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第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9.第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正在帮颜斐收拾化妆包的夏动作一顿,竖起耳朵听着两人话。

    别叶珊,夏跟着颜斐,早就注意到他这几不对劲。经常有事没事看手机,而且还动不动看着屏幕露出莫名其妙的笑容。要没情况,她可一点都不信。

    “我倒是想谈恋爱,可惜没有合适的人。”颜斐巧妙地把话题兜回去:“要不珊姐传授点技巧给我?”

    “真的假的?”叶珊一脸怀疑:“你长了这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还需要找我请教恋爱技巧?”

    颜斐眨了眨长长的睫毛,桃花眼笑意粲然:“有些人对美貌免疫,不用点技巧不行。”

    叶珊哈哈一笑:“的也是。不过恋爱这回事吧,其实很简单。把握八个字,敌退我进,敌进我退,”

    颜斐来了兴趣,好奇地等着她的下文。

    “不能太热情,也不能太冷漠。每发发消息嘘寒问暖是必要的,让他习惯并适应你的存在。但也要出其不意,经常给他一点意料之外的惊喜。最好能勾得他心里痒痒、欲罢不能,你再及时收手,让他在那边抓心挠肝去。”

    夏瞪圆了眼睛,在一旁惊叹地鼓掌。

    颜斐摸着下巴,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他还想再请教几句,那边传来副导的声音。

    “颜斐,下场戏到你了。准备走位。”

    “来了。”颜斐脱了羽绒服,站起身,又看向叶珊,微微一笑:“珊姐,下次再聊。”

    叶珊比了个ok的手势。

    颜斐心情大好地往机位那边走去。

    **

    辛嵘回到家,正好是晚饭时间。

    辛觅正在客厅里鼓捣她一堆的化妆品,沙发上放了台微单,估计是拍照用的。看到辛嵘进来,她纳闷地“诶”了一声。

    “怎么就你一个人啊?没叫陆沉哥过来吃饭?”

    “他临时有事,回公司了。”辛嵘听她的语气还挺关心陆沉,不自觉多看了她两眼。

    辛觅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她放下手中的口红:“你有话就问。”

    本来辛嵘是想借着泡温泉的机会问问陆沉对辛觅是什么看法的,不过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既然辛觅都这么了的话……

    “你对陆沉,是怎么想的?”

    辛觅怔了两秒,不解地看向辛嵘:“什么叫我对陆沉是怎么想的?我一直把他当哥哥啊,跟你一样。”

    辛嵘皱着眉,没话。

    “你难道以为……”辛觅撇了撇嘴,一脸无可奈何地看着辛嵘:“我对他有什么想法?”

    “我看你回国后,他对你挺上心的。”

    听到辛觅对陆沉没那方面的意思,辛嵘心中稍定。毕竟陆沉的私生活他是了解一点的,辛觅太过单纯耿直,跟陆沉那样风流的性子在一起,恐怕会很吃亏。一个是相交多年的好友,一个是从照顾到大的亲妹妹,两人要是真走到一起,最头疼的还是他。

    “他哪里对我上心了。”辛觅翻了个白眼:“他对你上心才对吧。那是给我接风,其实还是想请你吃饭,听到你在公司开会,非拉着我去公司接你。还邀你去泡温泉,我都没这待遇好不好。要不是他是个男的,我都以为他暗恋你呢。”

    辛嵘无奈地笑了笑。

    “行了,别乱开玩笑。晚饭吃过了?”

    “没呢。”

    辛觅不知想到什么,眼神暗了暗:“爸回来了。他让我们去那边吃饭。”

    “那边”是什么含义,辛嵘很清楚。辛振既然回来了,那个女人肯定也一起回来了。

    “你答应过去了?”

    辛觅哼了声:“我本来不想去的,可那个女人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非让我们过去。”

    “那就去。”

    辛觅诧异地看着他。

    辛嵘拍了拍她的肩:“别留把柄给人家。”

    辛觅一愣,随即重重点了点头。

    辛嵘的车停在临湖的一处别墅前。

    辛觅先下车,还没走到玄关,就有两个佣人出来迎接。娇妻有孕在身,辛振特地多雇了几个手脚勤快的保姆。

    “觅来了啊。”

    听到外面的响动,王晚音挺着大肚子从客厅走出来。她四十不到,因为保养得宜,加上肤色白皙,身材娇,看着不过三十出头。即使怀了孕,她的身材依然保持得很好,除了肚子高高鼓起,她的四肢仍旧像少女一样纤细,从背影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孕妇。

    “王阿姨。”

    辛觅皮笑肉不笑地递出手中的礼盒:“给您带了些补品,不成敬意。”

    “你还知道上门要送东西了。”辛振从洗手间走出来。他已经五十有六,两鬓的白发染了黑色,显得比同龄人年轻许多。他身形高大,眉眼跟辛嵘有六七分相似。他上下打量着辛觅,浓眉皱起:“好好的长头发,怎么剪短了?”

    “短发好打理啊。”

    辛觅不悦地撇了撇嘴。哪有这样当父亲的,半年不见,一见面就批评她剪短了头发。

    “嵘也来了。”

    王晚音一话,辛振自然就把注意力从辛觅的短发上移开。辛嵘见到他,只点了点头,又不冷不热地喊了声:“王阿姨。”

    “快坐快坐。”王晚音热情地招呼两人,又喊保姆:“梅啊,把我从欧洲带回来的红茶拿出来。”

    “好的,夫人。”

    “你怀着孕,就别忙前忙后了。”辛振看她弯腰泡茶,不赞同道。

    “泡个茶而已,没什么。”王晚音熟练地洗着陶瓷茶壶,又道:“可惜柔柔今要参加社团活动,不能回来,不然我就叫上她一起吃饭了。”

    她口中的柔柔便是她跟辛振生的大女儿,叫辛柔,年纪比辛觅三岁,在本市读大学。辛嵘见过她几次,跟王晚音长得很像。

    “话回来,觅也毕业了吧。是不是谈恋爱了?”

    辛觅在心底低咒了声,脸上还是带着笑:“还没呢,不过我不急。”

    再,她哥都单着呢,她着急个什么劲。

    辛振冷哼了声,斜倪着辛嵘:“能早点结婚就早点结婚,不要学你哥,都三十出头的人了,还单着。谢家那么好的姑娘都没成,也不知道是想娶个什么仙女。”

    “年轻人嘛,都有自己的想法。”王晚音在一旁笑着打圆场:“你就别操心些有的没的了。”

    辛嵘不作回应,只面无表情地听着。

    辛觅不想久留,吃完饭就跟辛振告辞。

    “觅晚上可以在这儿睡啊,柔柔房间的床被子刚晒过。”王晚音挽留她。

    “不了。”

    辛觅在桌下偷偷踢了辛嵘一脚:“我跟同学还有约,晚上要一起唱歌。哥,你送我过去吧?”

    辛嵘侧脸冷峻,轻“嗯”了一声。

    “跟什么同学玩?不要玩太晚了,一个女孩子,晚上在外面还是要注意安全。”辛振的神情不太满意。

    “爸,我都多大了,当然知道分寸。”

    “走吧。”辛嵘拿钥匙起身。

    “辛嵘。”辛振忽然叫住他。

    辛嵘脚步一顿,等着他话。

    “周五的行业展会,你带着王群一起去。”

    王群是采购部的老总,也是王晚音的亲哥哥。这人学历不高,高中毕业后读了所野鸡技校,学的专业也是用处不大的电子商务。当初能进辛光,并且短短一年内升到采购部老总,一方面也是他手段圆滑,擅长溜须拍马,另一方面,也靠王晚音给辛振吹了不少枕边风。

    辛嵘向来不喜这种光会动嘴皮子,做起实事来就推三阻四的人。不过王群现在颇受辛振器重,他一时也拿他无可奈何。

    “我看王总挺忙,还不一定有时间。”辛嵘不冷不热道。

    “有空的,哥哥周一就出差回来了。”

    王晚音柔声道,又抚了抚辛振的胳膊,看向辛嵘:“嵘,他虽然辈分上是你舅舅,不过公司里的事还是你做主。他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要麻烦你多体谅了。”

    辛嵘没什么表情地“嗯”了一声。

    到了停车库,辛觅夸张地干呕了一声。

    “有空的,哥哥周一就出差回来了……”她捏着嗓子,学着王晚音娇娇柔柔的语调话。

    “靠,鸡皮疙瘩洒一地。”

    辛嵘在想事,对于辛觅调侃王晚音也就笑笑。王晚音话里带着软刺,他不是听不出来。他跟王群在公司里不对付,她肯定是知道的。今特地当着辛振的面那番话,无非是暗讽他以权压人,故意找王群的不痛快。

    呵,辛嵘在心底冷笑一声,他还没有什么动作呢,王家的人就如临大敌。等他真的整治了王群,不知道王晚音又是什么表情?

    辛嵘攥紧了方向盘。

    **

    回到家,辛嵘第一件事就是去浴室洗澡,王晚音家里总是有股若有似无的檀香味,他很不喜欢。洗完澡,他裹着浴袍出去,刚走到客厅,就听到悠扬的笛声。

    是电视里传出来的声音。辛嵘不怎么感兴趣地抬起眼皮,就见到辛觅穿着兔子睡衣,正一脸花痴地捧着脸,盯着液晶屏幕。

    辛嵘勉为其难地也朝那边投去一眼。

    白衣飘飘的俊美少年,嘴角含笑,站在湖心的一叶扁舟上,身后是江南的秀丽山水,仿佛从清雅的水墨画中走出。

    有点面熟。辛嵘走近了一些,才发现是前两刚见过的颜斐。

    三年前的颜斐,脸上还有一丝未脱的青涩,五官精致如玉石雕琢,桃花眼水光潋滟,脉脉含情。

    辛嵘忽然有些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为他疯狂。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