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第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19.第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就算颜斐的长相确实无可挑剔地俊美,但他终究是一个男人,扮女装的话,多少有些违和吧?

    这是辛嵘没看到电视里的燕云非出场前的想法。直到屏幕中画面一转,出现一张蒙着面纱的脸,辛嵘才发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云清姑娘,叶大侠求见。”

    “进。”

    话的人一袭薄薄的月白色纱衣,斜倚在软塌上。他长发松松挽起,脸上蒙着的面纱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楚楚动人的黑眸。

    他脸上并没有画女子的浓妆,只略微修饰了一下眉毛,并在眼尾挑染了一抹绯色。因此当他抬眼看人时,桃花眼流光璀璨,艳光四射,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那姓叶的大侠进去后,一对上他的双眸就怔住了。燕云非有意扰他心神,故意撩开衣襟,露出白玉似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

    叶大侠脸更红了,偏偏燕云非一双眸子还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叶大侠,别这么拘谨,坐啊。”

    燕云非的嗓音动听而柔软,带着些雌雄难辨的沙哑。

    叶大侠喏喏地应着,根本不敢跟他对视,紧张地吞咽口水,视线四处游移,忽地瞟到燕云非胸前一片白腻的肌肤,整张脸顿时红得快烧起来。

    燕云非轻笑一声,故意喊热,将衣襟扯得更开,趁青年心慌意乱时,他悄无声息地捏住了袖口中滑出的暗器。

    “哥,怎么样?好不好看?”

    辛觅忽然靠近,把正沉浸在剧情里的辛嵘吓了一跳。他不自在地咳了两声,按下暂停键。

    “情节老套,没什么新意。”

    “我不是剧情,我是燕燕的女装!”辛觅穿着兔子睡衣,一脸无奈地看着他。

    “他……”辛嵘皱起眉,勉为其难道:“还行吧。”

    “什么啊,燕燕的女装可是入选橘子论坛古装四美了呢,你就一句‘还行’?”

    “有句话你应该听过。”辛嵘神色淡定:“彼之蜜糖,吾之□□。”

    辛觅“切”了一声。

    “你不看那我自己看。”她抢过辛嵘手里的遥控器。

    辛嵘摇了摇头,叮嘱辛觅早点睡觉,便往楼上走。

    他没有回卧室,而是去了隔壁的书房。坐在电脑前发了几分钟的呆,他打开电脑,在搜索栏键入了几个字。

    很快,对应的视频就跳了出来。辛嵘找到自己没看完的那集,锁好门后,才按下播放键。

    他只是关心接下来的剧情,并不是对颜斐的女装感兴趣。

    辛嵘这么服自己。

    直到那晚,在睡梦中,他再次见到了颜斐。

    **

    辛嵘猛地睁开眼睛。

    色将明未明,房间里所有事物只显出模糊的轮廓。寂静的空气中,他听到自己激烈的心跳声。

    他做了个荒唐至极的梦。

    荒唐到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做了那样一个梦。

    他梦到了颜斐,女装的颜斐。只是这次,他摘下了面纱,精致的面容没有任何遮掩,一双桃花眼欲语还休地看着他。

    梦里的场景十分混乱,上一秒他还站在凉亭里,远远地看着立于湖心舟上的颜斐。下一秒,两人便一起置身于古色古香的阁楼中。

    阁楼里光线昏暗,躺在软塌上的那人一双桃花眼却是流光溢彩。

    “辛公子,怎么站在那儿不动,过来呀。”

    那人用柔柔的嗓音喊他,尾音上扬,带了点勾人的意味。他抬起眼,就看到青年下了榻,穿着半透明的纱衣,步履款款地向他走来。

    他想后退,却仿佛被什么法术定住般,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走到近前。

    “辛公子,这么害羞做什么?”

    青年手指白皙,轻抚上他的胸膛。他的纱衣穿得松松垮垮,露出大半莹白的胸-口,语气也大胆而轻佻。辛嵘避无可避,眼睁睁看着他的手指抚过自己的下颌。

    细微的、温热的触感掠过他下颌处的肌肤,仿佛羽毛一般轻盈。那人秋水似的明眸笑盈盈地看着他,粉唇凑近他耳畔,轻哈了口热气。

    “穿这么多,不热吗,嗯?”

    最后那个“嗯”的音拖得又长又软,带了点痒意直直钻进辛嵘耳朵里。他镇定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波动,皱起浓眉,冷声道:“颜公子,请你放尊重一点。”

    颜斐轻笑了一声:“我还没干什么呢,就不尊重你了?要是我真干点什么呢?”

    “你想怎样?”

    “我不想怎样。”颜斐葱白的手指划过他的衣襟,低低道:“我就是好奇,一向寡情寡欲的辛公子,动起情来……会是什么样子。”

    “你——”

    话还没完,他便感觉到一阵旋地转。再回过神时,他已经仰面倒在柔软的床榻上,而坐在他腰上的,正是笑盈盈的颜斐。

    “颜斐,你——”

    “嘘!”

    颜斐将手指放在他唇上,姿态暧昧地堵住了他未出口的话。辛嵘又羞又怒,黑眸狠狠瞪向他。没想到后者反被他撩起了兴致,他弯下腰,纤长的手指捏住男人的下巴,似笑非笑地打量他的脸。

    他目光戏谑而专注。辛嵘被他看得极不自在,他试图别开脸,却被青年固定住下巴。辛嵘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青年的脸越靠越近,身上的冷香也铺盖地地向他袭来。他睁大眼,心跳越来越快……

    砰地一声。他感到身体忽然腾空,仿佛瞬间从高处跌落。所有旖-旎的画面刹那间消失,失重感将他拉回现实。

    他睁开眼,看到头顶熟悉的黑色吊灯,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辛嵘闭上眼,又缓缓睁开。

    只是个莫名其妙的梦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轻呼了口气,看了眼床头的闹钟,六点都不到。

    他没有睡意,打算起来跑步,不过刚坐起身,脸色便有些异样。

    两腿-间传来鲜明而黏-腻的触感,他很久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早晨,以至于好半才迟钝地反应过来。想到是因为看了某人的女装扮相才做这种荒唐的春-梦,辛嵘一张俊脸顿时黑透。

    僵着脸去了浴室,足足冲了半个时的澡,辛嵘的心情才舒坦一点。

    今周日,公司里没什么事。陆沉邀他去北郊打高尔夫,他应下了。临出门前,颜斐送辛觅的写真集正好送到。辛觅兴奋得不行,从拆快递开始就尖叫个不停。

    “真的有签名,哪!燕燕的字好漂亮!!”

    辛觅捧着写真集的封面,跟捧着什么绝世珍宝一样。她看辛嵘在玄关换鞋,忍不住把写真递过去,献宝似的送到辛嵘面前。

    “哥,要不要一起欣赏一下?”

    辛嵘露出不感兴趣的神情。

    辛觅“切”了一声,把写真宝贝地抱进怀里:“正好,我一个人慢慢欣赏。”

    辛嵘笑了声,拿了车钥匙,带上门。

    陆沉早就在球场等了。他身边跟着个年轻的球童,殷勤地给他递杆。辛嵘看那个球童长得眉清目秀的,忍不住狐疑地看了陆沉一眼。

    “放心,我对乳臭未干的男孩不感兴趣。”陆沉知道他在想什么,懊恼地啧了声。

    “虽然我喜欢男人,但也不是什么人都看得上的好吗。”

    辛嵘握着杆掂了掂,眯眼看向远方的球洞:“知道,陆公子眼光一向挑剔。”

    “听你们的新疫苗卖得不错?”陆沉不露痕迹地岔开话题。

    “还行吧。”辛嵘语气云淡风轻,但嘴角还是掩不住笑意。

    陆沉也笑,只是笑容中有些担忧:“据我所知,b型疫苗国内暂时只有辛光成功研发了出来,而这块市场之前一直是ys的下。”

    ys是国际知名的大型生物制药企业,总部在美国波士顿,近几年在国内投资了不少研发和加工中心,早已成为了国内数一数二的外资制药企业。辛嵘读本科的时候在ys实习过半年,很清楚ys强大的研发和生产能力。

    “你觉得ys会把辛光当成威胁?”辛嵘看向陆沉,嗤笑了声:“你未免太高看辛光了。”

    ys的体量足足比得上五六个辛光,应该不至于为了一类b型疫苗跟辛光过不去。

    “倒不是威胁。”陆沉摸了摸下颌,若有所思:“你还记得森瑞制药吗?”

    “你几年前被ys低价收购的那家?”辛嵘摇了摇头:“我不可能让辛光被任何人收购。”

    “我只是提醒一下你。你应该还记得,当时森瑞研发出了一款新药,卖得正好的时候突然内部资金链出了问题,濒临破产。ys立刻介入,以低于市场价好几倍的价格收购了森瑞的技术和设备,赚得盆钵饱满。”

    辛嵘点了点头:“森瑞的主要问题出在高层**上,辛光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何况,我最近也在跟咨询公司谈管理体质改革的问题。”

    见他已有防备,陆沉多少放下了心,神情轻松地看他挥杆击球。

    辛嵘穿着卡其色的休闲长裤和白色的衬衣,腰杆挺拔,姿势标准,每一下挥杆的动作都如教科书般完美。

    陆沉看着他一丝不苟的侧脸,眼神里渐渐多了些不出的东西。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