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7.第七十七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77.第七十七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订阅到防盗章的使耐心等待几  金秋十月, 黄昏来的虚早, 西院东稍间里,内室床榻上, 厉氏刚给儿子喂过奶,她拿出从怀孕时就用惯的羊绒毯,盖在儿子的胸口。

    阿眠顶顶喜欢这条毯子,手脚蜷握紧毯子,吸着上面熟悉的味道, 灵动的大眼,渐渐眯了起来。

    在娘亲有节奏的微抚之下, 他慢慢睡去, 嘴紧紧抿着,眉目松展,香甜的模样, 倒映出了令嫣的影子。

    厉氏满眼都是爱怜, 轻柔地再给儿子盖上一层锦被,拉下床帘,关紧内室的房门。

    一转过头, 她立即敛了笑容, 走到外隔间里的软塌旁。

    鱼恒正在给自己压着床铺,见她出来, 喜上眉梢, 问道:“你喂好衍儿了?”

    “嘘, 点声,他刚被我哄睡。”

    “怎么不陪着他一道儿睡?”

    厉氏坐到离他三尺的地方,回道:“我有话对你。”

    鱼恒忙收了手,正襟危坐,认真地听着。

    厉氏先问:“难道老爷真不知是为了何事?没人在您回来的时候,通报一声?”

    “我一来,连口气都没歇,便直奔你这里,哪有人能堵住,到底何事这般要紧,我瞧你面色差得很。”

    厉氏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口中的话也被挪了出来,“老爷,您休了我吧,我把姑奶奶留的钱都交给您,只带走我自己的嫁妆,还有令嫣。”

    鱼恒惊讶得像头顶炸了个响雷,陡然提了声,又怕吓到儿子,及时收住,哑然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人谁能保证不会犯错,真就一辈子都不肯原谅我,不愿跟我过了?”

    厉氏低头不语。

    “阿眠怎么办,你不要我,难道还不要他了?令嫣被你带出去,以后还怎么嫁人,你忍心让低嫁到外地去吗?我们儿女双全,我也真心要和你过下半辈子,也愿意等你回心转意,你怎么连这点机会都不给我呢!”

    厉氏弯下了身子,哽噎声从齿缝间漏了出来,“我自知带不走他,你们鱼家就这么一个嫡子,怎会善罢甘休,可我也没法子了,伯娘和严氏,实在是欺人太甚!”

    鱼恒才意识到,自己是想岔了,赶忙问道:“她们又做了何事,可是又责怪我不去大房,没关系,我明日一早去跟母亲道下。”

    厉氏猛然抬头,泪痕还很清晰,愤然道:“太孙长子身子不好,你大闺女听了那个什么弘逸子的屁话,竟要把我的女儿要到太孙府中,给她儿子做养娘。今日去给你娘请安的时候,她和严氏竟然厚颜无耻地夹击我,想让我从了。”

    她越越激动,眼睛里迸出愤怒的火光,“一个养娘,连妾也算不上,我家令嫣可是书香门第的嫡女,太糟践人了。敢情我女儿毁了婚约,成全了她,她现在成了人上人,为了个神棍的话,还要打我女儿的主意,做梦去,我厉宝贞就算拼了自己的命,也不会遂了她们的意!”

    鱼恒听了以后,皱紧眉头,青了脸,抑制住怒火,压着声道:“简直是胡闹,我们鱼家已尽全力把她送进太孙府,为此还把令妩许配给了长信伯的那个病秧儿子,她们竟然还不知足,还妄图把令嫣搭进去,我看她是生了太孙长子昏了头,敢提这蠢事出来,娘也真是糊涂了,竟然帮着严氏来逼你,怪不得你要生气,不行,我得去好好她们,非得灭了这念头不可。”

    “唉,老爷别去了,还是算了,了这么多话,想必你喉咙也干了,我给你倒杯茶喝。”厉氏拉人、按稳、倒茶、送杯,做的一气呵成,根本没给他缓冲的机会,而后有些心虚地道:“其实今日我就跟她们发了火,想必老太太正在气头上。”

    鱼恒无奈叹气,问:“又大吵一架?”

    厉氏摸摸鼻子,眼睛瞄着地面,声道:“我实在气不过,就跑到严氏的屋里,把她那儿给砸了,还跟她动了手。”

    其实是厉氏请安时,忍气吞声没发作,回来后,带上一群身强力壮的嬷嬷们,去严氏那里,把她整个屋子砸个稀巴烂。严氏拼命阻止,就被厉氏从头到脚地收拾了一顿。

    鱼恒知道厉氏从跟着她娘练过功夫,发起狠来,连他都制不住,别弱柳扶风的严氏了,他完全能想象出那是怎么一副画面。

    厉氏继续道:“后来,老太太也来阻住,我就……”

    鱼恒猛然起身,质问道:“你不会连我娘也!”

    “当然不是,伯娘毕竟是长辈,我怎能做这大逆不道的事,是她自己晕了过去。我立刻就收了手,还让刘嬷嬷来给她看呢,熏了个鼻烟壶嘴儿就好了,中气可足,现在还在鹤龄堂里数落我厉家三代嫁过来的人呢。”

    鱼恒这才放了心,无奈道:“你这脾气真是该收收了,胡乱发泄一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是得冷静思考一番,再找出最好的法子。”

    “老爷打算怎么办?”

    鱼恒仔细道:“你可能不知道,那弘逸子与我家还真有些渊源,我这一代,只有一个子嗣,当时父亲便打通关系,求到弘逸子那里,牵坟动谱,只为求子孙繁茂,倒也是有用,我统共有了三儿四女。我家多感激他,逢年过节,必有好礼相送,那薄面还在,我这次再带些好物过去,详细询问他一番,要是他改了口,岂不是最好。”

    厉氏连连点头,“若是他要银子,我来出,要多少都给,但我女儿不能给。”

    “还有这事也不可能办就办,进就进,反正我会把事情拖着,你我得趁这段时间,赶紧把嫣姐儿的婚事给定下来。”

    厉氏的心思顿时活络起来,她又想起了那个人的存在,脱口而出,“这事交给我,我会尽快给嫣姐儿找个如意郎君的。”

    鱼恒答道:“等去过弘逸子那里,我再同父亲,他老人家是不会同意的。”

    等鱼恒从弘逸子那儿得知真实消息,再把此事告诉了鱼老太爷,他老人家着实发了把火,“岂有此理,若是我鱼家真做了此事,岂不是要被别人笑掉大牙!没有太孙的明令,别令嫣了,连令娆也不给。我看娘娘是被冲昏了头,这个月的月钱暂别送了,让她也醒醒神!”

    哪里奇怪了?我上辈子是独身女,没谈过恋爱,没结婚生子,加上这辈子十年,这么多年的母爱积累着没处用,好不容易得个弟弟,一下子爆发出来,如洪水泛滥,根本拦不住啊!

    令嫣内心戏很足,表情却很单一,问道:“你要喝什么茶水,吃什么点心,我让人办上来。”

    “就吃你上次做的那个沙拉。”

    “好。”令嫣忙吩咐下去。

    令娆又道:“真是好羡慕你,能与阿眠这般亲近。泽沛出生到现在,我也没抱过他几回,更别提我姨娘了,直到他最近回来,才头一次抱他,可惜他不习惯,总是想回夫人那边去。”

    “总归是血脉相连,二弟迟早会熟络过来。”

    令娆漫不经心地道:“来也是奇怪,泽沛最亲近的竟也不是夫人,而是大姐姐,成念叨她。大姐姐也对他极为疼爱,她俩倒更像是亲姐弟。不过因为泽沛的缘故,大姐姐也对我更亲近些。她走那日,还送了我一枚猫睛石呢。她可有送你什么?”

    令嫣亲亲阿眠的拳头,笑着摇摇头。

    令娆佯装出炫耀的得意劲儿,回道:“那猫眼石可了不得,是从夫人的嫁妆上抠下来的。本来是一对,嵌在一支花形金钗上,大姐姐把其中一枚给了我,另一枚怕是带过去了。”

    鱼令嫣原本放松的心情,瞬间绷紧起来,她也打听过,二姑娘令妩的陪嫁中,最贵重的便是一枚嵌双猫眼石的花形金簪。

    两者之间有何联系?令娆应该知晓此事,她为何要来这么一?

    见她低头沉思,令娆接着道:“听这猫眼石很是珍贵,连夫人也只有这一对呢。”

    鱼令嫣这才明白她此番来意,不由收紧了手,抱紧弟弟。阿眠不从,开始扭动身体。

    这时,厉氏竟然走了进来,她是感觉到涨奶,估算着差不多到时候了,便过来给儿子喂奶,没想到也听到了令娆的一番话。

    令娆忙起身下床,到一旁恭敬地行礼道:“二夫人好,令娆给您请安,祝您吉祥如意。”

    厉氏接过儿子,抱到自己怀里,却问:“这么,那一枚猫眼石,就在你那儿?”

    令娆忙从怀里掏出来,递到厉氏面前,回道:“确实如此,一直在我这儿呢。”

    “你们夫人不知?”

    “是大姐姐悄悄塞给我的,别人都不知道。”

    “呵,你姨娘能不知道?”

    令娆凛气不语。

    阿眠扭动地愈加厉害,不断往厉氏胸口靠近,厉氏费了老大功夫才治住他,便道:“三少爷饿了,我要给他喂奶,三姑娘先回吧。”

    等她走后,厉氏才解开衣服奶儿子,阿眠这次吃的可用力,眼睛一直盯着他娘的脸,表情特别严肃。

    令嫣道:“听这意思,二姐姐的嫁妆,怕是另有门道在其中,只是也不知她的是真是假,就怕是严氏反过来陷害。”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