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1.第七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71.第七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订阅到防盗章的使耐心等待几

    如此又过了半月,也许他们的努力都发挥了作用, 亦或是酷暑较前缓解,等进入九月的时候,太孙长子终于恢复过来, 整个雍朝都为此松了一口气。

    鱼家大房总算放下一直担着的心, 严氏也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至于二房这里, 她们倒未受多大影响,或者她们的心神,早被重要千百倍的事情吸去了。

    三少爷鱼泽衍已经八月多了, 他现在能独坐、爬行、抓物件, 还有呀呀学语,是最好玩的时候,给厉氏和令嫣, 带来了无限乐趣, 整个西院全都围着他转悠。

    鱼令嫣知晓三岁以前是孩子开发智力的关键时期, 她每日都要陪阿眠模仿发音, 教他一些简单词汇,如家人和自己, 还会带他照镜子, 向他介绍镜子里的自己。同时制作一些彩色的滚球, 滚球中装入铃铛, 引导他随着声音爬行, 从而锻炼他四肢的力量。当然还要训练他精细动作和感知能力,用五彩的纸片,或是布匹制作成动物和寻常事物的模样,诱导他指认,还有撕纸、揉捏玩具,还用外界的各种声音刺激他的感官。

    她拥有成熟的灵魂,足够的耐心,满溢的疼爱,还有充裕的时间,阿眠拥有健康的体魄,充沛的精力,无限的好奇心,还有灵动的头脑。

    姐弟两个真是如此合拍,出乎所有人意料,阿眠除了吃奶和睡觉,其他时间,基本全是和令嫣一起渡过。

    他靠厉氏身上的奶香味辨识娘亲,肚子饿了,才会想到厉氏,他通过鱼恒那两撇胡子辨认他,想挣胡子时,才让鱼恒抱。

    可令嫣不一样,她一出现,阿眠便能马上感应到,不管在做什么,第一时间,就要令嫣陪在身侧。

    阿眠的存在,也暖化了鱼令嫣的心,她甚至改变了原先的打算,以后不管嫁给谁,不管她的丈夫是个怎样的人,她会要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一个跟她血脉相连,像阿眠一样的孩子。

    她穿到的雍朝,是个封建专/制的男权社会,她所在的圈子,男人大多三妻四妾,喜新厌旧,贪婪薄情,像她外公那样没妾的男子,简直是凤毛麟角。

    她上辈子都没机会遇见合适的男人,这辈子在这样的环境下,又有多大可能会遇到?

    拥有前世的经历,她怎能容忍自己的丈夫还有别的女人,怎能容忍那些三的孩子,又怎能和这样的男人生儿育女。

    可她上辈子可以做单身贵族,这辈子却不能不嫁,娘家容不得,她所在的圈子容不得,这个世界容不得。

    她早就计划好了,以后嫁了这样的人,只会把他当成是上司,而不是丈夫,她会高高竖起防垒,跟他相敬如冰,绝不多管闲事,会给他纳很多如花似玉的美妾,会挑个合适的庶子抚养,平日里各过各的,不多干涉。

    可阿眠的存在,让她明白,多一个人,这么无条件地来爱、爱你,真是最美好的事情,为此,她愿意妥协一些事。

    令嫣和阿眠亲密的模样,甚至都勾起了厉氏的嫉妒。

    有一日,厉氏在给阿眠喂奶,见儿子吃着奶水,还时不时要睁眼看看身旁的姐姐,生怕姐姐不见了,于是吃醋地对女儿道:“要不是我有奶水,他恐怕都记不住我,还是跟你亲,瞧多在乎你。”

    令嫣丝毫不谦虚,特别得意地逗起弟弟:“我们阿眠最喜欢姐姐了,对不对呀。”

    吃的正香的阿眠见姐姐大笑,也不禁跟着笑出来,弯弯的嘴角,笑眯眯的眼睛,可爱极了。

    令嫣兴奋道:“哎呦,听懂了,在回应我呢,他怎么能这样灵。”

    厉氏醋劲更大了,佯装指责,“你个偏心眼的家伙,我半夜辛辛苦苦爬起来喂你的时候,怎么不对我笑呀。”

    母女三人正开怀的时候,厉嬷嬷走了进来,见了这温馨场面,不免笑道:“哥儿这样亲近姐儿,以后姐儿出门子了,可怎么舍得哟。”

    令嫣开着玩笑:“我不嫁人,以后就守着娘和阿眠过。”

    她上辈子母亲早亡,父亲组建了其他家庭,父女俩一直不亲近,直到她死,也未与父亲交过心,终是留下些遗憾,若此生能守着亲人渡过,何尝不是一件大幸事。

    “哟,咱们嫣姐儿知道害臊了,也是,过了十一月三日,你就满十一岁,可是大姑娘了,再过三年,你就及笄,可以嫁人了。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就闷的难受,这日子过的实在太快,一眨眼的功夫,你都这么大了。再一眨眼,你就要离我而去。”

    厉氏着着,已是泪眼摩挲,令嫣瞧了,鼻腔也莫名一酸,眼圈也跟着红了。

    厉嬷嬷及时劝道:“夫人大可把姐儿留久些,咱们雍朝,大家闺秀十六七岁嫁人,也是常有的事。这么一算,至少得有个五年功夫,您这些年,帮姐儿好好把关,挑个住的近的,以后回娘家也方便。”

    厉氏这才收了泪,破涕为笑,“还是嬷嬷的对,我真是想左了,起挑人,给令嫣准备的丫头,挑的如何了?”

    厉嬷嬷回道:“夫人,给姐备着的丫头,我先从盛京几个人伢头目那里,挑了二十人出来,现在放在庄子上调/教呢,等筛选出拔尖的,再送过来给您和姐儿挑选。”

    “那敢情好,等姐儿过生辰那,我带她亲自挑选。”

    大房上下都为此事欢腾不已,严氏刚跌入谷底,又被捧上云霄,鱼老太太不仅迅速原谅了她的错误,还大手一松,给了很多实惠的好处,以方便她更好地贴补鱼令姝。

    整个鱼府,最安静最冷清的,便是二房了。

    厉氏怀孕已满八月,随着气变冷,人愈发困乏,最喜欢含着腌渍的青梅,盖着被子,晒窗纸中泄出的暖光打盹。

    可一听闻此事,她便瞬间清明,睁开双眼,道:“倒是便宜她了,只受了这么短的苦。”

    令嫣在旁边守着做婴孩的衣,见厉氏起了身,便替她掖了被角,听着回道:“大姐姐还没满十五岁,这就有了孩子,她身量偏瘦,生产时恐怕要受苦。”

    在古代,女人生产就要走一遭鬼门关,尤其是这么的年纪,不管怎样,令嫣希望令姝能安然生产,她更祈求上保佑厉氏生产时顺顺利利,平平安安,诞下健康的孩子。

    厉嬷嬷给厉氏和令嫣倒茶,回道:“家不同其他,最不容易的就是生子养子了,伺候的人那么多,能有几个怀上,怀上的能有几个平安生产,生下的又能有几个养大?太后娘娘那样能耐的人,不也没一个自己的骨血吗?更别提圣人了,一脉只剩下太孙和安凌王两个。”

    厉氏道:“皇上就太孙这么一个直系血脉,肯定是盯成眼珠子,有他把着,总不容易发生那些意外。而且太孙妃也有喜了,挡在前头,可比大姑娘一个人怀上好太多了。”

    “这时候就瞧大姑娘的本事了,怀上不算什么,能顺利生下孩子,才是真造化。”

    “我就赌她能平安生下来,等着严氏如何反击,就不信她能忍下那日受的气。”

    着,厉氏命厉嬷嬷去取来装着银票的荚盒,从中捻了几张大头,放进一个锦囊,“去知会宁氏一声,让她好生盯着,可不能让严氏趁我生产的时候,耍什么幺蛾子出来。”

    厉嬷嬷虽拿了银票,却不大想送出去,“宁氏这样的人,毫无原则,为利而来,为利而往,昨日能背叛严氏,明日指不定就能诓骗咱们。”

    厉氏又拿出些份额的,一并塞到厉嬷嬷手里,“有钱能使鬼推磨,一个不够,就都买通了,咱们不缺银子,只要能使对力,多用些也无妨。谁也别想害到我腹中的孩儿,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鱼令嫣松开厉氏握紧的手,宽慰道:“娘也不必多虑,大爷爷虽不管事,却明言绝不许伤害子嗣的事发生,他眼里可容不得沙子,咱们鱼家这么多年,也没失过一个孩子。更何况,两房毕竟是分家的,互不干涉,伯娘的手伸不过来。您还是把心思都花在腹中孩子上,不要偷懒,多运动些,仔细生产的事宜,才是正事。”

    厉氏有些委屈,“哪里懒了,每日睡过午觉,你和厉嬷嬷就要搀扶我走上一个时辰,昨夜脚都抽筋了,还被……揉了一宿。”

    厉嬷嬷无情支持了四姑娘,“姐儿的才是正理,别老太爷容不下,老太太和老爷,也不会坐视不管,谅她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没想到,竟然是厉氏对了。

    过了半月后,一日清晨,令嫣正好早起准备去给鱼老太太请安,见时辰还早,便先来东稍间里看看熟睡的厉氏,见屋里燃着银丝炭,她微微撑起唯一的窗口,想通通风、透透气,谁知,不经意瞥了一眼窗外,竟然瞧见窗户底下,卧了一只僵死的黑猫,惊的她马上丢了手里的抬木,声音有些响,惊扰了厉氏,只听她迷迷糊糊,循声问道:“怎么了,老爷丢什么东西了?”

    厉氏睡梦中还以为是鱼恒起床闹出的响声。

    “无事,娘继续睡吧。”

    厉氏听到女儿的声音,又安稳睡下。

    鱼令嫣随即叫了厉嬷嬷,一道去外面收拾了那只黑猫,她亲手带人埋了尸体,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软塌就贴在窗旁,平日里,她娘最喜欢窝在那处晒阳,那只死猫是有人故意摆在那里。

    若是她娘早起了,正好开了窗,可不得吓一跳,尽管这种可能很,又若是她娘卧在那处,那死猫惊扰到了外头的丫头们,尖叫声也能吓人,尽管可能也不大,多是在亮了以后,先被他人发现了,引起一些骚动,最终传到她娘耳中,引起不安。

    对,目的是示威,是严氏在跟二房示威,对她娘宣战,我不会轻易放过你,你给我等着!

    鱼令嫣和厉嬷嬷同时领会到了深意,彼此对视一眼,同时开口:“这事就先别告诉娘(夫人)了。”

    然而此后,她两人却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时刻守着盯着厉氏周围的一切,就怕中招。

    厉氏怀胎过九月,随时可能生产,任何风险都得避开。

    后来虽再没发生什么,却弄的二房除了厉氏,全都人心惶惶。

    若严氏的目的是恐吓,制造心理压力,那么她真是成功做到了。

    就这样心翼翼,到了永顺三十五年,十二月十六,厉氏终于有了发作的迹象。

    谁知原本准备好的产房,竟然出了茬子,不能再用了。

    鱼令嫣跟在厉嬷嬷后头,急着问:“前几日看,还好好的,怎么就不能用了?”

    “姐儿一瞧便知。”

    走到产房外,一推开门,鱼令嫣往里一瞧,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严润萱,我xxoo你全家,祝你更年期,日日阿尔兹海默症,时时刻刻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