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7.第八十七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87.第八十七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订阅到防盗章的使耐心等待几

    厉氏正坐在她习惯的老地方, 歪着头, 盯着窗纸发呆, 听了他的话,也没个反应,今日竟然都没打扮, 只穿了半旧的棉寝衣,头也没梳,有些蓬乱,落在肩头。

    鱼恒把锦盒放在她跟前的桌上, 自己解开外衣,再坐到她对面, 柔声道:“当年你嫁给我时,只有十三,年岁尚, 胆子倒大,一揭盖头, 就敢用活泼的大眼盯着我瞧,我那时还猜你多是个泼辣的性子, 却没料到,你从来都对我柔情似水,过了整整十三年, 从没对我发过一次脾气, 过一句重话。我的事, 你件件亲为,从不让别人过手,你对我的好,我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别人都是把我当成老爷,只有来你这里,我才觉得自己是个丈夫,夫妻哪有隔夜仇,什么事儿不能好好。”

    厉氏终于肯转过头来,只是却仍旧耷拉着,不话儿。

    “有些事,因着还未有个定数,之前不好对你讲明,这次都一并了。你不知道,你那个一无是处的堂姐夫姚康安,可不姓姚,他姓这个。”

    着,鱼恒便蘸着水,在厉氏眼下写了个字,而后又道:“以前是藏的好,恐怕姚家自己都不知道,如今是要捧起来了。所以姚家这个亲家,咱们肯定是攀不上了,还轻易得罪不起,反正留不住,何必要拧着不放,不如就此放手,顺便捞些实惠的好处。令姝嫁给太孙,就算是个嫔妾,那也是咱们鱼家大的殊荣。若有际遇,生下一儿半女,在太孙府里,站稳了脚跟,那剩下的姑娘们,包括嫣姐儿,都是不愁嫁的。”

    可厉氏还是不肯抬头。

    鱼恒继续:“其实我最大的不对,就是没提前跟你通个气,不过这事也来的突然,也不大好,大房那里,我也是瞒着,准备最后成了事,才一起道明。”

    厉氏看了看桌上的锦盒。

    鱼恒赶紧推到她手边,打开盒盖,指着其中卧着的榴开百子镶嵌珠石翠花道:“今日是夫人生辰,这是年初就跟宝摘楼订的,为的就是它的寓意,希望夫人能心想事成。”

    厉氏双手抚摸着这巧夺地的首饰,倏地抬起头道:“相公可知,最近你身上少了一股药味。”

    鱼恒被这么一句打的措手不及,心中一惊,脸上终是露了一些马脚,道:“过年的时候太过忙碌,进了些补药,前些日子才停了,夫人鼻子好灵光,我自己都没发现。”

    厉氏忽然大笑起来,双手一挥,桌上的锦盒猛然落下,榴开百子的翠花也跟着蹦了出来,碰撞到地面,发出伶仃脆响。

    鱼恒这时也僵了脸色,拔声问道:“你这是何意?”

    厉氏原本明亮的双眼,此时暗淡的让人认不出来,却直勾勾地盯着鱼恒的眼,凄凉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人傻好糊弄?”

    “姚家悔婚之事,我已经讲的够明白了,不是糊弄你,姚家贵重了,看不上咱们家了,就算死咬着不毁婚,以后嫣姐儿强嫁过去,也是受苦。我都了,以后不会亏待她,会帮她再寻个如意郎君。你要揪着这事不放,才是真的犯傻。”

    “你错了,我傻在,不该对你一片真心,敬你、爱你、信你,不该把我们母女的一切都放在你手里。从定亲的契约被毁,这对女儿家是个多大的污点,娘家竟然都没讨个法,以后那些高门大户,谁敢聘我嫣姐儿做嫡妻,你竟然就这样毫不犹豫地舍弃了嫣姐儿的前途,只为了她的女儿,反过来呢,反过来你肯吗?她不能生,为了她的地位,你甚至连个儿子都不肯给我,这十年来,我只生了嫣姐儿这么一个,大房却生了三女二子,我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没怀疑到你头上。”

    “我全心全意对你好,你却把我当成傻子,这样算计我和我女儿,最后些好话,送点好礼,就打发我们母女,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就算你不把我当回事,难道嫣姐儿不是你女儿,她多信任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厉氏着着就咆哮出来,泪全扑下来,像泛滥的洪涝,根本收不住。

    她的话直把鱼恒愣了,也招来了外面候着的厉嬷嬷,甚至还有西边的鱼令嫣。

    “娘这是怎么了?”

    厉氏像是失了控制,狂哭不止,见了女儿,她明明想收住,只是做不到了,满脸都是绝望。

    鱼令嫣的心突突地抽痛着,马上跑上前,抱住厉氏的头。她知道厉氏这是犯了分离性障碍,情感暴发,难以自控,而首先的治疗方法就是移走刺激源。

    她转过头,努力让自己礼貌一些,对鱼恒道:“父亲,请您先走吧,娘这里要静一静。您这在这里,她静不下来。”

    鱼恒还是没动。

    厉嬷嬷也道:“老爷还是走吧,不然二夫人怕是收不住哭势。”

    他这才转身走了,只是出了门子,却不知道脚该踏向何处,以前他失意或是心情不好时,就会不知不觉走到厉氏这儿来躲躲,因为她总能想着法子,逗他开怀,可如今……

    他真是错了吗?

    鱼老太太重新给二姑娘挑选了嫁妆,对外还得称是严氏准备的,又另添了几百亩的田产,两个庄子,两个铺子,先到严氏名下,再转到二姑娘手里。

    鱼令妩因祸得福,本来三十二抬假嫁妆,变成了六十四抬真品,本来只有二千两压箱底的银两,现在被厉氏给了三千,老太太补了一千,总共成六千两,再加上五百亩的好田,三个庄子,三个铺子,名门嫡女的嫁妆也能比得了。

    老太太出了太多血,心里对严氏和厉氏都恨的不行,奈何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一个是滚油刀子,都不是好惹的,她一点也占不了上风。

    心力交瘁的老太太给二姑娘办完嫁妆,刚顺了一口气,就被其他事给扰乱了心神。

    原来是得了消息,还在坐胎的鱼令姝听了这些传闻,一怒之下,动了胎气,只能静卧养胎,每日药汤不断。

    就算在静养,鱼令姝还不忘命心腹回娘家安抚,她派来的是陪她一起入太孙府的丫环易烟,还有一名不苟言笑的老嬷嬷。

    易烟穿着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梳着倭堕低梳髻,头戴羊脂色茉莉簪,平添几分不俗气质。

    去了太孙府不过一年,已不能同日而语。

    话做事,也全然不同,只见她规规矩矩给鱼老太太磕了个头,吐语如珠,“老太太吉祥,易烟代庶妃娘娘给您请安来了。”

    鱼老太太连忙叫人扶起她,着急问道:“庶妃娘娘可好,我听到她动了胎气的消息,整颗心都惴惴不安。”

    易烟推辞不坐,硬是上前伺候在鱼老太太侧身:“回老太太的话,庶妃娘娘虽动了胎气,只得静养,却还算安稳。娘娘,别人不管,只老太太最疼爱她,听闻她不妥的消息,可不就要难受。她一转好,就派奴婢来给您报个平安。”

    鱼老太太牵着易烟的手,连声:“好丫头,好丫头,还是姝丫头会疼人,少了她,我心头就少了一块肉啊。”

    “娘娘也时刻念着您,念着娘家人呢。她常,嫁入家,处处不由人,可怜心念家人,却最难相见。”

    鱼老太太感怀地拘了一把泪,易烟陪着伤感了一会儿,又劝了开来。

    她其实还有要事来做,只见她从怀里取出一枚金丝镶边的荷包,低头拱手呈给鱼老太太,解释道:“老夫人,这是娘娘让奴婢特意带来给二姑娘添妆的,共是三千两银子。娘娘到底是委屈二姑娘了,本还想多凑些,可太孙府里的消耗也厉害,暂时还凑不出来,日后等手头宽裕了再补上。”

    鱼老太太如何能要,推脱着不肯收,回道:“娘娘就是良善,在太孙府上不容易,处处都要使银子,哪里需要娘娘来破费,这不是折煞我这个做祖母的了。姑娘还是收回去,并转告娘娘,二姑娘的嫁妆,一切都被她娘备妥,绝不亏了人的。而咱们已跟肖家好,明日肖家就要来验嫁妆了,相信很快,那些谣言也会消散,还请娘娘多多保重,平安诞下皇嗣。”

    易烟却怎么也不肯收回,最后干脆跪下求道:“老夫人有所不知,奴婢也早就劝着,那些谣言不能信,家里哪能亏得了二姑娘。可娘娘就是不能安心,您若是不收下这笔钱,她心里一直兜着这事,又怎么能坐好胎呢,所以奴婢恳请老夫人收下娘娘的心意吧。”

    鱼老太太只得妥协着收下来,心下却盘算着,令妩的嫁妆,对一个庶女而言,已是顶好了,不能再给了,这钱还是等下个月一并送到太孙府里去吧,这以后还得多给令姝些。

    易烟能留的时辰不多,她还要去见严氏,完成此行真正的目的,于是开口告辞,“老夫人,奴婢这次能出来,还是太孙妃娘娘,仁善开恩,给的机会,奴婢只得待上两个时辰。庶妃娘娘还命奴婢去给大夫人带些话,奴婢不便久留,还请老夫人见谅。”

    鱼老太太面上一点没介怀,客气地送易烟出去,甚至还在她将要出门时,暗自塞了个香囊给她,悄声道:“易烟姑娘这身行头是好,就是少了块玉佩,姑娘且拿去玩玩,得个趣儿。还有些一枚鼻咽嘴儿,姑娘拿去给门外等着的嬷嬷使。”

    易烟推辞不过,这才受了,也来不及多谢,又带着那肃容嬷嬷,匆匆赶到严氏那里。

    也不知她们是如何跟严氏的,那夜,严氏便暗中处置了一名叫果儿的丫头。次日,严氏就像是变了个人,或者她又恢复成以前那个严氏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