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第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1.第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市中心某医院大楼内。

    “卡!”

    随着导演的话音落下,坐在办公桌后的白袍青年放下笔,懒洋洋地靠在座椅上。

    一秒钟,就从严肃认真的外科精英切换成随性慵懒的大明星。

    “今就到这儿,大家先休息吧。”

    导演道。

    “颜斐,今状态不错。”

    “您指导得好。”

    身边的工作人员开始收拾东西,颜斐直起身,两手站在长裤兜里,看着窗外。

    助理夏凑过来,把手边刚泡好的柚子茶递给青年。

    “颜哥,之前云姐的见环亚投资人的事,你看……”

    夏神情忐忑。

    颜斐喝了口柚子茶,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不见。”

    “但是云姐,这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而且就只是见一面而已——”

    “我累了,要回宾馆休息。”

    青年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转身看向夏。

    “你今也辛苦了,待会儿早点回去休息吧。”

    青年纤长的睫毛眨了眨,那双漂亮深邃的眸子即使被遮挡在镜片后,在凝视别人时,依然带着让人目眩神迷的魅力。

    虽然跟在颜斐身边已经有半年之久,但每次见到他,夏还是会感叹于他得独厚的美貌。

    最过分的是,每次她想强硬一点,这人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看过来,浅浅掠过她,她便什么原则都抛在了脑后。

    “好……好吧。”

    颜斐笑了笑,在她头顶轻拍了拍,语气温柔。

    “我们家夏最好了。”

    夏圆圆的脸涨得通红。

    恃美行凶什么的,太犯规了吧。

    颜斐刚卸了妆,衣服还没来得及换,就接到葛云的电话。

    葛云除了是他的经纪人,还跟他有另一层关系,是他的亲表姐。不过这点,圈内至今没有人知道。

    颜斐看着来电,无奈地接起电话。

    “颜斐,你怎么回事?我好不容易帮你争取来的机会,你不去就不去?”

    “这种机会就算了吧。你知道我的,谄媚逢迎这种事,我做不来。”

    “颜斐!”

    那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谁让你谄媚逢迎了,就是去见见人,吃顿饭而已,你连酒都不用喝。”

    “得轻巧,上次的饭局怎么结局的你忘了?”

    葛云噎了一下,皱眉道:“上次……那是意外。而且人家就摸了下你的手背,你就把人家的手臂扭到骨折——”

    “就摸了下手背?”颜斐嗤笑一声:“他应该庆幸,我还留着他那只手。”

    葛云头疼地按着太阳穴。

    “你差不多够了啊,这两年我不知道给你收拾了多少烂摊子。”葛云顿了顿,又道:“今不一样,你放心,我都打过招呼,没有任何人敢做出格的事。”

    颜斐抿着唇,没话。

    “环亚的影视资源怎么样你比我清楚,你想进军大荧幕,这是最好的选择。”

    颜斐还是没话。

    “这次杀青,我给你放四假。”

    颜斐眸子动了动。

    “一周。”

    “不行,四已经是极限了。”

    “那算了——”

    葛云头疼欲裂:“一周就一周,祖宗,你快过去吧。”

    颜斐勾唇,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夏听到他松了口,高兴得不行。

    “地址是枫丹酒店……”

    夏打开手机,仔细辨认葛云给她发的的便签图片。上面的房号写得不太清晰。

    她反复看了几眼,才道:“1106。”

    6字有些模糊了,像个5,估计是写的人太粗心的缘故。

    颜斐点头,道:“半个时后上来找我。”

    夏“嗯”了一声,见颜斐还穿着医师白袍,不解道:“不换衣服吗?”

    “懒得换了,就这样吧。”

    颜斐想了想,又摸出兜里的眼镜戴上。

    无非就是跟一帮秃顶油腻的所谓成功投资人见个面,再虚情假意地吃个饭而已,想想都倒尽胃口。

    他哪还有什么心思换衣服,只想速战速决。

    **

    此时,枫丹酒店附近的主干道上。

    黑色宝马内,男人合上电脑,按了按干涩的眼眶,轻呼了口气。

    “还有多久到?”

    “有点堵车,这段过了马上就到酒店的停车场。”

    男人“嗯”了声,他看了眼手上的腕表,四点五十。

    他跟那边约的时间是五点半。

    “辛总,晚上您在酒店吃饭还是回家里吃?”助理问。

    “酒店吧。”

    “好的。”

    宝马开过红绿灯路口,辛嵘的视线掠过窗外xx医院高耸的门诊大楼,放在膝盖上的右手不自觉握紧。

    一个月前。

    弥漫着消毒水气味的诊室内,头发花白的医生拿着报告单,在他对面坐下。

    “辛先生,你的各项指标和功能都没有异常。”

    医生把报告单递给他,眉头微皱。

    “我猜测,应该不是躯体疾病导致的,而是心理因素。”

    辛嵘捏着报告单,英俊的脸面无表情。

    “现代人工作节奏比较快,长期的压力、焦虑、紧张都可能导致性-功能出现障碍,我建议你,去心理科咨询一下。”

    “心理科?”

    “嗯,我有个老朋友,在附近开了家心理咨询工作室,口碑很好。你可以试试。”

    “他们还有上门-服务,绝对保证来访者的**安全。”

    辛嵘接过他递来的名片,垂眸看着上面的介绍。

    心慈工作室,资深心理咨询师,xx大学心理学副教授,周衍。

    “需要提前预约吗?”

    “最好能提前半个月以上,我这边也会跟他打个招呼。”

    辛嵘微微颔首:“张主任,谢谢。”

    “辛总,到了。”

    助理的声音将辛嵘从漫无边际的思绪中拉回来。

    他按了按额头,下了车,把公文包交给候在车旁的助理。

    两人往酒店电梯方向走,正好碰到另外一行人也在等电梯。

    为首的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秃顶,穿着灰色西装,正在跟身旁的人低声些什么。

    辛嵘只听到“融资”“票房”“流量鲜肉”几个字眼。

    身旁的助理起了兴趣,竖起耳朵听着那几人的对话。

    叮地一声,电梯到了。中年男人先进了电梯,一个下属帮他按着门。助理正要上前,被辛嵘叫住。

    “下一趟吧。”

    助理立刻识趣地退到他身后。

    等电梯门合上,辛嵘抽出手帕,捂住鼻子。

    “辛总,不舒服吗?”

    辛嵘摇头,倒不是不舒服。只是那几个人身上的烟味太重了,还带着股呛鼻的古龙水味道,难闻得很。

    “送我上去,你就回公司吧。记得明早上去接辛觅。”

    “好的,辛总。”

    到了1106门口,助理把公文包交给辛嵘,便先告辞了。

    辛嵘刷卡进门,他把公文包放进壁柜里,去浴室洗了把脸。

    洗手台前的半身镜一尘不染,清晰地映出他的面容。男人鼻梁高挺、眉骨深邃,只是眼底有一丝化不开的沉郁。

    辛嵘扯了扯领带,脱了西装外套,挂进衣柜里。

    经过客厅,顺便扫了眼墙上的挂钟,五点十分。

    他还可以休息二十分钟。

    **

    颜斐站在1106门口,脸色变了好几回,才不情愿地按下门铃。

    过了一会儿,门打开。

    颜斐不耐烦地抬起眼,目光却是一凝。

    并不是他想象中挺着啤酒肚的中年油腻男,对面的人有张让人过目难忘的英俊面容。

    男人上身穿着浅蓝色衬衣,扣子解开两颗,露出蜜色的锁骨。下身是深色的西装裤,包裹着的双腿修长而笔直。

    颜斐的目光掠过他的脚踝,他穿着酒店的白色棉拖鞋,没穿袜子,脚踝骨线条分明,带着和他周身冷峻气质不符的骨感。

    颜斐心头跳了一下。

    他并不知道,对面的辛嵘也在打量他。

    比预料中还要年轻许多……戴着黑框眼镜,皮肤瓷白,五官精致得过分。

    辛嵘皱了皱眉,周教授过第一次会由他的学生来给他做测试,看来这就是了。

    只是,心底总有丝异样感。

    “就是你?”

    他的语气中带着怀疑和失望,这让颜斐不禁有些好笑。

    他压着怒气道:“是我,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辛嵘眉头微皱:“没有。你先进来吧。”

    走廊里不时有人经过,要是被人看到他跟一个医生在一起,毕竟不怎么好。

    听到男人让他进去,颜斐挑起眉头,心中嗤笑一声。

    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原来肚子里还是这些龌蹉心思。也不知道葛云怎么打的招呼。

    不过,看在他这双大长腿的份上,他就勉为其难,跟他多周旋两回。

    颜斐扶了扶眼镜,跟着他走进去。

    “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我姓辛。”辛嵘的语气略显不满:“我想我之前应该跟你们提过。”

    “可能是我忘了。”颜斐耸了耸肩:“辛总,不好意思。”

    辛嵘没理会他。客厅有个独立的酒吧,他给自己倒了杯加冰的威士忌,不知想到什么,又朝坐在沙发上的颜斐看了一眼。

    “你喝什么?”

    老套,太老套了。颜斐双手抱胸,微笑道:“不用,谢谢。”

    鬼知道那酒里有什么东西。

    他不喝,辛嵘也不勉强。手移到旁边的冰桶,又往杯子里丢了几个冰块。

    饮尽杯中的威士忌,辛嵘感觉紧绷的神经放松许多。

    他轻呼了口气,看向沙发上的青年。那人坐着一动不动,看来是在等他彻底放松。

    “我拉一下窗帘,你不介意吧?”辛嵘问。

    这是等不及了?颜斐在心中冷笑一声,嘴上还是道:“好。”

    辛嵘拉了一半窗帘,往回走。

    颜斐看着他向自己走来,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男人脸颊染着淡淡的晕红,中和了不少他身上冷峻的气质。

    “忘了问,你贵姓?”

    辛嵘在他对面坐下。

    这人连他名字都不知道,就想潜他?

    颜斐只觉得从进这间屋子开始,一切都荒谬得很。

    握紧垂在膝上的拳头,颜斐微笑:“我姓颜,左边一个彦,右边一个页。”

    辛嵘点头。

    “颜医生,我们可以开始了吗?”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