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9.第七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79.第七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订阅到防盗章的使耐心等待几

    皇嗣哪是好怀的, 祁侧妃和殷侧妃, 还有其他在暗中隐藏的女人, 想着各种法子, 对她和同样怀孕的太孙妃出手,太孙妃尚且招架不住, 更何况是她了。其中的心酸苦楚、胆颤心惊,别人又怎能体会到,可被人暗害的时候, 她也没觉得被冒犯。

    她打听到,太孙妃暗中请了弘逸子测胎命, 于是也费钱费力去讨好,尽管弘逸子对自己的态度是那般轻视, 她都没觉得被冒犯。

    最后得了个早产且危险艰难的结论, 那以后的日子, 简直如噩梦般煎熬, 她硬生生咬着牙撑了下来。

    她拼着命, 九死一生,生下儿子, 失去了生育能力,才挣下这地位和荣耀。

    鱼家因她而受益良多,却不肯为她多牺牲一些, 不过一个二房的嫡女而已, 能跟自己儿子比吗?

    娘家的反应, 莫名触发了她心中压抑的郁火,她觉得自己的威严,被深深冒犯了,更坚定了把鱼令嫣弄进太孙府的想法。

    皇上和太孙如此看重她的儿子,关系到皇嗣的安危,他们怎能无动于衷。

    自儿子出生后,太孙对她青睐不少,就算不留夜,也时常要到她这儿来看望母子二人。

    鱼令姝抓紧机会,想要服太孙,只要太孙愿意出面,这事就不是鱼家能拒绝的了。

    太孙石庭灏,五官清秀,带着一股柔和的气息,身高近七尺,偏瘦,风姿清朗,温润如玉。

    他一向平易近人,待人宽容和气,世人都赞他有开国文宗皇帝的风范。

    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个耳根子软的,能吹枕头风的。

    鱼令姝不敢在他面前扯谎,道:“殿下,弘先生来看过保哥儿了,还摸骨看相,算了八字呢。”

    太孙刚看过儿子,见孩子睡的香甜,又长大不少,心中顺畅,闻言问道:“他怎么?”

    “弘先生保哥儿的命局如雾里探花,看不清楚,不好定论。不过身子不好,却是有法子解的,只是……”

    太孙温柔道:“姝儿有话便出来,无需在我面前拘束。”

    “来,都怪臣妾不好,弘先生道保哥儿的八字太轻,臣妾的也不重,压不住他的福气,这才连累保哥儿受罪。”

    “他可有什么解法?”

    “倒还真有,他可在臣妾的姐妹之中,择一名八字重的,给咱们保哥儿做养娘,陪守在他身侧,可护他平安。臣妾家中还有两个妹妹,都是十一岁左右,彼此之间只差了两月。若八字,还是十一月份出生的四妹妹更重些。臣妾心中犹豫不定,担心保哥儿的身子,也担心四妹妹,别是家中了,连臣妾也舍不得她这么就出来。”

    太孙嘴角的弧度如月牙般完美,笑道:“弘逸子不过是个江湖术士,他的话哪能相信,姝儿无需自责。保哥儿生了两次病,想必是因着他早产,身子还未调养过来,适应不了气。近段日子,我瞧他总算是缓过来了,吃的香,也睡的熟,精力也足起来了,重了不少。太医们了,只要他一年内别再生大病,精心调养过来,以后也能同足月的孩子一样康健。”

    “可……”

    他又忽然收了笑,盈盈的双眼,微微一动,缓缓道:“你祖父致仕前,曾官至翰林掌院学士,我还在宫里的时候,就十分钦佩他的文采和人品,你父亲也是个能干的,他们都对皇爷爷忠心耿耿。皇爷爷也多次在我面前夸赞过他们,还提到,这样的书香门第养出来的姑娘,想必也是极为懂事的,便把你指给了我。果真如此,姝儿就是个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玲珑人儿。”

    尽管太孙还是和煦,尽管他的都是夸赞的好话,可他却像早就知晓诸事,像是早就把她看穿一般,那话里的意思,是那样直白,就是在敲打鱼令姝。

    她心一沉,低声回道:“多谢殿下夸赞,臣妾明白了。”

    太孙像没事人一样,继续问:“听闻你还有个妹妹嫁到了长信伯府?”

    鱼令姝豁地想起了一件事,去舅家的时候,曾听过,掌管宗正大院的长信伯府,背后的主子,其实就是安凌王石景渊。

    难道太孙和安凌王,真如传闻中那般不甚和睦?

    她咽咽口水,心翼翼回道:“我母亲的堂姐,正巧是那长信伯夫人,听我二妹妹性子好,德行出众,便讨了回去做媳妇。”

    太孙便没再多什么,鱼令姝也松了一口气。

    与太孙这一番话后,鱼令姝很快就转了性子和态度,亲自给祖父写了一封致歉信。鱼家收了信,也立即捎回了银子。

    此事似乎就此揭过,如同微风掠过湖面,泛起点点涟漪,便恢复平静。可湖面下隐藏的波动,却无人能预料。

    十月中旬的时候,太孙长子,再次生病,这次是来势汹汹的大病。

    他高热不退,反复咳粘稠黄痰,连灌了三的重药,才终于降温,可热退后,却多汗、气短、萎靡,连咳嗽排痰的力气都没有,只得继续用药,化痰促排,慢慢收病。

    这次,连太孙也有些后怕,他想起鱼令姝的话,心中竟生出几分悔意,终是行动,亲拟了封信,派人送到鱼老太爷手里。

    内容先是表达了对儿子身体的担忧,对鱼家的信任与期待,而后提出,希望鱼家能把四姑娘送进太孙府中,陪侍在大公子身边,并允诺,以后不论如何,待四姑娘及笄,都会封她为庶妃。

    鱼老太爷叹了一口长气,这信上的东西,终归不是明令,以后怎样,哪能定论,难道出了岔子,他还能拿着这封信,去跟未来的君主,讨个法吗?

    太孙这样了,鱼家不得不从,就算皇上知道了,也就是这样。

    四丫头,真是可惜了?

    箭已出鞘,就没有收回的道理,严氏听着厉氏等人的强词,心中反而更笃定了几分,便从容地笑道:“俗话,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如今府中都传着,厉妹妹故意假孕,瞒不住了,才传出胎相不稳的消息。这些谣言日嚣尘上,再这般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别的影响暂且不,就怕厉妹妹生产之后,这孩子的身份,怕是要受人诟病,想必厉妹妹也是不愿见到的。”

    乔姨娘也帮腔道:“老太太,可不就是这个理,且不论这两人的罪过,现在到底是有了不好的话传出来,到底,吃亏的还是二房。其实这事解决起来也容易,只要请个大夫把下脉,证明了二夫人的清白,再处置了这两人,以儆效尤,相信下人以后也再不敢传这些浑话了。”

    严氏道:“厉妹妹,我特地把盛京有名的妇科圣手柳大夫请来了,就在院中候着,你看让他进来,给你把个平安脉可好?”

    鱼老太太也道:“侄媳妇,你胎脉不稳,正好也让柳大夫帮着看看。”

    所有人都在等厉氏的反应,没想到这时候,她偏偏犯了犟,撩袖子、叉腰、挺肚,中气十足地回道:“凭什么,我才不愿意,的这样好听,其实还不是怀疑我,你们来就来,审就审,把脉就把脉,把我厉宝贞当成那好揉捏的面团了吗?”

    “你什么!”鱼老太太难得生出的耐心都给磨平了,气急败坏地回道:“反了你,不让大夫摸脉,你是不是真藏了什么?”

    乔姨娘忙上前阻止道:“二夫人别这样,动了胎气可怎么好,还是让大夫进来看看吧。”

    厉氏毫不领情,啪地一声,给了乔姨娘一记响亮的耳光,“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哪轮得到你话,滚开!”

    严氏看不下去了,也劝道:“厉妹妹,你若是真有孕,就不怕被验,这样遮掩,反倒让人误会,为了婆婆的心意,为了二房的名声,还是平静一下,咱们有话好好。”

    厉氏马上唾了她一脸,“啊呸,叫你一声姐姐,你就把我当成是你大房的妾室了吗?我告诉你,我厉宝贞也是鱼家明媒正娶的二房夫人,跟你严润萱可是平起平坐的,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收起你这副假仁假义的做派,我瞧着就恶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收买了春桃和桂嬷嬷,故意散出我假孕的消息,现在又装成大义凛然的模样来捉我,连大夫和稳婆都准备好了,你你这是安的什么心,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你严润萱请来的大夫,我厉宝贞可不敢用。”

    厉氏像是把这段日子积累的怨恨全都发泄出来了,对严氏完这些,整个人真是神清气爽,不能更舒服了,一点也没有什么胎相不稳的模样。

    可在鱼老太太和严氏的眼中,她就更像是假孕,现在是强弩之末,硬装着呢。

    鱼老太太最后问道:“你不信任柳大夫,那我便去把枣儿胡同的林大夫给你请来。”

    厉氏仍是不肯应,“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收买也不晚,谁知道呢,反正不是我请的大夫,我都不信。”

    严氏心中已有八成把握,也不差忍这一时之气了,陪笑道:“那就把厉妹妹上回请的大夫再寻来,这人,妹妹总是能信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