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第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2.第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颜医生?

    颜斐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知道他的姓名也就算了,难不成他穿个白袍,就以为他真的是医生?还是这人有什么奇怪的角色扮演的偏好?

    “你——”

    茶几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辛嵘抱歉地打断对面的青年。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颜斐挑挑眉,靠回沙发椅背上。他看着辛嵘拿起手机,走到落地窗前。

    男人背对着他,侧脸英挺硬朗。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宽肩、窄腰、长腿,无一处的线条不干净利落。

    颜斐支着下颌,看着他腰间收进去一半的衬衣,柔和的衬衣线条勾勒着男人紧窄的腰身,往下,是饱满而挺-翘的臀。

    眯起深邃的桃花眼,颜斐露出一个兴味的笑容。

    他要是真想潜他,他就好好陪他玩玩。

    “不好意思,工作上的事。”

    辛嵘结束通话,将手机调成静音,重新坐回沙发上。

    “没事。”颜斐笑笑,一脸纯良。

    他眼底的笑容让辛嵘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青年的神情比刚进来时柔和许多。也许是他一开始表现得太抵触,给了青年无形的压力,现在才调整过来?

    也对,他毕竟只是一个年轻的医学生,没太多社会上的经验,面对自己表现得局促也正常。

    “辛总,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喝杯水。”

    进来了这么久,颜斐也有些口干舌燥。他早就瞄到酒吧柜台上有瓶装的矿泉水,正好借喝水的理由拖延一下时间。

    “当然可以。”

    颜斐起身,想帮他拿水。可不知是不是那两杯威士忌的原因,他的脑袋有些发晕,连带着脚步也不自觉趔趄了一下。

    差点就要往地上倒时,一双白皙纤长的手扶住了他的腰身。

    “心。”

    辛嵘抬起眼,青年的脸近在咫尺,莹白光滑的脸颊,像刚剥了外壳的鸡蛋。被遮挡在镜片后的眼睫长而浓密,让人想起脆弱而纤薄的黑色蝶翼。

    辛嵘有短暂的恍神。

    颜斐的手不露痕迹地在他腰上捏了捏,放肆地感受着那极佳的触感。

    “辛总,你的腰手感真好。”

    辛嵘以为自己听错了,眸色变得凛冽,戒备地看着他。

    “开个玩笑。”颜斐松开环在他腰间的手:“缓和一下气氛。”

    辛嵘冷着脸,坐回沙发上。他开始怀疑,找心理咨询师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将自己的**就这么暴露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面前,真的合适吗?

    颜斐见他不话,心中一时有些惊疑。刚才他故意搂住辛嵘的腰,就是想让他也尝尝被人掌控的感觉,没想到这人的反应完全出乎他意料。一点都没有对他主动“献媚”的欣喜,反而更像是个尊严被冒犯的冷冰冰的直男。

    颜斐想不通辛嵘在卖什么关子,干脆不想,自己去吧台拿矿泉水喝。刚扭开瓶盖,兜里的手机便震动起来。

    颜斐眼皮一跳,掏出手机。

    是夏的来电。正常情况下,她不会这么快给他打电话。

    颜斐看了眼坐在沙发上侧对着他的辛嵘,接起电话。

    “颜哥,你现在在哪儿啊?”夏的声音很焦急。

    颜斐一怔,脸看向窗外,压低声音道:“1106啊,怎么了?”

    “错了!是1105才对!”

    夏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懊悔跟自责。刚刚要不是葛云打电话过来问她颜斐怎么还没过去,她也不会发现自己竟然给错了房间号。

    “那个便签上的字迹有点模糊,我看错了……颜哥,对不起……”

    挂了电话,颜斐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难怪他从进这个房间开始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再想到辛嵘喊他颜医生,对他的搂腰那么抵触,颜斐全明白过来了。

    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个乌龙。

    辛嵘,真的把他当成了预约上门的私人医生……

    颜斐低头看着自己的白大褂,后悔不已。

    辛嵘气质冷峻,眉目不怒自威,一看就是久居高位的人物。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是个冒牌货,根本不是他要等的私人医生,会不会一气之下,对他做点什么?

    颜斐决定继续瞒着他,再找个理由,偷偷溜走。

    他正焦躁地想着脱身的法子,耳边忽然传来辛嵘低沉的声音。

    “颜医生。”

    颜斐心头一凛,缓缓转过头,发挥他媲美影帝的演技,露出亲切而温和的笑容。

    “辛总。”

    “有件事情,我想我需要一下。”

    颜斐左胸口的心脏砰砰直跳。

    被青年不解而无辜的目光盯着,想到接下来要的话,辛嵘心头忽然生出一股罪恶感。

    不管怎么样,还是清楚比较好,毕竟他今的状态确实不适合做咨询。最主要的是,他根本无法信任这个过分俊美的颜医生。

    “颜医生,很抱歉,今专门麻烦你跑一趟,只是我临时有点事,没办法继续。下次再约时间行吗?”

    听到他的话,颜斐心中狂喜,脸上却恰到好处地露出失望和遗憾的神情。

    “这样啊,没事。那那我们下次再约好了。”

    也不知道他回去后,他的导师会不会苛责他。想到这里,辛嵘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他想了想,摸出裤兜里的烫金名片,递给颜斐。

    “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今很抱歉。”

    颜斐压着嘴角的笑,尽量平静地接过名片。

    视线扫过男人的名字和头衔,他微微一愣。

    辛光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执行总裁,辛嵘。

    这个男人看长相估计都没超过三十,竟然就已经坐到总裁的位置了?难不成是什么家族企业的富二代?

    颜斐脑袋里杂七杂八的念头一闪而过,手上已经接过男人的名片。

    “谢谢辛总。”

    他笑得腼腆,还带了点受宠若惊。唇红齿白,明眸善睐。

    辛嵘胸口的内疚又加深了几分。

    “那辛总,我先告辞了。”

    颜斐攥着他的名片,正要往门口走时,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两人都是一怔。

    辛嵘记得自己吩咐过,咨询的时候不准任何人打扰。酒店的保洁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上来。

    那现在究竟是谁在外面?

    辛嵘皱眉,去玄关开门。

    穿着素色的连衣裙,肩上提着印有xx大学帆布袋的年轻女孩站在外面,抱歉地看向辛嵘。

    “不好意思,辛先生,路上有点堵车,所以我迟到了几分钟。”

    “你是……”辛嵘略显疑惑地看着她。

    “我是周衍教授的学生,叫徐明玉。之前您来咨询中心时,接待您的是我的师妹,就是扎丸子头的那个女生。”

    被她一,那的场景全部浮上了辛嵘的脑海。装修温馨的会客室里,他坐在布艺沙发上,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女生推门进来,微笑着跟他讲解预约的事项……

    等等,既然这个女孩才是周教授的学生,那房间里那个白大褂……

    被辛嵘探究和怀疑的目光盯着,颜斐后背冷汗直冒。

    但他还是保持了得体的风度和冷静的神情。

    “辛总,不好意思,我正好上来看一个病人,估计是护士弄错了房间号。多有冒犯,实在抱歉。”

    颜斐面不改色地编着谎话。

    辛嵘狐疑地打量着他。

    他身后年轻的女孩也在偷偷看颜斐。她原本以为辛嵘一个人在房间,没想到里面还有一个俊美的男人。最诡异的是,这个男人的脸好像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部电视剧上见过……

    “颜……颜斐?”徐明玉惊讶地捂住嘴。

    “你是颜斐吗?”她不确定地问。

    颜斐脸色变了变,然而他是什么人,很快自嘲一笑。

    “你认错人了,不过经常有人我长得像那个什么斐呢。呵呵。”他朝辛嵘点点头:“辛总,我待会儿还有手术,先走了。”

    “可是……真的好像啊……”徐明玉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还在感叹。

    辛嵘看着那个背影,若有所思。

    “你的颜斐,是什么人?”他问女孩。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不合时宜地犯了花痴,女孩不好意思地一笑:“辛总,您不怎么看电视吧?颜斐是这两年很火的一个男明星,微博粉丝一千多万,我不怎么看娱乐新闻都知道他。”

    男明星?辛嵘皱了皱眉,他确实很少看电视,最多看看财经新闻和中央台的要闻。娱乐版块更是从来都没关心过。

    不知想到什么,辛嵘掏出手机,在搜索框里输入颜斐两个字。

    一大串新闻跳出来,辛嵘眼尖,扫到颜斐新戏这四个字,视线很快掠过去。

    点开图片,连着好几张颜斐的剧照,都是他穿着白大褂的照片。

    辛嵘嘴角抽了抽。

    徐明玉仔细看他脸色,试探道:“辛总,今还要继续吗?”

    辛嵘锁了手机,平复心中的焦躁,沉声道:“进来吧。”

    **

    此时,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

    颜斐坐在环亚投资人的右侧,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着他对明年电影市场发展趋势的长篇大论。

    投资人姓张,年龄五十出头。他对颜斐倒没什么异样心思,只是改不了在外人面前喜欢吹牛的毛病,一到酒局上话尤其多。

    颜斐瞥过他头顶少得可怜的头发,视线往下,不经意地扫过他几乎快把衬衣撑破的肚腩,精致的眉蹙起。

    莫名地,脑海中浮出一段窄窄的腰身,收进挺括的深色衬衣里;下面是修长强健的腿,腿的肌肉线条笔直而利落,光-裸而骨感的脚踝极具男性的阳刚美……

    颜斐突然有些干渴,他端起桌上的饮料,掩饰性地喝了一口。

    身边的张总不知何时把话题切换到了国际期货市场,颜斐听不太懂,看着周围张总的下属一脸恭敬地附和,自己也跟着嗯啊两声。

    他在这儿纯粹是个摆设,也不知道葛云把他叫过来到底有什么意义。

    “颜,听你喜欢方导的电影?”

    突然被点名,颜斐一愣,连忙点头道:“是。”

    “看,你最喜欢方导的哪部片子?”

    颜斐想起葛云提过张总跟方导私下交情很好,想了想,道:“白房子。”

    这不是方导最负盛名的一部,但却是他自己最偏爱的一部。因为题材涉及人口拐-卖、官场腐-败等敏感因素,这部片子没在国内上映,只在国外的众电影节上放映过。颜斐还是看的上的盗版。

    “嗯,你品味倒是独特。”

    方导显然没想到颜斐会提这部电影,他微笑地打量这个俊美的年轻人:“看,你最喜欢这部电影的哪些地方?”

    颜斐凭自己的感觉了几句,电影里色彩和光影的运用,长镜头和蒙太奇场景的转换。他用词专业,剖析的角度也独到,张总看他的目光多了丝诧异和欣赏。

    他之前还以为,颜斐纯粹是靠着一张脸走红的,也就骗骗那些无知的花痴少女,没想到他肚子里倒还有点东西。

    “想不想演方导的电影?”

    颜斐一惊,鼻梁上的眼镜差点没掉下来。

    张总看着他惊诧的神色,哈哈大笑。

    “改我把方导约出来,你们一起吃个饭。”

    这就成了?颜斐眨了眨眼,真诚而感激地看向张总:“多谢张总提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