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第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3.第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从酒店出来,颜斐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一直很排斥这种饭局,更讨厌像个花瓶一样,坐在一堆所谓的成功人士中间,听他们高谈阔论。没想到今看来,体验并没有想象中差。

    夏等在保姆车旁边,见到他出来,立刻开心地迎上去。

    “颜哥,怎么样?”

    颜斐坐进车里,沉着脸不话。

    夏以为是环亚的投资人对颜斐不满意,想到自己的粗心害他迟到了十多分钟,顿时自责不已。

    “颜哥,都是我不好,我太大意了,害你耽误了那么久才到。你别伤心,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

    姑娘瘪着嘴,圆溜溜的眼睛有些泛红,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颜斐憋着笑,在她头上用力揉了揉。

    夏不明所以地抬头看他。

    “骗你的,他们下次把我引荐给方导。”

    夏愣了一下:“方导?是那个……方悬导演?”

    颜斐轻点下颌。

    夏“啊”地一声叫出来,兴奋地合起手掌:“太好了!方导可是调-教出好几个影帝影后了!”

    “人都没见上呢,你想这些会不会太早了?”颜斐看她比自己还高兴,忍不住想让她认清现实的残酷。

    “就是想想嘛,不定有希望呢。”

    夏不好意思地垂下头,又掏出手机,哼了一声道:“你被那些黑子靠脸红起来的,什么想进大荧幕都是痴心妄想。等你进了方导的剧组,我看他们还敢怎么!”

    颜斐不在意地笑笑,见她登录微博,不解道:“你不会要发微博吧?”

    “对啊,这么有纪念意义的时刻,肯定要给你拍一张。”

    颜斐立刻带上口罩和帽子,抗拒道:“不要。”

    “今葛云姐还督促我了,你都一周多没发过自拍了,今有这么好的消息,一定要发一张!”

    颜斐拉下帽子,别过脸去。

    夏嘿嘿一笑,拍了张他的侧脸。

    发到颜斐的微博上,不到五分钟,就有一百多条评论。

    ——燕燕终于更博了!!开心,旋转!

    ——简直是睫毛精啊,脸遮住了大半,显得睫毛更长了【口水】

    ——燕燕的睫毛应该是男星里最长的了吧,比女孩子的睫毛还好看【爱心】

    夏把手机递给颜斐,让他看评论。

    “不用看了,肯定又是夸赞我的盛世美颜的。”

    颜斐不怎么感兴趣。

    夏“切”了一声,收起手机,忽地想到什么,疑惑地看向颜斐。

    “我之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你在1106,里面是谁啊?就这么让你进去了吗?”

    颜斐怔了怔,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那个穿蓝色衬衣、面目英俊的男人再一次映入他的脑海。

    “就是酒店的客人嘛,我我走错了,他就让我出来了。”颜斐心不在焉道。

    夏点点头,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还怕你走错房间会惹出什么事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她的话一个字都没进颜斐的耳朵里,青年垂下眼,忽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那张烫金的名片还在,他深邃的眸子盯着上面的名字,嘴角缓缓翘起。

    好久没碰到身材和长相这么对他胃口的人了,有点意思。

    颜斐攥着名片,看向窗外的街景。枫丹酒店金色的招牌在夜色中格外显眼。

    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还在1106……

    **

    夜已经深了。

    辛嵘在酒店的餐厅吃了晚饭,便回房间继续处理公事。

    办公桌上除了他的电脑,还堆着几本册子,是徐明玉留下的。下午,她简单地跟辛嵘谈了十几分钟,之后给他做了测试,临走前还送了他几本心理学科普的册子。

    徐明玉的表现很专业,虽然还是学生,但言谈得体,并没有让辛嵘感觉到不适。之前取消心理咨询的想法暂时搁置,辛嵘决定下次还是继续去见周教授。

    看完证券部发来的年报,辛嵘合上电脑,轻呼了口气。

    他去浴室洗了个澡,穿着浴袍出来。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但他还是把浴袍带子工整地系好,只露出一截蜜色的锁骨。

    走到吧台,他给自己倒了杯啤酒。眼角瞄到一旁还剩一大半的威士忌,某些画面忽然跳入他的脑海。

    青年伸手搂住差点绊倒的他,纤长的手牢牢握着他的腰,精致俊秀的脸近在咫尺。那双掩在镜片后的眸子深邃而明亮,直勾勾地盯住他,他甚至看到青年伸舌舔了舔唇。

    淡色的、泛着水光的唇。

    辛嵘重重放下酒杯。

    他莫名地有些心浮气躁,干脆拉了窗,去床上睡觉。

    床头柜上点了熏香,馥郁的薰衣草香味,据有助于入眠。但躺在床上的辛嵘并没什么睡意,他盯着床头昏暗的台灯,良久,才闭上眼,缓缓把手伸到双腿间。

    被子下的右手有规律地上下起伏,他英挺的眉蹙着,喘息渐渐加重……然而,十分钟过后,他跟往常一样,颓败地抽出了手。

    辛嵘掀开被子,起身又去浴室洗澡。站在花洒下,他面无表情地看向自己的下.身。

    那个地方被他粗暴的手法磨得有些红肿,没什么精神地瑟缩着。辛嵘只看了一眼,就挪开了视线。

    隔一早,辛嵘便醒了。

    在酒店吃过早餐,行政部的黎开车来接他回公司,上午有营销大区的年终会议,辛嵘要上台讲话。讲稿行政部的人已经拟好了,他改了几个地方,让他们重新打印。

    会议一开就是一整。中午有一个时的休息时间,辛嵘回办公室补觉,刚合眼,电话就响了起来。

    辛嵘看到来电,神情柔和了几分。

    “越杨接到你了?”越杨就是辛嵘的私人助理。

    “嗯,我现在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那头的声音带着少女的娇嗔和甜美:“你呢,又在公司开会?”

    辛嵘“嗯”了声。

    “工作狂真是可怕。”

    辛嵘笑笑,又问:“你怎么打算的?直接找工作还是准备考研?”

    “我可不想再回去念书了。”辛觅刚毕业,语气里带着一股不谙世事的真:“我也暂时不打算找工作,有别的想法。”

    “什么想法?”辛嵘来了好奇心。

    “具体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跟你。”辛觅一脸的神秘兮兮。不知想到什么,又问辛嵘:“你不会帮我在公司安排了位置吧?”

    辛嵘愣了一下,旋即道:“当然没有。”

    “那就好。我一点都不想做那种朝九晚五的枯燥工作,尤其是进咱们家的公司,整跟一帮冷冰冰的研发人员打交道,还动不动要下生产车间,太没意思了。”

    辛嵘自嘲一笑,没有话。

    “对了哥,晚上陆沉哥请我吃饭,让我叫上你一起。”

    “陆沉?”辛嵘眉头微挑:“他也回来了?”

    “是啊,他给你发了微信的,估计你没看到。”

    辛嵘“噢”了声,“地址给我,晚上我开完会直接过去。”

    挂了电话,辛嵘翻开微信里乱七八糟的未读消息,果然看到陆沉的消息夹在中间。

    ——听觅回国了?正好我今回去,晚上一块吃饭?

    ——你是不是又在开会?

    ——【微笑】

    ——算了,我给觅打电话,让她叫你。

    辛嵘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想了想,还是回了一条微信。

    ——是在开会,没注意到。晚上一起吃饭。

    那头很快回复:ok,还附赠一个跳着舞的人表情。

    辛嵘笑笑,放下手机。不知想到什么,又拨了个电话给人事部。

    “辛觅不过来了……对,那个岗位另外安排实习生吧……”

    会议开到五点半才结束。晚上行政部还在公司附近的酒楼安排了晚宴,辛嵘没有参加,而是让几个副总作陪。他端着喝了大半的咖啡,抱着电脑打算回办公室,还没推开门,就听到一阵清脆的笑声。

    “陆沉哥,你太逗了!”

    是辛觅的声音。

    门是虚掩的,辛嵘推开门,就看到穿着黑色毛衣,光脚踩着一双长筒靴的辛觅正靠在他办公桌前。而另一个身影坐在她对面的会客椅上。

    “哥,你来啦!”

    辛觅脸朝门口,一眼便看到辛嵘,笑着走过来。她剪了个时兴的短发,妆容俏皮,秀丽的脸比起半年前成熟不少。

    辛嵘含笑看着她,放下手中的电脑:“不是好去餐厅聚吗?你俩怎么来我办公室了?”

    “还不是怕你这个大忙人又要开会加班,所以就亲自过来接你罗。”

    旋转椅上的青年转了个身,双手交握,调侃地看着辛嵘。

    他面目白净,一双狭长的凤眼,眼尾微微上挑,脸上总是带着笑。不熟悉的人见了他,恐怕会误以为这人很好相处,但只有辛嵘清楚,这家伙骨子里可冷漠得很。

    “你什么时候回的申城?”他问陆沉。

    “下午两点落的地。”陆沉站起身,不满地看向辛嵘:“辛总,还要收拾多久啊?我们在这儿等了您半个多时了。”

    “快了,五分钟就好。”辛嵘整理着桌上的数据线,余光瞥了眼辛觅:“你们刚在聊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辛觅吐了吐舌头,看向陆沉:“你问陆沉哥。”

    “嗯?”辛嵘又转头瞥了眼陆沉。

    他跟陆沉是大学同窗,相交多年,彼此很熟悉对方的性格。一看到陆沉眯起眼舔着下颚,他就知道他肯定一肚子的坏点子。

    “我跟辛觅在聊,怎么帮她哥找个新嫂子。”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