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第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6.第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办公室搬得还顺利吗?”辛嵘站在会客室里,看着窗外的车流。

    “挺顺利的。我跟茜茜两个人也没多少东西。”

    “嗯,晚上我请你跟你朋友吃饭吧,庆祝你第一上班。”

    “这么好?”辛觅在椅子上转了一圈,犹疑道:“你今不用加班?”

    “新产品已经上市,我现在一身轻松。”辛嵘轻笑:“当然不用加班。”

    “太棒了,爸回来了肯定很满意。”

    辛嵘扯了下嘴角,笑意却没到达眼底:“就这样吧。我还有点事,晚上过来接你们。”

    收起手机,辛嵘推开门,去了隔壁的咨询室。

    周衍已经在里面等了。他比辛嵘想象中还要年轻,三十出头,高瘦,儒雅,有种平易近人的温和气质。

    “你好,辛先生。”

    “你好,周教授。”

    两人互相握了手,辛嵘在周衍对面的长沙发上坐下。

    周衍看了看他挑的位置,无声地笑了笑。这间咨询室有三座沙发椅,大部分时候,他的来访者都会等他坐下之后才落座,而且往往挑的是比较的沙发椅。而辛嵘一进来,就直接坐了最大的沙发,足以明这个男人的强势和自信。

    “辛先生,第一次见面,我没什么太多的专业问题要问,我初步了解一下你的情况就好。”

    这正是辛嵘所希望的,他没什么意见,点了点头。

    周衍让他找一个放松的姿势坐着,接着便问了他一些基本的家庭情况。

    辛嵘面色平静,一一作答。

    只是在问到他的母亲的时候,辛嵘的脸色有些改变。

    “我爸和我妈很早就离婚了,我妈也没有改嫁。”

    周衍尽量平和地问:“那你母亲现在是一个人过?”

    辛嵘犹豫了一下,才道:“算是吧。她跟我父亲离婚后不久,就剃度出家了。”

    周衍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出家?是我理解的那个……寺庙里的出家吗?”

    “是。”

    周衍缓慢地点了点头,又道:“我能问问,你对于母亲出家这件事的感受吗?”

    “我尊重她的选择。”

    “嗯……我的意思是,当时知道你母亲要出家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呢?作为一个孩子的心情?”

    “当然,如果这个问题让你不舒服,你也可以不回答。”

    什么心情?辛嵘仔细回想了一下,那时他好像也就上二年级吧。父亲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出身书香世家的母亲知道后既没哭,也没闹,只是要求跟父亲离婚。父亲一开始不同意,苦苦挽留她,让她看在一双儿女的份上留下,又赌咒发誓自己会改过自新,以后都对她好。但母亲的态度很坚决,生下辛觅后不久就拟了离婚协议,要求父亲签字。

    两人正式签离婚协议的那,辛嵘在场。他刚放学回家,背上的书包还没放下,就被母亲叫到房间,有事要跟他谈。

    “嵘,对不起。爸爸跟妈妈要离婚了。以后妈妈不能再陪着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妹妹,知道吗?”

    记忆中总是很温柔体贴的母亲,第一次目光这么坚毅,甚至无情。

    “你跟爸爸在一起不好吗?我不想要你走……”

    那时的他还太,不懂母亲是经历了怎样的绝望和心死之后才做下的这个决定。他红着眼眶,苦苦哀求她留下,母亲却没有一丝动容。

    “没有谁跟谁一直会在一起的。”

    母亲摸了摸他的脸,最后在他额头亲了一下:“嵘,我走了。你会有新的妈妈,以后也不要想起我,好吗?”

    为什么不要想起她?年幼的辛嵘不懂。直到两年后,他牵着蹒跚学步的辛觅,在山中的寺庙上香的时候,看到了拿着笤帚、一身粗布棉衣的母亲。

    她秀丽的长发全部剃光,头上戴着一顶灰色的布帽,神情不悲不喜,陌生得像是另一个人。

    他激动地牵着辛觅上前,想让她抱一抱辛觅,或者跟自己话,然而女人看到他,目光没有任何波澜。

    “施主,贫妮已经皈依佛门,红尘纠葛早已了却,请施主好自为之。”

    女人完这番话便转身走了,清瘦的背影比起两年前离家时更加绝情。辛嵘怔怔地看着她消失在大殿的佛像后。

    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母亲。

    “辛先生?”

    周衍察觉到了对面男人的失神,这是好事,明他正在回忆某些对他而言很重要的记忆。但是长时间地沉浸在回忆里,对咨询本身并没有帮助,他需要帮他抽身。

    辛嵘意识到自己想起什么后,目光沉了沉,他换了个坐姿,抱歉地对周衍道:“不好意思,刚刚分神了。”

    “没关系。”周衍笑得温和:“我们回到刚才的问题,可以吗?”

    “可以。”辛嵘神情平静:“我在寺庙见到她的时候,才知道她出家了。她对我很冷淡,或许她对任何人都是这样……”

    辛嵘自嘲一笑:“我恨我爸为什么要伤她的心,也恨自己没能让她留下来。”

    “那你母亲呢?你……恨她吗?”

    恨吗?当然是恨的。恨她为什么要这么绝情地离开,恨她为什么要变成另一个人,恨她亲手杀死了自己最爱的母亲,可是除了恨,还有更多的、他自己都不清楚的东西。

    “我能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周衍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眼底的黯然,他微微颔首:“当然。”

    “辛先生,如果你不喜欢这种谈话的方式,下次我们也可以试试别的。”周衍瞥了眼墙上的挂钟,提议道。

    辛嵘的心理防御太重了,而且过于理智,总是把感受和情绪压抑在心底。周衍明白,想要咨询顺利进行下去,他需要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

    “别的?”辛嵘不解。

    周衍微笑:“沙盘疗法,催眠疗法,空椅独白,家庭格盘,都可以。你甚至不用开口一句话。”

    辛嵘也笑:“除了催眠,其他都没问题。麻烦周教授了。”

    “不麻烦,这就是我的工作。”周衍朝他点了点头:“那么,今就到这里。我们下次还是老时间。”

    “好。”

    辛嵘刚从周衍的工作室出来,手机便叮地响了一声。

    是工作群里的接受文件提示,财务部的老总发来的。他打开看了一眼,目光划过表里几处高亮的数据,嘴角向下扯了扯。

    不错,胆子越来越大,现在还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挪用公款了。

    辛嵘回了趟公司,最近新产品刚上市,除了销售和生产部,别的部门暂时没那么忙碌,公司里也没什么人加班。看到辛嵘出现,几个员工都很吃惊。

    “王总在吗?”辛嵘问采购部的副主管。

    难得加一次班,正好碰上辛总在,副主管正窃喜于自己有表现的机会,听到辛嵘的问话,连忙道:“王总去n市出差了,跟供应商开会,下周一应该能回来。”

    完又有些纳闷,高管的行程辛总应该都知道才对,怎么还来问他呢?

    “他一个人?”

    “不是,还有新来的实习生柳,王总也让她跟着过去学经验了。”

    辛嵘见过这个柳几次,挺文静的一个女孩子,长得白净清秀,大部分时间都在埋头做事。

    跟供应商开会,带一个实习生过去学东西?辛嵘在心中嗤笑了声,这个老狐狸的喜好还是一直没变。

    见辛嵘面色不悦,副主管察觉到了什么,心道:“辛总,要不我跟王总一声,让他早点回来?”

    “不用。你让柳先回来,你不是最近在清点采购合同吗,让她回来帮忙吧。”

    “好的,辛总。”

    辛嵘跟财务部的张总谈完话,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他之前让越杨帮他订了吃饭的餐厅,离辛觅的办公楼很近,走十分钟就能到。

    辛嵘开车过去,正值周末,来外面吃饭的人很多。他花了些时间才找到停车位,停好车,坐电梯上楼。刚到餐厅门口,正好碰到从另一边上来的辛觅和程茜茜。

    “哥!”辛觅搂着程茜茜的胳膊,朝他招手。

    “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合伙人,程茜茜。”她自豪地跟辛嵘介绍。

    程茜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朝辛嵘点点头:“辛嵘哥,你好。”

    “你好。”

    他礼貌地问了几句程茜茜的情况,后者落落大方地一一作答。

    三人进里面的卡座吃饭。这家餐厅主打牛排和意面,因为牛排新鲜,味道也正宗,一到周末就顾客爆满。越杨没能抢到包厢,大厅的位置还是他费了一番力气才订到的。

    虽然卡座跟卡座之间是隔开的,但对于吃饭时喜欢清静的辛嵘来,还是不太适应。尤其他坐在外面的位置,不时有侍应生端着托盘经过,还有孩追逐打闹。不过看辛觅还挺满意这里的环境,他也没什么。

    牛排和意面上来,两个女孩子边聊边吃,他也插不进什么话,沉默地在一旁吃自己盘子里的牛排。中途一个侍应生经过的时候不心,托盘里的汤汁洒了几滴到他的西装外套上,辛嵘本就不怎么样的心情彻底被破坏殆尽。

    “对不起先生,都是我不心。”侍应生大概是新来的,年轻得很。辛嵘也不想跟他计较,何况还有两个女孩在。

    “算了,你下次注意。”

    他跟辛觅打了声招呼,皱着眉头去了洗手间。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