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2.第八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82.第八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订阅到防盗章的使耐心等待几

    这次进了厉氏的房,不管其他, 先道歉:“夫人,为夫错了,特意跟你赔罪来了, 还请夫人大人不记人过, 原谅我这次。”

    厉氏正坐在她习惯的老地方, 歪着头, 盯着窗纸发呆, 听了他的话, 也没个反应, 今日竟然都没打扮,只穿了半旧的棉寝衣, 头也没梳,有些蓬乱,落在肩头。

    鱼恒把锦盒放在她跟前的桌上,自己解开外衣, 再坐到她对面, 柔声道:“当年你嫁给我时,只有十三, 年岁尚,胆子倒大, 一揭盖头, 就敢用活泼的大眼盯着我瞧, 我那时还猜你多是个泼辣的性子,却没料到,你从来都对我柔情似水,过了整整十三年,从没对我发过一次脾气,过一句重话。我的事,你件件亲为,从不让别人过手,你对我的好,我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别人都是把我当成老爷,只有来你这里,我才觉得自己是个丈夫,夫妻哪有隔夜仇,什么事儿不能好好。”

    厉氏终于肯转过头来,只是却仍旧耷拉着,不话儿。

    “有些事,因着还未有个定数,之前不好对你讲明,这次都一并了。你不知道,你那个一无是处的堂姐夫姚康安,可不姓姚,他姓这个。”

    着,鱼恒便蘸着水,在厉氏眼下写了个字,而后又道:“以前是藏的好,恐怕姚家自己都不知道,如今是要捧起来了。所以姚家这个亲家,咱们肯定是攀不上了,还轻易得罪不起,反正留不住,何必要拧着不放,不如就此放手,顺便捞些实惠的好处。令姝嫁给太孙,就算是个嫔妾,那也是咱们鱼家大的殊荣。若有际遇,生下一儿半女,在太孙府里,站稳了脚跟,那剩下的姑娘们,包括嫣姐儿,都是不愁嫁的。”

    可厉氏还是不肯抬头。

    鱼恒继续:“其实我最大的不对,就是没提前跟你通个气,不过这事也来的突然,也不大好,大房那里,我也是瞒着,准备最后成了事,才一起道明。”

    厉氏看了看桌上的锦盒。

    鱼恒赶紧推到她手边,打开盒盖,指着其中卧着的榴开百子镶嵌珠石翠花道:“今日是夫人生辰,这是年初就跟宝摘楼订的,为的就是它的寓意,希望夫人能心想事成。”

    厉氏双手抚摸着这巧夺地的首饰,倏地抬起头道:“相公可知,最近你身上少了一股药味。”

    鱼恒被这么一句打的措手不及,心中一惊,脸上终是露了一些马脚,道:“过年的时候太过忙碌,进了些补药,前些日子才停了,夫人鼻子好灵光,我自己都没发现。”

    厉氏忽然大笑起来,双手一挥,桌上的锦盒猛然落下,榴开百子的翠花也跟着蹦了出来,碰撞到地面,发出伶仃脆响。

    鱼恒这时也僵了脸色,拔声问道:“你这是何意?”

    厉氏原本明亮的双眼,此时暗淡的让人认不出来,却直勾勾地盯着鱼恒的眼,凄凉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人傻好糊弄?”

    “姚家悔婚之事,我已经讲的够明白了,不是糊弄你,姚家贵重了,看不上咱们家了,就算死咬着不毁婚,以后嫣姐儿强嫁过去,也是受苦。我都了,以后不会亏待她,会帮她再寻个如意郎君。你要揪着这事不放,才是真的犯傻。”

    “你错了,我傻在,不该对你一片真心,敬你、爱你、信你,不该把我们母女的一切都放在你手里。从定亲的契约被毁,这对女儿家是个多大的污点,娘家竟然都没讨个法,以后那些高门大户,谁敢聘我嫣姐儿做嫡妻,你竟然就这样毫不犹豫地舍弃了嫣姐儿的前途,只为了她的女儿,反过来呢,反过来你肯吗?她不能生,为了她的地位,你甚至连个儿子都不肯给我,这十年来,我只生了嫣姐儿这么一个,大房却生了三女二子,我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没怀疑到你头上。”

    “我全心全意对你好,你却把我当成傻子,这样算计我和我女儿,最后些好话,送点好礼,就打发我们母女,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就算你不把我当回事,难道嫣姐儿不是你女儿,她多信任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厉氏着着就咆哮出来,泪全扑下来,像泛滥的洪涝,根本收不住。

    她的话直把鱼恒愣了,也招来了外面候着的厉嬷嬷,甚至还有西边的鱼令嫣。

    “娘这是怎么了?”

    厉氏像是失了控制,狂哭不止,见了女儿,她明明想收住,只是做不到了,满脸都是绝望。

    鱼令嫣的心突突地抽痛着,马上跑上前,抱住厉氏的头。她知道厉氏这是犯了分离性障碍,情感暴发,难以自控,而首先的治疗方法就是移走刺激源。

    她转过头,努力让自己礼貌一些,对鱼恒道:“父亲,请您先走吧,娘这里要静一静。您这在这里,她静不下来。”

    鱼恒还是没动。

    厉嬷嬷也道:“老爷还是走吧,不然二夫人怕是收不住哭势。”

    他这才转身走了,只是出了门子,却不知道脚该踏向何处,以前他失意或是心情不好时,就会不知不觉走到厉氏这儿来躲躲,因为她总能想着法子,逗他开怀,可如今……

    他真是错了吗?

    鱼令嫣只是微微睁开了眼,见是她,又马上闭了起来,继续赖着睡。

    再叫也无用,丫环只得硬着头皮,去对面东稍间里,寻那伺候二夫人的厉嬷嬷过来,还是要她老人家亲自出马。

    而二夫人这里,也才被厉嬷嬷催醒,忙着洗漱,不愧是亲母女,连脾性都一致。

    厉嬷嬷素来是个雷厉风行的,吩咐着准备好东西,便带着丫头们过去了。

    她拧干一条温水里浸泡着的布巾,捂在四姐的眉眼处。不消片刻,四姐就推开她的手。

    鱼令嫣这次睁眼,显然清醒多了,再定睛瞧仔细了厉嬷嬷那张严肃的面孔,简直就不能再清醒了,一刻都没犹豫,老老实实地起了身。

    厉嬷嬷也跟着擦起她的红脸蛋,嘴上忍不住叨念着:“请大安卯时过一半就要到,您若是继续睡也成,可就怕没功夫吃早食,毕竟七日也就这么一次,老太太总是要多道些的,到时候您饿了,是要留在鹤龄堂用吗?”

    那绝对要不得,每次去给鱼老太太,也是她的大奶奶,好吧,其实也是亲奶奶,请安,就是一种折磨和煎熬,少待哪怕一秒也好。

    用鱼令嫣上辈子所学来分析这位老太太,那就是集偏执、分裂、投射、否认于一身的多重人格障碍患者,忒难治愈,而且惹不起,又躲不得。

    没错,鱼令嫣是穿越而来,她上辈子名叫余嫣,是位心理咨询师,具有多年帮助各类心理障碍病患的经验。

    由于业务出色,她被外派到国外进修,结果竟然遇到飞机失事,一命呜呼。

    可能是老爷补偿,等她再有意识,正是刚从鱼家二夫人厉氏的肚皮里钻出来,睁开眼看这世界第一眼时。

    作为一名爱好者,她明白自己应该是胎穿了,还穿到了一个古代架空世界——雍朝。

    而今是开国后第三代皇帝仁宗在位,永顺三十五年,下太平,国泰民安。

    她所托生的鱼家五代以来,代代都出俊才,郤诜丹桂,入仕拜官,颇有书香清贵之名。

    只可惜子嗣凋零,到了这第四代,统共就两个儿子,分为大房和二房。

    而到了第五代,干脆只剩下她爹鱼恒这么一根独苗。

    因各种缘由,鱼家老爷鱼恒不得不做起了兼祧的事情,继承亲父和二叔两房香火,娶了两房太太。而鱼令嫣的亲娘,就是西院的二房太太。

    她娘闺名叫宝贞,起来这名字还真有个出处。

    本来她文绉绉的外公给取的名儿是厉贞,希望女儿做个坚贞不屈的贤女子,奈何武家出身的夫人不同意。

    鱼令嫣的外婆觉得什么贞洁贤惠哪有珍宝之物来的实在。女儿家的,身子健美,嫁妆丰厚,娘家撑得住,底气够足,活的舒心自在,比什么都强,叫什么贞娘,还不如叫珍宝呢。

    夫妻两个为了长女的名字,甚至还打了一架,结果可想而知,当然是威武的夫人赢了。

    不过厉老爷还是很有文人骨气的,被打的鼻青脸肿,也坚持要留下“贞”字,最后妥协的结果是,加了个宝字,成了厉宝贞。

    厉氏从就被父母重视,娇宠长大,也是个运道好的。

    本来厉家虽也是代代为官,可都是官吏,固然经营的富裕,却也称不了上流。

    就算鱼家要兼祧,也轮不到厉家的姑娘来做这个二房夫人。

    可谁让鱼老太爷的继母姓厉呢!不仅对继子有养育之恩,还给鱼家生了二太爷鱼熙,并把自己的侄女,聘给了儿子为妻。

    厉家的女儿,前两代都嫁到了鱼家,有了这基础,第三代的二房太太,终归还是姓厉。

    厉氏十三岁嫁到鱼家二房,两年后圆房,十六岁生下女儿,九年再无所出,而今已是二十有五。

    因从就被宠着养大,而且十年也只得鱼令嫣这么一个心肝宝贝,自然是如珠如宝,当成眼珠子看着长大。

    鱼令嫣前世并没有福分得到母爱,此生有幸做厉氏的女儿,早已把她当成最亲最爱的人。

    厉嬷嬷干活利索,又快又好,在鱼四姐恍个神,回忆前世与今生的须臾之间,已经伺候她收拾妥当,送到东稍间二太太的暖塌上。

    那里摆好了热腾腾的早食,坐着正等待女儿的厉氏。

    厉氏不爱讲究那些规矩,见到爱女,一把搂到身边,一边给女儿舀粥,一边心疼地道:“我的儿,都是为娘不好,讨不得伯娘欢心,连累你大冷的,还要起这么早,跟着我受罪。”

    鱼令嫣喝着蜂蜜姜茶,回答道:“娘,哪里就有这么严重,其实一点也不苦,等给大奶奶请过安,咱们回来吃了午饭,消了食,闷个回笼觉,是再惬意不过了。”

    厉氏觉得自己闺女真是太懂事了,这时候难道不该跟自己耍耍脾气,讨件喜欢的物什,提个要求啥的,就像她时候那样,为什么自己姑娘就不会撒娇呢?

    她每日都要逗逗女儿,不然浑身的皮都不踏实,见闺女吃着枣泥糕和奶汁角,腮帮子咬得鼓鼓,有节奏地起伏着,忍不住上手捏住了女儿鼓起的肉肉。

    鱼令嫣无语地转回头盯着她娘,长眉连娟,眸球乌灵闪亮,娇憨可人。

    厉氏看着粉妆玉琢的女儿,感叹道:“我家嫣姐儿真是越长越好了,才九岁,就出落成地道的美人了。”

    鱼令嫣调皮一笑,“娘才是真的美,我才像了您三分而已,亏大了!”

    这话并不假,厉氏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颜色,花容月貌,玉体香肌,丰盈窈窕,自成一副风流姿态。

    “你父亲可是极俊的,你像他多些,也不亏的。” 厉氏闻言不由笑开了怀,顿时整个东稍间都明亮了几分。

    就算见惯了厉氏之美,鱼令嫣还是禁不住愣了神。

    母女两个竟然没一个在吃,一旁伺候的厉嬷嬷这时候提醒道:“还剩下两刻,二夫人和四姐,抓紧再用些吧,还是早到些好。”

    母女二人同时叹了一口气,俱捧起散了些热气的慧仁米粥,闷声喝了起来。

    厉氏只用了两口就再进不下去了,每轮到去给鱼老太太请安的时候,她都没什么胃口。

    她其实是个开朗爽气的性子,不过,确也绕不开一件烦心事,那就是,她肚皮不争气,除了令嫣,再无所出,圆房十年来都没给二房生个男丁。

    偏偏她又是个贪心的,东院大房的事,她管不了,也不愿过问,可在这西院二房里,相公只能是她一人的,她不想分给别人,不愿给鱼恒纳妾。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