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第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13.第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浴室里。

    辛嵘站在花洒下,任由热水冲刷着他赤.裸的肌肤。

    跟谢知含的过往,他能心平气和地回忆起来,是因为他清楚,谢知含并不是导致他变成今这样的主要因素。她的离开,更像是某种催化剂,把他对男女之事的最后一点热情也消耗殆尽。

    辛嵘关了花洒,擦干身体,出了浴室。

    他的生活非常规律,按时睡觉、起床、工作、健身。他早就习惯了这种单身的生活,身边有没有女人对他而言意义不大。陆沉曾经调侃他是性-冷淡,他也就笑笑不话。他们那个圈子的人活得纸醉.金迷,各色俊男美女来来往往,只有他,始终置身事外,孑然一人。

    辛嵘擦着湿发,走到床前,瞟了眼床头柜上的手机。三条未读微信,都来自同一个人。

    青年的出现,大概是这滩平静的死水里唯一的涟漪。

    颜斐:辛总又在洗澡吗?

    颜斐:还没洗完?

    颜斐:今想试试读话剧台词,不知道辛总感不感兴趣?

    辛嵘手还是湿的,不方便打字,于是语音回复:刚洗完澡。

    颜斐正在看剧本,听到手机震动立刻坐起。他看着屏幕上短短两秒的语音,笑得眼睛都眯起来。

    难得呀,辛嵘竟然会给他发语音!平时他可是一个连“好”字都懒得多打的。

    颜斐点开消息,仔细听他的声音。

    他又听了一遍后,精致的眉头微微皱起。

    颜斐:辛总今不开心吗?

    辛嵘愣了一下,他是怎么猜到的,难道就凭一段几秒钟的语音?

    辛嵘没有回复,他把手机扔到床边,打算先吹干头发,不过还没找到吹风,熟悉的铃声便响起。

    是颜斐的电话。

    辛嵘接起,语调平静:“有事吗?”

    “辛总,咱们现在也算朋友了吧?”颜斐盘腿坐在沙发上,语调格外柔软。

    辛嵘浓眉微皱,他跟青年也就见过两次,当然,他单方面在电视上见过他很多次。其他时间都在微信上联系,辛嵘认为两人这种浅薄的交往远远没到可以称为朋友的地步。

    “不管辛总怎么想,反正我把你当朋友了。”颜斐垂下眼,面不改色地卖惨:“辛总也知道的,我这个圈子很乱,没什么值得交心的人。遇到辛总也是我的幸运,我是真诚地想跟辛总交个朋友。”

    辛嵘勉为其难地“嗯”了一声。

    颜斐拿开手机,偷偷笑了两声,又拿近手机。

    “所以,我能问问辛总有什么烦心事吗?”

    辛嵘眯起眼,不太想回答。

    “工作上的事,还是感情上的事?”

    颜斐听着他那边不稳的呼吸,已经猜到大半。

    辛嵘还是不话。

    “工作上的事肯定难不倒辛总,我猜是感情上的。对吧,辛总?”

    辛嵘有种掐断电话的冲动。

    但他忍住了。

    他面色平静,镇定道:“是,我前女友要结婚了。”

    辛嵘出乎意料的直白反倒让颜斐愣住了。

    有前女友,果然是直男啊……看来攻克他的难度又增加了几分。

    “辛总对她的感情很深吗?”

    怎么定义感情深浅?那是辛嵘第一段恋情,也是迄今为止的唯一一段,没有任何可以参照或比较的对象。甚至两人差一点就走进婚姻,这算深还是浅呢?连辛嵘自己也不上来。

    但这些东西他不可能告诉颜斐。

    “颜先生也谈过恋爱吧?”他岔开话题,反问颜斐。

    听到他的提问,颜斐的桃花眼微微眯起。

    有意思,开始反过来问他了。

    “当然。不过我跟前任已经分手一年多了,我连他的脸长什么样子都快忘了。”颜斐并没有假话,他那个糟心的前任,想起一次就要后悔一次自己怎么会看上这种人。

    “前任这种存在吧,就像一颗从根部坏掉的牙齿,不忍心拔就发炎肿痛,折磨得你半死不活。狠下心拔掉,虽然开头会难熬几,但后面绝对如释重负、宛若新生!”

    辛嵘听到他的比喻,深潭般的黑眸起了一丝波动。

    也许对于谢知含而言,他就是那颗不得不拔的、彻底坏掉的牙齿。

    “当然,我的是智齿。如果拔的是恒牙,那又不一样了。”

    “你拔过牙吗?”辛嵘忽然问他。

    “嗯,几年前拔过智齿。”

    难怪能出这么贴切的比喻,没有亲身体验过,绝对生不出这种感慨。

    “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问问。”

    颜斐轻笑:“要不我给辛总讲讲我拔牙的糗事?”

    辛嵘没有意见。

    颜斐于是绘声绘色、极其夸张地讲述了自己拔左下智齿的血泪史。

    “就听那个钻子样的东西咚咚地响,感觉跟砸墙一样……脸肿了两,嘴里都是血泡,晚上疼得睡不着,爬起来找布洛芬(镇痛药),吃了两粒。结果一点用都没有,反而更痛了……”

    “连喝了一个星期的粥,实在饿得不行就吃红薯和芋头,现在看到红薯就想吐……”

    辛嵘想象颜斐顶着一张半肿的脸龇牙咧嘴地吃红薯的场景,忍不住轻笑出声。

    “辛总,现在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辛嵘笑意微敛,轻“嗯”了一声。

    颜斐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快到十点了。他翻着手边的书,温柔道:“那我最后给辛总读一段话剧台词吧,辛总可以躺在床上听,绝对有助入眠。”

    辛嵘的头发已经干得差不多了,他在床上躺下,开了免提,等着颜斐开口。

    青年有些低哑、沉郁的声音响起:

    黄昏/是我一中视力最差的时候/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高楼和街道也变换了通常的形状/像在电影里

    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有点湿乎乎的/奇怪的气息

    擦身而过的时候/才知道你在哭

    事情就在那时候发生了

    ……

    颜斐听着那头清浅的呼吸声,眼底浮动着自己都没察觉的暖意。

    辛嵘没有挂电话,他也不想挂,就这么静静听他睡着的呼吸声。

    来奇怪,他原本是怀着捉弄一下这个男人的心思。没想到,最先陷进去的反而是他自己。

    第一次见面后,他就对他念念不忘。他以为自己不过是痴迷他英俊的皮相和那双笔直的长腿,可再次见面,心底压抑不住的喜悦却又分明暗示他,他对男人远远不是一时兴起这么简单。

    颜斐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想要什么,就会立刻制定计划,想尽各种办法接近目标。对辛嵘自然也是这样。虽然频频受挫,但他也乐在其中,这是以往从没经历过的。

    正陷入思索时,手边的电话忽然一阵震动。

    屏幕显示有其他电话打进来,颜斐没办法,只好忍痛挂了辛嵘这边。

    “喂,妈?”

    “斐,最近还忙不?这周末有没有空回家吃饭?”

    “周末不行。”

    颜斐翻了下桌上的日程表,他下周一才杀青,周末要从剧组赶回家里吃饭,估计够呛。

    “下周一吧,正好我那杀青。”

    “行,那我把你表哥也叫上。他刚升了博导,正好庆祝一下。”

    “他又升啦?”颜斐一脸感慨:“他这个年纪当硕导就够年轻了吧,这么快就又升博导了?”

    “可不是嘛!”

    赵琳的语气带着笑意:“你大姨高兴得不行,他们家现在可是一家子的教授了。而且听你表哥那个对象也升了副科……”

    颜斐已经猜到她接下来要什么,老老实实地等着。

    “你你,工作这么忙,连对象都没时间谈。你看看你表哥,虽然也是喜欢男人,但跟那个付感情稳定,两人又按揭买了一套房,日子过得多好。你再看看你,形单影只的。赚再多钱,有再大的名气,又有什么用?”

    颜斐把电话拿远了一点,等赵琳彻底完话,他才无奈道:“妈,单身又不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也想脱单啊,可哪有这么简单。”

    “你这个条件,想脱单还不难?”赵琳一脸无奈:“你就是眼光挑,一般的人看不上。”

    颜斐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行了,我不唠叨你了。免得你又要抱怨我啰嗦。明还要拍戏是吧?早点睡。”

    “是。妈,再见。”

    挂了电话,颜斐往后一仰,懒懒地倒在沙发上。

    算起来,也有三个多月没回家吃过饭了。这次杀青过后,确实要抽点时间好好陪陪父母,对了,二姨家的侄女好像要过生日了,他得准备一下生日礼物……

    颜斐正在上搜索送孩的玩具时,一条微信突然弹了出来。

    夏:颜哥,你快去橘子论坛看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