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章 鸢浅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爹乃当朝宰相正文 第89章 鸢浅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江苏昊百无聊赖地蹲在江府前的台阶上,原本早早就约好要出门,可一向雷厉风行的楚心禹今日却变得磨磨蹭蹭,愣是呆在房间里大半个时辰还不出来,江苏昊也只能在这儿苦等。

    “夫君,让你久等了。”

    一声轻唤从身后传来,江苏昊揉揉自己发麻的腿,拍拍屁股坐起,可当他回过头去,便是再也移不开视线。

    楚心禹不喜红妆,平日里基本没碰过胭脂水粉,再加上经常练武,着装也以宽松飒爽的胡服为主,可今日,她竟破荒地穿上一条浅粉色的长裙,并且添了淡淡的素雅妆容。原本便姿色倾城的她,此刻在江苏昊眼中,早已令地万物,尽皆失了颜色。

    楚心禹连着唤了好几声夫君,可江苏昊还是眼神呆滞,傻笑个不停,喃喃道,“娘子,你今日可真美。”

    楚心禹俏脸微红,嗔道,“夫君快些出发吧,要不晚些时候人可就多起来了。”

    罢,楚心禹捂着滚烫的脸颊,拉着江姬儿走在了前头,江苏昊嘿嘿一笑,刚想追上去,却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扭头看向府内,总觉得好似忘了些什么。

    正值江苏昊出神的时候,一个板栗突然敲到他的脑门上,他转过身去,却瞧见陆昭懿正笑嘻嘻地看着他,戏谑道,“江苏昊,你在看什么呢,连本姑娘绕到你身后都不知道。”

    江苏昊一时语结,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方才为何出神,但在看到陆昭懿后,心中那股怪异的失落与空虚突然消失无踪,他嘟嚷道,“你跟过来干什么,我可不带你去!”

    陆昭懿俏皮地做了个鬼脸,道,“嘁,姐姐早就答应我了,哪还需要你带!”

    话音一落,陆昭懿扭头跑开,追上前头的楚心禹,和江姬儿一左一右,亲密地环住她的手臂。

    望着她们的背影,江苏昊会心一笑,总觉得心头暖暖的,有股不清道不明的满足。

    九年一度的乾鼎节,对洛阳城的百姓而言,是难得的热闹日子,家家户户都结伴出行,可谓是万人空巷。

    官府早在各处布置高台,请来众多舞娘乐师,还有江湖艺人,使得台上歌舞不绝,各式各样的杂技争相吸引着台下观众们的眼球。在街道两侧的酒楼里,时不时有才子举杯对月,朗声吟诗,若是佳作,不仅能博得喝彩,还能引得附近姑娘们的歆慕,若是拙作,只管自罚三杯,自有后来者前仆后继,倒也不会坏了兴致。

    陆昭懿和江姬儿到了这热闹的地方,简直是如鱼得水,纷纷按捺不住好奇的性,两个丫头手挽着手,东瞧瞧西瞧瞧,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江苏昊和楚心禹只管闲庭信步,倒也没怎么热衷于参与其中,权当是过个眼瘾。

    楚心禹挽着江苏昊的胳膊,问道,“对了,夫君,怎么不见东方若虹呢?”

    一提到东方若虹,江苏昊就来气,嘟嚷道,“他呀!前几日听到鱼想容到了洛阳,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帮忙,可怜鱼想容,怕不是得被他烦死。”

    楚心禹抿唇一笑,轻声道,“我倒觉得,东方若虹和鱼姑娘郎才女貌,般配得很。”

    “是吗?”江苏昊反手搂住楚心禹的腰肢,坏笑道,“那娘子和我,是不是也是郎才女貌,生一对啊?”

    楚心禹倒也不挣开,任由江苏昊搂着自己,取笑道,“夫君尽爱占心禹便宜,哪算得是‘郎才’。”

    江苏昊手上一用力,将楚心禹搂进自己怀里,调笑道,“我搂着自家娘子,怎能叫占便宜,得叫经地义!”

    “咯咯,夫君别闹,咱们还在大街上呢。”楚心禹躲开江苏昊,余光注意到附近摊位上有一件模样奇特的首饰,道,“夫君,咱们去看看那支簪子。”

    江苏昊整了整衣衫,无奈地蹲下身子,陪楚心禹看起首饰来。摊主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看起来和善得很,卖的首饰都不大精致,甚至有些粗糙,但胜在设计别出心裁,不拘一格。

    楚心禹拿起一根玉簪子,细细端详起来,这根簪子通体晶莹,零碎地散落着一些绿色点儿,而且左右并不对称,以中间一条淡淡的痕迹为界,分别雕出不同的形状,左边是鸳,右边是鸯,看着像是由两根簪子拼在一起似的。

    老头轻抚长须,笑道,“姑娘好眼力,此乃老夫的得意之作,唤作‘鸢浅’,今日遇见姑娘,也是有缘,只卖你五十两。”

    江苏昊眼睛一瞪,呵斥道,“这簪子非金非银,卖五十两,你怎么不去抢!”

    老头上下打量一番江苏昊,没给出什么好脸色,倨傲道,“五十两,不二价。”

    楚心禹一听也是有些吃惊,她看看手中的簪子,最后还是将它放了回去,柔声道,“夫君,咱们去别处看看吧。”

    老头好似有些慌了,他忙唤住楚心禹,随后拿起那根唤作‘鸢浅’的簪子,轻轻一掰,簪子便自中间裂开,变成两根全然不同的簪子,老头将两根簪子轻轻一碰,它们又重新拼起,看着神奇得很。

    “姑娘,老夫不怕与你听,鸢浅的簪柄里掺了磁石,可分可合,这才是它为何值五十两的原因,而这制作工艺更是老夫祖传,只此一家,若是错过了,可就没有下家了。”

    楚心禹沉思一会儿,虽然她知道江苏昊并不缺这点银子,但素来简朴的她还是不舍得花这么多钱,她摇摇头,婉拒道,“多谢老先生的美意,但。。。”

    她话未完,江苏昊便掏出一张银票拍在老头面前,朗声道,“老头,这根簪子我买了!”

    楚心禹偷偷拉住江苏昊,责备道,“夫君,莫要这般浪费银子,还是退回去吧。”

    江苏昊摸摸楚心禹的头发,他岂会看不出楚心禹是真心喜欢那根簪子,轻声笑道,“我看这鸢浅挺适合娘子的,今日子喜庆,咱们就不要在乎这些零零碎碎的。”

    楚心禹眉带笑意,柔柔地看向江苏昊,点头道,“那都听夫君的。”

    望着二人依偎在一起,渐行渐远,老头突然微微一笑,他摇头叹道,“不经别离,哪知缘浅呐。”

    虽然大街上人来人往,但却没有人注意到,有一个老头,和他的首饰摊,突然消失不见了。

    (本章完)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爹乃当朝宰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爹乃当朝宰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爹乃当朝宰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