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7.他曾是男主角(七)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好妈妈系统[快穿]正文 107.他曾是男主角(七)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晋江原创正版首发, 您订阅不足,请补订或等防盗时间后观看  嘎吱嘎吱的奇怪声音同窗外的阵阵惨叫交织在一起, 但凡听到便已经是一阵不寒而栗。

    单静秋悄悄地拉开窗帘, 远远地从漏出的缝隙向远处看去,空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灰好似无边无际,外面的花坛已经不复往日繁荣, 一个个满脸血污的身体前仆后继的涌动, 然后汇聚成另一股洪流远去。

    眼前的一幕幕再清楚不过地写着一个共同的事实, 末日来了。

    “妈妈,妈妈怎么了?”刚刚还在身后休息的男孩醒了,揉着眼睛抓着玩具静悄悄地走到了妈妈的身旁, 抬起头仰视着单静秋, 黑白分明的眼很是澄澈, 一眼便能看到底。

    单静秋弯下腰轻轻地把男孩一把抱起,安抚地顺着背,不愿让他看见外面的情景, 虽然明知现在已经身处绝境,但依旧不愿这孩子见到黑暗。

    毕竟,这一切比最可怕的噩梦还更要令人绝望。

    2400年, 高速发展的地球终于竭泽而渔,极速的温度上升让人类日富一日包裹在巨型的恒温舱中生存, 如同一个个棺材般层层叠起的“楼”正是人类能生存的全部空间。

    可即使是这样, 能量还是一点一点的消耗殆尽, 地球终于给予了人类最后的回击,急速攀登的温度之后是堪比冰河世纪的气温下跌……

    终于,近乎一半的人类在难以为继的能量损耗中失去了生命。

    剩余的一半人类,则是因为事先储存的能量或者消耗能量更为节约,终于得以延续生命,活到了新时代。

    正当被称为幸存者们的新人类遭遇了地球的最后一击,“黑月”升起的那一日,几乎所有人类陷入沉眠,一日过后醒来的人类一半化为了曾经在电影中出现的生命体,丧尸。而另一半人,得以逃脱成为丧尸的命运,甚至有的拥有了神奇的能力。

    正如几百年前地球人的预言:人类不是在拯救地球,而是在拯救自己。地球毁灭了自己的生态,却又重建,然后将拯救自己的钥匙又交回了人类手中,而这一年被后人称为复苏元年。

    许芝芝至今能背出那篇名为《末世之重建家园》的背景故事,那是她刚追文时最喜欢的文章之一!

    一觉醒来她发现自己竟然变了个人,爱不释手地摸着自己绝美细腻的脸庞,想起现实世界自己那张在普通不过的脸,她觉得仿若女王的人生就在自己的手中,伸手可得。

    她紧紧地抓着手中的绿翡翠玉佛,想起自己刚醒来颤抖着手心翼翼地那上面滴着的一滴血,和随后出现的巨大空间,也就是那时候她才真的确定这一切不是她的梦,幻想!是货真价实的真实!

    她是女主角!她有金手指!

    那时的狂喜现在已经能压下,毕竟她可也不是什么有勇无谋的傻蛋,要打过某人的男主光环,可一点也不容易!

    许芝芝回忆着原著的剧情,原本觉得痛快好看略有瑕疵的剧情,现在想来只剩下满心的恶心,毕竟一想到自己居然是种马文中的一个,呵呵,那可就太那什么了!

    原著讲述的是从后世穿越而来的特种兵雷冷,灵魂中带着的雷电力量和他附身的军官雷冷的冰系异能结合,双系合体的他的异能一经形成便堪称第一,他一路打丧尸收弟开后宫,最后建立了以他为王的新世界。

    而许芝芝的原身正是男主睡的第三个妹子,拥有巨大的种植空间,单纯可爱,因为寒冷和男主结合之后就对男主死心塌地甘心为他出生入死。

    当然,在男主看来这一切自然是理所应当,许芝芝不过是他的n分之一,能够享有他不多的宠爱就不错了!

    许芝芝想着那个种马男斩获的女人一二三四五六七**十,没错就是十个,还真是个个美丽,各有不同呢!

    不过这次一切就不同了,她要抢在男主面前把那些厉害的妹子,弟先带走,到时候还想她倒贴?想得美!至于男人,在那文里男主的那些个好兄弟不比他专一好多了!自觉自己的种植空间已经是巨**ug的许芝芝对于和男主抢人一点也不虚!

    许芝芝开着车,感谢后世的车辆行驶只有更简单没有更难的分,便轰隆隆地往前飞速开去。

    男主的正宫她许芝芝拿定了!

    远处,前往b城的另外一条道路,蓝银的车在道路上几乎跑出一道残影,在能源充足的情况下,暂时不用担忧那些个什么初级丧尸会造成什么影响,当然之后就不准了。

    车内的男人脸有些苍白,未曾见过日头的新人类大多如此,可即使是这样也能看到他那凌厉英气的眉眼,鼻梁异常高挺,嘴唇略薄,抿成一条直线,脸上似乎凝结着未化的冰雪般冷酷。

    他身上的一身利落的黑西装边角染着点红,晕成了暗的痕迹。

    就在几时之前,有一个在面前为了救他生生卷入丧尸群中的男人在他手上塞入了一个钱包。

    钱包的夹层里放着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英伟的父亲,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儿子,相片背面用圆珠笔留下了潦草的字迹,生生写满了相片:

    “会有人看到吗?末世到了,我叫郭恒,我家在b城恒星大道28号6层1号舱……如果任何人看到,我怕是回不去我的家了,如果可以……请帮我回去一趟,告诉我的妻子我爱她,告诉她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回家了……告诉我的儿子……爸爸失约了,没能帮他带玩具回家……好好照顾自己,我爱他们!谢谢……谢谢您”

    相片被拿起又心翼翼地放了回去,不知何时沾上的血已经盖满了上面男人的脸!就如同男人的命运一般充满了献血。

    雷冷表情冷厉,下意识加了速,只想快点赶到b城。

    他要更快才行……不然会来不及的。

    单静秋把儿子绑在身后,还好上个世界兑换的武力还在,垃圾系统总算还有点人性。

    她有点担心,回过头看向在后面依在自己背上,安心的把拳头搭在肩上的脑袋:“池,告诉妈妈会疼吗?这样勒着?”

    郭池抬起头看着自己妈妈,用力的摇摇头:“没事的妈妈,一点也不疼!”

    他可不是笨蛋!他听到新闻了的,现在到处都是怪兽,所以妈妈要带他跑,电视里都了,不能发出声音,就连呼吸都得慢慢的,不然就会被怪兽抓去吃掉!他那么,怪兽不知道愿意吃他吗?可不能让怪兽发现妈妈,从爸爸就了,要保护妈妈!

    在身体前头挂上一背包物资,将制成的简易罩子轻轻盖在身后的孩子身上,便像个忍者神龟般出发了。

    在原来的故事里,一直躲着,就会因为隔壁人家被逃难的人闯入而引发一场追击,那时池差点出了事,单静秋可不愿冒这个风险,决定先带着孩子换个屋子,趁这两附近没多少丧尸……

    刚背着池走出屋子,便听到遥远处传来的停车声,虽然不大但在寂静无人的环境里并不声。

    不对!是两边!

    不想卷入什么莫名其妙的混战,担心这声响引来新的一波丧尸,转过身正打算逃跑,却被两声重叠在一起的叫声喊停住了脚。

    “静秋,先别走!”男女声重叠在一起,恍若什么二重唱一般。

    惊诧于不知何处传来的叫喊,男人与女人从两端靠近,越走越近对视着对方,两人似乎神狐疑,惊慌得厉害。

    “你怎么会在这里!”又是一次异口同声,当声音再次重叠在一起,两人的目光神愈发惊诧。

    互相对视看个不停的模样好像对发生的一切不可置信。

    站在正中的单静秋看着两人在心底低低笑了。

    有趣。

    这就是垃圾系统的挑战模式?

    这下倒是有趣了。

    嘎吱嘎吱的奇怪声音同窗外的阵阵惨叫交织在一起,但凡听到便已经是一阵不寒而栗。

    单静秋悄悄地拉开窗帘,远远地从漏出的缝隙向远处看去,空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灰好似无边无际,外面的花坛已经不复往日繁荣,一个个满脸血污的身体前仆后继的涌动,然后汇聚成另一股洪流远去。

    眼前的一幕幕再清楚不过地写着一个共同的事实,末日来了。

    “妈妈,妈妈怎么了?”刚刚还在身后休息的男孩醒了,揉着眼睛抓着玩具静悄悄地走到了妈妈的身旁,抬起头仰视着单静秋,黑白分明的眼很是澄澈,一眼便能看到底。

    单静秋弯下腰轻轻地把男孩一把抱起,安抚地顺着背,不愿让他看见外面的情景,虽然明知现在已经身处绝境,但依旧不愿这孩子见到黑暗。

    毕竟,这一切比最可怕的噩梦还更要令人绝望。

    2400年,高速发展的地球终于竭泽而渔,极速的温度上升让人类日富一日包裹在巨型的恒温舱中生存,如同一个个棺材般层层叠起的“楼”正是人类能生存的全部空间。

    可即使是这样,能量还是一点一点的消耗殆尽,地球终于给予了人类最后的回击,急速攀登的温度之后是堪比冰河世纪的气温下跌……

    终于,近乎一半的人类在难以为继的能量损耗中失去了生命。

    剩余的一半人类,则是因为事先储存的能量或者消耗能量更为节约,终于得以延续生命,活到了新时代。

    正当被称为幸存者们的新人类遭遇了地球的最后一击,“黑月”升起的那一日,几乎所有人类陷入沉眠,一日过后醒来的人类一半化为了曾经在电影中出现的生命体,丧尸。而另一半人,得以逃脱成为丧尸的命运,甚至有的拥有了神奇的能力。

    正如几百年前地球人的预言:人类不是在拯救地球,而是在拯救自己。地球毁灭了自己的生态,却又重建,然后将拯救自己的钥匙又交回了人类手中,而这一年被后人称为复苏元年。

    许芝芝至今能背出那篇名为《末世之重建家园》的背景故事,那是她刚追文时最喜欢的文章之一!

    一觉醒来她发现自己竟然变了个人,爱不释手地摸着自己绝美细腻的脸庞,想起现实世界自己那张在普通不过的脸,她觉得仿若女王的人生就在自己的手中,伸手可得。

    她紧紧地抓着手中的绿翡翠玉佛,想起自己刚醒来颤抖着手心翼翼地那上面滴着的一滴血,和随后出现的巨大空间,也就是那时候她才真的确定这一切不是她的梦,幻想!是货真价实的真实!

    她是女主角!她有金手指!

    那时的狂喜现在已经能压下,毕竟她可也不是什么有勇无谋的傻蛋,要打过某人的男主光环,可一点也不容易!

    许芝芝回忆着原著的剧情,原本觉得痛快好看略有瑕疵的剧情,现在想来只剩下满心的恶心,毕竟一想到自己居然是种马文中的一个,呵呵,那可就太那什么了!

    原著讲述的是从后世穿越而来的特种兵雷冷,灵魂中带着的雷电力量和他附身的军官雷冷的冰系异能结合,双系合体的他的异能一经形成便堪称第一,他一路打丧尸收弟开后宫,最后建立了以他为王的新世界。

    而许芝芝的原身正是男主睡的第三个妹子,拥有巨大的种植空间,单纯可爱,因为寒冷和男主结合之后就对男主死心塌地甘心为他出生入死。

    当然,在男主看来这一切自然是理所应当,许芝芝不过是他的n分之一,能够享有他不多的宠爱就不错了!

    许芝芝想着那个种马男斩获的女人一二三四五六七**十,没错就是十个,还真是个个美丽,各有不同呢!

    不过这次一切就不同了,她要抢在男主面前把那些厉害的妹子,弟先带走,到时候还想她倒贴?想得美!至于男人,在那文里男主的那些个好兄弟不比他专一好多了!自觉自己的种植空间已经是巨**ug的许芝芝对于和男主抢人一点也不虚!

    许芝芝开着车,感谢后世的车辆行驶只有更简单没有更难的分,便轰隆隆地往前飞速开去。

    男主的正宫她许芝芝拿定了!

    远处,前往b城的另外一条道路,蓝银的车在道路上几乎跑出一道残影,在能源充足的情况下,暂时不用担忧那些个什么初级丧尸会造成什么影响,当然之后就不准了。

    车内的男人脸有些苍白,未曾见过日头的新人类大多如此,可即使是这样也能看到他那凌厉英气的眉眼,鼻梁异常高挺,嘴唇略薄,抿成一条直线,脸上似乎凝结着未化的冰雪般冷酷。

    他身上的一身利落的黑西装边角染着点红,晕成了暗的痕迹。

    就在几时之前,有一个在面前为了救他生生卷入丧尸群中的男人在他手上塞入了一个钱包。

    钱包的夹层里放着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英伟的父亲,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儿子,相片背面用圆珠笔留下了潦草的字迹,生生写满了相片:

    “会有人看到吗?末世到了,我叫郭恒,我家在b城恒星大道28号6层1号舱……如果任何人看到,我怕是回不去我的家了,如果可以……请帮我回去一趟,告诉我的妻子我爱她,告诉她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回家了……告诉我的儿子……爸爸失约了,没能帮他带玩具回家……好好照顾自己,我爱他们!谢谢……谢谢您”

    相片被拿起又心翼翼地放了回去,不知何时沾上的血已经盖满了上面男人的脸!就如同男人的命运一般充满了献血。

    雷冷表情冷厉,下意识加了速,只想快点赶到b城。

    他要更快才行……不然会来不及的。

    单静秋把儿子绑在身后,还好上个世界兑换的武力还在,垃圾系统总算还有点人性。

    她有点担心,回过头看向在后面依在自己背上,安心的把拳头搭在肩上的脑袋:“池,告诉妈妈会疼吗?这样勒着?”

    郭池抬起头看着自己妈妈,用力的摇摇头:“没事的妈妈,一点也不疼!”

    他可不是笨蛋!他听到新闻了的,现在到处都是怪兽,所以妈妈要带他跑,电视里都了,不能发出声音,就连呼吸都得慢慢的,不然就会被怪兽抓去吃掉!他那么,怪兽不知道愿意吃他吗?可不能让怪兽发现妈妈,从爸爸就了,要保护妈妈!

    在身体前头挂上一背包物资,将制成的简易罩子轻轻盖在身后的孩子身上,便像个忍者神龟般出发了。

    在原来的故事里,一直躲着,就会因为隔壁人家被逃难的人闯入而引发一场追击,那时池差点出了事,单静秋可不愿冒这个风险,决定先带着孩子换个屋子,趁这两附近没多少丧尸……

    刚背着池走出屋子,便听到遥远处传来的停车声,虽然不大但在寂静无人的环境里并不声。

    不对!是两边!

    不想卷入什么莫名其妙的混战,担心这声响引来新的一波丧尸,转过身正打算逃跑,却被两声重叠在一起的叫声喊停住了脚。

    “静秋,先别走!”男女声重叠在一起,恍若什么二重唱一般。

    惊诧于不知何处传来的叫喊,男人与女人从两端靠近,越走越近对视着对方,两人似乎神狐疑,惊慌得厉害。

    “你怎么会在这里!”又是一次异口同声,当声音再次重叠在一起,两人的目光神愈发惊诧。

    互相对视看个不停的模样好像对发生的一切不可置信。

    站在正中的单静秋看着两人在心底低低笑了。

    有趣。

    这就是垃圾系统的挑战模式?

    这下倒是有趣了。

    吓得他就是忍不住一顿,毕竟石拳头那大拳是可以一拳把他们脑壳砸破的!

    当然他才不会承认谣言的沸反盈和他脱不了关系,谁叫他私底下和自家婆娘、的吹嘘了一番他自己面对红白一片的石拳头毫不畏惧的勇敢表现呢!

    “村长,这些是新来的知青,我先回家?”单静秋还是很给林耀北面子,征询了下对方的意见。

    虽然她对招待知青并没有什么兴趣,毕竟想到自家那个现在黑如炭还总是作出那一低头的温柔的杏花还守着,如果和这几个知青接触多了,那恐怕今晚没个安宁!

    如果杏花还像以前一样跟着孙金花狐假虎威那她还好拒绝。

    现在带着一张因为她鼓励劳动而晒得黝黑发亮的脸,眼白倒是白得显眼,羞涩地瞅着自己,然后一跺脚撒娇离去的模样……单静秋心里还是有点愧疚。

    林耀北伸手让单静秋留一留,便打量着新来的这几个年轻,收到了介绍信和林建军一板一眼的念经式介绍后,他也算是对这些年轻人有了初步的印象。

    事实上林耀北对接收知青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敬谢不敏,他依仗着当兵的大哥,比村里那些人早些听到风声,对于这股突如其来的浪潮,他时常忧虑如何维系好村庄的安宁。

    大同村和县城不近,路况也不好,一直以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相邻的几个村落都被巨大的山脉一同包裹其中,靠山靠田生存并不差,而比任何地方都要蛮横的宗族主义让这的人都维系着几个大姓生存,于是县城的风往往吹得没那么快……

    而现在大同村这辆马车会开往什么方向,尚未能知。

    在林耀北看来,这几个突如其来的知青便是会破坏掉大同村宁静的最大因素。

    才刚听知青要进村,这村子里的人便蠢蠢欲动了起来,个个恨不得凑到前头插一脚,生怕错过了个城里媳妇、城里女婿。

    要他,城里的日子哪有村子里的好,这些个半大伙不能顶半个娃娃劳力,估计都挣不得三个工分,估计连伙食都要大队里倒贴。

    林耀北笑得爽朗,从外表上丝毫看不出他心里对知青们的不喜,他声音洪亮:“来了就是我们大同村的人!我是大队长林耀北,有什么问题就找我反应,我家就住在这个坡后头,不知道问问村里人!”又好像有点局促,“我眼睛不好使,对不上你们人,你们给介绍介绍自己?让我认识一下?”

    话抛下便露出打量的眼神观望着几个新来的知青。

    李春福一看身边的同伴突然沉默的样子,整了整半的赶路弄乱的衣裳,清了清嗓子便正道:“大队长,我叫李春福,现在十九岁,是从b城来的,我到这来是希望能响应领导人的号召,为未来建设自己!为革命献身!”

    他早就偷偷观望过同行的同伴,让他最不屑地是他听那对兄弟可是坏分子出身,可不像他那样根正苗红,肯定是跟那些个被拉上街的人一样,一家子没革命觉悟,没有思想悟性才会闹成这么个样子!

    “我叫龚玉枝,我也是b城来的,我,我十六……”龚玉枝头低低,声接道,卡壳了半便也没有继续下去。

    她在家里没有半点地位,这次下乡也是替她的弟弟顶岗,不向李春福一样是自己做主,要下村帮助别人,她心里不禁对其产生了些许的向往。

    像是他那样的人,可真好啊。

    “我叫孟梦,头一个孟是孟母三迁的孟,第二个梦是林夕梦,也是打b城来,今年十八!”刚刚还在后面大气不接下气的姑娘突然窜了起来,声音很是清脆动人,话很快很利落的样子,眉眼明亮。

    孟梦一看龚玉枝在自己前头瞬间不开心了,毕竟在她看来人贵有自知之明,就龚玉枝那样弯腰低头的样子,她头一个看不过眼。

    孟梦同样是b城大院里出来的一个姑娘,她的母亲是文工团的一枝花,而她从便是在周围人的不住夸奖下长大的,这回她和家里硬对着干非得出来,无非是因为那不知哪里来的破落户出身的什么革委会的头头,肚子都有那么大了,还敢想讨她做媳妇。

    呸!癞蛤蟆想吃鹅肉!

    于是她便瞒着家人报上了下乡的名,就非得不顺着他们不可!

    简江拉着弟弟站起,也道:“我是简江,今年十八,这是我弟弟简淮,今年十三,我们都是来b城……如果有什么做不好的,您可以随时告诉我!”

    一边着一边紧紧抓着弟弟的手,生怕他因为在这不好的环境里出些不合时宜的话,都强龙不压地头蛇,要是才刚来就把人得罪个干净,那以后可咋办。

    但还好,弟弟什么也没,看来来之前的叮咛嘱咐还是起了作用。

    在后头一直抿着嘴的青年总算抬起了头,露出了虽然稚嫩已经呈现出俊俏轮廓的脸,声音清亮但听起来性质不高:“我是王晓文,从s城来,今年十六……”

    同行的知青有点错愕地看着他,不明白为何s城的王晓文怎么会莫名其妙插在他们其中。

    可当下也不是问个究竟的场合,便暂且把疑惑吞回肚子里。

    “静秋你帮着拿下行李,我看这些姑娘伙子不太有力气的样子。”林耀北听完介绍,也大概对这几个人有了成算。

    个个看起来都不傻,看来还是要好好斟酌如何处理,这李春福估摸就是大哥的那些个脑子里只有革别人命的什么兵了,而这个龚玉枝看着没什么主见,孟梦呢,则有点太娇气,两兄弟倒是好管,彼此之间有个牵连,而这个王晓文单这张脸估计又要让村里这些老娘们躁动一番了,可这性子,他摸不准。

    做队长可还真不是个容易事!林耀北如是感叹。

    于是初来乍到的一行人,见识到了大同村新开发出的“特产”——来自石拳头女士的怪力。

    他们先是在心底暗暗撇嘴,对这大同村的村长居然欺负妇女愤慨得很,看林耀北那不打算搭手的样子很是不顺眼,甚至觉得林耀北这是耍什么官僚主义!不贴近民众。

    当然,这也要怪常年种田的农民晒得黑,看不太出来年纪,不然大概他们只会给他扣上一个不擅劳动的帽子。

    先入为主的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此前单静秋拿着的那些个东西究竟有多沉,只是按照他们的思维认定了结果。

    于是便目瞪口呆地看着单静秋凑过来,帮他们把包一个个摘下提溜在了手里,如同拿的是一张纸片一样轻而易举……甚至还随手把简江拉在手里的简淮一把抱起,丝毫不容反抗。

    然后他们便傻愣愣地跟随着她一步两步走到了村里安排的知青点,迷迷茫茫地收拾了起来。

    一直到啃着村里提供的硬邦邦的饼子时一行人才默默地面面相觑,似乎是回了魂般落到了实地。

    ……难道,难道这就是传中的四全头的力量??到底什么是四全头呢?

    这一夜,知青点的人都睡得很安稳,即使饼子硬得难以下咽,住的地方一点也不舒坦,他们依旧在恍恍惚惚中陷入了深深的梦乡。

    而在他们同饼子奋斗之时,林家正在遭遇一场哑巴逼供大赛。

    单静秋带着二愣子林建军一进屋,扑面而来的便是一阵风——是黑旋风。

    杏花羞红了脸,虽然无法从黑的脸庞中看出她的羞涩,她扑闪着眼,神情向往,便要往单静秋这边扑。

    单静秋太明白杏花现在要干嘛了,为了避免今晚上的不得安生,立马死道友不死贫道,指了指身后一脸茫然的林建军,便是一个转移话题:“你问你二哥,今他送人的。”

    于是这晚整个林家的晚饭、休息都围绕在杏花的念念叨叨上。

    杏花:二哥二哥,新来的知青长得好吗?

    林建军:吃饭。

    杏花:二哥,你就告诉我,他们都是哪来的?都是城里的吗?他们家住楼房吗?比我们县城好!

    林建军:……

    ……

    伴随着声声询问美滋滋入睡的单静秋表示非常满意,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呢。

    她听人过白毛女的故事,偷偷地在背地里想过,她和哥哥几个可真像可怜的喜儿,而奶奶、姑叔几个则是万恶的黄世仁!只知道剥削他们,比地主还可恶!黄世仁估计都没有他们这么坏,对自己的孙子孙女都这样。

    甚至她还有点怨着她的爸爸妈妈,二叔,二婶婶,她不明白奶奶知道保护叔姑,不让他们干活,为什么他们几个就没人保护呢?

    那时她最希望出现一个不管是大春大夏大冬还是什么人,打倒奶奶,还他们几个一个好日子!

    每就这么做梦做梦做梦着,也就一一的过去了,她知道自己心里那些坏想法一点一点的多起来了,成就想着如果有一她有出息了一定要狠狠地骂一顿姑、奶奶,后来甚至想着如果可以跑走就好了,甚至她还起了坏心思,想着要是有一她不见了,妈妈爸爸会不会后悔没有保护她呢。

    那她忙活着听着村头的阿叔急急忙忙的来家里,他对奶奶和妈妈,爸爸好像没了,什么是没了,那时的她根本不懂,后来她知道了,就是她再也看不见爸爸了。

    虽然平时老觉得她的爸爸妈妈没有保护自己和哥哥,可她心里也是知道的,她知道妈妈每上工回来很累还会把家里的大事情收拾一番,生怕她和哥哥辛苦坏了;爸爸再辛苦也要陪着她和哥哥话……

    坏姑姑,奶奶会把妈妈赶走,妈妈是扫把星……

    那时候她已经不知道以后怎么办了,哥哥还只知道哭哭哭!明明她也怕极了,还得不停的安慰哥哥。

    她可真想不明白,从妈妈和爸爸念叨的,要孝顺,要敬重奶奶、叔叔、姑姑,不能发火,要勤劳,要多干活……可她都干到了,为什么她过得一点都不好呢?为什么姑姑、奶奶这么坏还能过得这么好呢?

    当然,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堂屋里烟火气冒得厉害,瓦罐里装的汤热气从散气孔里蒸腾而出,这个年代的孩子大多嗅觉灵敏,即使是这么用力一闻,也能闻出来从盖紧的瓦罐里散出的若有若无的肉香味。

    不用看也知道里面一定是最最好吃的肉!

    林雄的眼睛都快粘在桌椅上了,深深地吸一口气好像试图把所有的肉香味吸到身体里面,脸上乐淘淘的神情充斥在脸上,连脸颊都不知不觉爬上了激动引起的红。

    林情无奈地敲了敲林雄的脑袋,回过身去把大门关好,这可是吃肉第一步,要是被人闻到了那肯定是不清楚的。

    起来没有太多原身记忆的她从来不知道大伯母做菜那么好吃!

    不过从前这些菜大多是孙金花做的,孙金花做菜那可叫一个厉害,用沾着油的布这么一抹那零星半点就算是有油水了,然后拨弄两下弄个“生煎”青菜之后,用筷子仔仔细细地把那几跟菜挑出来放在盘中,生怕多弄走一点菜汁油水!然后就用那点儿菜汁油水做一锅清汤,要是赶上她心情好给放个鸡蛋几乎就可以是美味佳肴了!

    至于别的少之又少,按照孙金花的话,就是吃那么讲究干嘛,反正都是种地人!

    也就是这样扣扣索索,让外人不知道的是,这个有着足足三个儿子的家庭居然还存下了不少的一笔钱。

    当然现在这些钱也不属于孙金花了。

    “真不知道给这些赔钱货吃这些好吃的做什么,留给我们建党回来吃多好,半点不懂事,当年找这个媳妇真是找错了……”孙金花从屋子里一走出来看见的就是三个孩子排排站在那里冲着桌子上的瓦罐流口水,心里都快呕死了,“看什么看,快点进来!给别人看了看是要送谁吃!”

    孙金花最是讨厌那三个一脸馋样的孩子,看那没半点出息的模样,自己的宝贝杏花和宝贝建党可比他们好多了,斯文人城里人就是那样的!哪像他们!

    暗暗啐了一口,不过可不敢大声叱骂,要知道如果被单静秋那毒辣女人听到了,肯定会叫她好看。

    想起前几次一吵架,单静秋就在家里破口大骂,哪怕全村子里的人传风言风语她是泼妇都一点不怕,她就搞不明白了,这年头,哪来的这种女人呢?

    正在下工回家的单静秋要是能听到这些话肯定是会笑死的。

    毕竟在她看来大地大利益最大,被人骂两句可不会掉块皮。

    反而是越多人她泼辣,她磋磨婆婆,她才能好好的管家,而受了村里人同情,甚至以此来攻击她这个坏儿媳的孙金花,现在还敢在村里人面前磋磨这几个的和吴秋云这个二儿媳吗?

    当然不。

    不过……

    单静秋的眼神有些飘忽,轻飘飘地落在了走在了前头的杏花身上。

    即使是从背后看,都能看到露出的那一块脖颈黝黑得发亮的肤,她莫名有些良心过意不去,毕竟她刚来的时候这杏花那白嫩得如同城里姑娘的样子还历历在目,现在呢……黑得比村里最黑的农夫还黑,笑起来除了那一口杏花精心保养的白牙倒是什么也看不到了呢……

    没走一会便到了大同山脚下的家,因为林耀西是分家而居,所以林家的宅居地离着村庄有些距离,不过这也便利着孙金花在赚工分之余去山上摸点兔子、野鸡之类的野物打打牙祭,所以近来伙食好了许多的林家人倒是看起来圆润了一些——即使想比其他人还是显得稍瘦了。

    当然,村里人并没有怀疑,即使是最喜欢看人八卦的李翠花在见识了几次单静秋一靠近孙金花就下意识发抖的模样也都万众一致的坚定认可了——

    对!就是恶媳妇可怜婆婆的标准配备了!

    那至于变胖,他们就更顺理成章的帮林家人解释好了,肯定是单静秋这个恶媳妇不会当家,就知道浪费霍霍东西!不会持家的媳妇就是这么败坏好东西!以后就知道后悔了。

    知道所有真相的林家人:??

    前头傍晚下工后捉回来收拾干净,今个儿一早在炖锅上备好料便上锅蒸的野鸡应该已经熟透了,再配上前几收拾回来的炒野菜、回去再炒个鸡杂,可以是很丰盛的一顿了。

    野鸡是模仿单静秋在现代吃过的一道水蒸鸡,只要在被清理干净的瓦罐下面铺上一层切得细细的姜末,给鸡的身体做一个简单的按摩入味,搓点盐,在放好清水的炖锅里再放上几个葱结,调味适量清蒸即可。...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好妈妈系统[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好妈妈系统[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好妈妈系统[快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