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第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15.第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辛嵘从越杨那里听了一些流言,有他是gay的,还有他在外面偷偷养了几个情人的,不一而足。越杨转述的时候一脸义愤填膺,倒是辛嵘自己听了后内心并没多少波动。

    “他们议论什么了?”辛嵘神情平静。

    “他们你——你——”辛振一脸的难以启齿,浓眉纠结在一起,又重重叹了口气:“算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自己儿子被别人议论那方面有问题,换做哪个父亲听了都不会好过。何况他们父子俩的关系不上亲密,加上辛嵘又是这么一个沉闷的性格,就算辛振心底有疑惑,也不可能主动跟儿子提起这个让人窘迫的话题。

    看到辛振纠结的表情,辛嵘已经猜到了他没出口的话。他心底涌起一股极细微的酸涩,只是很快,那股酸涩便被他压了下去。

    他换上熟悉的淡漠表情,瞥了眼自己的腕表。

    “跟李总约了吃饭,时间差不多了。”

    辛振点头,略有些无奈:“行了,你去吧。”

    **

    周五下班,辛嵘又接到了陆沉的电话,约他出去喝酒。

    这次辛嵘没有拒绝,在公司附近吃了晚饭后,直接开车去了陆沉的酒吧。

    “怎么换地方了?”

    辛嵘以为陆沉还会去上次的清吧,毕竟他过那边的鸡尾酒调得很不错,酒吧的装潢也是他喜欢的风格。

    “一个地方再好,去多了也没劲。”陆沉懒散地靠在卡座里,漫不经心地晃着酒杯。

    他自然不会跟辛嵘解释他是为了避开某个人才跑到这儿来喝酒。他不过是跟那个弹吉他的男生上了几次-床,男生就要死要活地喜欢上了他。陆沉最烦这种拎不清的人,男生第一次告白他就果断拒绝了,没想到那个男生不依不挠,差点没追到他公司去。

    陆沉对他是烦不胜烦,那间酒吧也不敢去了,总之是能避则避。

    “这里太吵了,没有那边清净。”辛嵘抿了口酒,表示对陆沉的品味不敢恭维。

    “吵一点才有氛围嘛。”陆沉抬起凤眸,瞥了眼辛嵘的侧脸:“对了,听觅买车了?你帮她挑的?”

    “嗯,日系车,不贵。”

    “觅拿驾照了吗?能不能开车啊?”陆沉对辛觅的车技表示怀疑。

    辛嵘轻笑:“你太看她了,她在美国一有空就到处旅行,连重型卡车都开过。你觉得国内的驾考能难到她?”

    “哈哈,真看不出来啊。她那么娇的一个女孩子。”陆沉朗声大笑,忽地想到什么,又挤眉弄眼道:“我还听了一个事。”

    辛嵘抬眼,狐疑地看着他。

    “你爸最近是不是到处在帮你物色相亲对象?”

    辛嵘差点没把嘴里的酒喷出来,他放下酒杯,尽量镇定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爸跟陆伯父是有些交情,但应该还没深交到会讨论儿女私生活的地步。

    “嗨,还不是我妈在牌桌上听别人的。”陆沉啧啧了两声:“估计是你后妈散播出去的。你你,也是啊,三十二的高龄,还是钻石单身汉一个,恋爱不谈,女朋友也不找,你是准备修仙啊?”

    辛嵘被他调侃惯了的,表情并没多少波动。

    “我觉得现在这样也不错。”

    “切,我还不知道你,只想跟工作结婚,是吧?”

    辛嵘笑笑,正要话,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辛嵘的目光一凝。

    陆沉也看到了屏幕上的名字,他嘴边的笑意敛去,语气带着自己也没察觉的苦涩:“哟,前女友的电话,怎么不接?”

    辛嵘顿了几秒,才拿起手机:“你先坐会儿,我到外面走走。”

    陆沉点头,看着辛嵘拿起手机离开。

    到了安静的门口,辛嵘才接起电话。

    “我以为你早就把我拉黑了。”谢知含带笑的声音响起。

    两人已经半年多没联系过,再次通电话,谢知含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熟稔,仿佛离别多年的老友重聚。

    辛嵘看着长街上昏黄的路灯,轻笑:“这句话好像应该是我。”

    “难得见你有点幽默感啊。”谢知含嘴角带着笑,话语一转,似是不经意道:“半年不见,早谈新女友了吧?”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啊?”谢知含大为震惊,不敢置信道:“你不会是因为我……才——”

    “跟你无关。”辛嵘知道她想什么,及时打断她的猜想:“是我个人原因。我觉得现在一个人的状态很好。”

    “好吧。那我就放心了。”

    听到辛嵘并不是因为她才保持单身,谢知含大大地松了口气。两人毕竟交往过一段时间,她能听出来,辛嵘没有欺骗她。而且以辛嵘的性格,不定独身对他而言是更好的选择。

    “不过听到你还单着,我接下来的话倒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了。”

    “你要结婚了?”辛嵘语气平静。

    谢知含有一瞬的诧异,很快眼中划过了然:“觅告诉你的?”

    她追辛嵘那会儿,巴结得最多的就是辛觅。两人都是热情开朗的性格,很快就培养起了深厚的感情。虽辛觅当时在国外,两人也会经常视频通话。刚跟辛嵘分手那会儿,谢知含都瞒着辛觅,生怕惹她伤心。后来辛觅知晓实情后,两人的联系慢慢地也就少了。

    “嗯。”

    “那么,你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吗?”

    “什么时候?我要看之后的日程安排。”

    谢知含噗嗤一笑:“你还是这副作风,还好我跟你分手了,不然迟早被你气死。”

    辛嵘扯了扯嘴角。

    “好了,下个月十一号,地点是白露酒店,欢迎你带着女伴过来。”

    辛嵘“嗯”了一声。

    “我会尽量去的。”

    “谢啦,前男友。”谢知含脸上带着释然的笑容。

    “不用谢,也祝你幸福。”

    辛嵘迟迟没有回来,陆沉逐渐有些烦躁,摸出烟抽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跟谢知含在聊什么,两人不会在电话里聊着聊着旧情复燃了吧?谢知含要结婚的消息他也有所耳闻,听男方家的来头也不,跟谢家是典型的门当户对。不过他还听男方长相一般,估计远远比不上辛嵘,这个谢知含都快结婚了,还来联系辛嵘,是不是对辛嵘旧情难忘呢?

    他正想着些有的没的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陆哥。”

    陆沉指尖的烟一颤,惊愕地看着对面的人。

    这家伙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我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迷离的光影里,穿着牛仔外套的年轻男生静静地站在那儿,有些哀伤地看着陆沉。

    陆沉低咒了声,掐灭指尖的烟,正想起身去洗手间,却被男生伸手拦住。

    “陆哥,你……为什么不回我微信?也不接我电话?”

    陆沉轻呼了口气,皱眉按着额头,压低声音道:“还要我多少遍,我对你不感兴趣。麻烦你别来找我了,行吗?”

    “那你之前为什么要主动约我?”男生不解地看着他,黑眸中写着受伤和哀怨:“为什么要跟我上床?为什么要给我买衣服?”

    陆沉感觉太阳穴隐隐作疼,早知道这子性格这么纯情,他就不招惹他了。他真是后悔自己当初的手贱!

    “我睡过的人多了去了,难道还要我挨个陪他们谈恋爱?”陆沉语气冰冷:“给你买衣服是因为我想睡你,没别的了,知道吗?”

    “大家都是成年人,**跟感情要分得开。麻烦你清醒一点,行吗?”

    听到陆沉的话,男生呆呆地站在那儿,眼中一片黯然和绝望。

    “……有没有可能……给我一个机会……”他仍不死心。

    陆沉摇头:“没有。”

    “但是上次……你还亲了我……”

    陆沉“呵”地一笑,揽过他的后脑勺,粗暴地亲了下去。

    男生怔怔地看着他,陆沉虽然在亲他,可眼睛里没有任何暖意,神情也冷漠如同坚冰。他终于意识到,他的自作多情有多么可笑。

    陆沉放开他,他的神情没有一丝波动,凤眸中带着不耐和戏谑。

    “还不走,想跟我打分手.炮?”

    男生垂下头,用力擦了擦嘴,一脸落寞地离开了卡座。

    陆沉松了口气,视线不经意地掠过对面时,瞳孔猛地一缩。

    灯光昏暗的角落里,辛嵘站在那儿,正目光幽深地看着他。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