是甜滋滋的。

    不过颜斐就不好过了,好不容易回趟家吃饭,还要接受亲妈的灵魂拷问。

    “付哥这么好条件的人,我哪里找得到啊。”

    颜斐不是不羡慕周衍的,年纪轻轻,事业得意,又有了相伴一生的爱侣。反观他,表面上风光无限,其实背地里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那是你不用心。”赵琳无奈地瞪了眼颜斐:“你稍微花点心思,都不是现在这样。”

    “姨妈,你待会儿是不是要去听音乐会?”周衍及时岔开话题,拯救颜斐于水深火热之中。

    “对,我突然想起来,你们俩也一块去是吧?”

    “嗯,不过我们是去隔壁的剧院看话剧。”

    “噢,你们看的话剧叫什么名来着?”

    ……

    颜斐彻底被忽视,反而心头一松。他想到明和辛嵘的约定,心情又轻快起来。

    吃完饭,保姆洗碗,赵琳去楼上换衣服。她在家里一般穿得很休闲,但只要出门,肯定会打扮得高贵典雅,至少比实际年龄年轻二十岁。

    颜斐对话剧不感兴趣,他打算窝在家里睡美容觉,明养足精神去见辛嵘。

    上楼的时候,他瞟了眼后院的方向。周衍和付循牵着手在花园里散步,夜色朦胧,两人的影子被黑色的路灯拉得很长。

    这两在一起都七八年了吧,还能这么腻腻歪歪的牵着手散步,颜斐由衷地佩服。

    他收回目光,往自己卧室走。

    不过两人牵手散步的画面,还是在他脑海里停留了一会儿。

    恋爱真是好啊。

    他胸口莫名地有些燥-热。

    如果有一,他也能跟辛嵘这么牵着手……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颜斐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脸。

    你清醒一点!他不过就是答应跟你吃顿饭,不要脑补太多!

    可嘴角的笑还是止不住,毕竟等了这么久,明可是要正式见面了。

    对了,还没想好明穿什么。

    颜斐忙不迭地回了房,一头钻进衣帽间。

    **

    这头,辛嵘看着衣柜里整齐排列的西装衬衣,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跟人吃饭,还西装革履的,似乎不太好。

    可他看了一圈,竟然没找到合适的休闲服。

    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

    辛嵘:“进。”

    辛觅探头进来,脸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哥,帮我个忙呗。”

    “。”

    “我这期做的是男士穿搭,需要模特帮我试衣服。你能不能……”

    辛嵘心中了然,淡淡道:“可以。”

    “如果不行的话,我就去找陆——”她突然扬起脑袋,惊讶地看着辛嵘:“你答应了?”

    “怎么,对我不满意,想找陆沉?”

    “我没有。我不是。”辛觅连忙摆手,走进屋,亲热地搀住辛嵘的胳膊:“那哥,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跟我一起去看看男装?”

    “今晚吧。”

    惊喜来得太快,辛觅完全不敢置信。

    “你真是我哥吗?”辛觅退后一步,怀疑地打量他:“我怎么觉得,你今不太对劲。”

    “明有个重要的酒会,我需要一套新衣服。”

    “噢,酒会?”辛觅瞥了眼他敞开的衣柜,努了努嘴:“你平时不是都穿西装的吗?”

    辛嵘不自在地干咳了声:“主办方希望参会的人不要穿得太严肃。”

    “这样啊。”

    辛觅将信将疑,黑溜溜的眼珠不住地在他脸上打量,好像要从他脸上看出朵花来。

    “走了,去外面吃饭。”辛嵘转移话题。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