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重生女的苦难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猪脚身边外星人正文 31.重生女的苦难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怎么了这是?怎么突然要去找磊子了?是他了什么吗?”王艳见儿媳妇一脸着急,心里咯噔一下, 儿子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

    “妈, 我……”陶宝一懵,她该咋?&lt;br/&gt;她想去京都吃烤鸭?

    陶宝低头看了看信, 看到信封上的地址,赶紧指给婆婆看。

    “妈, 你看这地址, 这里是医院, 我觉得李磊他有事瞒着咱们!我要去看看!”陶宝一脸严肃的道。

    818:……

    夫妻俩确实发现儿子这次寄信的时间有些奇怪, 往常儿子寄信,都是逢年过节, 一般和信一起寄来的,还会有一些吃的穿的东西。

    现在不是年节,村里也有电话,儿子要是惦记他们, 可以直接打电话嘛!嘎哈寄信这么麻烦?时间还长。

    “去一趟也行, 就是你自己……能行吗?”李爱国搓了搓下巴, 抬起头, 担心的问道。

    “是啊,芳,你自己去,我和你爸不放心呐!要不你再等一阵子, 等家里的猪卖了, 咱们一起去!”王艳越寻思, 越不放心儿媳妇自己去。

    “妈,咱家猪要卖?为啥啊?”陶宝一听红烧肉要成别人的了,顿时紧张了。

    “你这孩子,我俩正搁这儿担心你安全呢,你倒关心起猪来了!”王艳拿食指点了点儿媳妇的奔喽儿,无奈的道。

    “我和你妈岁数大了,养不动了,就寻思卖了得了。”李爱国拍拍自己的腿,道。

    “爸,不是还有我呢嘛!我来养!”陶宝赶紧拍拍自己,表示她能养动。

    818:你做完任务要离开的,哪有时间回来养猪?

    “要不咱家自己杀了吃肉,干啥给别人?”陶宝一寻思,即使她养不了,也不能便宜别人,现在就吃了得了!

    818:……

    “那两头猪加起来三百多斤,咱家就咱们仨,吃到明年也吃不完呐!你要是想吃猪肉了,我一会就去卖猪肉的王麻子那儿割一块回来,不用等咱家的猪。”王艳一听这意思,儿媳妇这是馋肉了,能吃好,多吃点身体好!到时候见到儿子,他们俩再……不定明年这个时候就能抱上孙子啦!

    一听猪肉随时都有,陶宝就不再惦记猪圈里的猪了。

    “妈,那咱们今晚就吃肉吧,明我就去找李磊。”

    “不行,你明不能去!我刚想起来,大上个月,张大姐家的柱子回来,提过拐子的事儿,现在拐卖妇女的特别多,跟他一个车间的女同事头一还好好的,第二人就失踪了,这事都上电视了!芳啊,不差这几了,等猪卖了,咱们一起去。”&lt;br/&gt;&lt;br/&gt;王艳一拍大腿,突然想起张大姐家的柱子起的人贩子的事,立马决定不让儿媳妇离开自己视线。

    “噢。”

    818:你怎么就噢上了?赛碧莲她寄信的时候,特意晚了一段时间才把信寄出去,李磊现在被赛碧莲捅咕的,已经快打离婚报告了。

    陶宝:先吃饭,吃完再。

    陶宝眼看时间不早了,快吃晚饭了,决定一会吃完肉再想办法服二老。

    “妈,咱们去买肉吧!”陶宝兴奋的道。

    “啊?噢噢噢,买肉,我去拿钱。”儿媳妇态度转的太快,王艳还没反应过来,刚刚不是还担心磊子吗?怎么突然就要出去买肉了?

    王艳进屋拿钱的时候,一直在寻思儿媳妇为啥突然就不提出门的事了?

    王艳:我明白了,儿媳妇一定是怕我们担心,所以即使心里特别想去,面上也不想让我们看出来,肯定是这样!这孩子真是太懂事儿啦!一会晚上和老李商量商量,把猪降降价,快点卖出去吧!

    王艳领着儿媳妇去买肉了,李爱国看着儿媳妇搁在炕上的信,那眼睛就忍不住往那瞟。

    “不行不行!那是磊子写给儿媳妇的,我哪能看,那里边儿不定都是情话!”李爱国摇摇头,抬起头看向别处。

    可他虽然嘴上着不看,屁/股却一直在往那边挪。

    “我就瞟一眼,看看磊子到底写啥了,要是看到情啊爱的,我就不看了。”李爱国到底没忍住好奇心,抻脖往信上瞅。

    “嗯?”李爱国瞅了几个字就觉得不对劲儿,他皱着眉拿起信,站起来把屋里灯拉开,仔细瞅。

    越看他眉头皱得越紧,这封信不止字看着古里古怪的,这内容更是诡异。

    “磊子啥时候有喜欢的人了?我们咋不知道?&lt;br/&gt;结婚是被我们俩逼的?简直是放屁!”

    “磊子要是有喜欢的人,我们俩为啥要逼他娶别人?我们俩脑袋抽了不成?”李爱国边看边摇头,不知道磊子这子给儿媳妇写这玩意儿干啥,难怪刚刚儿媳妇急了。

    李爱国看到信的落款,终于明白为啥他觉得这信诡异了,磊子写自己名可不是这么写的!

    李爱国拿出刚刚他们收到的信,一对比两封信,区别更明显了!

    李爱国还觉得不放心,又翻出了以前儿子写的信,果然,没有一封信的落款像这封信这么写的。

    “这是哪个王八羔子来搅和我儿子的婚姻?别让我找着他,找到了,我非得……”李爱国伸出手朝虚空中狠狠一抓,咬牙切齿的道。

    “老李,你嘎哈呢?在屋里嘀嘀咕咕的,赶紧出来做饭!芳想吃红烧肉,你不是最会做嘛,今晚饭你来做!”王艳一进院子就听到丈夫在屋里嘀嘀咕咕的,当即朝屋里喊道。

    “哎!来啦!”李爱国抻脖看了一眼窗户外面,赶紧把弄皱了的信搁炕上重新铺平,出去做饭去了。

    陶宝以前光知道吃,自从中午自己做了顿美味的卷饼后,她突然开了窍。

    她只要把爱吃的菜,学会了做法,这样即使换了世界,她也不用怕吃不到了!

    李爱国做红烧肉的时候,陶宝瞪大眼睛专注的看着,深怕错过任何步骤。

    李爱国做着红烧肉,看到一边的儿媳妇,几次欲言又止,可他等他想张嘴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

    李爱国:难道直接我看了你的信?不行不行,这样一,儿媳妇得怎么看我?

    李爱国再次看了眼认真学习做肉的儿媳妇,决定这事儿晚上先和老伴,看看到底怎么整?

    李爱国:这样的儿媳妇多难得,她这是想学会了以后,以后就不让我抻手了吧?这孩子多孝顺!&lt;br/&gt;磊子要是敢和她离婚,我打断他的腿!

    晚饭好了,一家三口坐在院子里开动。

    李爱国见儿媳妇吃的那么香,连连点头,忍不住进屋去倒了杯酒出来。

    “多吃点,这里这么多呢。”王艳瞪了眼李爱国,没稀得搭理他,转头又给儿媳妇舀了一勺子肉搁到她碗里,道。

    “嗯嗯嗯!”陶宝嘴里都是肉,没空话,只得点点头。

    一顿饭,夫妻俩没吃几块红烧肉,剩下的全进了陶宝的肚子。

    红烧肉是李爱国的拿手菜,自从生活好了,老两口总吃,一开始还吃的挺来劲,时间长了,他们俩就吃不动了,吃几块就觉得腻。

    芳来这么长时间,他们也没咋吃肉,估计把这孩子馋坏了,一盆红烧肉都叫她造了了,连汤都叫她泡饭吃了。

    晚上,夫妻俩准备睡的时候,李爱国终于想起了那封信的事儿。

    “老王太太,我跟你件事。”李爱国拍拍身边的王艳,低声道。

    “有啥事不能明啊?”&lt;br/&gt;王艳把李爱国的手推回去,不耐烦的道。

    “不能,这事现在就得!”

    “那赶紧吧,怪困的。”&lt;br/&gt;王艳知道李爱国一喝酒就爱叨叨,不让,他能跟你磨叽一宿,为了能睡个好觉,王艳只好强打起精神听。

    “刚才你们去买肉的时候,我看了磊子给儿媳妇写的信。”李爱国翻了个身,趴在炕上,凑近王艳耳边,声道。

    “啥?老李头你个老不休!”王艳一听李爱国竟然偷看儿媳妇的信,布楞一下坐了起来,一巴掌狠狠拍在李爱国的背上,发出“啪”的一声,在夜里特别响亮。

    “嘶!你这老太太手也太狠了,我还没完呢,你先听我完!”李爱国够不着被打的地方,只得坐起来往后挪挪,远离这手黑的老太婆。

    “还有啥好的,你个老混蛋!人家两口子的信,你偷看……唔……”王艳气得想把李爱国搔得满脸开花。

    “嘘!你点声!别让儿媳妇听到了!”李爱国一见王艳这么大声,吓得赶紧爬过去捂住王艳的嘴。

    “唔……给我撒咳!”王艳扒拉两下,没扒开,干脆下死手去掐李爱国的大/腿/里带。

    “嘶!别掐,别掐,我松开!”李爱国眼泪都快被掐出来了,他赶紧撒开手,去拽王艳的手,“你赶紧松开啊,我都撒开了!”

    “你就是欠掐!人家两口子的情话,你看啥,你个臭不要脸的!”王艳压低嗓音,恶狠狠的骂道。

    “我没有,我真没有!我看的时候都寻思好了,要是看到啥亲爱的,我就不看了,可是那信有问题!”李爱国话都带了哭音了,大晚上的,明明挺凉快的,他却被愣生生掐出了一身冷汗。

    “有问题?”王艳手劲松了松,“什么问题?”

    “呼!我发现那根本不是磊子写的。”李爱国松了口气,赶紧凑近王艳,神经兮兮的道。

    “你咋话呢?芳多好的孩子,你竟然怀疑她和……你就是欠掐!!你是不是也经常怀疑我和别人有啥?难怪你总在我跟前我同学张老黑的坏话。”王艳再次使劲,直接一拧。

    “咦~~~!”李爱国突然一抻脖子,全身僵硬,拿手指着王艳,抖着唇,话都不出来了。

    王艳一见老伴这样,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赶紧松了松劲儿。

    “呼呼呼……”李爱国躺在炕上缓了缓,“你这老太太也太着急了,你就不能听我完再掐?”

    “行啦,行啦!你赶紧吧!”王艳一冷静下来,也觉得自己光顾着掐得过瘾了,没给李爱国话的机会,顿时有点不好意思。

    和李爱国都30年夫妻了,他是什么样人,王艳还是清楚的,他绝不是胡邹八咧的人。

    “我的意思是,那封信是别人冒充磊子写的。”李爱国龇牙咧嘴的坐起来,道。

    “啊?这……不能吧,一封信有啥好冒充的?”王艳见李爱国这么疼,伸手过去帮李爱国揉里带,“你是不是最近看那些破案的电视剧看多了,自己瞎猜的?”

    “去边旯去!我有证据的!”李爱国翻了个白眼,仰着下巴道。

    “证据?啧啧啧!你就是看电视剧看多了,证据都出来了。”王艳扑哧一乐,也不给李爱国揉里带了,转身躺下打算睡觉。

    “欸?我跟你正经的呢,你咋躺下了?赶紧起来!”李爱国伸手推了推王艳,皱着眉道。

    “你可拉到吧!赶紧拉灯睡觉!”王艳把被往上一拽,不打算听李爱国咧咧了。

    “我真有证据,我把磊子以前的信拿出来对比过,那信真不是磊子写的。”李爱国掀开被角,凑近王艳耳朵道。

    “嗯嗯嗯,行!那信不是磊子写的行了吧?赶紧睡觉吧!”王艳敷衍的点点头,道。

    “我还没正题呢,睡啥睡?”

    “整了半,你刚刚一直在废话呢?”王艳在被里拧哒拧哒,翻过来对着李爱国,把被往下拽了拽道。

    “谁废话呢?我的也是很关键的!”李爱国一瞪眼睛,不乐意了。

    “你到底不,不我睡了!”王艳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催促道。

    “!你不打岔,我早就了。”

    王艳:喝点马尿就叨叨个没完,往后可不能再让他喝了!

    “那信里,磊子要和芳离婚。”

    “嗯……啥?李爱国,这事你可别开玩笑!”王艳本来听的很随意,可一寻思明白李爱国话里的内容,她一把掀开被子,坐起来满脸严肃的道。

    “我没开玩笑,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

    “磊子咋会突然要离婚?磊子信上没原因?”王艳见李爱国的表情确实不像开玩笑,忍不住皱起了眉。

    “我你这老太太,我刚刚不是了,这信不是磊子写的!我觉得磊子肯定不是这意思!”李爱国忍不住朝王艳翻了翻眼睛,不耐烦的道。

    “那到底咋回事?”王艳没稀得搭理李爱国,还在想信的事儿。

    “现在闹心的是,儿媳妇她肯定以为这信是磊子写的!”李爱国抹了把脸,皱着眉道。

    “是啊,芳她没见过磊子的字,她肯定以为那是磊子写的。你真确定那不是磊子写的?”王艳还是觉得这事儿太奇怪了,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确定,我把磊子所有的信都翻出来,一张一张对的,绝对不是!”

    “难怪芳急着要去找磊子,咱们不让去,她心里得多难受啊?”王艳又开始心疼儿媳妇了,觉得儿媳妇把这么重要的事儿憋在心里,肯定特别难过,现在不定正在被窝里偷摸抹眼泪呢。

    而此时的陶宝……

    “呼……呼……肉,miamiamia……”陶宝吧唧吧唧嘴,拿手擦了擦哈喇子,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继续睡。

    “你这么一,我终于明白那信里为什么那么写了!”李爱国一拍奔喽儿头,总算明白信里为啥磊子结婚是被他们俩逼的了。

    “啥玩意儿?写啥了?你快!”王艳忍不住捅捅李爱国,让他赶紧。

    “上面写,磊子和芳结婚是被……对方这么写,是不是就是为了不让儿媳妇告诉咱们?”

    “欸?还真有可能,芳啥事都爱闷在心里,不喜欢给人添麻烦,不过……写信的人是不是太了解芳了?”王艳一脸疑惑的问道。

    “这事儿挺奇怪!”李爱国和王艳对视一眼,也想不明白这个写信的人为啥这么了解儿媳妇。

    818&lt;br/&gt;全程围观了被陶宝遗忘的信起到的作用,突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它此时的心情了。

    &lt;br/&gt;夫妻俩半宿没睡着觉,第二一早,刚亮两人就醒了。

    陶宝早上起来看到二老的熊猫眼,歪着头想了想,突然会意的点点头。

    陶宝:他们这是跟阿玛额娘一样,要给我生弟弟了吧?

    818:……

    一顿饭的时间,夫妻俩都一脸担忧的盯着装作若无其事的儿媳妇,不知道该怎么跟她开口。

    吃完饭,陶宝正帮婆婆收拾碗筷呢,就听院子外面有些闹哄哄的。

    李爱国走到门口看了看,发现竟然是柱子带着对象回来了。

    李爱国突然眼睛一亮,赶紧喊王艳。

    “艳子,艳子!你快来!艳子!艳子!”

    “嘎哈啊?你都多大岁数了,咋就没个正型呢?”王艳不耐烦的搁下手里的活,走过来道。

    “柱子带对象回来啦!”李爱国笑眯眯的指着院外,道。

    “柱子带对象回来有啥稀奇的,他上次回来就要这个月要把人带过来见父母。”王艳虽然嘴上着不稀奇,人却忍不住走出去,踮脚看向张大姐家的方向,在人群里找哪个是柱子对象。

    “你忘啦?柱子就在京都打工啊!”李爱国回头看了一眼擦桌子的儿媳妇,见她没注意这边,赶紧声道。

    “欸?对呀!瞧我这记性,我咋把这事给忘了!”王艳一拍脑袋,回头看了眼儿媳妇,笑呵呵的道。

    中午吃完午饭,王艳又等了一会儿,这才去了张大姐家。

    王艳在张大姐家了半时的话,才笑眯眯的走回来。

    李爱国一见王艳这么高兴,就知道事情肯定是成了。

    “芳啊,你跟我进屋。”王艳经过门口时,招呼坐在那里看老母鸡的儿媳妇跟她一起进屋。

    “妈,啥事?”陶宝留恋的看了眼缩在角落里的几只老母鸡,起身跟着婆婆进屋了。

    “你收拾收拾东西,明下午跟着柱子他们俩口子一起去京都。”王艳笑眯眯的道。

    “啊?让我去京都啦?”陶宝意识到婆婆了什么,差点没兴奋的蹦起来,她马上就能吃到烤鸭了!

    “嗯呐,你跟着他们走,我们也放心。”&lt;br/&gt;王艳点点头,见儿媳妇这么高兴,心情也好了不少。

    陶宝回屋打包衣服,夫妻俩就开始准备要给磊子带的东西。

    儿子愿意吃家里的大酱和咸菜,王艳把家里的玻璃罐头瓶刷出来几个,打算给他带几罐过去。

    李爱国则去鸡窝里找鸡蛋,打算煮点鸡蛋让儿媳妇带着路上吃。

    可是……

    “欸?艳子,你把鸡蛋收起来了?”李爱国在鸡窝里翻遍了没找到,又去鸡有可能下蛋的地方找了找,都没有,就进屋去问王艳。

    “没有啊?咋了?”&lt;br/&gt;王艳把装大酱的罐子,仔细拿布包好,头也没抬的问道。

    “那真奇了怪了,咱家的几只母鸡突然不下蛋了。”&lt;br/&gt;李爱国摸摸脑袋,不知道咋回事。

    “不能吧?你那些旮旯找没找?”

    “都找了,没有。”

    “爸,鸡要是不下蛋了,咱们就杀了吃肉吧!”陶宝嗖的一下窜到门口,看着屋里的两人,眼睛亮晶晶的道。

    “啊?”李爱国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儿媳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咯咯咯咯哒~!咯咯咯咯哒!!!”充满危机意识的母鸡们,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赶紧扇着翅膀,快速窜进窝里,开始努力下蛋,嗓门一个比一个大,深怕屋里的人听不到。

    “呵呵!那个,母鸡好像下蛋了。”李爱国有些尴尬的道。

    “哦。”陶宝有些失望的瘪瘪嘴,转身回屋继续收拾衣服去了。

    第二,陶宝早早准备好,等着柱子两人来喊她一起去火车站。

    “芳,出门带太多钱不好,这500块钱你先拿着,要是不够了,就给村里打电话,到时候我再给你汇过去。”王艳把500块钱塞给儿媳妇,嘱咐道。

    “嗯,好的。”

    “这里还有一些零钱,你带上,路上人多的地方,千万别把大票拿出来,花钱就用这些零钱。”

    “好,我知道了。”陶宝点点头,把零钱装作放进兜里,实际上是和500块一起放进了储物鸽子里。

    陶宝:这些钱是吃烤鸭的,可不能丢了。

    818:……

    “你可少两句吧,芳又不傻,怎么可能把大票在人多的地方拿出来?”陶宝没不耐烦,李爱国在一边先听得不耐烦了。

    “我我的,你不愿意听,就出……”

    “郝芳?郝芳!该走了。”柱子在院外喊道。

    “来了,妈我走了。”陶宝赶紧站起来,提起两大包行礼,走了出去。

    “妈送送你。”王艳跟着走出来,看到柱子两口子,不放心的叮嘱,“柱子,我可信着你了,你可得把我们家芳交到磊子手里再离开。”

    “婶儿,您就放心吧!我肯定把嫂子交到磊哥手里!”柱子拍胸脯保证道。

    “芳见到磊子了,别忘了给村里打个电话!”

    “知道了,妈。”

    夫妻俩把儿媳妇送到村口,看着他们上了三轮车,这才转身回家。

    “你那破猪到底啥时候能卖出去?”王艳虽然相信柱子,可想到那封莫名其妙的信,王艳还是觉得心里没底,她准备把家里收拾收拾,等芳一来电话,她就出发去京都。

    “嗨?咋就成破猪了?”李爱国转头一见王艳一直皱着眉,也知道她担心儿子夫妻俩的婚姻。

    “我去给跛子去个电话,催催他。”李爱国当即抬脚往村长家走去,打算给跛子打个电话问问,这猪他到底要不要了。

    陶宝跟着柱子两口子到了火车站,看着窗外“呜呜”的火车,瞪大眼睛,满脸惊奇。

    “嫂子,你坐过火车没?”柱子的对象刘金玲眼神奇怪的看着陶宝,问道。

    “没有。”陶宝卡巴卡巴眼睛,老实的道。

    “嫂子我跟你啊,这火车不是哪个车厢都能去的,你要是走错了,会被抓起来的。”刘金玲一脸神秘的道。

    “是吗?那哪个车厢不能进?你告诉我,我看到就不进了。”陶宝瞪大眼睛,盯着刘金玲,等着她告诉自己。

    “呃……”刘金玲一阵语塞,编不下去了。

    刘金玲:一般人听到会被抓起来,不是都应该很害怕吗?然后一脸崇拜的看着我,什么都听我的。

    “票买好了,你们在唠啥呢?”柱子拿着票坐到刘金玲旁边,把票分给两人。

    “没啥,柱子,我要上厕所,你看着点东西。”刘金玲突然站起来,往厕所方向走去。

    “嫂子,你去不?”柱子看着东张西望的陶宝,忍不住问道。

    “啊?”陶宝有些茫然的看向柱子。

    “厕所,厕所你去不?一会上了火车,上厕所就费劲儿了,得去每节车厢的头尾。”柱子耐心的解释道。

    “噢~!那我去一趟。”陶宝点点头,拎着两个大包就要去厕所。

    “嫂子,你把包搁这儿,我给你看着。”

    “那你看好这个包,这包里是婆婆给李磊带的大酱和咸菜,别碰打了。”陶宝拍拍其中一个包,道。

    “好,你放心,我指定给你看好了。”柱子哭笑不得的应道。

    陶宝上完厕所出来,正好看到刘金玲在那里洗手,她走过去,挨着她在,打开了旁边的水龙头。

    刘金玲看了陶宝一眼,没吱声,洗完手拿出手绢擦擦自己的手。

    “哼!”刘金玲抬起下巴,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陶宝:她为啥“哼”我?

    818:……不喜欢你。

    陶宝:噢。

    柱子买的是硬座,总共要坐16个时。

    一开始刘金玲还有兴致拉着柱子悄悄话,时间长了,刘金玲就直接闭上眼睛靠着柱子肩膀睡着了。

    陶宝一直很精神,她在观察车上的人,她那直勾勾的眼神,要不是人家看她是个女的,早就过来揍她了。

    柱子发了会呆,也困了,他打了个哈欠,调整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也闭上眼睛睡了。

    早就看出陶宝是第一次出门的拐子,一见机会来了,赶紧站起来走到陶宝斜对面的座位上坐下。

    818:他的话你别信,他是拐子。

    “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啊?”拐子一脸和善的问道。

    “大叔,你是拐子吧!”陶宝回了个笑脸,肯定的道。

    818:……

    “……你可别瞎,我看着哪像拐子。”拐子脸一僵,没想到还有人这么唠嗑的。

    “拐子还有长相?那拐子应该长什么样?”陶宝仔细打量了拐子的长相,好奇的问道。

    “呃……尖嘴猴腮,贼眉鼠目,穿着半旧不新的衣服,到处跟人搭茬……”拐子仔细回忆自己几个哥们的长相,道。

    “哈!你看,你的不就是你嘛!”陶宝一拍桌子,指着拐子大声道。

    “……”拐子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他长得哪有那么磕碜?

    “……怎么了?出啥事了?要下车了?”被惊醒的柱子一脸茫然的往左右看了看,问道。

    “没事儿,你睡吧,没到站,我和拐子唠嗑呢。”陶宝挥挥手,示意柱子可以继续睡了。

    “哦,那嫂子你和拐子唠一会就睡吧,要不明下车的时候没精神。”柱子迷迷瞪瞪的点点头,道。

    “……”拐子震惊的看着陶宝和柱子,觉得这俩人都不正常。

    闭上眼睛没一会儿,柱子终于反应过来陶宝了什么,他唰的一下站了起来,瞪大眼睛,凶悍的看向拐子。

    “拐子?”柱子打量着拐子,问道。

    “嗯。”拐子被突然起身的柱子吓了一跳,反正过来自己了什么,赶紧摇摇头,“不是,我不是拐子。”

    “他是,你看他都承认了。”陶宝肯定的道。

    柱子半信半疑的仔细打量拐子,觉得真正的拐子,不可能像他这样傻兮兮的。

    “柱子,你要死啊?干啥突然起来?”睡得实成的刘金玲,终于因为失去了依靠,倒在座椅上,醒了。

    “没事没事,你继续睡。”柱子摸摸脑袋,赶紧把对象扶起来,重新坐回去,让她继续睡。

    “我告诉你,你不许再这样突然起来了,听见没?”刘金玲临睡前还不忘威胁柱子。

    “嗯呐,你放心睡,我保证不起来了。”

    “嫂子,你吓我一跳,你别开拐子的玩笑,我差点被吓出毛病!”柱子见对象睡了,抬头看向对面的陶宝,道。

    “我没开玩笑。”陶宝皱皱眉,不明白柱子咋不相信呢?

    “大哥,我嫂子她爱开玩笑,你别当真。”柱子转头看向和他隔了过道的拐子,道。

    “没事,我知道她在开玩笑,我也是睡不着找人唠嗑解闷,打扰你睡觉了,我先走了。”拐子挥挥手,站起来离开了。

    “嫂子,你看,大哥都被你挤兑走了。你在外面,可不能见人就叫人家拐子,这样很容易得罪人的。”柱子了两句,又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了。

    “明明他就是啊。”陶宝回头趴在椅背上,看着拐子离开车厢的背影,嘀咕道。

    离开的拐子走到无人的火车门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他刚刚差点没被柱子吓尿了。

    “这女的看着傻愣愣的,没想到这么难对付。”&lt;br/&gt;拐子透过车厢门,偷偷观察陶宝的后脑勺,道。

    &lt;br/&gt;等三人下了火车,柱子带着对象和陶宝找了个饭馆先吃了一碗热汤面。

    “嫂子,我和老板打听了,在前面坐19路车就能到磊哥所在的那家医院。”柱子结账的时候,特意找老板打听了789医院怎么走。

    “那咱们把嫂子送上车,咱们就回家吧?”刘金玲突然道。

    “不行!我答应婶儿了,得见到磊哥才能走。”柱子摇摇头,不同意。

    刘金玲撇撇嘴,低下头不再吱声。

    三人坐了一个时的车,终于到了789医院门口,刘金玲实在是走不动了,干脆就在门口等柱子出来。

    柱子带着陶宝去了住院部,打听了半才找到李磊的病房号。

    两人找到病房,却发现里面没人。

    “这咋没人?嫂子你等一下,我去问问护士。”

    柱子刚走没多久,就有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她看到陶宝一愣,一见陶宝的穿着,面色突然一冷。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赛碧莲抬高下巴,用鼻孔对着陶宝,问道。

    “我?李磊媳妇儿。”陶宝坐到病床上,道。

    “瞎什么?李哥才不会有你这样的妻子呢!谁让你坐那儿的?脏死了!赶紧起来!”赛碧莲皱着眉,一脸厌恶的道。

    赛碧莲知道这个郝芳非常自卑,她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李磊,赛碧莲只要这么了,她肯定会哭着跑出去。

    “李磊应该有什么样的媳妇儿?”陶宝坐了那么长时间,腿都僵了,她干脆直接躺床上了。

    “你赶紧起来,别把李哥的床弄脏了!”赛碧莲没得到预想中的结果,忍不住皱了皱眉,她看了眼表,发现李磊快回来了,赶紧上前去拽陶宝。

    “不起。”陶宝瘫在床上,任赛碧莲怎么拉,她都不起来。

    “嫂子,这咋回事儿?”柱子一回到房间,就发现有个护士在拽嫂子,态度特别不好。

    “这个嫌弃我脏,不让我躺李磊的床。”陶宝坐起来,一挥手,赛碧莲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

    “这位同志,你别听这个女人瞎,她什么也不就躺病人床上,我当然要让她起来。”赛碧莲表情一变,特别委屈的道。

    “怎么了这是?”李磊被人推进病房,发现屋里不少人。

    “李哥!这个大姐……”&lt;br/&gt;赛碧莲一见到李磊,眼泪唰的就落下来了,速度之快,让一旁的柱子看得叹为观止。

    “老公,你回来啦!”这是陶宝在刘金玲那里学的新称呼,据扒一扒,这里的人都这么称呼丈夫。

    “咳!别瞎叫!这么多人呢!”李磊被这一声老公叫的脸都红了,还好脸黑,看不出来。

    &lt;br/&gt;“噢!李磊。”

    赛碧莲要被郝芳这个贱人气吐血了,她一来,李磊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李哥,你们认识?”赛碧莲调整好表情,抬起头一脸震惊的来回看着两人。

    “嗯,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郝芳,我妻子。”李磊是真没想到郝芳会直接过来。

    他以为郝芳没回信,就是同意离婚了,他都打算明跟政委这事儿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猪脚身边外星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猪脚身边外星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猪脚身边外星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